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130章 见义勇为(今日万更求订阅!)

将守心下一惊,眼睛眯成一道缝,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身影。

全身紫色沙衣,面容上更是带着一块面纱,在佛陀山上,见过她两次。

之前总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与性感妖艳的乔媚,非常相像。

尤其是那让男人气血喷张的身段,气味相同的香水,百万女人中都难寻。

莫非,紫衣少女,就是乔家的二小姐,小乔。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小乔作为修炼界的人,乔家有九龙图可就不奇怪了。

将守的眼睛逐渐变得深邃,心中对天海市的乔家,越发的谨慎起来。

夏朝时,将守身为护国大将军,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不参与任何权力和政治的斗争。

本来就是因为梁瑾才当护国大将军,按照将守的性格,自由,平静的生活,才是他喜欢的。

所以,身居高位的将守,却很少接触腹黑的政客,执笔如刀的文人。

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并且过去还总能听道梁太后念叨。

所以对于外表看似老实,忠诚,友善,实则暗藏祸心的政客,将守都格外的小心!

乔家行事低调,一直保持中立,甚至卑躬奉承如日中天的柳家,看似懦弱无能之举,实际上却是韬光养晦,藏而不露,就是不知道乔媚是否也是这样的人。

毕竟大奸似忠,大伪似真…

“把你们机场叫来!”

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打断了将守的思绪,疑惑的向后看去。

只见一个身材不高,皮肤黝黑,满脸匪气,挺着一个大肚子的男人,正指着一个空姐的鼻子谩骂。

而一个身穿蓝色制服,身材高挑的空姐,正对匪气男子说道:“先生,凭您刚才的举动,我可以告您非礼!”

从声音中可以听出,蓝色制服的空姐,强压着心中的愤怒,依旧保持着礼貌用词。

因为空姐面对着匪气男子,背对着前面的头等舱,所以将守看不到她的面容。

在蓝色制服空姐的旁边,还有一个身着红色制服的空姐,也说道:“先生,请您先坐下,这样会影响其他旅客,甚至…”

“啪!”一声响亮的声音传来。

红色衣服的空姐直接被扇了一个嘴巴,身体也向后倒去,摔在地上,好不狼狈。

周围的旅客发出惊呼,有几个年轻的乘客,对着匪气男子说道:“你怎么动手打人啊!”

“你已经影响到大家了!”

“乘警在哪里,快把他带走。”

“你摸人家屁股,人肯定要告你!”

………

而蓝色制服的空姐赶忙将倒地的红色制服空姐扶起,怒视着匪气男子。

红色制服空姐站起身后,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掩面哭泣着向机头的茶水间跑去。

刘半仙和将守纷纷挑起眉头,听着旅客的骂声,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匪气男子觉得蓝色制服的空姐很漂亮,在她路过座位旁时,就用力拍了一下空姐的屁股。

蓝色制服空姐转身就警告匪气男子。

没想到匪气男子非但不惭愧,还与她对骂起来。

红色制服的空姐应该比蓝色制服空姐的位置要高,想规劝两人不要影响飞机正常的飞行,但还没说完话,就被扇了一个大嘴巴。

此时周围几个年轻的男性旅客,纷纷站起身,指责匪气男子。

毕竟年少热血,都有一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侠仗义的心。

但几个年轻人刚站起身,匪气男子身后立刻站起五个膀大腰圆,个头都在一米八左右,浑身都纹着花臂的壮汉。

只见壮汉眼神凶狠的看着周围抱打不平的男性旅客。

顿时…

想见义勇为的旅客,开始发蔫起来,看着五个壮汉的外表,就知道是混社会,靠拳头吃饭的人。

毕竟人多,起哄架秧子还行,但对方明显是硬茬,心中的热血立刻变冷起来。

蓝色制服空姐看着五个壮汉站起来,也被吓了一跳,心中暗道,怪不得匪气男子这么嚣张,原来有所依仗,两条被肉色丝袜包裹的长腿,不自觉的向后走了半步,身体打着哆嗦。

虽然对方气焰嚣张,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几个壮汉的对手,光看他们光秃秃的脑袋,蛇龙花臂,就让她心脏颤抖。

但她强烈的压制着恐惧心理,没有任何逃跑或道歉的意思,目光依旧直视匪气男子。

匪气男子环视一圈周围,“哈哈”大笑起来,嘲笑道:“刚才见义勇为,争着当出头鸟的人怎么又坐下了?一帮怂货。”

周围旅客听到匪气男子的嘲笑,却也不敢回骂,甚至回头都没有。

刚才人多,还敢叫嚣几句,现在明显是谁出头,谁就得挨拳头。

蓝色制服得空姐虽然长得很漂亮,在空姐当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但却没有人想为此付出医院躺几天的代价。

英雄嘛,总是要交给身手好或不怕死的人当…

匪气男子目光转而看向蓝色制服空姐,色迷迷的上下大量一眼,就差哈喇子没流下来了。

“小妞,你恐吓我,这笔帐怎么算?到了天海市,陪我玩一晚上,就当赔罪,怎么样?我可知道,这架飞机要在天海市停留两天才返航。

你们的机场副总,都是我的哥们,陪我消魂一晚上,我一定帮你扶摇直上,不用再给人端茶递水,怎么样?嘿嘿嘿…”

匪气男子说道最后,目露淫光,满面龌龊,那表情让人看了非常恶心。

“你…你休想,有本事,你们今天就打死我,否则我就报警!”

