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97章 罪魁祸首

其实将守并不知道世界之根的方位,说在雪山周围也是诈这个长老,他不想一直受制于这个长老,他明显感觉出,这个长老没有半分想让他们出去的意思,反而是利用他们,为塔族夺回被炎龙看管的尸体。

原本一直和颜悦色的长老,双目忽然射出凛然光芒,杀机隐现,周围的塔族人立刻拿起了刀枪棍棒等原始粗糙的武器,对着将守几人围聚而来。

将守左右环视一圈,除了面前桌子上的长老外,其余塔族人全部都是冒罩遮面,身披破旧披风。

明显就是一群体魄稍微强悍的普通人。

“长老,真的要如此?”将守脸上变得冷酷漠然,双手渐渐有金色光芒浮绕。

黑蛟王,将九,慕容无道,霸下几人也是运气真气,随时准备战斗。

“长老,千万别动手,有什么事情大家好商量!”阿炳在一旁劝道,但他明显说话没什么分量,围上来的塔族人根本就不理他。

长老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将守,缓缓说道:“你以为正神境界的修为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别忘了,这里可是我们塔族的地盘!“

忽然,长老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势,披风都被撩的“呼呼“抖动,干枯的手中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石头,高高举起。

顿时,周围的塔族人身上纷纷闪起白色光芒,身体也徒然增大几分,好像是进化了一般。

将守明白了,塔族人是依靠长老手中的石头获取力量的。

眼看着战斗一触即发。

“住手,都退下!“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传来,在地穴中久久回荡。

将守循声看去,只见他们来到这里的洞口,又出来一个人。

这个人披着一件深蓝色的宽大披风,手中拿着一根拐杖,正步履蹒跚的向这边走来。

而围来的塔族人纷纷退下,很是听从这个老者的命令。

将守注视着这个老者,虽然他步伐缓慢,甚至身体还不时的哆嗦一下,但他步履之间,却带着说不清的感觉,看似随意,却又带着点某种神韵,而他所持的拐杖最上方,镶嵌着一颗如大海般蔚蓝的宝石,就好像电里泰坦尼克号里的心形宝石,只不过拐杖上方这颗,要比电影里的大上很多,足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

“将守,这个老家伙不简单。”黑蛟王低声在旁边说道。

将九在一旁也是目光谨慎的看着老者。

老者逐渐靠近,将守率先向前一步,道:“前辈,您好!我们几人不是有意打扰,只是想询问离开这里的方法,如果您不愿意帮忙,我们即刻离去!“

在他的心里,这里的恩怨纠缠绝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说清的,自从他知道这里一天等于外面十年,他便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停留,只想尽快找到世界之根,将其摧毁。

“小辈,我知道你着急,但盲目的出去找所谓的世界之根,就如同大海捞针,几年内都不一定会有所收获,而你惦念外面世界的亲人,等你能够出去时,只怕他们早已衰老消逝了!“老人语气和善,言语间也是为将守他们几个考虑,与长老完全不同。

将守虽然着急难耐,却也知道确实如老者所说。

老者在将守面前停下,细长的双目,上下打量了一下将守,便继续道:“呵呵,原来是你…你身上有真龙的气息,龙珠是你吞服的?“

将守眉头一挑,直接点点头确认了,心里奇怪道,这个老者怎么知道?

老者又看向一旁的黑蛟王,说道:“你是最后留下的蛟龙?“

黑蛟王微微点了点头,双目谨慎的看着老者。

这个老者给他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他反而像是没有穿衣服一般站在老者面前,任何底细对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老者最后又看向九尾狐,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是狐离媚的徒弟吧?“

将九惊呼道:“你认识我师父?“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不仅认识,她还是我们塔族的朋友,曾经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她却消陨了,准确的说,是自我消陨的。“

将九赶忙问道:“前辈,我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选择自我消陨?请您告诉我!“

老者微微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便向着洞穴里面走去,口中淡淡说了一句:“你们跟我来。“

将守、黑蛟王、还有将九,皆是心中惊讶,因为这个老者竟能点出他们最大的秘密,好像非常了解他们一般!

只不过这个老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敌意,而且还与将九的师父认识,应该不会坑害他们吧,心中犹豫几分后,将守几人便跟了上去,看看他究竟想说点什么!

谁知,一直保持沉默的霸下,忽然开口道:“老前辈,你把所有人的底细都摸清楚了,我们两兄弟你怎么不说点什么?“

老者脚步不停,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呵呵“笑了一声,道:”很多事情的发生,只是因为一些美丽的误会。“

霸下一愣,有些不明白,什么是美丽的误会?

难道我们是误会产生的吗?

黑蛟王双目闪过一丝尴尬,便直接跟在将守身后,不去理脑袋有些当机的霸下。

走在人群最后面的慕容无道,双目不经意的看向长老手中的白色石头,又撇了一眼老者仗上蓝色宝石,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贪婪,但很快就消失了。

“阿炳,你也跟着过来。”老者再次说道。

阿炳一愣,虽然不知道老者为什么叫他,但也快步跟上,道:“遵命,族长!”

