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295章 禁地居民

他双手伸向殿门,轻轻一推,“滋拉“,两扇木门带着腐朽的摩擦声,慢慢向后退去。

“这是宫殿!“黑蛟王说道。

将守不语,看着里面的情景。

长长的红色地毯,从门口直接铺到最里面。

红毯两边,整齐摆放着数百个供人跪拜的黄色蒲团,很象古代皇帝上朝的议事大厅。

而宫殿最里面,则是一个好似古代皇帝的龙椅和桌案。

周围一切都与外面有着极大的反差。

外面除了白茫茫的大雪和灰色岩石再无其他,简直就是灰白的世界。

而宫殿里,一切都显得金碧辉煌,可以想象到,这里也曾有过盛极一时的盛景!

“黑蛟王,你去城中的高塔查看,霸下你们二人,去附近的石房查看,慕容无道你在这里生火,我们暂时在这里驻扎。“将守表情冷漠的命令道。

黑蛟王心中有些恼怒,毕竟还从未有人这么命令他,但看着将守脸上有些肃杀神色,也知道此时不知计较谁老大,谁老二的时候,便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向着城堡中间,那座高耸入云的石塔飞去。

而霸下两兄弟,看着黑蛟王都去查看石塔了,他们便也不发一语,按照将守的意思去周围的石屋查看了。

慕容无道礼貌笑道:“将局长,我这就去找木头,燃起篝火,给九姑娘取暖。“说完,就向着石街旁的破旧摊位走去。

毕竟那里是最快得到木头的地方。

将守则和将九走进宫殿内,躲避外面的风雪。

虽然几人都是修炼的大能,但长时间站在雪地中,被冷风吹,也不是个事,毕竟晚上还是要找个温暖的地方睡觉,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舒服。

几个小时后,黑蛟王率先返回,进入大殿后,对将守说到:“高塔足有数百层高,我查看了前一百层,满地灰尘,简直走一步就能踏出一步脚印,而且也没有其他途径可以登塔了,那里我确定没有人在。”

将守点点头,看来城堡中间的高塔确实已经被废弃掉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霸下两个兄弟回来,他乌龟般的脑袋微微一伸,道:“父亲,我看过石屋…”

“不要和我说,直接跟将守说。“黑蛟王冷冷的说道。

看来他此刻已经完全放弃了主导权,既然认定将守为带头的,其他人首先就要表现出属下的态度。

霸下一楞,转而对着将守说道:“我们查看了周围的石屋,有了几个发现。屋子内的板凳和灶具,似乎都有经常使用的迹象,而且我们二人在其中一件石屋内,发现了还带着温热的木炭,看来不久之前就有人使用过。”

将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城堡周围的石屋不下数百个,大部分的石屋竟然都有被人用过的痕迹,甚至有一间的灶台炭火还有被使用的痕迹,看来这里的确有人,而且人数还不少,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现在都跑到哪里去了?

“整个城堡没有发现一个人?”将守问道。

黑蛟王不说话,而霸下摇了摇头,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烟的痕迹。

将守心中纳闷,他也散出了神识,此刻他的神识覆盖面积更是足有百公里,就算城堡再大,也可以完全覆盖,但他也没有发现任何总计,甚至之前的灰衣人都没有发现,难道这些人离开城堡了?

“先不管他们了,马上要入夜了,我看周围大雪的覆盖情况,这里的夜晚一定非常寒冷,我们就在这里先驻扎,有什么事情,明天再一起说。“将守说完,便朝着慕容无道燃起的火堆那边走去。

