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93章 追击灰衣人

突然,将守双目猛地睁开,全身迸发出一股无以匹敌的王者威势,周围的空气猛地抖动,地上的浮土和落叶都向着四周飘去。

周围的几人顿时一惊,慕容无道甚至闪身向后退了几步。

黑蛟王和霸下二人,相互对视一下,均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惧意。

将守缓缓站起身,双腿一蹬,直接窜天而起。

当他跃在空中后,双手乃至两条胳膊全部被雷电所覆盖,闪烁着璀璨的电光。

他在使用雷将剑和雷王枪时,只有双手覆盖雷电,此时修炼雷神箭,更是连同胳膊也一同被雷电覆盖。

他慢慢在空中比作拉弓射箭的姿势。

神奇的事情立刻发生了!

他周围的空气竟然凭空闪起电花,好像周身都被透明的雷电所包裹。

突然,他左手中,一柄纹刻着九条盘龙的巨大电弓,凭空出现手中。

而右手微微向后虚空一拉,一支紫色的雷电箭再次凭空出现!

将守看着手中的弓箭,将守心中无比激动,这就是真龙纲要“攻”中,最厉害,也是最后一招,雷神箭!

他目光慢慢看向对面的大山,缓缓将手中巨大的盘龙电弓对准山巅,而右手慢慢向后拉着电弦。

右手已经将电弦拉到了极致,他的双目也紧紧盯着山巅。

只听“嗖”的一声,捏着箭羽的手指猛地一松,箭矢瞬间离弦射去。

将守只感觉周围的空气猛的一阵搅动,甚至空气中都布满着电流。

雷神箭以比子弹,导弹等现代化武器更快速度,向着山巅直飞而去。

“轰!”

一声巨大的炸响后,山巅粉碎,山体龟裂,巨大的山体好似要崩塌了一般。

将守双眼露出狂喜!

雷神箭的威力太强大了,他才是将雷神箭射向山巅,不仅整个山峰顷刻间粉碎,甚至山体都被余威震得龟裂,险些崩塌!

如果这一箭是射在山体中,岂不是要立刻山崩地裂?

他扭头看向山洞口,只见九尾狐,黑蛟王,慕容无道,还有霸下几人,皆是一脸震惊,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他。

好似泰山一般伟岸雄壮的巨山,竟然在将守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太震撼了!

一个人怎么可以强大到这样的地步,甚至比神王还要厉害!

很快,天空再次变得阴暗,一朵乌云在慢慢的汇聚。

将守无奈,左后举弓对准还未聚满的乌云,右手猛地虚空一拉。

“嗖!“

第二支雷神箭射出。

“轰!“

乌云这次连汇聚都没有完成,直接消散空中。

将守无奈这种形式主义,随后缓缓从天而落,重新站在了石台之上。

慕容无道,黑蛟王,霸下几人,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将守。

而九尾狐双目全是小星星,原来只是喜欢,爱,欣赏,现在更有了极大的崇拜,她心中想到,世间再厉害的英雄,也不过如此吧!

“哇!你好厉害呀,我的眼光真是没得说啊!”九尾狐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扑向将守怀中,献上了自己的热吻。

其余几人双目偏移,面色有了几分尴尬,狐妖就是狐妖,男女之事从不避讳…

黑蛟王转头瞪了一眼霸下,那意思很明显,千万不要多事,莫要再提之前的事情,否则连累我,可不要怪为父不仁!

霸下害怕的本能一缩脖子,眼神恍惚…

看来之前的几个月牢狱,是白坐了。

“好了,我们向雪山禁地出发!”将守搂着已经改名为将九的九尾狐,豪情万丈的大喊道。

就这样,将守、将九,慕容无道,黑蛟王,还有霸下二兄弟,一同向着雪山禁地出发。

他们要在那里找到世界之根,打碎这个小世界。

几人都是神位修为,顷刻间便到了山谷峡口,而将守曾经发现的那个刻着天龙国大字的石碑,依旧安静的竖立在峡谷口边角上。

将守率先停在了石碑旁,目光看向前方白茫茫的雪山,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再次在心中升起。

他猛地窜天而起,居高临下,扫视周围,心中被人窥视的感觉瞬间消失,他原本悬着的心,顿时放下。

这个世间什么最可怕?

