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三十三章 山顶激战(感谢“爱爱-小可爱”盟主的支持)

将守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拂尘,突然身子向右一闪,右手化拳,对着青木道士的喉咙处就打了过去。

“咔”的一声骨裂声音响起,青木道士身体突然一僵,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将守,喉咙里发出几声“呜呜”的声响后,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将守看了看倒再地上的青木道士,眼中充满了不屑,多年特殊的训练和战场的磨砺,将守早就忘记了花架子,有的只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杀招。

随后又将目光看向领头的道士,只见此时领头道士的眼睛居然眯缝了起来,阴沉的看着自己。

“还有谁?”将守不屑的说道。

领头道士看了看将守,又看了看已经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青木道士,竟然低声笑了起来,随后犹如自言自语般说道:“青木啊,青木,实力明明比别人强,却因为愤怒和轻敌,断送了自己的生命,早就说过不要让情绪控制你,但你总是不听,青河,可不要忘了青木为什么送的命!”

说道最后一句是,语气明显有几分发狠。

被称作青河的道士点头应了一声“是”,随后大步向着将守走来,一步一个脚印,并没有像第一个青木道士那样快速的冲来,显得十分沉稳。

将守的心沉了沉,谨慎的看着被称作青河的道士,很显然,青河道士要比刚才的青木道士厉害上几分,而且性格十分的沉稳。

青河道士,走到距离将守还有一米远的地方,竟然停住了脚步,眼睛平静的看着将守。

二人开始相互对视起来。

突然,山崖下传来了一声尖锐的鸟叫声,但将守却听不出是什么鸟的叫声。

将守微微抬了抬头,瞥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心下越发的有些着急,他隐约能感觉到,距离道提子开花的时间已经近在眼前。

但无奈,这个被称作青河的道士,就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将守,丝毫没有要主动攻击的意思。

将守此时没有一招制敌的把握,希望通过对方先出手,自己找出破绽,一击必杀。

将守的心越发的着急,一会儿山下的那十几人,如果突然冲上来,事情就会更复杂,但这三个道士实力却是远超自己的想象,一个比一个厉害。

夜晚的凉风吹过,一片片落叶开始随风飘舞起来,当一片落叶飘到青河道士的眼睛前时,将守突然右脚发力,向上猛的踢出,直奔青河道士面门。

只见青河道士脚下不动,上身突然向后躲去,将守顿时心下一喜,因为第一脚只是一个虚招,真正的杀招在转身后的第二脚上,这是标准的旋风连环踢。

但令将守没想到的是,青河道士的身形竟然比青木道士快上一倍不止,自己的刚要转身踢起第二脚时,青河道士向后躲闪的上身突然向前,右手中的拂尘直接向着自己身后打来。

“砰”的一声,将守只感觉后背袭来一股大力,随即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身体的四周,溅起了阵阵尘土。

趴在地上的将守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打散了一般,后背更是火辣辣的疼,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

将守此时心中明了,这个青河的道士不仅速度比和青木道士快,实力估计也要比青木道士强上不少,自己比起他,差的太远了。

突然,感觉身后再次有破风之声传来,将守暗骂一声阴险,身体快速向右边猛地一滚。

“啪”的一声巨响,只见刚才趴下的地方,此时已经被青河道士用拂尘打出了一道深坑。

这个青河道士竟然趁我受伤,就想要我命,心可够狠的!

一副平静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一颗狠辣的心!

将守强忍着体内血气翻腾和后背的剧痛,身体有些颤颤巍巍的重新站起来。

看着站起来的将守,青河道士眉毛一挑,似乎不相信眼前的冷面年轻人,可以躲开自己第二次攻击,甚至还能继续站起来。

但青河道士并没有做过多的犹豫,手中的拂尘再次向着将守打来。

看着向自己打来的拂尘,将守心里知道,此时一味的躲闪,已经没有用了,唯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想罢后,将守直接伸出右手,对着拂尘的白毛就抓去,左手则化为拳,准备蓄力一击。

青河道士似乎不认为有人能抓住闪着银光的拂尘,看到冷面青年居然要身手抓自己手中的拂尘,当下心中一阵冷笑,手中继续发力,狠狠的打了下去。

但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青河道士手中的拂尘,竟然真的让将守一把抓在手中,紧接着将守快速挥出左拳,对着青河道士的下巴,就打了过去。

