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四十二章 花港市

说到最后几句时,刘半仙的语气变得恨恨的,似乎对修炼界的评价,很是愤怒。

这也难怪,谁也不乐意听自己不好的话,更何况刘半仙又付出如此之多,换来的只是这几句难听的评价。

将守给了刘半仙一个安慰的眼神,继续问道:“你会做这种提升功力的丹药吗?”

刘半仙立刻挺起胸膛,说道:“只要材料齐全,我不敢保证比门派里的专门炼金师强多少,但绝对不会比他们弱。”

说到这里,眼睛看了看周围,低声对将守继续说道:“我曾经与一个门派的炼金师讨论过,发现他们做的丹药,缺乏很多药理细节,现代科技的提纯技术等,我敢说,在相同材料的情况下,我做的丹药,要比他们强上至少一半!”

将守暗自点了点头,问道:“那他们没请你或给你抓起来,专门给他们炼制丹药?”

刘半仙突然变回猥琐大叔的神态,得意的笑道:“我早就留了一手,关于炼制丹药,我从来不提,也不说,只说些关于现代制药的一些问题,他们因为我的名气,也曾试探过我,但发现我对丹药一无所知,也就没有为难我,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对炼制丹药也很有研究,我还没傻到变成他们的炼丹工人,还是免费的那种。”

“那你吃过丹药吗?”将守问道。

刘半仙叹息一声,神色有些黯淡的说道:“我也曾自己做过丹药,但他们说的没错,我可能错过修炼的年纪,身体里也没有结成内丹,吃了丹药,没有半点作用。”

“内丹?”将守疑惑道。

刘半仙点点头,说道:“修炼的人,在丹田处都会有一个圆形的内丹,修炼不同功法的人,内丹的颜色也不一样,越大的内丹,就越厉害。”

将守忽然想起自己丹田处,龙珠旁边,米粒大小的金色圆球,估计圆球,就是我的内丹。

“你都见过什么颜色的内丹?”将守继续问道。

刘半仙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见过,虽然我跟修炼界的人接触过,但你也知道,接触的都不深,内丹更是没见过。“

将守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半仙,问道:“跟我说这么多,你不怕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刘半仙再次猥琐一笑,说道:“哈哈,小老弟,你也太小看你老哥哥的眼力了,我都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阅人无数,你不是这样的人,再说,就冲你今天问我的问题,我也能知道,你不是修炼界的人,虽然我不清楚你是如何修炼的。”

“你不想问问我,我不是修炼界的人,但却能修炼功法?你就不好奇吗?”将守问道。

“好奇害死猫,等你觉得可以对老哥哥我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我没必要探根究底,我信任你。”刘半仙淡淡的说道。

将守点了点头,再次深深的看了刘半仙一眼。

但看到刘半仙眼中没有半点杂质和遮掩的神情,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话语,一种久别重逢的兄弟情谊之感,在心中淡淡流露。

将守语气顿了顿,开口道:“我想让你帮我做提升功力的丹药。”

刘半仙“嘿嘿”一笑,也不意外,自信的说道:“老哥明白,老弟你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看着刘半仙痛快的答应自己,疑问道:“这么痛快?”

刘半仙幽幽的说道:“世界上本无好人和坏人,好坏的界定因人而异,你我有缘,而且我看得出你是个讲感情,真性情的男子,我只愿意为你做这一切。”

将守看了看刘半仙,便不再说话。

“铃铃铃”,手机电话的声音响起。

声音是从刘半仙的兜里传来的。

刘半仙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表情一下变得有几分激动,目光看将将守,拿着电话再面前晃了晃,说道:“说什么就来什么。”

按下接听键后,刘半仙故意装作不认识对方的号码,淡淡的说道:“哪位?”

“哦,侯总,有什么事吗?”

“是嘛?可这段时间我有点忙,你也知道,公司的事情多,还有几个新药等着上市,还有很多人托关系找我看病,出席学术研讨会,我不好拒绝啊…”

“这么严重?都死人了?那千金没事吧?”

