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92章 雷神箭

九尾狐嘟起嘴,有些发愁道:“这里也没有衣服,可怎么办?你总不能一直…穿一条裙子吧?”

将守无奈道:“我渡劫很惨,防护罩不顶用,只能用身体硬抗,所以全身衣服都被天雷烧毁了。”

九尾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纱衣,就这么一件,也不能脱下来呀,这可怎么办?

将守宠爱的摸了摸九尾狐的小脑袋,道:“没事,等从这个小世界出去就会好的,咱们先出去吧。”

九尾狐点点头,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她便跟着将守向着外面走去。

两天不见,黑蛟王竟然躺在洞口,翘着腿,长长的嘴里叼着一根杂草,双目空洞的看着天空。

而慕容无道明显憔悴很多,头发蓬乱,满脸伤痕,原本洁白的长袍也是左一块污泥,右一块污渍,看来这两日明显没少受黑蛟王蹂躏。

“你们两个还挺悠哉。“将守说道。

“没有你逍遥快活,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的小狐狸不会出事的,她可是九尾狐,千年难得一遇的稀有品种。“黑蛟王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嘴巴动了动说道。

“额…你竟然长这个样子…”九尾狐看到黑蛟王的真实容貌,忍不住发出惊叹。

小狐狸和黑蛟王虽然同为妖兽,小狐狸却还是第一次见黑蛟王的真正面目。

黑蛟王缓缓扭过头,双目无神的看了一眼小狐狸,便重新仰面朝天。

将守轻拉着九尾狐坐在火堆旁,忽然开口问道:“黑蛟王,我有一个问题,特别好奇。”

“你问吧,正好也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黑蛟王此时没了在外面时的盛气凌人,如同一个百无聊赖的街边浪者,对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

看来环境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传说中的龙生九子,说的就是你的事迹吧?“将守问道。

黑蛟王好似被打了鸡血一般,“腾“的坐起身,一脸傲然的点点头,道:”就是我,在世人眼里,我就如同真龙一般的存在,不可冒犯!“

将守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为什么第二句是各有不同呢?“

九尾狐也是一脸的好奇,赞同道:“对呀,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是为什么呀?既然是龙,哪怕是蛟龙,后代也应该是蛟龙吧?“

黑蛟王原本傲然的神色猛地一变,黄色的大眼睛,猛地眨巴了几下,很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嗯?你让我随便问,我问了你又不说了,耍我玩呢,是吧?“将守脸色有些不高兴。

黑蛟王耷拉着脑袋,看了一眼将守,幽幽道:“因为九子的母亲都不一样。“

将守一愣,道:“嗯?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九尾狐也是眼巴巴的看着黑蛟王,等待着下文。

黑蛟王看了一眼将守,又撇了一眼九尾狐,心道,怎么过去就没发现这只小狐狸怎么这么八卦呢?胆子也大了不少!

过去在妖王山,只需要我一个儿子就能把她的内丹夺走。

现在看她面对自己如此轻松,甚至还捉弄自己,八成是因为将守在她身边,胆也跟着肥起来了。

“蛟龙是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半神之妖,并不是交配而生的,虽然蛟龙具备这样的能力…”黑蛟王说到这里停下了。

将守抬头,疑惑道:“怎么又停下了,继续说说,我也想多了解一下之前的事情,毕竟出去后,我会和你一起去修复九龙之地。“

黑蛟王黄色的眼睛看了看将守,无奈的低下头,缓缓道:“九龙之地就是蛟龙的诞生地,虽然九龙之地是一块土地,却被分成了九段,每条蛟龙只能在各自的领域活动,不得踏出领地半步。蛟龙诞生后,便会迅速成长,成年时就会离开九龙之地,前往升龙洞,就是你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黑蛟王语气顿了顿,仿佛想起了曾经的那段记忆,继续道:“当九条蛟龙齐聚升龙洞时,我们就会遵从本性,相互残杀,最后只会剩下一只蛟龙,吞噬从天而降的龙珠,然后承接九道天雷,飞升成为真龙。在蛟龙残杀时,每次一只蛟龙吞噬另一只蛟龙后,吞噬蛟龙的那条蛟龙,力量就会增强一分,就例如我,但我还并不是最强的状态,毕竟我还少吞噬了一条蛟龙,只吞噬了七条。”