将九听着将守和黑蛟王几人的对话,一直都没有茶话,只是在殿内四处搜寻,仿佛对这个大殿有着特别兴趣。

此时大家都是几天没有吃饭了,虽然都是踏入神位境界的人,但基本上没有人练习过辟谷,黑蛟王之类的兽妖更是不会,肚子都发“咕咕“的叫声。

“父亲,我们两兄弟好饿啊。“霸下说道。

他和另一个兄弟一直都待在将守的元神戒指中,虽然有好几个月了,却没有饥饿的感觉,反而出了元神戒指后,身体竟然出现了饥饿,这确实很奇怪。

“饿了?我也是,怎么办?让我吃了你?毕竟我是你的父亲,而你们二人是我的孩子!“黑蛟王双目冷冷的看着霸下。

霸下吓得赶忙一缩脖子,不再说话。

将守觉得好笑,看着黑蛟王父子们斗嘴,也懒得插话,转而看向慕容无道,说道:“慕容前辈,既然我称呼你为前辈,你就说说这里为什么有人驻扎的痕迹,但我们却找不到一个人?“

慕容无道原本填着柴火,将守忽然叫他,搞得他一愣。

他略微的想了想,道:“如果我猜测没有错的话,他们依旧在这里,只是藏起来,我们没有发现罢了。“

将守一愣,继续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慕容无道想了想,继续说道:“这里有这么大的一座城堡,周围应该再没有很大的建筑物,既然刚才霸下他们发现那么多的石屋都有被使用的痕迹,就说明这里的人数应该不少。那么也就是说,周围再没有可以容纳这么多人的地方,那么他们去哪里了?只有躲藏起来了。我们没有发现他们,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隐藏在一处结界内,这个结界让我们探测的法术无法产生效果。”

将守微微一笑,点点头,暗道,这个慕容无道还真是人老成精,心思细腻,分析的很有道理。

“不管他们躲藏在哪里,总是要出来的吧,我们就住在这里,看他们能隐藏到什么时候!”将守说道。

黑蛟王忽然问道:“按照石屋的数量计算,他们的人数并不少,我们这几个人对付他们,万一还有神王存在,岂不是自寻死路?”

将守笑而不语,没转而看向慕容无道,道:“慕容前辈,你来说说?”

慕容无道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尴尬,因为这个问题是黑蛟王提出的,一会儿估计不管回答好不好,都会挨巴掌,所以有些犹豫。

将守看出慕容无道的想法,暗道这个老头还挺怂包的,便开口道:“慕容前辈,你尽管大胆说,是我让你说的,不会有人再对你动粗的。”

慕容无道强挤出一个笑容,随后看了一眼黑蛟王,见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便咳了咳嗓子,说道:“其实我感觉这里的人,应该也很怕我们。因为如果他们并不惧怕我们,在我们踏入雪山禁地之时,就会被他们灭掉。但我们现在还活得好好的,甚至都来到了雪山禁地深处,这处城堡中,也没有见任何的雪山禁地之人,就说明他们并不想与我们相遇,甚至对我们很是惧怕,而那个三番两次的灰衣人,也是印证了这一点,所以我觉得他们知道我们的实力,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灰衣人更是有几分试探我们的嫌疑,按照如此结论,他们并不会袭击我们,我们是安全的。”

将守笑着看向将九,见她也是一副赞同表情。

“哼!这点我也知道。”黑蛟王说了一句,便直接躺在火堆的旁边,开始假寐起来。

毕竟在这里,除了睡觉外,真的想不到有什么事情可做。

吃的没有,玩的也没有,简直想干什么,什么就没有,真是无聊到了顶点。

很快,大殿外响起“呼呼”的冷风吹拂声,黑蛟王躺在最外面,似乎感觉有点冷,便对霸下说道:“你,去把大殿的门关上。”

霸下站起身,便去关门了。

将九看了一圈大殿,忽然对将守说道:“这里很大,我们到处去转转吧?“

将守笑着点了点头,站起身,陪着将九在长方形的大殿内开始巡视起来。

将九看着红毯周围的蒲团,伸出一根手指仔细的数着,并且每经过一个蒲团都会去摸一摸上面的绒面。

当他们二人从大门处走向王位跟前时,将守低声问道:“发现什么了吗?”

