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84章 复活

正当黑蛟王准备出手,与慕容无道全力大战时,慕容无道身形忽然停下了。

“我们毕竟是千年的旧友了,我还是不想这样,我觉得我们还能商量,再谈谈如何?”慕容无道将全身白光散去,似乎为了表明诚意,目光变得柔和,脚步向着黑蛟王那边走了几步。

黑蛟王冷眼看着慕容无道,良久后,也散去了全身红光,眼睛多了几分轻蔑,心道,就看看这个老王八到底还想说些什么。

但哪知,黑蛟王刚放松下警惕,慕容无道右手猛地白光暴起,黝黑的锥形器物快速射出。

黑蛟王一愣,心里瞬间明白,这个慕容老狗使诈!

骗自己说商量,实际是让自己放松警惕,他再快速偷袭!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什么下三滥招数都用,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但这也确实是慕容无道的风格。

为达目的,不惜一切,甚至尊严,名誉,荣誉等等,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黑蛟王由于刚刚散去修为,慕容无道又向着黑蛟王靠近几步,二人距离并不远,此时重新凝结修为,已然来不及。

“噗!”

锥形器物直接打进了黑蛟王的胸口。

黑蛟王只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他甚至都能听到身上的鳞甲碎裂的声音。

身体更是被这股大力带着向后倒去。

“砰!“

黑蛟王重重的摔倒在地,准确的说,是被那个黑色的锥形器物先横向刺中,随后向地上订去,硬生生把他订在了地上。

“这…噗…”黑蛟王心下无比震惊,但还没等他回过神,喉咙一甜,一口猩红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这个锥形器物好生奇怪,不仅锋利无比,更是带着一股克制妖物的力量。

锥形器物横向射来,本该穿体而过,却订在了自己胸口上,随后更是向地上飞去,十分怪异,好似锥形器物有了灵性,能自我改变方向一般!

黑蛟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每动一下,锥形器物就会深入一分地面,伤口更是被这锥形器物撑的大起来,鲜血一个劲的向外涌出。

他只感觉这股剧痛,痛入心肺,好像身体被撕裂了一般。

他双手快速变爪,想凝结真气,将这个锥形器物逼出体外,但努力了半天,丝毫没有真气的波动,全身修为竟然像溃散了一半,根本凝聚不起来。

他心中惊惧,赶忙又用手探向胸前,希望可以把这个锥形器物用蛮力拔出胸口。

但他的双手刚刚触碰到锥形器物,手指就如同被硫酸腐蚀,被烈火灼烧,简直疼痛难忍,并且还有“滋滋“灼烧声响。

“嘿嘿,感觉怎么样?哦,对了,提醒你一下,千万不要动,也不要试图运用修为,因为你的真气根本凝聚不了,也不要试图挣扎,因为你每挣扎一次,这个镇妖塔便要深入身体或者放大几分,最后你很有可能被这个塔撑的四分五裂。对了,你也不要碰它,它可是妖族的克星,动一下,就会有灼烧之痛哦!”慕容无道笑呵呵的蹲在黑蛟王身旁说道。

“镇妖塔?无名的镇妖塔?你竟然…”黑蛟王满面错愕,甚至比之前他拿到捆神锁更加的惊讶。

“嘿嘿,又长见识了吧?你知道么,这可是无名最钟爱的宝贝,当年炼制它时,可是费了不少精力,据说光时间上,就耗费了数百年,我可是在无名的棺材里拿到的。“慕容无道笑道。

“慕容老狗,我真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的千年大能,竟然还会用偷袭这样下三滥的手段,甚至为了神物,连自己的师父的棺材都挖,真是大逆不道,有违人伦天理,你不怕遭到天谴吗!”黑蛟王双目好似能喷出火焰一般,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慕容无道早已经死了八百回了。

“卑鄙?无耻?天谴?黑龙王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都是活了上千年的妖兽了,竟然还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你难道不知道,实力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真理吗?胜者王侯败者寇,多么简单又恒古不变的道理,你怎么就学不会呢?当我拥有正神境界大能修为,当我飞升成神时,又有谁会记得我今天的卑鄙,又有谁会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到那时,人间的凡人会膜拜我,妖兽会惧怕我,所有人只会记住我的强大和实力。天谴我估计是遇不到了,飞升的天劫倒是有可能。“慕容无道”笑呵呵“说道。

黑蛟王看着慕容无道那副得意,如同小人得志的表情,简直无比的丑陋,这样的品性,也配拥有正神境界或者飞升成神?