他说到这里,黄色眼睛不自觉的看向将守,其中一条蛟龙内丹就是被将守拿走了。

将守点点头,示意黑蛟王继续说。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吞噬了七条蛟龙后,就被迫留在人世间,一直寻找你,希望能夺回龙珠还有那枚内丹。”黑蛟王语气有几分郁闷。

本来的仇人,现在化敌为友了,此时再说起过去的仇怨,只有无可奈何的郁闷。

正当他说完准备躺下后,九尾狐忽然开口道:“你还没说九子为何不同呢?”

将守也是一脸的期待。

黑蛟王黄色眼睛再次眨了眨,虽然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却显得十分尴尬。

“这个…这个…因为天道被破坏,九龙之地也失去了灵气,无法再次孕育出蛟龙,独留下我一条蛟龙,我便琢磨能…能否通过自我能力,繁殖出蛟龙,重新演化升龙洞所发生得一切,包括九龙相互吞噬的景象。但…我失败了…”黑蛟王尴尬的说道。

将守不明所以,黑蛟王说的太隐晦了,于是直接问道:“我没有明白,怎么就失败了?“

黑蛟王无奈叹息一声,道:“因为世间再无蛟龙,只剩下我一条了,我便只能寻找其他妖兽代替,希望能孕育出蛟龙。“

九尾狐好奇的问道:“其他妖兽代替?哪些妖兽?“

黑蛟王白了她一眼,道:“我曾于龟妖,狼妖,虎妖,狮妖,豹妖…”

“啊!”九尾狐惊呼出声,小手赶忙捂着嘴,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黑蛟王。

将守也满面震惊的看着黑蛟王。

他此时不用黑蛟王说,也知道了为什么九子各不相同了,因为它们的母亲都是其他妖族,所以身上不仅有蛟龙的特征,还有各自母亲的特征…心中也隐隐能够猜测出霸下,睚眦,囚牛,狴犴,嘲风…这些九子的母亲都是谁了。

将守忽然很想问问,蛟龙和龟妖是怎么…

但他现在毕竟和黑蛟王已经化敌为友了,这种问题还是不要问了…

“对了,还有件事,你的两个儿子被我囚禁了,就在我的戒指中。”将守说完,手中两道黑光一闪。

两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落在了洞穴外的石台上。

“怎么回事?”

“怎么出来了?”

“父亲,是您救了我们吗?”

二人出来后,先是一阵迷茫,好似刚出来有点找不到北…

随后他们看到黑蛟王时,一脸的诧异和惊喜,快速爬向黑蛟王的脚边。

反观黑蛟王,脸上没有半分看到两个儿子后的高兴和喜悦,仿佛一点也不在乎二子的生死。

他“哼”了一声,骂道:“你们两个不成器的玩意,被人囚禁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们两死在外面了!”

将守心中一阵错愕,这黑蛟王也太冷血无情了,都说虎毒不食子,蛟龙也应该是这样吧!

两个黑衣人忽然变得哭哭啼啼,也不说话,只是低声痛哭。

这时,其中一个黑衣人看到身旁还有人,而且其中一人正是将他们囚禁的将守!

黑衣人就像是小孩子被欺负后,找到父母告状一般,哭喊道:“父亲,就是他!就是他!他不仅囚禁了我,还将我的修为吸走了!父亲一定要替我报仇啊,呜呜呜…”

将守无语,他认出了这个哭鼻子的人,正是在越国将小丑打伤,然后又被自己废掉修为霸下!

他也是万万没想到,那么豪横的一个霸下,现在竟哭哭啼啼的像个孩子。

想当初,霸下一人独战整个修炼界,是何等的威风,豪迈!