将九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里一定有人,而且数目超过一百,如果我数的没错,应该时一百三二人!”

将守一惊,转目看着将九,问道:“一百三十二人?怎么这么多?你从哪里数的?”

将九转身看向大殿中的蒲团,道:“你看这些蒲团,最后面的那些绒面上有少许的灰尘,说明很长时间没有人打理过了,而中部靠前位置的蒲团,我发现绒面上没有丝毫的灰尘,一定是有人经常使用的结果。我刚才仔细数了一下,从中间道前面的干净蒲团,足足有一百三十二个,也就是说,这里至少有一百三十二个人同时在这里坐下。如果说非要多一个,那么就有可能是…”

她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反而转身看向王座。

显然她的意思是,蒲团有一百三十二人,但如果算上王位上的人,这里的人数将会达到一百三十三人!

将守点了点头,看来人数比他预想的要多出很多。

“咔嚓!”一声极其细微的木板摩擦的声音传来。

将守耳朵动了动,将九也是听见了,本想转目循声看去,却听将守说到:“不要看,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现,我们向回走。”

将九瞬间就明白了将守的意思,他竟是想守株待兔,钓鱼!

让藏起来的雪山禁地的居民主动走出来。

将守和将九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向着黑蛟王他们走去。

二人坐下后,将守直接说道:“还有几分困了,我先躺一会儿。”

将九甜蜜一笑,便双手轻轻扶着将守的头,放在了自己的美腿上。

慕容无道不看将守和将九,全神贯注的盯着火堆,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将守和将九的暧昧行为。

黑蛟王则是扭过头,懒得吃“将守牌”狗粮。

很快,将守的呼噜声响起,声音有些大,但将九却并没有任何反感,反而用纤纤玉指轻轻摩挲着将守的脸庞,一脸甜蜜幸福的模样。

霸下两个兄弟,在黑蛟王的两侧,依靠着大殿的柱子,也相继入睡。

慕容无道用余光看了一眼将守,心中暗笑,这绝对是故技重施,他之前就相信将守已经入睡,岂不知人家就等他行动,结果被抓了个正着,无奈之下交处了狐妖神胎,只是此时将守再次装睡,难道他发现了什么,想引诱什么出来?

慕容无道很快,也直挺挺的躺下,双目闭合,许久也没有发出丝毫动静。

当天色入夜,周围刮起阵阵冷风,甚至关着门都能在店内听到外面呼啸的声音。

此时,除了将守的呼噜声外,大殿内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过了凌晨后,在距离将守他们大概有不到二百米的王座处,忽然轻微的响了一声木板翘起“滋拉”声。

声音很小,远在百米之外的将守他们,很难听到。

突然,在王座旁边的地面,一根长条的木板被人抬了起来。

一双眼睛,偷偷大量着周围,更是看向远处的将守几人。

这双眼睛的主人十分小心谨慎,甚至有些慕容无道的风格,一个动作做完之后,便要等上半天。

当他确认将守这些人已经入睡,完全没有了反应后,他便悄悄的探出上半身,口中喊着一根好似竹签一般的东西。

他的身体完全离开了地下,双脚轻轻踏在王位旁边的地板之上,转目看了一圈,便对洞内挥了挥手,示意安全,可以上来。

随后,又有两个人,同样嘴里叼着一根竹签,轻手轻脚的钻出地底。

当三人都出来后,第一个出来的人对着将守的位置指了指,然后又向着旁边两处摆了摆手,示意从两边迂回过去,动作一定要轻,不要被人发现。

后面二人点了点头,便轻手轻脚的绕过王座前的桌子,向着将守那边慢慢移动过去。

几人虽然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速度却不慢,三人很快从三个方向靠近了将守几人。

三人距离将守几人十几米的时忽然停下,然后胸口吸气,嘴唇更是紧紧的裹着竹签。

“你们想做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三人的头顶上放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