“哦,千金没事就好,我…我想想办法,看看时间能不能调整一下,但这个费用…”

“钱只是一个方面,听人说,侯总那里是不是有一株仙灵草…”刘半仙故意拉长了声音,让对方考虑一下。

“好,就这么说定了,千金的情况紧急,今天晚上我就过去。”

随后挂断了电话。

虽然将守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侯总”出了什么事情,但估计很紧急,还有人死了,并且与他的“千金”女儿有关系。

听着刚才刘半仙与电话那头的人在讨价还价,将守终于明白,柳大军为什么说刘半仙心黑。

刘半仙笑嘻嘻的说道:“刚说灵药,灵药就来了。这个人手里的仙灵草,是很珍贵的药材,可遇不可求,据说修炼的人,吃一颗仙灵草,就可以提升很大的功力!”

一般说着,刘半仙一边用手指了指电话。

将守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用人家女儿做为要挟,这不太好吧?”

刘半仙一愣,随即笑呵呵的说道:“你不了解这个侯总,是花港市排得上号的富豪,就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没事的时候,就去拍卖会上买几个用不着的玩意儿,他家财万贯,只是因为仙灵草稀有才当个宝贝,我之前与他见过几面,想买他的仙灵草,但他不卖,他又不是修炼的人,要这个也没用,只能当个摆设,还不如拿出来给你用呢,再说,我们又没偷,又没抢,我出诊费本来就很高,拿他一根仙灵草,都算是便宜他了,跟他女儿的命相比,这都不算什么。”

将守瞥了一眼振振有词的刘半仙,淡淡的说道:“他家有人死了?女儿又怎么了?”

刘半仙想了想说道:“他说,最近家里有几个人莫名其妙的死去,这个应该不用咱们管,而他的女儿在上学的时候,突然晕倒,到现在,依旧昏迷不醒,去医院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所以想请我过去看看。”

将守点了点头,突然缓缓的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刘半仙一愣,看了将守一眼,笑呵呵的说道:“那就太好啦,一起去,正好做个伴。”

刘半仙此次去花港市毕竟是为将守做提升功力的丹药才去的,于情于理将守都觉得自己都应该陪着一起去。

与刘半仙确定好今晚出发的时间后,刘半仙就去订票了,而将守决定跟柳寒冰说一声。

将守再次回到病房里,此刻柳涵、柳寒冰、柳大军父女三人还在说这话。

柳寒冰看到走进来的将守,眼睛一红,泪水就又要掉下来。

看着又要哭的柳寒冰,将守尴尬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柳寒冰红着眼睛,一脸悲伤,但又带着些许幸福感的表情,抽泣道:“父亲说,你知道我受伤后,吐了一大口血,替我杀了张志远报仇了,最后还去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把一个很稀有的药材给我取了回来…”

话还没说完,柳寒冰抑制不住情绪,又开始哭了起来。

将守也不顾柳大军和柳涵在场,快步走到柳寒冰的床边,抱着坐在床上的柳寒冰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无论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你能醒过来,只要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付出!”

听着将守动情的话,柳寒冰将头深深的埋在将守肩膀上,放声的大哭,嘴里说道:“你好傻,你好傻,以后不许你不顾生命,不可以!”

柳大军和柳涵也被这感人的场面所打动,纷纷也红眼睛,眼泪一个劲的在眼眶里打转。

待柳寒冰情绪稍稍平稳后,将守温柔的说道:“寒冰,我今天晚上要和刘半仙去趟花港市,有点事情要办,很快就回来。”

柳寒冰抬起头,嘟起可爱的小嘴,详装生气道:“去那里干什么?”

看到柳寒冰的表情,将守知道这是在闹小情绪,虽然没有恋爱经历,但肥皂剧还是看过的。

现在不仅是柳寒冰不想离开将守,将守也不愿意离开柳寒冰,但毕竟自己要快点提升实力,才能安心与自己心爱的人,继续一起生活,没有实力的将守,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伸出双手,将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美丽脸庞微微抬起,用低声说道:“我很快就回来,听话。”

了解将守性格的柳寒冰,撒了一会儿娇,但也没有阻止将守去花港市。

当刘半仙敲了敲病房的门,探出一个脑袋,猥琐笑道:“弟妹好呀,看着你醒了,老哥哥特别高兴!”

说完,又将目光看向将守,说道:“小老弟,咱们走吧?”

将守看着门口的刘半仙,点了点头。

临走时,在柳寒冰的白净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就随同刘半仙下楼而去。

依旧时刘半仙的劳斯莱斯,在医院楼下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