强大的实力?狠辣的手段?都不是,而是看而不透,隐而不露的神秘。

就像是鬼故事,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强弱,会对你做出什么,但你就是本能的恐惧它。

将守发现,那些目光好像很怕被他发现,心中略微有些安稳,起码证明他们不敢直面自己。

将守重新落回峡谷口,此时黑蛟王,慕容无道几人正围在石碑周围,仔细查看。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将守问道。

他之前看过石碑,却没有看出什么名堂,而黑蛟王和慕容无道都是阅历宽广之人,也许他们能看出点什么。

“神奇,这个石碑竟然用的是天龙国文字,看着字体,笔画丰顺,笔势雄劲,是直接用修为印刻上的,并且此人修为极高,否则笔画细节,绝不可能如此飘逸,潇洒。“慕容无道语气惊叹,目不转睛的看着石碑上的文字。

“黑蛟王,你没什么想说的?“将守看向黑蛟王。

黑蛟王眯缝着眼睛,先是盯着石碑,然后转而看向不远处气势宏伟的茫茫雪山,面色逐渐变得凝重,缓缓道:“这是拥有神王之力的人写的,我虽然从字体里看不出什么,却能感受到那股只有神王才有的神韵。“

将守点点头,也看向雪山,心道,接下来,他们几人也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危险,一切都未将可知。

半响,他道:“走吧,别耽误时间了,早一天找到世界之根,我们就能早一天出去。”

远处,一排高耸迭连的雪山,像是一堵围墙,而在峡谷口所对应的方向,也有一条刚好对应的谷口,好似前人特意打通雪山与外面相连的通道。

将守几人进入雪山谷口,向着雪山腹地进发。

“这里好安静啊,除了风声好像什么都没有。“将九好奇的说道。

将九原本是妖族领地的妖族首领,生性稳重,做事周密,但是在将守身旁,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女儿态。

将守点点头。

他们几人并没有用修为极速奔走,而是缓慢步行。

将守一边走,一边散出神识,探查着周围。

他走在最前面,身旁是将九,而黑蛟王,慕容无道,霸下几人,依次跟在后面。

忽然,将守双目一凛,对身旁的将九说道:“前方有人,你继续慢慢前行,我探查完就回来迎你!“随后也不待将九说话,他便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前方快速飞去。

其余几人一愣,黑蛟王对着身后说道:“霸下,你们二人看着慕容老狗,保护…算了,我先跟过去看看。“

他原本想说让霸下二子保护将九姑娘,但转念一想,将九此刻比他那两个儿子修为都高,倒是将九保护他那两个儿子更为妥当,所以话说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将守极速飞奔,他的神识探测出,在前方大约十公里的地方,有个身影正慢慢向他们这边靠来。

十公里的距离,他很快就到了,朝着雪山山顶处看去。

将守在空中,俯视下方,果然有一个灰色身影正匍匐在地,向着他们的方向快速爬去。

而山峰的灰色身影似乎也感觉到头顶有人,抬头一看,立刻站起身,向着后面快速奔逃。

将守微微一笑,心道,上次没有把真龙纲要的“攻“完全练完,不敢贸然进入者苍茫的雪山腹地。

如今雷神箭都已经学会,他有着十足信心,可以畅快的遨游雪山腹地了!

他再次化作一道金光,紧跟着那个灰色身影。

“呼!“

身后传来破风声,将守不用回头就知道,黑蛟王也追来了。

就这样,一道金光一红光,紧追着灰色身影。

将守和黑蛟王都很有默契,二人并不着急追上灰色身影,只是在他身后不断的追逐。

灰色身影速度也很快,其修为也在正神境界,他很快穿过了迭连的雪山,向着雪山平原快速奔跑。

将守和黑蛟王紧随其后。

三人你追我赶,转瞬间就行进了百余公里。

灰色身影不时向身后看来,又忽然改变方向,向着东边奔跑。

将守心中冷笑,想甩掉我们?痴人说梦啊!待你修为耗尽,看你还往哪里跑!

