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19章 升龙洞再现(今日万更求订阅!)

九尾狐露在外面的眼睛,看起来十分惶恐,仿佛很害怕一般。

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我的内丹竟然在体内开始慢慢移动,最后竟然…竟然从腹部直接飞出,落在了黑斗篷人手中。”

将守虽然没说话,但心中十分震惊,九尾狐的叙述,与他在梦里见过的情景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九尾狐亲身经历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难道与九尾狐给自己吃的“白色石子”有关?

刚才何大山提到的“命联石”,难不成就是那粒白色的石子?

时至今日,将守依旧不知道白色小狐狸,也就是九尾狐,给自己吃下的白色小石头,究竟有什么用,虽然身体没有任何异常,但修为也没有提升半分。

几个疑问出现在将守脑海中,但他看出九尾狐之前的尴尬,不想现在问出来,等过后,私下问问刘半仙。

“此人如此厉害?”何大山不禁惊呼道。

九尾狐能成为妖族首领,修为已经达到入神境界的大能,能将这样的高手禁锢,并且直接夺得其内丹,一定是飞神境界的大能不可。

但在修炼界,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一位高人?

九尾狐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双眼透露出惊恐的神色。

片刻,突然说道:“何局长,你还记得李延庆最后说的,霸下救我吗?”

何大山眼睛变得深邃,微微点点头,道:“听到了,但我却从未听说过霸下的名头。”

九尾狐道:“单纯的听霸下的名字,你可能想不起来,但是睚眦的弟弟,龙的第六个儿子,就是叫霸下…”

话说了一半,转眼看向何大山。

只见何大山面露惊异,不敢相信的说道:“你是说神话故事里面所讲的都是真的?它们都是龙的儿子?霸下是老六?

我不敢相信。

霸下会不会是那人的称号,或者外号之类的?”

“那我就说不好了,如果神话的传说是真的,能有睚眦,为什么不能有霸下呢?”九尾狐道。

“但是霸下可以幻化人形,睚眦却不曾有过人形。”何大山说道。

二人开始变得安静起来,纷纷陷入沉思状。

将守平复一下心情,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开口道:“睚眦也是人形。”

“嗯?”

“嗯?”

何大山和九尾狐惊讶的看着将守。

将守回想起之前在佛陀山搜寻黑龙盟人时,在山体内的溶洞中,发现那个披头散发,被铁链锁着,吊在石台之上的人,继续说道:“之前我去蒙市,在佛陀山阻击睚眦的时候,在山体内部深处,发现一个披头散发,身体非常强壮的人。

在交谈中,他承认自己就是睚眦。

我和他说了不少话,之后黑龙盟似乎引发了什么法阵,刺激到了睚眦,他才变身,成为龙首豹身的睚眦。”

何大山皱着眉头,疑惑道:“他当时独自在那里?”

将守点点头,继续道:“是的,他就一个人在那里,脖子,手臂,双脚,都被铁链锁住。

最初我以为他是被其他人锁在那里的。

但他却说,是他将自己锁在那里的,并且还说了很多怨恨的话。”

何大山惊疑道:“怨恨的话?”

将守继续说道:“对,怨恨他的父亲。

他一直在重复,不想成为父亲的工具,不想杀人,为什么要逼他等等。

还有一个事情没来得及向何局长汇报。

睚眦这次逃走,并不是因为我们武力打败了它,而是我将山顶上的三柄武器,应该也是法阵所需的三柄武器,扔给睚眦。

它将武器咬碎后,就跑掉了。

最重要的是,我还发现三柄武器上面有着干涸的血迹。

我让刘半仙进行了识别,这些血迹的出处。

最后得出的结论,这些血迹绝不是出自人类或者普通动物身上,是一种他没见过的动物鲜血。”

何大山一愣,九尾狐也不自觉的疑惑起来。

这么说来,睚眦倒是像个叛逆,怨恨父亲的孩子。

睚眦,神秘又强大的神兽,怎么会如此的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难道睚眦真的有父亲,它爹是条龙?

这个想法简直太荒谬了。

如果它的父亲是条龙,谁还能打得过一条龙?

天龙国的龙,是正义,无畏,无敌的象征,时间任何妖兽和人,甚至是飞升成仙的神,也无法抗衡。

另外三柄武器何大山倒是见过,说是法阵中的法器,也很有可能。

但上面的血迹究竟是来自哪里的?

经过一翻思考后,何大山和九尾狐都认为,睚眦的父亲不可能是一只真龙。

就算有霸下,它们的父亲也绝对不是一条龙。

至于睚眦为什么要把自己锁起来,他和父亲之间的恩怨,包括神秘的血迹,只能以后慢慢调查了。

将守看着二人思考,自顾自的拿起水壶,为自己添水,不时的喝一口。

半响后,何大山开口道:“不管怎么样,我都绝对不相信睚眦和霸下的父亲是条龙,否则,它已经是世间的主宰了,还能有我们什么事?”

九尾狐也赞同道:“我同意你的看法,但眼下的事情,我们要怎么处理?”

何大山沉默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如果真的有飞神境界的大能,为什么在我们废掉李延庆,破坏他的计划时,他却没有出手。

如果他肯出手,我们很难翻盘,就算最后取得了胜利,也必定是付出惨痛的代价。

所以我断定,一定有什么东西,或者比他更强大的存在,在制约着他。

他这次只是利用了狼王对九尾狐的不满和不甘,在妖族内部掀起了一些风浪,又让李延庆配合狼王。

如果是面对面,他不一定敢出现。

我们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九尾狐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将守突然开口道:“九尾狐,我可以去周围看看吗?