哪怕是被自己废掉了修为,也没有一句求饶话语。

“闭嘴!技不如人,无需废话,修为没了,你也是我的儿子,也不会变成没有灵智的野兽,修为慢慢修炼,慢慢恢复吧。“黑蛟王生气的说道。

两个黑斗篷人一愣,似乎没料到他们一直崇拜,无比强大,如同神明的父亲,竟然这么回复…

不先替他们报仇,反而大声的训斥他们。

随后,霸下似乎有了一些明悟,转头四处看看,立刻意识到现在的气氛有些不对劲,难道…难道…

“你的孩子就交给你管教了,对了,你的红色斗篷被我撕坏了,我可能需要另一件斗篷。“将守说道。

黑蛟王双目看向霸下,眼中意味很是明显。

霸下面目一愣,身形有些不自然…但也慢慢的脱下了外面的斗篷,露出了本来面目。

一张好似龟脸的面目出现在太阳底下。

九尾狐面色一变,不自觉的看向将守。

将守回复她一个赞同的表情。

九尾狐吐了吐舌头,向着将守身后靠了靠。

二人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说什么。

霸下面带惊色,好似还不相信他的父亲竟然和自己的仇敌坐在一起,并且还很听他的话…

但看着父亲那阴狠的眼神,他还是将手中的黑斗篷递给了将守。

将守接过黑斗篷,披在身上,对着身后的九尾狐说道:“对了,给你取的新名字,将九怎么样?”

九尾狐将头靠在将守肩膀上,轻柔说道:“将九,将九…只要是你给我取的名字,叫什么我都喜欢!那我以后就叫做将九,跟你一个姓,我们是一家人啦!嘻嘻!”

黑蛟王忽然一乐,道:“你可真会取名字,将九?将就?这名字可真够将就的。”

将守面色一僵,他之前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怪,原来如此,将九和将就同声。

给自己亲爱的小狐狸取名字,怎么能将就呢?

正当他准备改口时,旁边的慕容无道忽然开口道:“将局长不亏就是将局长,一语三观,既有将局长的姓,也有九姑娘的九字,二字一合,更是道出了人世间生活的本质,将九,讲究,将就,厉害,当真时厉害!”

将守错愕,怎么又变成了讲究?

九尾狐水灵灵的眼睛溜溜一转,笑道:“我觉得挺好,我以后就叫将九了。”

慕容无道赶忙接话道:“将九为名,九姑娘为称,这个名字太好了!”

将守斜眼看着慕容无道,这个老狗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

“哼,马屁精!“黑蛟王不屑的看了一眼慕容无道。

如果此时将守不在这里,他八成会挥起老拳,直接打向慕容无道这只无耻的老狗。

慕容无道也不介意黑蛟王的嘲讽,他可是看出来了,能罩着自己的人也只有将守,顺带着还有九姑娘了,所以拍马屁这种事必须跟上,晚一步都不行。

“不说这些了,咱们下一步怎么办?总不能真在这里待上千年吧?我只待了两天就受不了了。”黑蛟王双眼阴沉,明显是心中躁动。

霸下和另一名黑衣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像是两个保镖一般。

只是霸下面色明显有些古怪。

将守点点头,眼下怎么做,确实是个问题,毕竟不能一直待在这个小世界里。

“稍等我片刻吧。”将守说道。

眼下真龙纲要的“攻”就差最后一招雷神箭了,如今要进入雪山禁地,他必须把所有攻击的招式练好,以防万一,毕竟技多不压身。

黑蛟王看了看将守,便不再说话,继续仰头假寐。

慕容无道则是坐在一旁,继续保持着安静。

“你还要做点什么呀?“九尾狐轻声问道。

将守微微一笑,道:“等我片刻就知道了!”

九尾狐笑着“哼“了一声,不满的抗议道:”还装神秘!“

将守笑而不语,直接盘膝坐地,脑海中真龙纲要闪现,开始仔细阅读雷神箭的纲要。

一个小时过去了…

九尾狐一个哈欠连着一个哈欠,但却也没有打扰将守,毕竟练功这事,最忌讳外人打扰。

她能看出将守明显是在练习某种很重要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