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307章 大结局(近十个月努力,今日完本)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

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

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

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好像是某种古代的问题。

“老大,这文字是?”刘半仙问道。

将守面色震惊,转目看向将九,问道:“你没有看到送信的人?”

将九吓了一挑,微微摇了摇头,她还从未见过将守如此紧张过。

“这是夏朝的皇室文字!”将守面色有些失神,喃喃道。

“夏朝皇室?”刘半仙问道,忽然想到将守是从三千年前夏朝穿越来的,莫非…

他忽然摇了摇头,如果夏朝有人能活到三千多年的现代,这也太可怕了,难道是那个太后?还是老大曾经的副将,雷暴?

将守之前已经把自己的种种经历告诉过刘半仙等几人。

“老大,上面写着什么?”刘半仙问道。

将守没有说话,仿佛被冰冻了一般,站在原地,只不过面色非常惊慌!

众人从未见过将守有如此表情,也不敢说话,纷纷站到一旁,不敢说话。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要出去一趟!”将守留下一句话后,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向外面冲去。

………………………………………………………………….

距离天京市三百公里处的一座山峰之上。

一名身穿粉色长衣的蒙面女子,安静的站在一颗硕大的石头之上。

山里的风,轻轻吹动她的裙摆,让她衣带飞舞,如同刚刚落入凡间的仙女一般。

她的身后亮起一道金光,随后化作一个身影。

“你来了?”蒙面女子不转身,淡淡的说道,就好像早已知道有人要来一般。

“太后?神女?”身后之人语气颤抖。

蒙面女子不语,微微转身,看向身后的人,语气轻柔的说道:“三千年了,你还叫将守,只是样貌有了变化,年轻了许多,原来你是直接穿越到这里的。”

她一边说这话,一边慢慢转身,一只纤纤玉手便将面容上的面纱解开。

来人正是将守。

当将守看到女人的真正面目时,双目瞪着如同铜铃一般,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很快,他的眼眶中逐渐布上一层泪水。

顷刻间,三千年前,夏朝皇宫,万人战场,还有兄弟们喝酒吃肉的景象,涌现在他的脑海种。

“啪!“

将守单膝跪地,双手作揖道:“太后,末将…”

神女飘然飞到将守近前,道:“夏朝帝国已经没有了,我不再是太后,你也不再是我的护国大将军!”

眼前的神女,正是将守三千年前,誓死保卫,甚至拼尽一生都要保护的女人,梁瑾,梁太后!

梁太后将将守扶起来,一双美丽的凤眼,也是饱含着泪水,二人相拥而泣。

将守被梁瑾搂住,一时间还有些不自然,毕竟过去他们不仅年女有别,更是君臣有别,就算到了现代,依旧有些不适应。

梁瑾感觉到将守的不自然,道:“呵呵,你还是如此,跟过去一样!“

将守脸色微微涨红。

忽然,梁瑾叹息一声,感慨道:“我万万想不到,三千年了,你我还能相逢。”

将守开口道:“太后,之前见到我,救我时,为何不认我?”

梁瑾目光渐渐看向远方,道:“因为我了解你,也知道那时你的处境,你需要变得强大,就像现在这般!”

将守顿时恍然,明白了神女过去为什么要在黑蛟王手中救下自己,也知道了神女为什么要点化自己,只因为她是自己守护数十年的太后,梁瑾!

而她不与自己相认,更是想让自己强大,强大到像过去那般拥有可以保护她的实力,毕竟那时黑蛟王要杀了自己,威胁更是无处不在,神女管得了一时,却管不了他一世!

“太后,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雷暴有没有把内丹交给你?夏朝帝国又为什么会灭亡?而且灭的那么彻底?那么多的史学家和教授都不了解当时夏朝帝国的真相。”将守焦急的开口问道。

这些谜团是他心中一直的结,毕竟夏朝帝国是他用命来守乎的国家。

梁瑾再次轻叹一声,眼中渐渐有了失落还有痛惜,缓缓道:“有人说夏朝帝国是被蒙国灭的,也有人说我是病死的,其实…”她说到这里,语气有了一丝停顿,然后继续道:“其实是被我自己灭的。”

“自己灭的?为什么?当时我为了…”

将守话没说完,梁瑾抬起手,打断了将守。

“你当时的副将雷暴,没有辜负你的嘱托,亲手将蛟龙的内丹交给了我。自从我服下内丹后,濒死的我,竟然一夜之间就痊愈了,并且容颜不变,不老不死,真如那张羊皮卷所说的那般神奇。

