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99章 离开小世界

将守蹙眉,疑惑道:“他真的能复活?”

族长先是点点头,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只要我们五个魂魄相容,进入到被炎龙守护的干尸中,五色神王就能复活,甚至很快,他就能恢复其余缺失的魂魄,他毕竟是神王,虽然不如神帝,却也非常强大。”

“那我们杀死一个魂魄,五色神王是不是就不能再复活了?“黑蛟王问道。

族长摇了摇头,道:“就算失去几个魂魄,对于神王而言,也只是多需要耗费一些时间而已,只要有一缕魂魄进入到五色神王的尸体中,他就会如干笋遇雨露,渐渐恢复生机,最后复活觉醒。“

将守几人相互对视一眼,均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凝重。

“神帝他不管吗?如果五色神王复活,第一个不会同意的就是神帝,他总不会比神帝还要厉害吧?要不他怎么会被打的魂飞魄散,现在反而要靠你们复活。“黑交往问道。

族长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叹口气,道:“神帝以慈悲仁爱之心,普渡天下,爱护苍生,当他得知五色神王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犯下如此大的错误,犯下如此巨大罪过,他为了忏悔,补救,希望自然之道可以看在他真心忏悔的份上,可以给石塔世界和外面的世界一些改变的机会。在摧毁五色神王的魂魄后,他带着深深的自责,便进入了轮回,进入凡尘,重新历练了。“

将守眉头一挑,惊呼道:“什么?进入凡尘,重新历练?“

黑蛟王几人也是甚是不解,不明白神帝为什么这么做。

族长缓缓道:“神王守护着每个小世界,而神帝更是主宰着这个星河宇宙,但还有比神帝更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道!道虽然无形,无味,看不见,摸不着,却遍布在星河宇宙的每个角落,所有的人,物,事件等等,都遵循道的指引而运行。

无论神帝多么强大,都无法与道相抗,改变道。

就像他虽然拥有很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让这条蛟龙重新渡劫成为真龙,也可以复活石塔世界的无数生灵,但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如果这么做了,就会违背道,违背自然法则。

神帝忽略了五色神王,算是失责,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这也是道,而你们接下来去阻止五色神王复活,这也是道。“

将守细细品味,似是明白,却又没有十分明白,族长的这个说法,很象外面世界老子所开创的道教,道德经。

黑蛟王神色纠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眼中若隐若现着凶狠的杀机。

看来此刻他找到了真正破坏他成为真龙的真凶,急不可耐的要杀之而后快。

而五色神王留下来的五条魂魄,就是他复仇的机会。

将守问道:“族长,你是蓝色的魂魄,其余的魂魄又是什么颜色的?”

族长淡淡的说道:“五条魂魄因五色石塔孕育而生,分别是紫色,蓝色,红色,深蓝,还有灰色。”

将九这时插话道:“族长,我的师父…”

族长刚才一直说五色神王迫害石塔世界和外面世界的事情,却没有对将九师父为何选择自我消陨而解答半句。

族长眼中露出悲伤的神色,道:“你师父她…,她不愿意成为五色神王复活的帮手,所以她选择了自我消陨。“

将九蹙眉,继续问道:“帮手?有人逼迫她帮助五色神王复活吗?“

族长面色犹豫,纠结良久,才缓缓点点头。

“是谁?”将九面色阴沉似水,竟然有人逼迫她的师父!这等于间接害死她的师父,她要为她的师父报仇!

”她是…她….”族长面露难色,明显是不愿意将那人说出来。

将九面目逐渐变得冰冷,身上的杀气不断涌现。

将守叹息一声,看来将九也是不杀了害师父自陨之人,也是誓不罢休。

“族长,既然你让我们彻底毁灭五色神王,那么他的那些爪牙,希望他能够复活的那些人,我们早晚也要除之,所以…您不必为那些人而隐藏什么,毕竟这没有什么必要。“将守说道。

他这么说也是不想族长纠结,看来族长虽然心怀大义,却与害将九师父的凶手,有着不错的感情,要不也不能一直吞吞吐吐,明显有难言之隐。

族长略显灰白的眸子,深深的看了将守一眼,竟有些感激的意味,随后,他缓缓道:“她…她是红色魂魄,红娘。”

将九喃喃自语:“红色使者,红娘...”

族长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是蓝色魂魄,而她是红色魂魄,虽然我是有了独立的自我意识,但她却始终活在了神王的影响下,还存着一些让神王复活的念想。

当狐离媚,也就是你的师父来到雪山禁地时,她已经是正神境界之人,距离神王也只有一步之遥,只是她寿元将近,大限已至,无法继续长久的活下去。

红娘发现她时,她已经快要寿终正寝,红娘觉得她拥有人间至极的修为,如此消陨很是浪费,便将她带回五色石塔,用曾经五色神王所使用过的禁术,为她续了寿元。

当狐离媚清醒时,惊讶的发现正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我还记得当时她醒来时的惊讶,就是垂垂老暮时,她也是绝代风华。”

将守无语,看来爱美好色之心,无论是谁,只要他是个活物,都会有。

看来当时这个族长对将九的师父,狐离媚也是心存几分爱慕之心。

族长继续说道:“后来狐离媚便在石塔世界住了下来,并成为了我们的朋友。然而…”

说到这里,族长忽然停顿了下来了。

将九立刻急不可耐的问道:“然而什么,族长您倒是说啊!”

