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96章 塔族

三人顿时齐刷刷的看向头顶,皆一脸惊慌!

只见大殿上方,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人影,正对着下面三人笑呵呵的挥着手。

三人二话不说,掉头就向着王座那边跑。

“现在跑是不是晚了点?“人影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金光一闪,挡在了三人面前。

随后,一道红光,两道白光也出现三人面前。

这几人正是将守,黑蛟王,慕容无道和将九。

三人相互对视几眼,脸上露出凝重神色。

只见其中一人,忽然腮帮鼓起,口中的竹签对着将守就吹了过去,一道银色瞬间射出。

将守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连真气都懒得用,直接伸出二指夹住银光。

吹竹签之人神情一愣,转而神情颓靡,他心里知道,如今是怎么都跑不了了。

将守将指中夹住的物品放在眼前,微微摇了摇头,那道银光竟是一根银针,银针上闪烁着幽绿的亮光,明显是涂了剧毒的,而且这剧毒与灰衣人所用的一样,看来眼前这三人与灰衣人是一伙人。

“叮”的一声脆响,银针被手指夹成两截,掉落在地。

“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将守看向眼前三人问道。

这三人身上皆如灰衣人那般,脸上蒙了一块破布,披头散发,破布遮体,身上更是左一块补丁,右一块补丁,看来长年都没有换过衣服,看起来就像是山林的野人。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发一语,脸上渐渐露出赴死神情。

将守看了看三人的表情,心下微微点头,都是硬种,这样的人用死威胁估计是不行的,要来点软的。

“我们几人只是被困在了这个小世界里,想找一条离开这里的路,并没有任何的恶意,请你们不要误会。“将守淡淡说道。

三人听后,左右两边的人便扭头看向中间的人。

看来中间之人是这几人领头的。

将守继续说道:“我们没有敌意,也不想与任何人产生误会和没有必要的争端,只想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中间之人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将守,好似要判断他是否说的是实话。

“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死个一两人才知道怕?“黑蛟王这时忍不住了,这几个人就像是闷葫芦一般,三脚踢不出个屁来,所以出言恐吓。

三人一听此言,不仅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反而扬起头颅,傲然的看着黑蛟王,分明就是表达不怕死的意思。

黑蛟王猛地就要挥出一拳,打向其中一人。

“等一下!“将守赶忙出手将黑蛟王拦下,随后双目再次在三人面容上环视一圈,淡淡道:“你们走吧。”

三人皆是一愣!

面容上有了几分疑惑,这是要放他们走?

将守再次说道:“我之前说过了,我们没有敌意,也不想与任何人发生争执,只想离开这里而已,更不愿意打扰到你们,既然你们心存芥蒂,防备于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走吧!“

说完,他便绕过三人,向着火堆那边走去。

将九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也跟着将守走了。

“哼!“黑蛟王也离开了。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赶忙向着王座那边跑,但就在几人从旁边的洞口钻进去时,领头那人忽然身形一顿,扭头看向将守那边,露在外面的双目闪过一丝复杂。

他身侧的二人已经先下洞去,但看了半天却没见领头之人下来,不禁从洞下向上看去。

领头之人目光犹豫,仿佛正在做着挣扎。

………………………………

“将守,你为什么要放他们走?起码先抓起来一个,当个向导也好啊!这里与外面世界的大小所差无几,没有个本土人,找世界之根,简直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黑蛟王抱怨道。

将守盘膝坐在火堆旁,面无表情,也不发一语。

将九看了看将守,也不问,身体斜靠在将守身上。

很快,一个声音出现在几人身后:“你们不是神域之人?”

“卧槽,你们走路都没有声音的?”黑蛟王骂道。

他刚才放松了警惕,没有注意身后来人。

将守缓缓起身,再转身看向身后之人,正是那个领头之人!

“不是。”将守回答道。

“你们真的只是想出去?”领头之人再次问道。

将守点点头。

“跟我来吧。”领头之人说完,便向着洞口那边走去。

将守看了看黑蛟王和将九,二人微微点头,表示赞同,便跟着领头之人向着王座那边走。

当几人走到王座旁的洞口,将守心道,密道入口果然在这里,之前他和将九来这里探查,听到木板摩擦声时,就知道这地下一定有人,甚至隐藏着什么。

但他没有轻易查看这里的异动,因为他心中有个疑问,连山体都能窥探的神识,竟然查看不到只有一层木板相隔的地下密道,这里一定有古怪。

“原来这里是木头!”慕容无道开口说道。

只见王座旁边,有一块木头铺的地面,只因被一层地毯盖着,所以肉眼很难发现。

领头之人率先跳下地洞,将守紧跟其后,黑蛟王,霸下二子,将九,慕容无道也相继跳下。

将守进入地道后,周围一片黑暗,但并不妨碍他的视线。

低头差不多能容纳两人并排而过,并不宽大,高也不过两米,有点与矿洞相似。

“跟好我,也不要乱动,这里有机关,一旦出发地道就会坍塌,就是神王之人,也很难逃脱。”领头之人叮嘱道。

将守心道,果然如此!