我对墙上的壁画很感兴趣。”

九尾狐目光看向将守,眼神中有说不出的妩媚,说道:“别的人类不行,但你可以,只要在妖族的地方,你去哪里都没问题。”

说完,伸出芊芊玉手,隔空对着将守的眉心轻轻一点。

将守只感觉心中突然出现一股凉意,如同冰块在心中融化了一般舒爽。

“这是?”将守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九尾狐眼神中有了一丝羞涩,说道:“没什么,一种…算是印记吧,只要是妖族的地方,你都可以随意去,不会有任何妖兽阻拦,同时,所有的妖兽,从这一刻起,也会听你的指挥。”

将守一愣,随即点点头,虽然心中不是很不明白,但估计与那个白色的小石头有关系。

既然决定不问关于白色小石头的事情,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转身向着壁画上走去。

在梦里的看到的壁画,只看到模糊的景象,但却引起他很多的回忆。

这时刘半仙和李智勇也来到妖族大厅,跑到将守身旁说道:“老大,韩局长的伤势已经没大碍了,修养几日就行了。”

将守点点头,站在壁画前面,仔细的看起来。

壁画在妖族大厅内侧石壁上,总共有九大幅。

每幅画都是正方形,长和宽都有十米,非常巨大。

并且每幅画都是彩色画作,只是不知道这染料是用什么做的,没有一块掉色的地方。

将守能从壁画的细节看出,画画的人一定是画功极高,心思细腻的画家。

第一幅壁画,画的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几株仙人掌立于沙漠之中。

第二幅壁画,沙漠中出现了一片圆形的森林。

当将守看到第三幅画时,神情顿时紧张起来。

画中是森林的全貌,茂盛的树林,中央是一滩清澈的湖水…

这…

这不是就是升龙洞吗?

将守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激动情绪,看向第四画。

只见第四幅画,最上面是一个如同太阳般的圆月,因为画面颜色微暗,说明是夜间,否则任谁都不认为这是夜间的景象。

紧接着看向第五幅画,将守心再次剧烈的跳动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

只见画面上,竟然是九条如同蛇一般的生物,只是头上两个小小的肉角,说明它们与普通的蛇类不同。

其中八条蛟龙各自对战一个人类,剩下的一条蛟龙,正站在与黑衣人战斗的蛟龙身后。

仿佛在观赏黑衣人与蛟龙搏斗。

而在场中的下方,一个穿着银色铠甲的将军,身后跟着十几个士兵,正站在一旁观望。

画画之人,特意将将军的面容,刻画的十分细致。

五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充满着坚定与自信,但却给人一种印象深刻的沧桑感。

将守心中无比震惊,画中银色铠甲的将军,正是自己。

没有穿越来之前,自己就是画中的面容。

而现在,他才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完全看不出画中将军,就是他本人。

整个场面,就是自己在升龙洞中的情景。

黑衣老人被青色蛟龙吞噬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这些事情怎么会被印刻在这里。

将守继续看去,第六幅画,天上的元月已经缺了一半,三条略小的蛟龙正在围攻一个体型略大的蛟龙。

而人类也只剩下将军摸样的人,正在向着士兵走去,但一条青色蛟龙却拦在了他身前。

但一个地方引起将守的注意,在周围的森林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但却没有画清晰他的容貌。

第七幅画,左侧是一个尼姑在与将军搏斗,而另一边,一条比之前任何同类都要大的蛟龙,向着二人游走来。

第八幅画,是蛟龙与将军在战斗,此时场中再无任何的其他蛟龙和人类了。

天空中的月亮,也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第九幅画,是一道巨雷劈下的情景。

而蛟龙,就站在不远处惊异的看着巨雷。

只是这幅画,在茂密的森林,又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

这是最后一幅壁画了。

此时将守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心中如同奔跑过几十只野马,震彻着心胸。

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开始向下流淌。

这九副巨大的壁画,竟然是描述自己灵魂飞升之前,在升龙洞的情景!

竟然有人在周围,但自己却不知道。

而且绝对不是一个人,至少两个人,或者是一人一妖。

在第九幅画中,树林里分明隐藏着一个人,他在静静的观望着一切,看着自己与黑色巨蛟搏斗,吞噬龙珠,被雷击碎,飞升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并且,画这幅画的人或者妖,既然能将在树林中躲藏的人画进去,想必不是树林中人,而是第二存在的人或妖。

为什么说是妖,而不确定是人,因为这九副壁画,出现在妖族大厅中。

不可能人类的画作。

“老大,你没事吧?”

将守转头,是刘半仙,他证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我没事,可能是之前战斗时,还有些内伤,引得气血有些翻滚。”

将守给了刘半仙一个安慰的眼神,在没有摸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时,他不愿意现在就把隐藏在心中最深处的秘密暴露出来。

“那我再帮你看看吧?”刘半仙继续道。

将守微微摇了摇头,“不用,已经没事了。”

“怎么样?不光人类会画画,妖族所画的画,也是不比你们差吧?”

九尾狐的声音在将守身后传来。

将守转头看去,微微摇了摇头,道:“我对画没有研究,不便评论,但确实非常好看。”

何大山这时也来到画前,仔细的看着壁画,嘴中不时赞叹道:“嗯…不错,笔风飘逸,笔势雄劲,点缀不凡,出神入化,这个画画之人…妖,必定是个有极高画画天赋的妖族,而且修为极高。”

九尾狐轻笑一声,道:“何局长过奖了!”

何大山继续问到:“只是这画上的意思是什么?

你看那个将军,气宇轩昂,威武不凡,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还有那个像蛇又不是蛇的生物,那是什么?蛟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