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十一章 出手了

“谁敢伤害你!”一声惊天的怒吼,伴随着一股无比暴虐的杀意冲天而起!在场的所有人皆是心中一寒!身旁得白老虎甚至吓的跳了起来,一脸怯懦得看着将守,心里暗惊道,刚才还好好的,这人怎么说变就变,还变得如此可怕!

听到这个声音,道士明显脸色一变,停下脚步向身后的沙滩看去,之前他就隐约觉得有人,但一入营地的激烈战斗,让他顾不得查看沙滩那边的情况,随后也没见那个地方有人出来帮忙,他也就没在意,但现在,自己似乎小看了那个人,他身边还有一只白老虎,居然还是开了灵智的白老虎!

就在刚才,柳涵爆发出尖锐的哭喊声时,打断了将守深深的思索,之前他就发现了营地中的战斗,但他不愿意在这个时代,有任何的纠葛,不愿卷入任何的纷争,就如将守之前说的那样,他只是这个时代得一个过客!

但就在将守被柳涵那一声尖锐的哭喊吸引目光时,柳寒冰转头的那一个瞬间,将守仿佛看到了,曾经在夏朝帝国时,他即将带领夏朝数万士兵与敌国进行最后的生死决战之时,梁太后在城门的将军台上,看着自己即将远行的身影,也是用力的转过头,脸上晶莹的泪水随风飘起,在太阳光下,泪水绽放出璀璨的光亮,他仿佛又一次看到了梁太后在送自己!

道士将横在柳寒冰脖子上的剑收回,紧紧的握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蓬头散发的人!

将守此刻已经站起身来,一股无以匹敌的战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

叶尘、保镖、雇佣兵们,此时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连脸都看不清的人!

作为长期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他们深深的被这股战意和杀戮气势所震惊!

他究竟经历了多少场战斗,杀了多少人才会有如此的无以匹敌的战意和杀戮气势!

道士心知不好,立刻喊道:“快朝他开枪!”

雇佣兵们反应过来,纷纷端起枪,向着眼前披头散发的人就射了过去!

将守看到有有人向他发射有花生般大小的暗器,心下也不在意,全身自动运起本元真气,瞬间就冲了过去,周围的人只看到一个虚影和连续的三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枪声就哑然而止了!

叶尘深深被将守的举动所震惊,他的身影比道士还快上许多倍,根本看不清楚,旁人只能看到一道快速的身影!

最后,三名雇佣兵一脸不可置信表情,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已经站在游艇旁边的张浪飞,看到一个蓬头垢面,身穿很不协调的西服男子,竟如此干净利落的干掉了自己花大价钱请到的雇佣兵时,直接吓的瘫软了下去。

而道士,依旧凝视着眼前如杀神般的人物,口中突然大喝一声,举剑向将守刺来!

将守看到道士举剑向自己刺来,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不仅不躲,反而直面迎了上去!

道士看到将守居然向着自己冲来,立刻心知不好,随后左手继续举剑,而右手快速结了一个手印后,双手握剑,脚下更加用力的冲了过去!

将守感觉出道士右手变换了几个手形后,他手中的剑似乎威势更大了,但将守依旧是轻蔑一笑,居然探出手去将道士的剑抓在手里,然后用力一拧,只听“砰”的一声,道士的剑居然应声而碎!

随后将守用另一只手化为拳,一拳打在了道士的脑袋上,只听“噗”的一声,道士的脑袋居然爆裂开,脑浆散落一地!

远处的张浪飞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蓬头散发的人居然只用了两招就将道士杀死!要知道,这个道士可是个货真价实的修士,修炼界的修士!是张浪飞免去道士三千多万的赌债,才请出来的修士!

而柳寒冰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将守,过去她只是认为将守可以杀那么多野兽,武功也许很厉害,但绝没想过居然厉害到这种不可思议的程度!而且为什么他出手时,会隐隐有战场厮杀和一种难以言明的哭泣之声!

叶尘此时也再次被将守震惊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如杀神般的人,自己过去甚至还一度小瞧过眼前这个蓬头散发的人,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神威,这么厉害,而且杀戮气势如此滔天,甚至会引来战场厮杀和亡者哭喊的声音!他过去究竟是个什么人!