族长叹口气,道:“没想到,换了一个环境,狐离媚竟然心悟超脱,境界突破了。

可就在她继将突破之时,红娘却突然冲出来,在狐离媚正准备渡劫时,威胁着她,如果她不发誓臣服于五色神王,不听从红娘的指令,就会干扰狐离媚渡劫,让狐离媚不能全身心对抗天劫。

你们要知道,狐离媚即将承受的天劫可是神王天劫,只要稍有分心,稍有不注意,就会被天劫劈成飞灰。

狐离媚在石塔世界活了很久,很了解五色神王过去所做的一切,更知道答应红娘后的后果,她将成为石塔世界和外面世界的罪人,还会有无数的生灵将遭到屠戮。

她心里知道此神王天劫无论如何也是很难度过了,她便在天雷落下之前,将全身的修为化作神胎,击飞到山林之中。

因为她知道,我们塔族人,是不能离开雪山禁地的,所以神胎一定不能在雪山禁地周围。

最后,当天雷落下之后,她…她便以凡体肉身抵抗天雷,最后被天雷轰杀,陨落天际。“

族长的眼中,出现深深的悲伤,对于狐离媚最后的结局,也是产生深深悲哀。

将九忽然道:“你为什么不去阻止红娘?“

族长眼中布满自责,道:“我…我尝试过阻止红娘,但她一直在五色石塔修行,修为要比我强悍许多,我不敌她,甚至被她打成了重伤。”

将守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这是一种潜在危机的感觉,但他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红娘在哪里?我要去杀了红娘!“将九神色凛然,美目冰冷,暗藏杀机。

“她已经离开了石塔世界。”族长说道。

将守忽然想开口,却又赶紧将嘴闭上,因为他心中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盛,似乎有什么危险就在附近。

“其他的魂魄在哪里?我要杀了他们!“黑蛟王忽然开口,语气无比冰冷,就好像一直冷血的怪兽。

族长缓缓道:“我只知道紫色使者,他离开了石塔世界,现在应该在你们的世界中,他好像还有个名字,叫做何大山!“

”何大山!“

”何大山!“

将守和黑蛟王同时惊呼起来!

随后二人更是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震撼!

何大山是天龙过隐士联盟总局的局长,独自出手灭掉了恶魂门,更是天龙过修炼界一面代表正义的旗帜!

他怎么可能是心怀不轨,甚至企图复活五色神王的人呢?

要知道复活五色神王,就意味着两个世界将再遭涂炭,神王会毫不犹豫再用其他生灵的性命去换取自己与爱人的幸福时光。

将守心中对何大山更是有着极大的情谊,何大山不光将将守提升为隐士联盟第七分局的局长,对他更是百般优待,将杀气诀,元神戒指,还有霸王刀等,都赠予了将守。

难道要让自己亲手去杀了这个一直对自己都非常好的人吗?

将守双目看向族长,继续问道:“其他的魂魄呢?“

族长微微摇了摇头,道:“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身在石塔世界,对外面世界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除了紫色魂魄外,其他魂魄的行踪一无所知。”

将守点点头,看来这件事情还非常的复杂。

黑蛟王双目看向族长,道:“族长,那你想过你的结局又会是什么样的吗?“

族长惨然一笑,道:“为了永绝五色神王复活的机会,我会自裁的,另外还有一件事,五色魂魄必须要在这个石塔世界才能消灭,所以你们如果能找到其他四色魂魄,务必将他们带入这里,我们一同将他们消灭。“

黑蛟王眯缝着眼睛,不说话,只是双目射出一道精光,看着族长。

“那我们如何出去呢?“将守忽然问道。

族长讲了半天的千年秘闻,却还没有说如何出去。

族长微微一笑,道:“我就可以送你们出去,别忘了,我可是这里的族长,也是五色神王的魂魄之一。”

将守略微沉吟一下,继续说道:“族长,我想去一趟五色石塔,您是否可以带路?”

族长身体一颤,疑惑的问道:“你想去五色石塔,为什么?”

将守面色一变,道:“我只是心中有些好奇,想去看看这个五色石塔。”

族长微微摇了摇头,道:“自从五色魂魄离开那里,再加上没有了塔族人的朝拜,五色石塔已经荒废,一片凋零景象了,不看也罢,不过就是一个石塔而已嘛。”

将守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族长慢慢伸出手,一道白光闪现,只见一个椭圆形的石头出现在他的手中。

石头处于半透明状,中间还闪烁着如同钻石一般的亮光。

”这是石塔世界的晶石,有了它,你们就可以自由出入这里了,但是要记住,每次运用一次晶石,它的力量就会被削弱一次,我估计还够你们进出两个世界两次左右吧。“族长说道。

将守伸手接过晶石,手心一片冰凉,但能感觉出里面蕴含着某种力量。

“我们走吧,我现在要出去杀了何大山,还有其他的魂魄!“黑蛟王愤怒的大吼道。

将九也是面带寒意,她不杀了红娘,决不罢休。

“你们走吧,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族长淡淡的说道。

将守看了看身旁几人,忽然将手中的晶石收入元神戒指中,道:“我还要去趟山谷,我有个东西落在那边。”

黑蛟王几人一愣,不明白将守能有什么东西落在山谷了,因为将守在那里经历了真龙天劫,全身的衣物都化为了灰烬,莫非?

将九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就陪你去一趟,然后立刻离开这里,去找其他魂魄。”

黑蛟王也是点了点头。

唯独只有慕容无道全程未发一语,目光四处乱看,不知在想些什么。

族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消失不见,道:“也好,那你们拿好东西,尽快去将那些魂魄找到,我在这里等你们。”

将守点点头。

随后几人便跟着阿炳再次进入了隧道当中,而族长将将守几人送到了隧道入口,就没有再跟着了。

将守与族长道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双目渐渐变得深邃。

“将守,你怎么了?”将九问道。

将守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觉得有些今天接收到的信息太过于震撼了。”

其余人点了点头,确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