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304章 再见李延庆

“嗯?刘长寿?怎么回事?”将守疑惑。

刘半仙略微沉吟一下,便继续道:“自从天道之门的任务后,阿炳就随我们回到了隐士联盟。通过相处,我逐渐了解到阿炳可怜的身世。

阿炳无父无母,自小便是个孤儿,后来偶然在某个小门派修炼,却因为没有背景,没有钱财,经常被门内师兄弟欺压,最后他不堪屈辱,拼死反抗,误杀了一个同门,便逃出门派,独自修炼起来了。

他确实是个修炼奇才,竟然可以通过自学,无师自通修炼到玄武境界,最后被老大点化突破到玄皇境界。

更让我高兴的是,他现在已经是飞神境界的大能了,距离正神境界只有一步之遥了,早就超过我了,而且他还学得我一身医术,我也算是有传人了,哈哈哈…“

“咳咳…老刘,你怎么又开始絮叨了,说正题,怎么就叫刘长寿了?”将守打断刘半仙道。

刘半仙“嘿嘿”一笑,道:“后来…他主动认我当干爹,他现在是我的干儿子!”

“呸!”朱雀在一旁满是不屑的表情,道:“你这个老东西,明明是你百般求人家当你的干儿子好吧,平日里更是不知道白送了人家多少修炼丹药!”

刘半仙老脸一红,不甘示弱的说道:“无论是我求他还是他求我,结果不都是一样的,我是他干爹,他是我干儿子!”

将守看着刘半仙和朱雀斗嘴,想起过去在天海市的日子了,刘半仙就像这般一样,天天像个顽皮的孩子,哪里还有半分医学界泰斗的样子。

“然后你就让人家改名字,叫刘长寿了?“将守戏虐的问道。

刘半仙仰起头,傲然的点了点头,道:“这叫子承父业,承袭大业!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长生不老,所以给他起了一个既有寓意,又非常实在的名字,刘长寿!当然,他现在也是跟我一个姓氏!“

将守无奈…心里不自觉的有点可怜那个冷漠青年,那么酷的人,竟然有个这么“实在“的名字。

“老大,既然古思成将钥匙给咱们了,那我们要不要…”刘半仙意思很明确,既然何大山让他们下到联盟的地下三层,就一定有什么东西要让他们看,不如现在就动身。

将守目光凝视桌上的钥匙,瞳孔逐渐变得幽深。

半响后,他站起身,对着刘半仙点了点头,便向着外面走去。

刘半仙转目看了一眼白虎和朱雀,示意他们在这里等,便快步跟上将守。

将守和刘半仙进入楼层电梯,随后对着瞳孔验明身份。

“将守局长,您好,请问去几层?”电梯传来广播的声音。

将守目光看着右上角的小音响,不自觉的笑了笑,他没想到都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个电梯还有他的瞳孔资料。

将守直接按下了地下三层的按钮。

广播再次说道:“抱歉,将守局长您没有地下三层的权限,请选择其他楼层。”

将守一愣,转目看向刘半仙,连地下都下不去,光给把钥匙有什么用?

刘半仙略微沉吟一下,便说道:“老大,既然何大山给咱们钥匙,就是希望我们下到地下三层,看来到地下三层还有其他通道,不如…咱们先到地下二层,然后找入口。”

将守想了想,眼下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他直接按下了地下二层的按钮。

“叮!”

电梯很快就到达了地下二层。

不得不说,联盟大楼虽然外面看似很破旧,但内部的一切都是最先进的,电梯这类重要的部件,更是特质的,连火箭炮都打不坏。

将守走出电梯,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

他散开神识,搜索着周围的一切,很快,整个地下二层的布局和物品都被将守收入眼中,一个完整结构图更是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刘半仙在将守身旁,看着老大竟然站住不动了,便有些好奇的看去,但很快,将守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他便问道:“老大,有线索了?“

将守也不说话,直接走向着楼层的最深处。

他站在最里面的白墙面前,手直接探向一块墙皮,手指稍微用力一按。

“滴!”墙内出现了响动。

随后连串的齿轮转动声音出现。

很快,墙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缺口,与将守手中的钥匙正好相符。

将守直接将钥匙插入孔中,然后微微一拧。

“咔!”

从洁白的墙壁中,直接凸出一扇长方形大门,随后一尺厚的大门向着侧面滑动,露出门后的通道。

“哇!老大,你太厉害了,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是地下三层的入口?”刘半仙惊叹道。

“你想知道?”将守反问道。

刘半仙赶忙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将守。

“等你表现好,我再告诉你,平白无辜告诉你,我心里觉得有点亏。”将守说完,直接向着门内走去。

刘半仙一脸无奈,用力跺了跺脚,便跟着将守走进了门内。

门内是旋转楼梯,两圈后,便站在了地下三层。

与地下二层差不多长方形格局的房间,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将守站在地下三层,神识搜索着周围,上一次他与何大山下来拿霸王刀,并没有过多的查看这里,甚至都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个旋转的楼梯。

如今再次过来,倒是可以仔细的看看何大山在隐士联盟的这些年,都搜集了哪些好东西!

“老大,这里怎么感觉有点阴森森的,而且你看那些东西都被黑布蒙着。”刘半仙拿出手机,点开电筒,手机摄像头射出一道光束,将周围照亮。

“你看仔细了,每个黑布上还有符咒呢。”将守提醒道。

刘半仙向着一个单独竖立的博古架走去,上面有个如水晶球般大小,被黑布蒙着的东西。

“真的有符咒啊,只是这个符咒不认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刘半仙话语有些惋惜。

但生性谨慎的他,绝不会莽撞到直接掀开黑布,毕竟有符咒镇压,这里又是地下三层,谁能保证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将守探出神识,想探查黑布下的东西,却什么也看不到。

看来符咒是隔绝里面和外面的联系,只是不知道这个符咒到底是谁写的,又是什么符咒,竟然连正神境界大能修为都无法看穿!

