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279章 赶得真不是时候(也许是下一章预告HOHO)

将守微微仰头,心中继续念叨,那里又为什么被称作禁地,难道真的有什么危险的生物,或者东西存在于里面吗?

九尾狐的师父没有说清楚,但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否则绝不可能被称作禁地。

忽然,将守又想起一个事情,红色神兽蛋,雷龙!

他在昆仑墟暴揍九婴后,九婴交出红色神兽蛋时就曾说过,这个神兽蛋是在天道之门的一处废墟中捡到的。

土蝼也说这个红色神兽蛋不属于外面世界的任何种类神兽,是独一无二的品种。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断下去,红色神兽蛋在这里被捡到,雷龙也就属于这里。

它的父母,成年的“雷龙”,也就应该就在这里。

它们生下雷龙后,偶然被九婴捡走了。

只是九婴并没有说那个废墟是否在雪山之中。

如果在雪山中,那么雷龙的父母就一定在那里,那么所谓的禁地,起码有上古神兽!

将守忽然拍了一下额头,早知道把雷龙也带在身边就好了,虽然心中不舍,但它很有可能在这里找到它的亲生父母,只是现在出去也来不及了。

还有一点疑惑,九尾狐的师父既然大限将至,为什么要去禁地呢,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转念间,一股幽香快速的向着他鼻息中涌去,渐渐的,他双眼竟然有了几分迷离,脑海中渐渐出现了幻想。

忽然,周围的一切景象都发生了变化!

此刻,将守正站在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古代宫殿中。

宫殿四周都有白纱遮挡,外面更是有上千根蜡烛。

蜡烛透过白纱,泛着微弱的烛光。

周围一切看起来都无比的温暖,甚至有些浪漫。

一股只有情人之间暧昧感觉,充斥着周围,让人不自觉的心绪轻浮。

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在这里渐渐激发,开始侵占整个心神。

“哗啦。”

在他身后传来水声。

他转目看去,在白纱外面,一个巨大的圆形浴池,正向外冒着雾蒙蒙的蒸汽。

而浴池的表面,漂浮着无数玫瑰花花瓣!

水池中冒出丝丝蒸汽,一个美丽婀娜的身影被包裹其中,若隐若现,十分妖娆。

“快来呀…快来呀…”蒸汽中的身影对着他勾动着玉指,发出无比妩媚勾魄的妙音,将守只感觉身体被控制,情不自禁的向白纱后面走去,心中也对白纱后的妙人有了几分期许。

将守伸手掀开白纱,一股炽热却又很舒服的热浪向他袭来。

他的衣服,竟然自动脱落,低头看去,地上的衣服竟然是夏朝的官服,并不是现代的衣服。

他并没有多想,继续沉浸在这种充满诱惑,神秘,而又让人心思向往的幻境中。

一阵极其细微的香风吹过,蒸汽被吹得稀薄,妖娆的身影慢慢变得清晰。

将守的眼神更加的迷离,甚至有了深深迷恋。

眼前的妙人身材无限完美,玉体通透无暇,任何男人都会为之疯狂。

此刻,妙人背对着将守,只是一眼时间,蒸汽重新浮现四周,曼妙的身影再次被包裹,变得若隐若现,带给他无限的遐想与渴望。

他只感觉全身燥热难耐,心中好似被无数只小猫在抓挠,饥痒难耐,只待全力一泄的爆发。

“噗通!“

他跳入水池中,微烫得池水让全身舒畅酥软,就在他想进一步靠近妙人时,雾气中的妙人忽然没入水中,随之慢慢转身,无比妩媚的看了他一眼。

虽然在雾气中看不清妙人的面容,但将守心中却认定那是一张足可祸国殃民的绝世容颜,并且,她在冲自己笑。

这个笑容,如同勾魄的死神镰刀,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她的魅力。

在这副容颜下,天下间所有男人只有被征服的份。

将守心中再难抑制,他猛地向前冲去,双臂在池中溅起数道水花。

他终于搂住了妙人。

这种心情好似怕怀中妙人随时会飞走一般,既担心,又充满着迫切。

当妙人入手的刹那,滑嫩如豆腐般得肌肤,顿时带给他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光滑,细嫩,温热...

妙人背对着他,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将守觉得声音很熟悉,却始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更没有心思去细想。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妙人的绝世容颜,将它永远印刻在心头。

他双手猛地将妙人转过来。

惊艳,震撼,绝伦...

他没有失望,有的只有深深的震撼,无以伦比,如同晴天霹雳般的震撼!

那是一张足令天下人疯狂,让世界大战再次爆发的容颜。

他此刻心里百分百的体会到,什么是“爱美人,不爱江山“。

毕竟这是一张足可令天下所有男人疯狂,满足,骄傲的容颜。

他双目直愣愣的看着妙人,如同被摄魂一般。

随后,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生平第一次主动而又热烈的吻一个女人。

“哗啦啦!“

水花四溅,世间的一切仿佛都不重要了,他的世界只有妙人,只“要“有妙人…

……………………………………………………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将守沉浸其中时,忽然,大殿外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天地失色,变得一片漆黑。

突然的变化,甚至让他来不及反应!