简直就是做梦!

虽然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杀了慕容无道,但此时却没有半点办法。

他的胸口不停向外流着血液,每动一下,镇妖塔就会变大一分,撑的伤口也会撕裂,变大。

“呵呵,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想杀我?等你能脱困再说吧!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威震天下的黑龙盟盟主,传说中半妖神的黑龙王,竟然会惨死在我的手里,如果外面的人知道,看到你这副样子,真不知会作何感想,会不会直接奉我为新一届的隐士联盟总局局长?”慕容无道开始YY起来。

黑蛟王半句话也懒得说,目光冷冷的看着慕容无道那张肮脏的嘴脸。

慕容无道朝天看了一眼,道:“哎,还想多看一会儿你挣扎,痛苦的样子,但天道之门就要关闭了,只能无奈的了解你了,你也少被痛苦折磨一会儿。“

他说完,缓缓的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柄短小的器物。

一柄手掌长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掌中。

匕首虽然短小,却非常锋利,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泛着诡异的青光。

“这又是什么,也是从无名墓中拿的?“黑蛟王语气充满轻蔑。

此时此刻,他也不怕了,既然要死,也要死的威风八面,绝不胆颤心惧,他毕竟是蛟龙,是黑龙梦盟主!

慕容无道看了看匕首,转目又看向黑蛟王,道:“你问这把匕首?不是,是我亲自炼制的。它虽然不是神物,却也是人间极品了,是我在荒漠中游离时偶然得到的幽冥石。它一直都没有名字,但我想很快,它就会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屠蛟!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黑蛟王知道这话中的意思,慕容无道想用手中的匕首结果了自己,以此来为他的匕首命名,真是卑鄙到了极点。

“好啦,黑龙王,你就上路吧,千万不要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没脑子,少智慧,还阻挡了我前进的步伐,我也只能把你当作石子踢掉。下辈子尽量被再成为野兽之流的畜牲了,争取当个人吧。”慕容无道说完,又慢慢蹲下,手握着匕首,向黑蛟王的脖颈探去。

“咔!”

“嗯?”慕容无道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好似蛋壳碎裂的声音。

黑蛟王也听到了,想起身看,但胸前订着镇妖塔,他根本无法坐起身。

慕容无道看着身后,除了将守那具焦黑的尸体外,再无任何不对的地方,那刚才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他慢慢站起身,将匕首持于胸前,谨慎小心的向将守那边摸去,同时目光不停环视着四周,以防有人突袭。

“咔!”又是一声碎裂的声音。

慕容无道目光惊讶,他清楚的听到,这声响竟是来自将守那具焦黑的尸体!

难道是将守皮肤烧焦后,遇冷碎裂了嘛?慕容无道心中暗想。

他慢慢走向将守,想再去查看一遍他的尸体。

“咔,咔,咔…”碎裂的声音开始连串的响起,慕容无道停下脚步,仔细观察着眼前尸体的一举一动。

足足等待了一分钟,焦黑的尸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慕容无道皱着眉头,面容疑惑,喃喃自语道:“难道是焦糊后的碎裂反应?”

他想了想,感觉还是确认一下好。

想罢,他握着匕首,大步走向将守,准备插将守两刀,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他距离将守已经不足一步远时,“啪“的一声,将守焦黑的皮肉猛地爆开!

