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89章 再见那道身影

好像还从未有人敢这么冒犯他项羽,气的他口出脏言,像个市井之徒般,破口谩骂!

“嗖…轰!“

将守如同神明下凡,从天而降,直接稳稳落在了地上。

由于力量太大,他脚下的泥土竟然向四周龟裂。

将守渐渐直起身体,慢慢转身,双目看向圆湖。

此时湖水慢慢恢复了平静,只是水位线向下降了几厘米。

将守嘴角露出个笑容,今天他真的太开心了,竟然连续练成了三套功法!一套比一套强,而且每套攻击招式还都有各自的侧重点,好不兴奋!

而雷王枪的威力,更胜雷将剑,此时水位下降,除了湖水溅到了外面,更是湖心底部被雷王枪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坑地,水位自然而下。

项羽心中的嫉妒之心更盛了,终于压不住心中的向往和好奇之心,开口说道:“你…这是什么功法,敢不敢让我也练上一练!“

将守微微一笑,道:“那有何不敢,只不过给你了,你也练不成。“

“嗯?你是不是诓骗我?还有我练不成的功法?你是不是不想给我?“项羽不满的说道。

将守无语,没想到项羽竟是个心胸狭隘的人,看来历史上有些事情,真不能相信啊。

他二话不说,直接在地面上将雷王枪的功法写在了沙地上,然后继续道:“这就是我刚刚学会的口诀,你练吧。“

项羽赶忙迈动粗壮的双腿,跑过来一看,文间字里果然是功法。

他虽然失忆,却不是白痴,武功招式,功法秘籍这些,还是认得出来的。

随后,他专注的开始练习起来。

一朵乌云很快飘来,将守周围的地面,再次变暗。

他现在只感觉,天劫难道也讲究形式主义?明明根本无法对自己产生威胁,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天劫不烦,他都要烦了。

将守心境轻松,也生出一番玩闹之心。

趁着天雷还没有蓄力完成,他直接窜天而起,飞起一脚,直接给了乌云一记飞龙脚。

“砰…”

一道金色流光直入云层。

乌云中发出一声闷声,便开始消散了,连天雷都没落下,就好像一个人刚准备放屁,却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屁就直接憋了回去在体内消化了,很是好笑。

“咦!我怎么无法凝聚真气?“项羽也是武学奇才,更是读遍天下的武学经典,打了一遍雷王枪的招式,便发现其中的不对劲。

将守微微一笑,道:“好马配好鞍,光有好马却无好鞍,好马则不可骑,而次马配上好鞍,虽然骑的舒服,却失去了意义,得不到好马的千里奔袭,久战不衰的能力!所以好马和好鞍,二者缺一不可!”

项羽心中苦闷,却也能明白将守的话,很多功法都是配套修习的,内外兼修才能练成,否则光修炼内功不行,光修炼招式也是不行的。

将守看着项羽郁闷的表情,心中一阵好笑,看来历史上说项羽是一名武痴,这倒是不假,他对任何高强的武功和法术,都保持着兴奋和好奇。

只是真龙纲要里面所讲的功法,没有龙珠的配合,他还真是学不会。

小世界的天空逐渐变暗,只是将守发现,在小世界里,夜晚似乎只有月亮,却没有外面世界的璀璨小星星。

正当将守想乘胜追击,直接把真龙纲要“攻“的最后一招”雷神箭“学会时,远处洞穴那边忽然传来“轰”的炸响,好似有人在那边打斗。

嗯?什么人在打斗?难道有人偷袭石洞?

将守这时想起和小狐狸初次进入山洞时的情景,有一个身影快速闪出洞外。

“我们快回去看看。“将守对项羽说一声,就要闪身飞走。

“等等,把我先收起来。“项羽急忙喊道。

将守一愣,也来不及问原有,只当项羽比较懒,不愿意走,在元神戒指里待着,让人带着跑多舒服!

项羽变回霸王刀,将守伸手抓过,化作一道蓝光进入了元神戒指中,同时他身形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山洞那边飞去。

“嗖!“

几乎在下一秒,将守就回到了山洞上方,悬浮于空中。

只见山脚下,黑蛟王正和一个黑色的身影打斗正酣,一红一灰两道真气在山谷中来回激荡,打的山壁破坏不堪,不时发生爆炸,硝烟滚滚。

将守扫了一眼周围,却没有看到慕容无道的身影。

他盯着黑色的身影,他的身法极快,很难看清面容,只是发现他身上披着一条打满补丁,破旧不堪的披风。

他隐约感觉,山涧中的黑色身影,就是他和小狐狸初入洞穴时遇到的那道身影。

将守眯缝着眼睛手中化出一杆紫色雷王枪,对着黑色身影就射了过去。

“轰!“

紫色雷王枪直接射在了黑蛟王和黑衣人中间。

被击中的地面龟裂,巨石横飞,掀起巨大的气浪,直将黑蛟王和黑衣人掀翻了一个跟头。

黑衣人修为不弱,很快稳住身形,快速向天空中看了一眼,便快速向着前方奔走。

将守看着黑衣人的背影,果然就是那道身影。

他二话不说,化作一道金光向着身影快速向着黑影追去。

黑影速度很快,转眼间便行进了十几公里,以将守此时的修为,追上他易如反掌,但他却不着急,他就是想看看黑影究竟要逃去什么地方。

很快,黑影穿过了峡谷,奔着白茫茫的雪山腹地快速奔逃。

将守依旧紧跟其后,但就当他距离雪山已不足一公里时,心中升起一股异样感觉,好像被很多人盯着一般。

他猛地停下脚步,双目环视雪山,也不管黑影了,任由他逃进了雪山深处。

他看着雪山,不自觉的皱起眉头,眼前的雪山高耸林立,群山迭起,显示出一股滂湃,威严,而又神秘之感。

将守渐渐眯缝起眼睛,他此刻心中肯定,雪山之中有人,而且还是不少的人,并且很有可能,某些上古的神兽也在那里!