他只感觉脑海昏沉沉的,十分疲惫,随之…睡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

睡梦中的将守心中响起一个声音:“喂,醒醒了,你的女人要死了。”

将守迷迷糊糊,脑袋还阵阵发懵,心中不自觉的梦吟一声:“什么女人?我的女人?“

“那个痴情的小狐狸,她要被打死了。”

将守这次听清楚了,是一个粗狂低沉的男人声,但他说什么,还是没有听明白。

渐渐的,他脑海中有了意识,五感也恢复了一些,但全身依旧无力,连动都不想动,心中再次疑惑道:“你是谁?什么小狐狸?”

粗狂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前脚刚把人给睡了,这会儿就忘了?说你负心汉都是夸你,你简直禽兽不如啊!”

“嗯?你是谁?你到底在说什么?”将守头脑又开始昏昏沉沉了。

“我现在懒得理你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出五分钟,你将悔恨终生,相信我,这种感觉并不好受。”粗狂的声音带着一丝悲伤,随后就沉默了。

将守缓缓抬起头,借着洞口射进的微弱亮光,又看了看周围,猛地,他瞳孔一缩,特么的!

九尾狐哪里去了!

小狐狸?睡了她?她要死了?梦境?宫殿?还有那…

将守脑海瞬间想起了一切,隐约间好像明白发生什么了!

他用手猛地用力,想要爬起来,但却完全使不上劲,“啪”的一声,身体重重的摔在了石地之上。

“你是谁?九尾狐呢?快告诉我!”将守心中焦急的问道。

没有反应…

“你还在不在?”将守继续焦急的询问。

依旧没有反应…

“拜托,请您告诉我九尾狐在哪?我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昏昏沉沉的,听不清,也记不起事情,对之前的不礼貌,非常抱歉,请您不要在意!”将守心中由焦急渐渐变得慌乱,不停的暗自祈求,九尾狐千万不要出事啊,千万不要出事!

好在,粗狂的声音仿佛被将守感动了,再次响起:“哎,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更不知道怎么说小狐狸,逃命路上尽干些龌龊的事情,不能光想想,等安全之后再行动?真是不分场合,不分时间,既让人羡慕,又让觉得荒唐!”

“请你告诉我,她究竟怎么样了,她绝对不能出事,宁可我不要性命,也绝不能让她出事!“将守心中大喊道,同时语气带着乞求。

此时的粗狂声音,如同他救命稻草一般。

“哎,你…现在是中了魅惑后的虚弱反应,当然,也与你做龌龊的事情有一定关系,看你平日里对我还不错的份上,就帮你一下吧,虽然结局我可能再次易主,但我也无所谓。”粗狂的声音有些遗憾。

将守余光看到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射入了自己体内,在他的胸口渐渐有了一丝冰凉的感觉。

“哦?小狐狸的还挺卖力气的,幻境做的如此真实!”粗狂的声音有些惊讶。

“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将守心中疑惑道。

这个声音说要帮助自己,但自己只是胸口有丝凉意,再没有其他任何感觉,粗狂声音到底帮没帮我!

“再来!”粗狂的声音大喊起来。

又是一道比刚才更加蓝的忙光射入将守体内。

这道幽蓝光芒如同一道清凉的溪水,润资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将守感觉身体可以动了。

“啊!“一声惨叫传来。

将守面目震惊,这是九尾狐的声音!

在声音里,还有这几分压抑的感觉。

她…她为什么惨叫,难道...将守不敢再往深处想,不敢接受事实!

他拼尽全力向着洞口爬取。

“啊!“又是一声惨叫。

将守双目充血,心急如焚,四肢用力的向洞口蹬爬,他不敢想任何事,只希望自己早一秒爬到洞口。

“啊!“第三声惨叫传来,并且这一声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不!不要!“将守拼命大喊,但他的声音太小了,洞外根本听不到。

很快,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隐约传进洞口。

“快说!将守在哪里!再不说,我就再撕掉你一条尾巴!要知道,当九尾全部被我扯掉,你的修为便会化为乌有,成为一只真正的畜牲,没有灵智,没有修为,甚至连一只凶猛点野兽都不如!“黑蛟王大声威胁道。

“嘶!”

“啊!”九尾狐的惨叫再次传来,声音带着丝丝倔强,不屈,还有奄奄一息。

将守双目除了瞳孔外,白眼仁已经完全赤红,嘴角也开始流出血迹,他在咬自己的舌头,希望这种痛楚可以刺激神经,让自己快点恢复力气!

终于,他爬到了洞口,外面的阳光已经可以照射到他的后背。

“咔!”

他竟然咬碎了自己的后槽牙,猛地大喊一声:“我在这!你放了她!”

“嗖!”

又是一道蓝光射入了将守的身体。

将守感觉全身都变得清爽,舒适,而力气和修为也在急速恢复!