慕容无道面露惊色,双腿向后一蹬,躲闪而去。

“滋,滋,滋…“

焦黑的皮肉落在周围焦土上,立刻冒起白烟,最后竟然自燃起一道道小小的火焰,化为了灰烬。

而凌乱的黑色皮肉,有一块正好打在了慕容无道的左脸上,他烫的直接“啊“的大叫起来,更是伸手想把落在脸上的皮肉拿下去。

“啊!“手触碰到脸上的黑皮,更是疼的大叫起来,很是滑稽。

终于,焦黑的皮肉燃起一道小火苗后,迅速的熄灭了,只是慕容无道的脸上,有一块正方形的烫伤痕迹,很像古代监狱给罪犯们脸上烫的烙印。

慕容无道左脸被烫,连带着眼睛都红肿起来,眼泪不停的流,视线也变得模糊。

他用洁白的袖子,轻轻擦拭着眼睛,很快,眼部的不适逐渐缓解,但依然红肿。

“特么的,竟然爆…”炸字还没说出口,慕容无道直接呆立当场。

黑蛟王直不起神,虽然努力将眼睛向下看,但依旧看不见任何东西。

他仰天大喊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为什么,他心中竟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比慕容无道拿匕首杀他更不好的感觉。

让他失望的是,慕容无道并没有回答他,仿佛消失了一般。

他又喊了一声:“慕容老儿,到底发生什么了!“

依旧没有任何回复,周围很静,静的有些出奇。

很快,他便再次听到了慕容无道的声音:“我马上走,放过我如何?“

声音带着无以伦比的卑微和奴气,简直就像是求饶。

黑蛟王听到慕容无道的话很疑惑,听他的话,好像有个强大的人物就在他面前,只是他的声音似乎并没有被束缚,挟持,之前也没有打斗声音,怎么就求饶上了。

“老狗!到底发生什么了!快点回答我!“黑蛟王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是在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哪怕刚才差点被人捅死也没有。

“啪!”

铁器掉落的声音响起,随后“噗”的一声,身体倒地的声音再次响起。

黑蛟王这次没有再喊了,他心里明白了,慕容无道已经被人放倒了。

随后,“沙,沙,沙…”焦土上有了人在走的声音,并且步伐就向着黑蛟王走来。

黑蛟王莫名恐慌,心脏更是“突突突“的跳个不停。

很明显,将慕容无道击倒之人,正向他走来。

他心里明白,这个人一定非常强大,否则慕容无道那个老狗,绝不会打都没打,直接认输装怂。

忽然,一张无比白皙,面色冷峻,但却十分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黑蛟王的上面。

“你…你竟然没死!“黑蛟王大惊失色,双目睁得圆圆得。

“嗯,让你失望了。“

此时在黑蛟王眼前的,正是被天雷轰杀得全身焦黑无比的将守!

只见将守赤身裸体,身体洁白如玉,目光更是变得无比深邃,如同浩瀚宇宙一般。

“哎,几次杀你都有人阻挠,本来都要杀了你,却又被慕容无道那只老狗设计迫害,看来上天佑你不佑我!杀了我吧。“黑蛟王头重重的躺在地面,他已经心如死灰,再没有半点希望。

过去他是正神境界大能修为都没有杀掉将守,此时他不仅身受重伤,将守更是踏入了正神境界大能,与自己修为相当,甚至要更强。

他全盛时期都不一定还能杀的了他。

“啊!“黑蛟王胸口猛地传来一阵剧痛,他措不及防,直接大叫了起来,随后双手本能的摸向胸口。

但他很快愣住了,订在胸口的镇妖塔竟然不见了。

他的修为也在快速恢复,胸口的伤虽然很大,好像被人一拳打穿似的,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他坐起来,疑惑的看向将守,不明白什么意思。

将守已经站起身体,全身如玉,在太阳下甚至都泛着光亮。

此时他正用手来回抛动已经缩小的镇妖塔,一脸玩味的看着黑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