将守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个老者是塔族的族长,而刚才围坐在桌子上的四名老者,是塔族的长老。

老者带着将守几人,走了大概百米远,便拐向左边一间建立在土壁内的暗室中。

暗室并没有大门,甚至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好似石器时代的灶具,石碗,木筷,石勺等等,所有器具,基本都是用石头做的,非常原始。

同时,将守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他悄悄放出神识,却探查不到暗室内的一切,很是奇怪。

老者并没有直接踏入暗室,反而停在入口前,手中镶着宝石的拐杖猛地杵向地面。

顷刻间,幽蓝如海的宝石猛地一亮,暗室也跟着亮了一下,随后同时熄灭。

将守再次放出神识,发现竟然可以探查到里面的一切,心中暗道,看来他之前在大殿内探查不到地道,还有眼前的密室,必定是被布下了结界,而这结界的力量来源,似乎就是这个这些宝石。

老者踏入密室后,示意将守他们也一同进去。

就这样,将守几人和老者,阿炳,一同走进了还算宽敞的密室。

老者驻足密室,手中拐杖再次杵向地面,幽蓝的宝石再次闪烁,而密室大门处也凭空闪了一下。

将守再次放出神识试探,果然也探查不到外面的事务了。

“我们现在在这里说话,外面人是听不到了。”族长淡淡的说道。

他转头看向阿炳,双目一下变得无比慈祥,道:“阿炳,你生性善良,虽然头脑聪慧,却从不使用阴谋诡计,但你也要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同时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阿炳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族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族长欣慰的点了点头。

将守听着老者的话,似乎有意培养阿炳。

族长随后又转头看向将守,道:“你不要怪大长老,她只是希望我们的神王可以复活而已,否则我们将永远躲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穴当中。”

将守点点头,道:“我不怪她,毕竟我们毫无交情,不帮忙也在情理之中。”

族长点了点头,慢慢将头上的冒罩摘下。

当将守几人看到族长的真容后,纷纷震惊的说不出话!

族长面容极其消瘦,整个脑袋光秃秃的,头发,眉毛,睫毛等,统统没有,就像个没完工的蜡人。

皮肤可能由于长年隐藏地下,呈现一种怪异的乳白色,还伴着一些透明,就好像动物的胎膜,甚至可以用眼睛看到皮下的血管。

阿炳此时也摘下了冒罩,与族长相同,虽然没有头发,却有眉毛和睫毛,皮肤像相对没有那么瘆人的白,但较常人还是有些白。

“族长,你们这是?”将守忍不住问道。

话一出口,他就暗自后悔,明明不想沾染上一些因果,但此时心生怜悯,又要多管闲事了。

“我还是不要过多干涉您族内的事务,我心中惦念家人兄弟,还请族长告知我们如何能离开这个世界,晚辈万分感激!”将守继续说道。

族长叹息一声,先是低下头,随后又猛地抬起头,目光直视将守,道:“如果这与你们的世界有关,甚至与你和这条蛟龙有关,你们是想听还是不想听,想管还是不想管?”

族长说到最后,目光看向黑蛟王。

将守疑惑,问道:“与我和黑蛟王有关?“

族长点了点头,继续道:“甚至可以说,你们现在的一切,都是由于我们这个世界,或者说,我们过去的神王造成的。“

这次不光将守疑惑了,连黑蛟王都目露疑惑,他更是主动开口问道:“难道我没有成为真龙,也是与你们神王有关?“

族长瞥了黑蛟王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黑蛟王忽然情绪变得激动,大吼道:“什么!你说什么!我没有成为真龙,与你们的神王有关?“

族长没有回答他们,反而问道:“最后问你们一句,你们现在是想听,还是不想听,到底要不要插手这里的事情?“

将守和黑蛟王相互对视一眼,将守开口道:“那就劳烦族长赐教了,只是希望族长诉说能够简明扼要,我们着实着急出去,另外如果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愿意相助一臂之力。“

族长笑了笑,道:“放心,我的时日也无多了,不会浪费时间的。“

将守几人便坐在密室地上和石桌上,准备安静的听族长讲述。

族长略微沉吟一下,便缓缓道:“这是神帝给我们的诅咒,让我们塔族不得在光天化日下行走,只要被太阳光照到,身体就会如烈火焚身般疼痛,所以只能生活在这地穴当中,终日不得见天日,如果不得不外出,还得将全身盖住,才能短暂在外面行走。“

将守眉头皱起,问道:“神帝为什么要这么做?“

族长重新带上冒罩,将面容隐匿在阴影之下,这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还要追溯到上一代神王时期,如果按照你们世界的时间计算大概要三千到五千多年前。“

将守听到这里,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又是三千多年前,似乎那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而且每件事情都事关重大。

族长继续说道:“我们塔族原本是这个世界主宰,这个世界也有它的名字,叫石塔世界。那时的石塔世界也并不像现在这般荒凉,也有动物,有昆虫,还有鸟儿和游鱼,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和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足。我们供奉五色石塔,更以五色神王为尊,五色神王守护着这片土地和人民,那时真的是很幸福。”

族长的眼中透露出深深的向往。

而将守听到五色石塔时,眼睛不自觉的眯起。

“只可惜,神王毕竟也是人,也有着七情六欲。一日,他巡视大地苍生,路过一座高山时,却被一个女子的歌声所吸引,他便化身凡人,去瞧那唱歌的女子。哪知,五色神王居然一眼相中唱歌的女子,而女子也被神王的英俊相貌和轩昂气度所吸引,二人很快陷入爱河。由于双方都是情窦初开,神王虽然活了千万年,却也第一次触碰凡间情爱,所以他们就像干柴遇上烈火,爱的难解难分,神王更是动用自己的神力,为女子驻颜,续命。但很可惜,塔族之人虽然身体强壮,可以在这个世界活上数百年,却因为体质原因,无法修炼,无论如何,都无法长生,无法陪伴神王无尽的寿命。”族长说到这里,眼神变得复杂,接下来就应该说到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