想必能写出如此威力符文的人,也是大能之类的人,甚至有可能是神王之流。

将守走到刘半仙身旁,伸手探去。

“老大,你真的要掀开黑布吗?”刘半仙提醒着将守,虽然话说得隐晦,却在提示里面的风险。

将守微微一笑,捏着黑布的一角,直接掀开!

忽然,黑布下亮起一道光束,就好像黑布下盖着的是一盏灯。

光束并不刺眼,只不过在黑暗中忽然亮起,眼睛稍微有些不适。

将守和刘半仙本能用手挡住眼睛,当逐渐适应这种光亮后,他们把手放下,双目看去。

在博古架之上,竟然真的是个水晶球!

水晶球里面有一道银色,好似亮粉一般的东西,在球体内不停的游荡。

“老刘,你见过这个东西吗?”将守问道。

刘半仙摇了摇头,道:“没有…咦?它好像是…传说中的灵视球。”

“灵视球?那是什么?”将守疑惑道。

刘半仙皱着眉头沉吟一下,说道:“灵视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法器,据说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巫炼制而成的。这个灵视球内含着那位女巫全部的力量,可与天地相连,如果有人得到了这个灵视球,便可将真气输入其中,然后心中想象着某人或者某地的样子,灵视球便可影照出那人的位置和某地的环境。”

“还有这样神奇的宝物?”将守惊奇道。

刘半仙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慢慢摸向灵视球的两边,手中白光亮起,向着灵视球内输入着本元真气。

将守知道,刘半仙是想试试这个灵视球。

很快,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刘半仙手中的白色真气竟然慢慢向着球体里渗入,然后与银色亮粉交融在了一起。

随后,球内闪烁起银色光芒,逐渐形成一个圆形的图像。

将守和刘半仙赶忙凑近,看着里面究竟是什么影像。

影像里先是一片阴暗,然后画面扭转,铁栏杆,铁链,烤炉等等刑拘出现在画面里。

将守和刘半仙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神色,这里分明就是个牢房!

然后画面继续转移。

只见在铁牢的中央,有个一人多高的铁十字架,上面正绑着一名身材消瘦,头发赤红的男子。

画面慢慢靠近男子,只见他全身伤痕累累,衣服上更是布满血污。

将守怎么都觉得画面中的人有几分眼熟,但男子被铁链绑在十字架上,他又是低着头,所以看不清男子的容貌。

忽然,绑在十字架上的男子忽然抬头,双目疑惑的看着前方,似乎感觉到被人偷窥,却没发现什么。

刘半仙和将守看清男人面容后,神情猛地一变,皆是震惊无比!

这个绑在十字架上的男子竟然就是他们失联已久,被魔界接回去的李智勇!

李智勇长高了许多,也消瘦了许多,与过去胖嘟嘟的样子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要不是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和小小嘴,刘半仙和将守甚至都觉得认错了人!

将守疑惑的看向刘半仙,但后者也是一脸的疑惑。

李智勇明明是被魔界的人接回去继承魔王大位的,怎么现在成了阶下囚?

而且浑身伤痕累累,明显是受到了酷刑!

在魔界,谁敢对魔界三皇子动刑?莫非…

将守万万没想到,宫廷争斗的戏码,竟然在魔界也发生了,他双手握拳,发出“咯咯咯“的响声,可见他此时多么的愤怒!

“怎么会这样?“将守愤怒的问道。

刘半仙一脸的冤枉,道:“老大…我也不知道啊,魔界之人来时,明明说是让三皇子回去继承大位的…”

将守知道一定是李智勇回到魔界后才发生了变故,否则凭借刘半仙和李智勇的感情,他绝不会放李智勇回去的。

“走,我们马上去救他!我倒是要看看,魔界的人到底有多厉害,竟然连我的兄弟都敢下如此毒手!”将守语气十分愤怒,身体渐渐浮现一层金光。

周围的物品,更是被将守愤怒的吼声震得“哒哒哒”直响。

刘半仙双手离开灵视球,球体瞬间变暗,里面的银色亮粉也重新凝结。

将守转身就要走上旋转楼梯,忽然,一声熟悉又十分嚣张的声音从楼层的最深处传来:“既然来了,干嘛又着急走?“

将守停下脚步,扭头看去。

他刚才用神识搜索并没有发现什么,因为大部分的珍宝都被画着符咒的黑布盖着,所以根本搜索不到什么。

此时他穿过漆黑的楼层,看到最里面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半人多高的长方形物体。

此物形似衣柜,外面盖了一条宽大的黑布,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东西。

将守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长方形物体面前,他知道,声音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他用手掀起黑布,一个铁笼子出现在黑布下方。

在铁笼子里面,正盘膝坐着一个人,还是个老熟人,与将守交过手,并且把噬魂刀,樱花打散!

“李延庆,怎么是你!“将守问道。

李延庆虽然被囚禁在此,但精神状态却非常不错,看见将守竟然笑道:“怎么不能是我?“

将守继续问道:“何大山没有把你杀了?“

李延庆先是“哈哈”大笑,然后说道:“他不能杀我,他也杀不了我!”

“为什么?”将守目光闪过一丝阴冷。

在妖族领地的妖王山上,他一掌打散樱花还历历在目,他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因为我与他一样,都是五色使者,我们在这个世界死不了。”李延庆继续说道。

将守面色不便,心中却是一颤,然后道:“只有在石塔世界,我才能杀了你。“

李延庆面色顿时一变,双目直愣愣的看着将守,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应该是深蓝使者吧?“将守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