桂叔看到场面如此血腥,赶忙遮住柳涵的眼睛,脸色也是震惊无比!片刻后,竟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如今张浪飞这边,只剩下张浪飞一人,今天张浪飞只感觉自己的心接二连三的受到了重击,甚至世界观都有些崩塌,为了得到柳寒冰,他付出了五千万请了世界上最好的雇佣兵,甚至连传说中的修士都请了出来,但没想到,在柳寒冰身边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如同野人般的人,居然如此厉害,自己所请的人,在他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将守此刻双眼血红,充满了杀戮与无情,他缓缓的走向了张浪飞,一眨不眨的盯着张浪飞!

张浪飞已经吓得连魂都快找不到了,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连滚带爬的向后滚去,嘴上不停的说:“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我是张家的二少爷,我家有的是钱.....”

但将守此刻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他本来就是个将军,除了梁瑾得命令,其他都是无欲无求,对钱财,权力等等,没有半点感觉!

看着将守要杀张浪飞,桂叔立刻反应了过来,拉了拉柳寒冰,柳寒冰这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看了看桂叔,明白了桂叔的意思,赶忙上前,只是神情没有了往日的高冷,甚至有些有些胆怯,她壮着胆子,快步走到将守身后,拉了拉将守的衣角!

将守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转过头看,居然是柳寒冰。

此刻柳寒冰脸色不在是那么得高冷,反而是一脸惊慌得神色,柳寒冰有些磕巴得说:“你..你能不能把他...交给我...我来处置!”

听到柳寒冰的话后,将守一愣,神情顿了顿,随后眼睛中得杀意渐渐褪去,缓缓的点了点头。

看到将守如此轻易的点头,柳寒冰心中也明显一愣,不禁疑惑道,这么好说话?

在柳寒冰心中,一般越厉害的人,都是越有性格的人,像眼前这个人,更应该是鼻子朝天的那样,但没想到,自己要求一下,就答应了,难道他对我有好感?但为什么从他的眼中却丝毫看不出来!

此时柳寒冰突然的小女孩心情,让她心里也吓了一跳,脸上不自然的泛起一丝红晕。

当一切危险都已经铲除,将守又向着白虎趴着的地方走去,只是这一瞬间,将守的心却又开始茫然起来,眼神逐渐又开始空洞起来。

柳寒冰看着将守又重新回到岸边坐下时,心里对将守这个人和他的过去,竟然不自觉的好奇了起来。

恢复了情绪的柳寒冰,立刻吩咐桂叔去查看叶尘的伤势,让其他幸存的保镖打扫战场和查看张浪飞的游艇。

原本柳寒冰不希望妹妹看到眼前血腥的场面,让柳涵先去游艇上去,但柳涵却出奇的不听姐姐的话,一个人居然朝着将守跑去,然后静静的在将守身旁坐下。

要知道前几天,柳涵最害怕的就是那头白色大老虎了!

但柳寒冰知道将守不会伤害柳涵的,而白色老虎就更不会伤害柳涵的,现在人手不够,也就让妹妹去吧。

白老虎感觉似乎有人靠近,抬了抬眼皮,看到是前几天被自己吓的哭喊的小姑娘,随后眼皮一松,继续享受着睡觉也能增长法力的美梦!

不多时,收尾工作就结束了,张浪飞被一个保镖看押了起来,而张浪飞的游艇此刻也已经待命而发,叶尘的两处枪伤子弹幸好都没留在身体里,经过桂叔的包扎,此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静养就可以了。

桂叔这时走到柳寒冰的身边,向着柳寒冰挤了挤眼,又看了看将守的地方,柳寒冰知道,桂叔希望自己说服将守与自己一同回去。

但柳寒冰心中却没什么把握,虽然刚才将守救了自己,但那句“谁敢伤害你!”的话,明显不是对自己说的,似乎刚才的自己与他心中的一个人重叠了。

在天人交战半响后,柳寒冰最后还是决定要去试试,她缓步走到将守身边,看着柳涵也是静静的看着大海,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人家看大海厉害,你以为你看大海也能变厉害?但柳寒冰随即收敛心神,用自己认为最温柔的声音说道:“你可以不可以跟我一起走!”

听到柳寒冰的话,将守竟然缓缓的低下了头。

柳寒冰知道,眼前的人需要思考一下,也不着急,像着柳涵一样,盘腿坐在将守身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大海出神。

不多时,一声凄凉无比的叹息声响起,将守幽幽的说道:“你可以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柳寒冰一愣,听这话的意思,他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柳寒冰赶忙点点头,然后说道:“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就算不能做的,我也会努力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