蓝色制服的空姐,声音颤抖,但在恶人面前,依旧不屈。

匪气男子一愣,没想这个空姐还挺倔强。

但就算他再龌龊,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大庭广众之下对空姐做什么,要是没人的地方估计就…悬了。

“呵呵,小姑娘,还挺性格,大爷我是越来越喜欢了,来,让我先摸一下!”

匪气男子说完,就向着空姐的胸部伸手。

蓝色制服的空姐似乎被惹急了,双手抓住匪气男子伸来的手,张开樱桃小嘴,就咬了上去。

“啊!”

匪气男子惨叫一声,缩回了手臂,看着一排流血的伤口,立即恶向胆边生。

“你这个婊子,给脸不要脸。”

伸手就要打向蓝色制服空姐的脸。

空姐害怕极了,看着又黑又胖的手向自己挥来,都忘记了躲闪。

她闭上大大的眼睛,等着那只肥厚的黑手,在自己白皙的脸胆上,留下五个指印…

就在这时,一个温热的手,抓着自己的手臂,向后拉去。

随后,只听身前传来两声“砰…铛…”,肌肉拍打和身体撞击的声音。

空姐依旧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半响后,空姐并没有感觉到脸上有疼痛和火辣的感觉,随即慢慢睁开眼睛,小心的看着前面。

只见一个结实的后背,矗立在自己身前,一股莫名的安全感,激发在心中。

空姐小心翼翼的偏过头,看向前方的过道。

只见匪气男子此刻正趴在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昏迷过去了。

又向五名花臂壮汉看去,只见他们一脸震惊的看着身前的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们一起来吧,快点,我还要回去眯一会儿。”男子淡淡的说道。

五个花臂壮汉,看了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匪气男子,又看了看男子,纷纷走出座位,向着男子走来。

那名匪气男子是他们老板。

如今老板都被打趴下了,自己再不上,那可就说不过去,甚至饭碗都没了。

其中一个壮汉挥起拳头就向着男子打来。

男子看着壮汉挥拳的姿势,心中暗笑,是个练家子,平时没少练习,但…还是太嫩。

随即伸出手掌,迎向拳风。

“啪…”

壮汉的拳头被男子牢牢握住,随后手掌猛的向下一抖。

拳头立刻向上弯去,与手臂形成九十度直角…

“咔”的一声,壮汉惨叫一声,向后退去。

男子脚下开始快速移动,一脚踢在壮汉的下颚,壮汉惨叫声嘎然而止,人也瞬间昏迷。

随后再次冲向其余四位壮汉…

“咔咔咔咔…”

四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五名壮汉横七竖八的躺在过道上,不省人事。

男子只是几个动作,就将六名魁梧的男子,直接打晕在地,周围的旅客,立刻发出欢呼的声音!

“英雄!”

“好帅啊!”

“打得好!”

更是有几个年轻的女性乘客,纷纷站起来喊道:“小哥哥,能不能留个电话。”

“你好帅啊,有没有女朋友!”

“哇!简直是酷毙了!”

男子看着周围人的欢呼,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向着头等舱的位置走去。

蓝色制服的空姐看着男子向着自己这边走来,这才看清他的容貌。

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脸的冷峻,刀削般的五官,看起来非常威严,他好像就是坐在头等舱的乘客。

“谢…谢你…,他们是死了吗?”

蓝色制服空姐现在脑中还有些发懵,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壮汉,转瞬间就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曾经少女心中的英雄梦…真的出现了。

出手的男子,正是将守。

他实在是看不过去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子。

在夏朝时征战期间,每当占领城池之后,他都下令,绝不可强占民女,违令者军法处置。

“没死,只是晕过去了,你安排几个人,给他们绑起来放在最后面就行了。”

将守看了一眼蓝色制服空姐,淡淡的回应一句。

说完,就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身后继续传来…

“如果他能当我男朋友,让我死都心甘情愿…”

“我终于知道找男朋友的标准了!”

“爱死他了!”

小迷妹们的声音继续传来。

当然,也有…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窝囊废…,你要是有人家一半的英雄气概,你让摆什么姿势都行,今晚你就睡沙发吧!”

“我…”

被女友嫌弃的男人,一阵语塞。

回到座位后,刘半仙一脸猥琐的看着将守笑,说道:“老大,你看,这些女人都被你迷成什么样了,要不要我去留她们一个电话,以后也方便追星?”

将守白了一眼刘半仙,幽幽的说道:“你说我的杀气里有电光,也不知道威力怎么样,要不你试试?”