在那之后,我又陆陆续续派遣了大批的军队去升龙洞寻你,只不过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堆焦土和深坑,再无你的足迹。

正当我确认噩耗,伤心欲绝,想随你一同离开人世时,无名,也就是我的师父,来到了夏朝宫廷,并直言要面见我。

我见到无名后,起初只是认为他十个江湖术士,但他竟然将羊皮卷的内容,还有我大病痊愈的原因,以及升龙洞所发生的一切清清楚楚的都说出来了,我这才真正相信他所说的话。

他说你没有死,只不过到了另一个时代,并且还有一个强大无比的敌人在找你,对你要杀之而后快,而且如果那个敌人知道我吞服了蛟龙内丹,也会杀了我。”

听到这里,将守大概能明白那个强大无比的敌人是谁,就是现在化敌为友的黑蛟王。

“你现在也能猜到那个强敌是谁吧?就是黑蛟王。

师父劝我以病隐世,并在全国范围内,销毁所有有关于你的记录,书简,总之,就要让所有人,所有史书,都查不到你的任何踪迹,也不能让人知道我大病痊愈。

也就在那之后,我便在雷暴的配合下,成功以病亡隐世,我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看到全国举办我的葬礼,还有几分想笑的感觉。

后来,蒙国要大举进攻夏朝帝国,当时已经没有你的夏朝,军队不再那么强悍,更没有出色的将领,夏朝帝国节节败退,几乎要被灭国。

我躲在暗处,却知道这就是自然之道,既然大势无法逆转,我也就暗中指挥雷暴,命他将皇宫,国内的书简等等,只要有关于你的,全部焚烧销毁,所以并不是历史上没有你,而是都被我和雷暴销毁了。

从那之后,我便无心留恋凡世,随着师父四处游历,成为了一名修炼之人。

在漫长的修练旅途中,除了学习法术外,我也知道了五色神王为一己私欲所做出的天人公愤的事情,也知道他被神帝惩罚,魂魄被打散,身体困于石塔世界。

只不过,连神帝也没有想到,五色神王欲念太强,竟然凭借对爱人的不舍和想念,凭空衍生出了五色魂魄。”

将守一愣,塔族的族长并不是这么说的,“不是五色神王提前分出了半缕魂魄吗?”

梁瑾微微摇了摇头,道:“如果五色神王分出了一半的魂魄,神帝又岂会不知呢?五道魂魄,皆是五色神王欲念所产生的,他们代表着五色神王的自私,贪婪,还有欲望!”

将守暗自点头,看来塔族的族长对自己还有保留,甚至编排了一些事情。

毕竟在他心中,梁瑾却是不会骗自己的。

梁瑾继续说道:“这五道魂魄又被称为五色使者,之前在天道之门的一次打开中,紫色使者,深蓝使者,还有红色使者来到了人间。

我的师父无名,便寻得三人,并将他们收为了弟子,希望将他们带在身边,日夜传道于他们,在不伤害他们生命的情况下,可以化解他们心中的执念和欲望。

然而,当师父飞升成神离开了人间后,原本已经放下执念的五色使者竟然内部起了争执,而深蓝使者背着众人,将五色神王钟爱的妻子阿朱偷偷的藏了起来,心中更是重新升起让五色神王复活的执念,并在人间成立了恶魂门!“

将守明白了,这个偷走五色神王妻子的五色使者,应该就是李延庆。

“这件事情后来被紫色使者知道了,他直接找到深蓝使者,屠杀了整个恶魂门,找到了五色神王的妻子阿朱,只不过深蓝使者非常狡猾,不顾门内弟子,独自一人逃生了。

而红色使者,则是回到了石塔世界,希望通过自己而感化蔚蓝使者还有灰色使者,只不过后者并没有被红色使者感化,反而残忍的杀了她,并将她的红色灵石囚禁于五色石塔中。”

将守听到这里,目光逐渐变得幽深,梁瑾此时的话,与石塔世界的族长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红色使者明明是去感化他们的,却被说成是红色使者企图复活五色神王!

看来那个族长,原本是想利用将守几人,供他们趋势,更是想借将守之手,杀了紫色使者,也就是何大山!

那几个人心思果然歹毒!

