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三十八章 再现羊皮书卷

此时的刘半仙,又变成了平日里一脸猥琐笑容的刘半仙。

将守坐下后,便看到刘半仙在一个平整的台子上,不断的倒腾着什么,不时地,走到药柜中,抽出抽屉,拿出各种的药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将守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刘半仙高兴的对将守说道:“药做好了!”

这突然的一声,吓得将守一个激灵,昏昏沉沉的脑袋,顿时也清醒不少。

看着刘半仙手里有一个圆形如硬币大小的黑色药丸,疑惑的问道:“这个就能治柳寒冰的病?”

刘半仙猥琐的笑道:“能,保准弟妹一吃就好!”

将守突然又想起怀中的朱雀,缓缓问道:“道提子还有多少?”

自打上飞机后,将守就将朱雀重新的放回了怀中,此时差点把这个小家伙给忘了。

刘半仙一愣,于是有些言不由衷的说道:“应该…应该…还有五粒。”

将守看着刘半仙的表情,知道肯定不止有五粒,但救治柳寒冰的药已经做出来了,将守不愿意计较太多,于是伸出手说道:“拿来!”

刘半仙看着将守似乎相信了,赶忙从怀中拿出了五粒道提子递给了将守。

将守点了点头,接过五粒道提子,又从怀中将朱雀抓了出来,摸了摸圆圆的小脑袋。

朱雀似乎也刚睡醒一般,圆圆的小眼睛此时有些迷离,但随着将守将五粒道提子放到朱雀眼前晃了晃后,迷离的眼神瞬间明亮,快啄了五下,将五粒道提子吃完。

随后竟有些疑惑的看着刘半仙,目光不断的扫视刘半仙的怀中。

刘半仙尴尬的笑了笑,搓了搓手。

将守也知道刘半仙藏私了,但却不愿意把话说的直白,对着朱雀说道:“别着急,以后我带你去找新的灵物补偿你如何?”

朱雀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刘半仙,随后重新缩回头,继续待在将守肩膀上不动了。

看着药到手了,也安抚了朱雀,此时已经没什么事,将守转身就要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将守要走,刘半仙赶忙喊道:“等等!”

听到刘半仙的声音,将守转过头,疑惑的看向刘半仙。

刘半仙突然变得扭捏起来,好像一个小媳妇似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老弟,你看老哥哥我帮了你,你是不是也帮老哥哥一个忙?”

将守疑惑的说道:“你帮我?我来之前,柳大军说你收了他三个亿,还要一个红色珊瑚珠。”

刘半仙快速的眨了眨眼睛,随即一脸愤怒的说道:“肯定是我那个助理,我刘半仙行侠仗义一生了,怎么可能干出如此贪婪的事情!救死扶伤,是一个医者的本分!小老弟,你放心,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将三个亿的支票退回给柳大军,那个红色珊瑚珠我也不要了,全当老哥哥我这次帮小老弟!”

将守心下突然觉得这个刘半仙挺有意思。

帮忙是不求回报的付出,但现在这刘半仙明明是觉得让我帮忙比他收下三个亿的支票和红色珊瑚珠更重要,所以才如此慷慨,真是难为他将自己说的如此正气凌然。

将守看着眼前的刘半仙,又想起刚才刘半仙诉说往事的黯然神伤,心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你说吧,如果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听到将守居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刘半仙突然兴奋的蹦了起来!

看着刚才还一脸正气凛然的刘半仙,转眼间就兴奋的像个孩子,将守心中不禁感叹,真是个多变的老头。

待刘半仙情绪平静下来之后,感激的看了将守一眼,随后走到左边的药柜前,寻找着什么。

随后在一个药格上,左边敲了三下,又在右边敲了三下,就在这一左一右的中间位置,居然缓缓出现了一个小方格。

将守觉得这个机关挺有意思,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这个小方格自己出来,平常人根本看不出这个小方格,与其他的药格有什么区别,以为数百个药格子中的一个。