刘半仙吐了吐舌头,赶忙装作什么也没说过,扭头看向别处。

只是二人均没有注意到,在头等舱,与将守和刘半仙相邻的座位上,一个戴着大大的墨镜,能遮住半张脸的女人,正关注着一切。

当她看到将守回到座位后,赶忙转过身,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翘着二郎腿,点着脚尖,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眼角的余光不停的向将守那般扫去。

将守刚进入梦乡,一个清丽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将守先生,感谢您刚才的见义勇为,您要喝点或吃点什么吗?机舱里有…”

将守睁开眼睛,看到是蓝色制服的空姐,于是直接打断道:“什么都不用,也不需要感谢,举手之劳而已,任何人见了都会出手的,不用感谢我。

另外你怎么知道我叫将守?”

空姐一愣,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看着眼前的冷面青年。

没想到自己主动前来道谢,竟然被冷漠的拒绝了,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拒绝自己。

对自己样貌十分自信的空姐,甚至觉得眼前的青年可能不是个正经男人,难道他是…

空姐心中顿时一阵无语,可惜了,真的太可惜了,悻悻的说道:“每个乘客上飞机,我们服务人员都会有一个名单,所以知道您叫将守。”

将守点点头,心中了然,随即一转头,继续睡去了。

空姐热脸贴了冷屁股,顿时有些尴尬。

刘半仙“嘿嘿”一笑,道:“你好,我叫刘半仙,他是我的老板。”

说完,指了指身旁的将守。

空姐看了看刘半仙,微微点点头,道:“刘先生,你好,我叫闫和诺。刚才的事情,很谢谢你的老板。”

刘半仙笑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听姑娘口音是天海市人?”

空姐点点头。

刘半仙从怀中拿出一张名片,说道:“我们刚巧也住在天海市,以后有机会一起聊聊。”

闫和诺点点头,看了看刘半仙,又瞥了一眼将守,就直起身,去干别的工作了。

飞机准时到达天海市机场。

此时已经有警车在等候,估计机长提前联系了地勤工作人员。

飞机停下后,便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登上飞机,将五名壮汉和匪气男子拷上,押下了飞机。

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走到将守身边,做几句笔录,有些赞赏的说道:“你一个人制服的他们?”

将守点点头,淡淡的看着警察。

警察继续说道:“像你这样不畏强暴,见义勇为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我见你身手了得,一个人对付六个人,将老弟是军人出身吧?”

李玉海赞叹将守伸手,却没有惊讶,因为经过特训的他,也能打六个人,但如果让李玉海知道,将守每个人只用了一招,就将他们打晕,不知还会不会如此淡定。

将守点了点头,又不知可否的摇了摇头。

按照常理说,将守作为夏朝大将军,是军人,但来到这个时代,年纪轻轻的又没参过军,所以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说自己当过兵,人家语气拉起关系,在哪当兵啊…又不知该如何回答。

警察继续说道:“刚才后面的旅客已经为你作证,属于正当防卫,兄弟就不用跟我回局子里做笔录了。

我叫李玉海,是金牛区的刑警队长,是当兵转业当警察的,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遗漏,需要兄弟来局里补充一下笔录,就多麻烦了。”

将守点点头,没说什么。

随后刘半仙和李玉海相互留了一个电话,

李智勇还在睡,看来刚才刘半仙没少灌他酒。

小小嘴巴一张一合,不时打几声小呼噜,模样煞是可爱。

将守在前面走,刘半仙抱着李智勇走在后面,途径安检时,机舱后排目睹将守出手的迷妹们,不停的对着将守挥手。

有些胆子稍大点的,更是喊道:“帅哥!我爱你!”

将守一阵无语,现代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吗?

刚走出安检,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将先生,请等一下。”

这个声音非常悦耳,又非常轻柔,包含着一种说不清的气质在里面,如同被修饰过一般。

将守听到有人叫自己,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身穿时尚又合身的暗红色西服,手中提着一个非常显眼的黄色皮包女人,正是她叫住了自己。

她穿着一双精致的亮面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嘎达嘎达”的脆响,露出白皙的脚背和脚踝,显得非常性感,正快步向自己走来。

“你叫我?”将守疑惑的问道。

女人点点,道:“是的。”

“我们认识吗?”将守继续问道。

女人露在外面的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挑,笑道:“第一次见面。”

“哦,有什么事吗?”

女人微微低头,如瀑布般的长发,顺势散落在脸庞。

只见她从手中的黄色皮包中,掏出一章精致的名片,递到身前,继续说道:“刚才你在飞机上出手,我都看到了,身手非常厉害,我想与你交个朋友。”

将守一阵无语,要不是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姓,他都不会回头。

转头看向刘半仙。

刘半仙会意,赶忙接过名片,笑道:“我是将老板的助理,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了。”

在外面,非修炼的圈子里,刘半仙介绍将守都是以老板为称呼。

说完,又从怀中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嗯?”

“嗯?”

刘半仙和墨镜女人同时发出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