“剩下的事情我不用说,你也该知道了。”梁瑾目光转像将守。

将守点了点头,道:“紫色使者是何大山,深蓝使者是李延庆,石塔世界的塔族族长应该就是蔚蓝使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灰色使者现在应该就在石塔世界,很可能就是和族长在一起。”

梁瑾点了点头。

“何大山自从上次天道之门打开后,就一直没有露面,这是为什么?”将守问道。

“他察觉到石塔世界的异常,更是知道蔚蓝使者还有灰色使者对复活五色神王的执念越发浓重,他担心五色神王的妻子阿朱被两人夺走,这些年,一直与我在守乎阿朱的冰棺。”梁瑾淡淡的说道。

将守恍然,之前修炼界就有传闻,何大山灭了恶魂门后,背着一个巨大的冰棺出来,曾经大家都以为那是何大山的妻子,岂不知,竟然是五色神王的妻子!

“既然五色神王还没有复活,他们要阿朱的冰棺做什么?”将守问道。

“蔚蓝和灰色使者希望将阿朱的冰棺带进石塔世界,也许只是为了五色神王的想念吧,毕竟他们代表着五色神王的意志,既然一切皆因阿朱与五色神王的爱恋而起,那么他们也自然想夺取阿朱的冰棺。”梁瑾说道。

将守点了点头,现在,他完全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就在这时,二人的身边凭空出现了一个身影!

“将守,好久不见了!”来人率先开口。

将守循声看去,微微一笑,竟然是许久不见的何大山!

梁瑾看着何大山,面色有一丝疑惑,问道:“你怎么来了?阿朱的冰棺谁在守乎?”

何大山叹息一声,道:“千算万算,始终人算不如天算!灰色使者和蔚蓝使者被人杀了!”

“什么!”

“什么!”

梁瑾和将守同时惊呼!

“五色使者本为一体,一旦关乎到生命问题时,就会有心灵感应!”何大山面色逐渐变得凝重。

梁瑾开口问道:“是什么人干的?“

何大山目光却看向将守,道:“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慕容无道!“

将守神情一顿,不敢相信的问道:“慕容无道?怎么可能!他才有飞神境界的修为,他是绝对打不过蔚蓝使者和灰色使者的!“

何大山微微摇了摇头,道:“如果按照常理,确实如此,但这个老东西,竟然有无名的斩神剑!“

“斩神剑?“将守疑问道。

梁瑾神情严峻,语气低沉的说道:“慕容无道竟然如此没有人性!他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何大山沉默不语。

之前将守在石塔世界里,慕容无道和黑蛟王的对话中,知道慕容无道其实也是无名的徒弟,并且他还曾悄悄的摸进无名的坟墓,去盗取不少宝物。

那时的将守其实就察觉到了慕容无道虽然交了几样神器,但以他的神色和性格,一定还有藏私,而且还是非常厉害的那种,本想等出来之后在与慕容无道算账,没想到他竟然没有出来,留在了石塔世界。

看来他用最后的神器,干掉了塔族的族长还有那位灰白使者。

“斩神剑是无名师父最厉害的一件武器,甚至可以杀神王!没想到竟然被这个老狗活得了!”梁瑾愤恨的说道。

如今五色使者,已经死了四名,就剩下了一个何大山,看来保护阿朱的冰棺也没什么必要了。

“那我们如今该做点什么?”将守问道。

何大山面色猛地一变,道:“不好!慕容无道要五色神王的尸体!”

将守和梁瑾顿时一愣,目光直愣愣的看着何大山!

“慕容无道竟然可以调动灵石的力量!我能感觉到,他要去杀神兽,夺走神王的尸体!他要将自己的魂魄融入神王的尸体,成为新一代的神王!”何大山面色惊惧,心中更是有说不清的震惊!

“我们赶紧去阻止他!”梁瑾说道。

忽然,何大山像是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了一般,居然瘫坐在地,摇了摇头,颤抖道:“来不及了!他…竟然完成了融合!”

梁瑾惊呼道:“这么快?“

何大山道:“别忘了,里面一天,是外面的十年!“

“那我们怎么办?”梁瑾也是有些慌神。

何大山眼神眯缝,道:“我们必须马上进入到石塔世界,找到他!他刚刚杀了看管五色神王尸体的神兽,而魂魄进入到了神王的身体,二者不会那么快的相容,他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

梁瑾赶忙道:“既然他现在是虚弱期,那我们赶紧去杀了他!他那样的人,实力弱的时候是老好人,一旦实力强大了,肯定要为祸人间!”

何大山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将守。

就在何大山和梁瑾对话时,将守一直沉默不语。

梁瑾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目光也看向将守。

对于将守而言,他已经太累了,他已经不想再牵扯到永无止境的恩怨和杀戮当中!