灰色身影又跑了百余公里,将守跟在后面都能看到他嘴里吐出的“雾气“,明显是有些气喘得征兆。

灰色身影眼看往东边跑不行,又换了一个方向,向着西北方向继续奔逃。

将守心中好笑,看来他最终的巢穴,一定就在北方!

当灰色身影继续向着西北方行进,将守远远看去,竟然有一座好似城堡般的建筑,矗立在雪地平原北方的山峦中,但由于距离还很远,哪怕是运用真龙纲要的功法,也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就在三人距离雪山城堡还有几百公里的距离时,灰色身影再次改变方向,朝着雪山城堡旁的雪山奔去。

将守心里明白了,前方这个身影八成是想在这些雪山,依靠错乱的小道甩掉自己。

他加快了速度,紧紧跟在灰色身影后面,他心中感觉,这附近一定有某些提前预设的机关或者洞穴之类的隐蔽环境。

当灰色身影自己确认再无法甩掉后面的人时,就会带着追击他的人来到这里,然后甩掉他们。

只是将守觉得,这里与远处的雪山城堡那么近,就算在这里被甩掉,追击他的人也会很快找到雪山城堡。

这个灰色身影明显是计划不周,甚至缺少点智慧。

但也有可能这里的小世界数千年也不一定有人来,所以这些防备的后招基本形同虚设,临时想起来才拿来用的。

将守此刻心里隐隐有种感觉,那个雪山中的城堡里,一定有人,而且还是不少的人!

他跟着灰色身影,前方的巍峨的雪山山脚下,果然有个黝黑的山洞,灰色身影直接钻进了山洞中。

将守紧跟着就要进入山洞,而黑蛟王则跟在将守身侧。

正当二人马上要踏入山洞中时,将守看到一道灰色光芒朝着外面射来。

将守手中凝聚金光,便要出手将这束灰色光芒打散。

但还没等金光飞出,身旁传来一声大喝:“快闪!“

随后,将守身旁传来一股大力,被黑蛟王撞飞到一旁。

而射来的灰色光芒,正中黑蛟王胸部。

“轰!“

山洞中又发出一声炸响,随即碎石纷飞,整个洞穴坍塌下来,洞口更是被碎石填满。

将守被撞向一旁后,很快便站起身,迅速来到黑蛟王身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撞开,因为那道灰色光束并不强,自己很容易就可以将它打散,继续追击那个灰衣人。

“你为什么把我…”将守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在黑蛟王的胸口上,正插着一支泛着绿光的袖箭。

这袖箭很是诡异,大白天竟然可以看到绿色荧光,很明显上面擦满了剧毒。

“特么的,修炼之人竟然用毒箭,那人很是卑鄙,上次交手时就发现他处处使用阴招,跟慕容那老狗差不多!”黑蛟王说完,便直接伸手将毒箭拔了出来。

他将毒箭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继续道:“这毒很是怪异,我竟然第一次剑,应该是从什么有毒动物身上提取的。”

将守看着黑蛟王身中毒箭,神情居然轻松又淡定,还评价起毒物,便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这毒箭有没有伤到你?”

毕竟是黑蛟王把他推开,让毒箭射中了他自己,将守心中有几分歉意。

黑蛟王眼中透露着一丝傲然,道:“我可是黑龙…黑蛟王!百毒不侵…”

他刚说完这句话,黄色的眼睛猛地向上一翻,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将守额头立刻出现几道黑线…吹牛的现世报…

他蹲下身体,双目透过黑蛟王的身体查看,然后手中汇聚起一道金光,靠向黑蛟王的受伤的胸口。

金色的手掌贴近黑蛟王伤口后,五指内扣变爪,又缓缓抬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