只听到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青河道士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出去。

但随着身体倒飞出去的惯性,青河道士手中紧紧握着的拂尘,也随之挣脱了手掌的控制。

“唰”的一声,将守掌心只感觉手中一疼,拂尘的白毛,将右手的掌心,划出一片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开始顺着手掌流出。

青河道士落地后,嘴巴竟然无法说话,脑袋嗡嗡的一片空白。

将守看准机会,立即冲向已经躺在地上的青河道士,脚尖用力,对着喉咙处,就要踢过去。

就在脚尖已经距离青河道士已经不足几尺的地方时,一个白光幻化的掌力,瞬间打在了将守的胸口。

将守只觉得胸口一闷,身体直接向后倒飞出去。

领头的道士出手了。

落地后的将守挣扎着坐了起来,但刚稳住身体,突然喉咙处一咸味,“噗”,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将守大口喘着气,待气息逐渐平顺后,眼睛向着前方看去,只见此时躺在地上的青河道士身旁,正站着领头道士,此时领头道士双眼布满杀意的看着自己。

“年轻人,诡计多端,有勇有谋,要是早些时候认识你,说不定还能收你当个徒弟,但你我有缘无份,你下到地狱里,可不要怪我。”领头道士淡淡的说道。

面对强敌,束手待毙,绝不是将守的性格,忍者胸口的剧痛,将守再次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待稳住身体,不在颤抖后,突然朝天大吼一声,随即全身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杀伐气势和无以匹敌的战意,周围的落叶,瞬间向着四周飞散出去!

看着眼前冷面青年的徒然变化,领头道士原本有些轻蔑的神情,瞬间凝重了起来。

将守一直没有用自己的杀气决,为的就是等领头道士出手,此时已经到了全力相博的时候,自己必须拼尽全力,尽快击杀领头道士,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随即以拳为武器,将全身的杀意聚集在双拳之上。

只见双拳,此时竟然被丝丝的黑色杀气围绕,双眼逐渐变得血红,仿佛从地狱走出的杀神一般。

将守一脸冷漠的盯着领头道士,挥起拳头,向着领头道士就打了过去。

领头道士看着将守的变化,眼神中竟然有了一丝惊愕,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冷面青年的变化一般。

随之,领头道士全身泛起白色的光芒,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无比圣洁。

就当将守快冲到领头道士身前之时,全身泛着白光的身影,突然向着将守射去一道白光化成的利箭。

将守感觉处身前这支白色的利箭的威势,绝非现在的自己所能对抗。

于是身体向侧面闪去,但白色的利箭速度太快了,将守的身形还是慢了一拍。

只见白色的利箭瞬间从将守的左肩穿入,又从身后飞出,将守只感觉肩膀传来一阵剧痛。

但将守拼命的不让自己倒下,白色利箭穿过身体时,只是让身体微微的摇晃了一下,随即双脚不停,继续向着闪着白光的领头道士冲去。

“砰”的一声巨响,将守的拳风,带着黑色的杀气,一拳打在了闪着白光的领头道士身上。

但黑色的杀气并没有将闪着白光的领头道士打退分毫!

将守反而感觉自己全力的一击,犹如打在了铁板上一般,拳头生疼。

将守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闪着白光的领头道士,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杀气决,此时竟然无法伤到领头道士分毫!

这时,闪着白光的领头道士身体猛的向前一挺,将守挥出去的拳头,立即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身体瞬间就倒飞出去。

重重摔落在地的将守,感觉全身疼痛无比,刚才挥出的拳头,此时竟然无法抬起,甚至都没有任何的知觉,将守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胳膊,心中明白了,八成是骨折了。

强忍着全身的剧痛,将守再次挣扎的坐起来,“噗”,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但此时吐出鲜血后的将守,只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似乎要瘫软一般

领头道士身上的白光逐渐消失,恢复到了本来面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已经满头大汗,嘴角流着鲜血的将守。

“你居然会杀气决?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杀气决的?”领头道士有些阴沉的问道。

听到领头道士的话,将守用还能动的左手撑着地面,让自己刚刚挣扎起的上身不要瘫倒,喘了几口气,有些艰难的说道:“待我杀了你后,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