他只想每日修练,与柳寒冰,唐如嫣,乔媚等人每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从没有拯救天下苍生怜悯之心,更没有心怀天下的广阔胸怀。

无论是在夏朝帝国也好还是现如今也罢,将守从来没有为了自己的名声和私利奋斗过。

过去在夏朝时,他只是为了梁瑾,现如今,柳寒冰等女人,还有刘半仙等诸位兄弟,都让他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生活,一种温暖,一种幸福,一种让他无比期盼的生活!

只要所爱的人不受伤害,他不想再牵扯进任何的恩怨当中。

“你不想去?”何大山看着将守的面色问道。

将守低头不语。

五色神王也好,黑蛟龙、慕容无道也罢,无论他们做过什么,是否改变了将守的命运,他都不愿意再参与其中。

并且,他现在能拥有柳寒冰,刘半仙等人的陪伴,甚至还要感谢五色神王和黑蛟王。

“将守,我了解你,也知道你的想法,在这个时代待了这么多年,你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新的朋友,甚至爱人,你从来都是为了所爱的人而活,奋斗…

为了我,能否再做一次我的护国大将军?”梁瑾声音变得无比温柔,眼中更是饱含温情。

将守缓缓抬起头,深深凝视了着梁瑾,随后重重的叹息一声,拿出族长给的晶石,将开启了通往石塔世界的大门!

…………………………………………………………….

将守此时心中无比复杂,他不想来,却为了梁瑾,不得不再次出战!

同时,他也为五色神王而感慨万千。

他数千年的巨大阴谋,更是牵动、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没想到临到最后,竟然被一个修为连正神境界都没达到的慕容无道利用了,后者更是霸占了他的身体,一跃成为新一代神王!

世间之事,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世事无常啊!

将守、何大山、梁瑾,来到石塔世界。

将守看着消失的大门,心中感慨,在人间没待上几天,竟然又来到石塔世界,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刘半仙说一声,更是没有来得及去见柳寒冰她们一面…

“你能感觉到慕容无道在哪里吗?”梁瑾问向何大山。

何大山闭着眼睛,感受着灰色灵石和蔚蓝灵石的位置。

“这两个你拿着吧。”将守将红色灵石和深蓝灵石拿了出来。

何大山依旧闭着眼睛,只是双手接过将守递过来的两颗灵石,随后两只手掌猛地用力,他竟然开始吸收着两颗灵石内的力量。

“找到了!走!”何大山吸收两颗灵石后,双目更是放出流彩般的目光。

三人各自化作一团光芒,向着雪山禁地快速射去。

在一座白恺恺的雪山脚下,三人停住了脚步。

何大山手掌一挥,一道紫光向着前方射去。

“轰!”

一个闪烁着灰白光泽,一个闪烁着蔚蓝光泽的灵石,出现在雪地里面。

“不好!我们上当了!没想到那个老狗那么狡猾!”梁瑾愤恨的喊道。

何大山二话不说,伸手凭空将两颗灵石收入手中,再次将两颗灵石的力量吸入身体。

此刻,何大山本来灰白的头发,如同银子一般雪亮,看来他已经达到了修为最高峰!

只是将守敏锐的朴拙到了何大山的脸上,刚才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现在怎么办?石塔世界这么大,我们到哪里去找他?”梁瑾询问道。

“我们先去塔族部落,就是把石塔世界翻了个遍,也要找到他!“何大山说完,身体化成一道紫光,向着山中飞去。

将守和梁瑾紧随其后。

良久…

就在将守三人找到两颗灵石位置左边十米处,厚厚的雪层有了几分松动。

一个身影竟然从雪地里慢慢的坐了起来。

“嘿嘿,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人影语气阴森的说道。

就当他准备战起身时,他的头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早就发现你了!“

人影一愣,双目看向天空,只见将守正悬浮天空,眼中带着一丝轻蔑看着他。

而何大山和梁瑾,也在地面的两边,凭空出现。

人影变色一边,目光凶狠的看着周围,道:“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凭借对你的了解!”何大山说道。

“还有我的神识!”将守说道。

“你竟然杀了所有的塔族人!”梁瑾语气愤怒的喊道。

刚才他们三人进入地下洞穴后,整个洞穴充满着浓重的血腥气,塔族人的尸体更是遍地都是,整个场面十分残忍!

“哼!你们发现我,还离开?”人影问道。

将守道:“我们和你不同,塔族人的情况我们还是很关心的,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残忍!”