看到小方格出现后,刘半仙的双手,居然颤抖起来,慢慢的伸向方格子内,随后拿出一个黄色丝绸包裹,像是书一样的东西。

将黄色丝绸包裹拿出后,刘半仙慢慢的放到试验台上,一脸小心翼翼的表情,似乎怕自己动作过大,毁了黄色丝绸里面的东西一般。

随后轻轻的掀开黄色绸巾,里面赫然是一张发黄的,类似动物毛皮类的图纸。

刘半仙将淡黄色毛皮图纸,轻轻的在实验台上铺展开,那动作犹如在做胸外科手术般小心,轻柔。

只见淡黄色的毛皮图纸,里面竟然还包裹着一张已经有些发黄的书页,刘半仙又万般小心的将发黄的书页拿道毛皮图纸的另一侧,平铺好。

当淡黄色毛皮图纸上的书页拿开的一瞬间,将守原本平静的眼睛,瞬间圆睁,瞳孔不断放大,一脸无比震惊的看着实验台上,淡黄色的毛皮图纸!

刘半仙余光瞥了一眼将守,立刻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将守,或者可以说,一个人居然可以震惊到这种表情!

看到将守露出如此震惊神色,当下心中也是惊讶无比,不禁好奇的问道:“小老弟,你…你怎么了?”

但将守似乎没听到一般,眼睛继续一眨不眨,满面震惊的看着淡黄的毛皮图纸,此时,眼中已经被丝丝雾气所遮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片刻后,将守居然流出了眼泪!

将守的举动再次惊到了刘半仙!

刘半仙人老成精,经过几日的相处,不能说全部,但也对将守的性格了解了七七八八,在他心中,将守从来不是一个燥动,外向的人,就算是有情绪,也不会随意的表达。

但将守居然变得如此激动,难道这个毛皮图纸,将守见过?更与将守有着莫大的关系?

将守心中无比的震惊,这张淡黄色的毛皮图纸,竟然是…三千年前,梁太后亲手交给自己的羊皮书卷!

自己更是用它包裹住蛟龙的内丹,亲手交给雷暴,送回夏朝王庭!

将守颤抖的双手,缓缓的拿起淡黄色的羊皮书卷,这上面的每一个字,图上画的每一条线,都深深的印在将守的脑海中!

将守确认无疑,这就是三千年前的羊皮书卷!

突然失神的将守,嘴里喃喃自语道:“怎么会出现在这,怎么会出现在这…?”

心中一个想法突然闪现,将守双眼布满了血丝,脸上立刻充满了愤怒神色!

将守突然出手,抓住刘半仙的脖子,用力的拉到自己面前,脸色无比狰狞问道:“这个羊皮书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快说!敢撒谎我就杀了你!”

说罢,一股无比暴虐的气息从将守身上爆发出来,刘半仙惊恐的看着眼前如杀神般的面孔,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纵然是刘半仙历经岁月沧桑,但也未见过如此暴虐又狰狞的面孔。

刘半仙颤抖着身体,拼命的理了理思绪,磕磕巴巴的道:“这…这…这羊皮卷是我家不外传的宝物,是我爷爷的爷爷偶然得到的,从…从那代开始,就…就传下来了,距今已经几百年不止了,我…我也不知道。”

将守眯缝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刘半仙,用冰冷到极点的语气说道:“那你爷爷的爷爷,是如何得到这张羊皮书卷的?是不是他抢夺来的?他在哪里,我要杀了他,是他夺走了梁瑾的生命!”

如同疯了一般的将守,说道最后竟然嘶吼起来!

听完将守的话,刘半仙豆大的汗珠拼命的从额头上流下,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将守,心里不禁疑惑道,将守会不会突然失心疯了?什么人能活近千年不死?就是修炼的人也不会如此。

但刘半仙心里隐约明白些,这个羊皮书卷与将守某个至关重要的人,有着生死联系,似乎有个人,抢走了这张羊皮卷,这个人就是凶手,间接或直接的杀害了与将守至关重要的人!

想明白后,刘半仙心里顿时一松,语气也平顺了许多,说道:“我们刘家世代行医,就没有武艺高强的人,而且,刚才我也说了,我们刘家看重医德比医术还严重,怎么会抢夺别人的羊皮书卷呢?”

狞狰的将守神情一愣,但眼睛依旧紧紧盯着刘半仙的眼睛,但除了恐惧和不安,将守再也没看到其他任何东西。

知道刘半仙没有撒谎,将守身上的暴虐气息逐渐减退,抓着刘半仙脖子的手,也渐渐的松弛。

被将守松开的刘半仙,直接瘫软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直呼,在用力一分,估计自己的脖子就会被将守掐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