之前他放三人离开,却没有提洞口之事,也没有去找,就是担心其中有什么机关,他一人倒是无所谓,但现在他们足足有六个人,却不能大意。

而且这人说了,神王之人也很难逃过,这个机关一定很厉害。

领头之人快速前行,将守几人紧紧跟在身后。

将守看着前人虽然速度很快,却并不是因为修为,而是天生特殊体制,刚才将守也查探了那二人,也是如此。

三人身上都没有任何真气,丹田内也没有内丹,皆不是修炼之人,但他们的身体机能,五脏六腑,肌肉骨骼,都要强于外面小世界人,就好像丐版的超人。

几人足足行进了二十多分钟,七扭八拐绕了不知道多少个弯,有些还是岔口,要不是有人带路,还真会迷路。

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些火光,看来目的地就要到了。

将守几人跟着领头人出了地道口,眼前豁然开朗,依旧是地下,只是前方是一块无比空旷地穴,比两个足球场还要大一些。

在地穴的土壁上,是一个个偶进去的长方形空格,有些里面摆放着各种简陋的生活器具,看来这些土壁里的空格,都是这些人睡觉了。

此时地穴中平坦的中央,正聚集着上百号人,有老人,年轻人,小孩。

他们正一脸好奇的看着将守几人,有几个小孩和妇人,眼中更是带着一丝恐惧。

地穴中央的人群,随着领头之人和将守几人前进,逐渐让开,分成了两边。

不多时,人群后面出现一个简陋的木桌,木桌周围做着几个老人,正对将守的那个人,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将守。

“大长老,阿炳回来了。”领头之人说道。

将守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叫做阿炳。

看着将守的老人目光锐利,开口颇有几分威严的问道:“你为何带这些外人和妖兽来到这里?”

阿炳神情犹豫,缓缓说道:“我们去探查时,被他们制住,却又将我们放掉,并没有任何加害我们的心,他们错过了天道之门的关闭时间,被困在这里,只是想出去,我便带他们来了。他们早些出去,也省得给我们塔族凭添麻烦。”

塔族?是这里的民族?

长老没有立刻说话,目光依旧是盯着将守几人,良久后,才缓缓道:“这位少侠,虽然年纪轻轻,却身怀正气,却还有当兵的肃杀之气,修为竟然已达人间至强,怪哉,怪哉,难得,难得。“

将守心中惊奇,这个长老还有这等眼力,不仅能看出他之前是做什么,还能看出他的修为。

但他却不能看透这个长老。

这个长老虽然外貌老迈,脸上布满周围,体内却生机勃勃,绝不是年老衰弱之人。

并且他也如阿炳一般,丹田内没有内丹,更是没有任何真气流动的迹象。

“长老,我们几人无奈被困小世界,只想出去并无它意,敢问长老,我们想离开这个小世界,如何能出去?“将守问道。

他不像在这里多耗下去,只想快点出去。

“如何出去?未到天道之门开启之日,你们出不去。“长老淡淡的说道。

将守一愣,问道:“出不去?那我们岂不是要在这里待上千年?”

“千年?呵呵,你们还不知道吧,这里一日,等于外面那个世界十年!你们在这里待上百年,就可出去了。”长老笑道。

将守几人的面容猛地一变,小世界一日等于外面十年,任谁都不知道,毕竟他们从未被困在这里,就连黑蛟王和将九也是如此。

“十年…十年…”将守喃喃自语。

他仔细想了想,算上自己遇劫昏迷,加上将九养伤几日,他已经在这里足足待了五六日之久了,这么算起来,外面的世界岂不是已经过去了五六十年了?

柳寒冰,唐如嫣,乔媚,他们岂不是都要白发苍苍了?

将守心中大急,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步,急声问道:“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我必须要出去!”

长老布满皱着的脸,露出个淡淡的笑容,居然有几分骇然。

忽然,将守脑中精光一闪,暗骂自己糊涂,既然阿炳能将他们几人带来这里,自己之前也说明了意图,那么肯定有出去的办法,只不过长老没有说,阿炳在没有长老应允下,也绝不会说的。

将守稳定心神,平复了一下情绪,语气变得恭敬说道:“我的亲人尚在外面世界,我日夜思念,十分渴望出去,还请长老成全。”

长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半响后,才缓缓开口道:“也有办法,只是你们不一定可以。”

将守立刻问道:“请长老指点!”

长老慢慢的站起身,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继续道:“在雪山的西北方,有一个山洞,山洞里面有一座祭坛,上面有一具枯萎的尸体,我需要你将那具尸体取回,我便告诉你们出去之法!”

将守一愣,什么意思?这是开出的条件?

忽然,阿炳身体猛地一颤,想说什么,却被长老瞪了一眼。

将守心中明白了,那个祭坛上的尸体定然不是可以轻松取回的,里面定然还有什么玄机。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位置,为何不自己去取,反而让我们去拿,我看这里没有那么简单吧?”将守淡淡的说道。

长老原地有些低垂的脑袋,缓缓抬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将守,微微点了点头,道:“在那个洞穴外,有两只上古万年神兽守护,神兽名为炎龙,每一头都有神王的修为,你们要拿到尸体,就要先杀了那两头神兽!“

顿时,黑蛟王、将九、慕容无道脸色猛地一变,同时惊呼道:“炎龙!“

将守撇了身后一眼,问道:“你们知道炎龙?“

黑蛟王的双手不自觉有几分颤抖。

慕容无道更是一脸震惊。

将九面容凝重,说道:“炎龙可不是简单的上古神兽,传说,它们是神帝的坐骑,我们妖族传承的妖王盛典中曾经提及过炎龙,那可是堪比真龙的神兽!甚至十几个神王都打不过一个炎龙!”

将守面目一变,厉声问道:“长老,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有如此强大的上古神兽在这里,你让我拿回的尸体又是谁的尸体,你如果不能如实相告,请恕在下无礼,我知道这个小世界的世界之根,一定就在雪山周围,如果我能找到,打破世界之根,也可以出去,只是你们就没有了栖息之地,外面的世界也不知是否可以容纳你们!如长老执意以此要挟,我便告辞了!”

---------------------------------

七哥:兄弟们抱歉,昨天与几个前辈视频喝酒,竟然喝高了,今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