“呵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上天给了我成为神王的机会,我就一定要把握住!我已经具备了神王的实力,你们认为还能杀得了我吗?”

人影正是慕容无道魂魄与五色神王尸体融合的…“怪物”!

他满脸皱着,根本看不清面容,身体更是干瘦到好像被吸干了全部的水分,就好像实验室里的一具骷髅标本!

“那就试试呗!”梁瑾二话不说,率先出手。

只见她手中猛地白光大放,对着慕容无道就打了过去。

“不自量力!”慕容无道挥起干枯的手臂,一道五色来回变换的光芒,随后他轻轻一挥,五色光芒对着白光飞出。

“啊…”

五色光芒速度极快,直接将梁瑾的白光打散,随后击中梁瑾。

梁瑾惨叫一声,直直的倒飞出去。

将守心中大急,脚下晃动,向着梁瑾飞去。

当他接住梁瑾后,慕容无道竟然再次挥出一道五色光芒,将守不敢硬接,赶忙闪身躲开。

“轰!“

将守和梁瑾刚才短暂停留的地方,立刻石蹦地裂,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缺口。

二人看着身后的情景,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神王的力量也太强了!

将守知道此时已经不时保留实力的时候,他将嘴角流血的梁瑾放在一处石头后,全身激射起金黄的光芒,如同穿着一身金色的盔甲!

他不再用其他招式,直接拉开架势,顷刻间射出三支雷神箭!

只听周围雷鸣大震,空气中更是带着丝丝电花,就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慕容无道双目有了谨慎光芒,他见识过雷神箭的威力,如今将守的修为更是如火纯青,谁知道威力会不会更强!

他不敢硬接,赶忙向着一旁躲闪。

“轰,轰,轰…”

三支雷神箭击中山体,顿时雪花飞舞,山崩欲裂!

无数山体碎石裹着雪花坠落一地!

慕容无道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稍纵即逝,他双腿一蹬,向着天空飞去。

将守也赶忙追上。

顷刻间,天空一会儿金光大山,雷鸣轰响,一会儿又五色遮天,炸响震天!

何大山一直安静的站在地面,双目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慕容无道打伤的梁瑾,经过调戏,已经逐渐恢复,面色从苍白逐渐有了点血色。

“你在想什么?没想到,这么短时间那个老东西竟然变得这么厉害!”梁瑾走到慕容无道身旁。

“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按照我的推断,现在他才展现了百分之五十的修为。”何大山平静的说道。

“什么!才百分之五十?”梁瑾惊呼。

“而且不出意外,在过上几个小时,他的魂魄和神王身体就会完全相融,到时候,非神帝所能敌了。”

“那…那怎么办?”梁瑾面色极为凝重。

何大山略微低头思索一凡,忽然像是下了什么重要决定一般,道:“将守,接箭!”

他话音一落,全身顿时闪烁着深紫色的光芒,一时间,无比摧残,耀眼无比!

“嗖!”

何大山竟然幻化成一支箭矢,向着天空的将守飞去!

将守看着向自己飞来的紫色箭矢,伸手就接了过来。

然而就在他和箭矢接触的瞬间,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就好像这支箭矢是从他的身体中剥离出来的一般,甚至根本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来不及了,你要以我为箭,趁着他的躯体和灵魂还没有完全融合之前,杀了他!”

何大山的声音在将守心中响起。

将守面色一变,在心中问道:“何局长,那你怎么办?”

“你不要管我,我本来就是五色神王的欲念衍生出来的,现在与慕容无道同归于尽,也算是为五色神王报仇!不要再犹豫了,再过一会儿,当他和神王的身体完全融合时,除非神帝在世,否则任何人也杀不了他了!”何大山斩钉截铁的说道。

将守心知别无他法,于是摒弃其他想法,将紫色的箭矢搭载雷神弓上。

远处的慕容无道,面色一惊,虽然不知道怎么忽然出现一支紫色箭矢,心中却也生出不好的感觉!

他转身就想要跑。

将守在远处,拉开雷神弓,双目紧紧盯着慕容无道,右臂猛地一拉!

“嗖!”

紫色箭矢如同一道疾驰的闪电,对着慕容无道的背影就射了过去!

“啊!”

虽然慕容无道身形极快,却还是被紫色箭矢击中。

让人奇怪的是,紫色箭矢如同有生命一般,并没有穿透慕容无道的身体继续向前飞射,而是停留在了他干枯的身体之上。

“轰!”