因为在他的心中,有一种被无数人盯着的感觉,虽然将守看不到这些眼光的主人,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目光。

他警觉的慢慢向后退去,随后散开神识搜索着周围,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这种心中能感受到,眼睛却看不到的飘忽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踏实。

他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的雪山,便转身向着山谷走去。

忽然,峡谷山道旁的一个灰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见紧挨着山壁的旁边,竖立着一个半人高的石碑。

他之前路过此地时,光注意黑影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石碑,现在返回才发现。

他走到石碑前,仔细的观察。

石碑的顶部已经有了少许的积雪,那是从雪山那边飘荡来的。

碑体虽然没有积雪覆盖,却也坑坑洼洼,有着岁月留下的沧桑和腐旧之感。

看来这个石碑竖立在这已经有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了吧?将守心中感叹。

他走到石碑正面,看着石碑上的字,面色微微露出惊讶,因为这几个字正是用古代天龙国文字写的,他都认识。

正是“雪山禁地“四个字。

四个字竖向排放,但在雪字的上放,似乎还有一个字,只不过被积雪遮掩住了。

将守伸手,拍掉了石碑顶部的积雪,被遮挡的“字“显露了出来。

他仔细看去,却发现那并不是一个字,准确的说,是一个图案,一个标志,或者是一个图腾。

那个图案是一个圆圈,周围有着六根直线,排布在圆圈的周围,很像是一个太阳,有点类似股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的标志。

只是在与太阳神标志有些不同的是,在圆圈的里面,刻着一颗六芒星。

这个六芒星将守之前是见过,天海市的街边上经常有一些算命或者塔罗牌的摊位,桌子和帐蓬上,都有六芒星这个图案。

只是这个六芒星并非与塔罗牌的六芒星那般星星内部线条交错,好像一笔画下来的一样。

圆圈内的六芒星,只有六个星角轮廓,在星星内部并没有任何笔画。

将守摸着石碑上的文字和图案,字体凹陷的边缘已经有些发平。

虽然小世界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沙都是外面世界的加强版,却也耐不住常年岁月的自然打磨。

如果黑蛟王所讲的那个传说是真的,那么这个石碑八成是外来的那些大能竖立的,并以此碑警示着封印在雪山里的神王们。

难道外来的大能,也是天龙国人?

要不怎么会用古代天龙国的文字?

忽然,他眉头一挑,心中隐隐出现一股异样感觉!

不知为何,他竟然在石碑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亲人一般!

但他过去从未见过这种石碑,也没有见识过石碑上正楷的大字,以及字上方的图案。

这是怎么回事?将守心中疑惑。

他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但怎么都想不出来,无奈之下,他再次撇了一眼茫茫雪山,便往回走。

将守回到山洞后,两个身影正盘坐在洞口,中间还燃起了火堆。

“呼!“中间的火苗被将守带着的风,吹的抖动片刻。

“回来了?“黑蛟王开口问道。

将守点点,直接问道:“那是什么人?你怎么和那个人打起来了?“

黑蛟王目光变得凝重,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只是那人忽然出现在洞口,被我发现后便打了起来。”

“嗯?没有沟通和交流?”将守疑惑问道。

“没有,我倒是想问问他是何人,为什么出现在小世界里,但我还没问出口,只是刚看见他,他就直接出手了,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黑蛟王无奈道。

将守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黑蛟王忽然开口问道:“你可以调动天雷?“

将守抬起头,心中知道黑蛟王是说那根紫色雷电幻化的雷王枪,便点点头,道:“嗯,刚刚连成的,还有这个。”

说罢,他右手化掌,一道紫光闪烁,手指前方延伸出一柄两米长的巨剑。

在黑蛟王惊讶的目光中,将守随后轻轻一挥,洞口旁边的一棵宽近两米的巨树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而切口处,“呼呼”的冒着白烟,不时还有几道火光闪烁。

黑蛟王无语,耷拉着脑袋,便不再说话。

慕容无道一直都没说话,刚才将守演示雷将剑,也没有引起他的侧目,只是双目盯着火堆,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容前辈,刚才黑蛟王在与那人争斗时,没有看到你,你去哪里了?“将守问道。

慕容无道面色一惊,仿佛被人撞破了心事,估计他也没想到将守会突然问向自己,于是他语气顿了顿,说道:“那人的修为比我高,我出去也是拖累黑龙王,不如就在洞里待着,所以我哪里也没去,一直待在洞内。“

将守点点头,突然间,他目光一变,眼中射出骇人精光,直视慕容无道的双眼,语气变得阴狠的问道:“难道没有在洞里发现什么东西?“

慕容无道的眼睛快速眨了眨,语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道:“没…没有啊,我就跟之前那样,安静的坐在洞里,什么也没有发现啊,不信你们搜?难道洞里有什么东西?”

他作势就要站起身,让将守搜他身,以示清白。

将守点点头,忽然笑了一下,道:“慕容前辈,我和你开玩笑呢,别介意啊,我就是问一问。”

慕容无道看着将守变换的笑脸,突然提起来的心也缓缓放下。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对于将守竟然莫名的有几分害怕,这并不是假象,而是实实在在的恐惧。

慕容无道很久没有这种害怕感觉了。

因为他始终相信,无论多么强大的人,始终都有弱点,只要抓到对方的弱点,就能战胜他。

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无论对方多么强大,他也总会找到对方的弱点,将其击杀,所以他心中一直都没有害怕和恐惧。

之前的黑蛟王就是一个例子。

在他心里,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但此刻,他却对将守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觉,非常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