如同十级核爆!

天空中燃起一朵无比巨大的蘑菇云,蔚蓝的天空瞬间被一片血色雾气所遮盖。

一道无比强大的气流,以爆炸为核心,向着四面八方汹涌奔散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

天空的血雾渐渐飘落地面,天空重新变得蔚蓝,雪山也重新恢复了平静。

已经回到梁瑾身边的将守,与梁瑾相视一笑,脸上皆是露出劫后重生的喜悦。

“我们离开这里吧!”梁瑾说道。

………………………………………………………………………………………..

时光飞逝,岁月穿梭…

“将小明!你又把我的辫子剪了,我要告诉妈妈去!”

“将小美,你的辫子明明是自己断的,千万不要懒我!”

“小明,你又欺负妹妹了,是不是?”

“大哥…我…没有…”

“老二呢?”

“二哥跟爹爹还有刘叔叔去外面采购食物了!”

“哦,好吧!这个钓鱼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乔妈妈和慕容妈妈晚上要比拼厨艺。”

在一处风景秀丽的海岛上,几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在相互打闹…

………

在一艘豪华的游艇上,柳寒冰、乔媚、慕容雪、唐如嫣四人正围坐在甲板上的麻将桌上。

“自摸了!姐妹们,给钱吧!”

“冰冰,你怎么又赢了,最近牌技见长啊!”唐如嫣笑道。

乔媚一脸的郁闷,道:“我都连输六把了…”

慕容雪也是一脸的不满。

“各位少奶奶,要不要吃点水果?“一脸猥琐的刘半仙从地下室走上来。

“哼!你这切的也不行啊!这苹果都是什么形状?昆仑剑不是早就拔出来了么?还没练好?”柳寒冰一脸嫌弃的说道。

“这个…额…长寿!长寿!”刘半仙对着船舱大喊道。

“干爹,什么事?”

“你这个水果怎么切的!下去重切!白给你昆仑剑了!”

“。。。”

将守一个人,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一家女人,幸福的笑了笑。

刘半仙这时走到了将守身旁,道:“老大,我发现了,姑奶奶们最近口味越来越刁了,不仅要求味道,现在还要求上了形状了。”

“呵呵,老刘,这么多年了,你也不想找个老伴?”将守问道。

刘半仙的脑袋立刻摇的像个拨浪鼓一般,道:“要不得,我有干儿子长寿就够了!”

将守笑着摇了摇头。

“老大,马上就要到小丑和雪梨的…”刘半仙神色有些失落的说道。

将守也是一脸的黯然,道:“我们去祭拜他们吧。“

小丑因为对黄帝丹有了反噬作用,许多年前就消陨了,而雪梨也因此一病不起,很快就随小丑一同去了。

他们二人走时,脸上没有丝毫的痛苦与悲哀,有的只是手拉着手的甜蜜与满足。

“老大…”

一个体态魁梧的男人也来到将守身旁,只是头上带着一股焦糊的味道,脸上更是有了几道血痕。

“白虎,你挺大个爷们,总被朱雀修理也不是个事啊!“刘半仙一旁戏虐的说道。

白虎瞪了刘半仙一眼,也不说话。

“铃铃铃…”

将守一旁的电话响起,他会心一笑,按下接听键。

“小九,怎么了?想我了?”将守一脸温柔的问道。

“什么嘛,你们都出海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岛上,我不要!”将九在电话另一头说道。

“好了,我们很快就会回去了,你好好在岛上养胎。”将守安慰道。

“哼!都是你惹的祸,说好不要二胎,你又…哼!”将九语气夹杂着一丝幸福。

将守感觉到旁边刘半仙和白虎在偷笑,语气压低,道:“老刘和白虎在旁边偷笑呢!“

“哼,他们敢!等回来,看我不修理他们!“将九大喊道。

二人听到将九的咆哮,赶忙面色一僵,向着甲板那边走去。

……………………………………………………………….

驾驶舱里,又剩下将守一个人。

他拿起一根雪茄,这是他这些年养成的一个新“毛病“。

他双目眺望着远方,嘴角微微上挑,脸上露出幸福和满足的笑容!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是独步江湖的修为,也不是富可敌国的钱财,更不是威风凛凛的江湖地位!

而是简简单单家人的陪伴,看着孩子慢慢长大成人,与心爱的白头到老!

只要有爱的人在身边,无论这份爱是爱情,还是亲情,都是那么让人满足与温暖!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