“啊!”

他大吼一声,双臂用力撑地,猛的站起身来,一团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全身。

他快速的向着声音方向飞去。

就在他飞行不足五十米,两个熟悉的身影就在山脚下的溪水旁。

黑蛟王左手掐着九尾狐的脖子,而右手紧紧拽着她已经为数不多的尾巴!

美丽动人的九尾狐,此刻就像是一具玩偶,被黑蛟王用手吊起,身体在空中摇曳。

“王八蛋!你放开她,有事冲我来!”将守大喊一声,快速的向山脚飞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黑蛟王看到从天空飞下的将守,发出疯狂的笑声!

没想到将守竟然自己出来了!正好省了功夫!

“嘶!”

他阴冷的看着逐渐飞近的将守,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然后在将守的面前,双手猛地用力一扯,九尾狐的尾巴再次被扯断一条!

“啊...不要,你不要来...快逃...“九尾狐惨叫后,身体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让将守逃走。

当说完这最后的话,九尾狐气若游丝,眼看出的气就要比进的气多了。

“你想看?那就还给你慢慢看,她已经被我折磨的只剩半条命了。没有用的狐狸,可惜了这个品种了!”黑蛟王像是扔垃圾一般,将九尾狐扔向了将守。

将守落地再次一蹬,飞身轻柔的接住了九尾狐,并将她抱在了怀中。

此刻,她只剩下了两条粗长如同火焰般的尾巴了,其余七条全部被黑蛟王扯落在地,散落的躺在地上。

将守看着原本洁白的长裙,已经布满了血污,而九尾狐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显得无比苍白,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嘴角也隐隐有血迹流出,美丽无双的眸子,也开始有些涣散。

“你…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将守双手颤抖,双目欲裂,眼眶中满是悲痛伤心的泪水。

他流泪的次数屈指可数,心中悲痛可见一斑。

九尾狐面容惨白,虚汗直流,身体无比虚弱。

她伸出一只葱白的细手,颤颤巍巍摸着将守刀削般的面庞,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咳咳咳...”

忽然,她猛的咳嗽起来,似乎因为伸手的动作而牵动了伤口,积血留在了胸腔,压迫她的呼吸。

“你别动,千万别动,好好的躺着,什么也不要担心,什么也不要多想,一切有我在。“将守言语哽咽,用手握着正抚摸自己脸庞的玉手。

而另一只手,环抱着九尾狐的玉颈,一颗丹药出现手中,快速喂给了九尾狐。

这是刘半仙留给他救命丹药,里面药效无比强大,据说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九尾狐吃下丹药后,很快脸上便有了红晕。

她摇了摇头,道:“我不担心,也不多想,无论未来变成什么样,只要我能像现在这样躺在你的怀里,我就很开心,很幸福了。”

将守用力的将九尾狐抱在怀中,带着哭腔哭喊道:“我永远都这么抱着你,永远都这么抱着你!你太傻了,为什么要独自迎战他,他就是个畜牲,不值得你亲自动手!”

他语气无比愤恨,目光无比冰冷的看向黑蛟王。

他有过几次伤心,悲痛,但无疑这次九尾狐重伤,给他带来悲伤最大。

九尾狐为了自己,竟然不惜生命与黑黑蛟王厮杀,随后自己又眼睁睁的看着黑蛟王亲手将九尾狐的尾巴撕扯下来,喷洒出一道鲜红无比的血液。

这种亲眼目睹爱人饱受折磨的痛苦,简直惨无人道!

常言道十指还连心,更何况她的九条尾巴,每一条断裂,那种痛苦,都是如刀削骨,挥刀挖肉。

将守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种难以忍受的疼痛。

如非如此,以九尾狐的傲慢,绝不会惨叫出声!

一个深爱自己,无比依恋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被人折磨,世间之上,还有比这更悲痛的事情吗!

忽然,将守感觉手中的九尾狐慢慢变轻,变小,缓缓的长出洁白柔软的毛发。

失去七条尾巴的九尾狐,再次变成了小狐狸。

“呵呵,眼睁睁看着甘愿为你付出生命的女人被我痛苦折磨,被我撕掉尾巴,毁掉千载修为,最终化成凡胎野兽,是不是很愤怒?是不是很想杀我?哈哈哈…”黑蛟王狂笑起来,许久不止。

“你知道在我撕扯掉她第一条尾巴,第二条尾巴时,她脸上的痛苦和挣扎吗?多么好看的眼睛,不亏是狐妖,但很可惜,那双眼充满着倔强和不屈!为了你,她宁可死也不愿把你交出来,我看着都很心疼!哈哈哈!真不知道该羡慕你,还是该可怜你,连爱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可悲,可耻,真特么窝囊!哈哈哈…”黑蛟王嘲笑道。

将守怀中抱着小狐狸,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此时小狐狸已经晕过去了,他心里知道,小狐狸需要好好的休息。

“你现在是不是巴不得我杀了你?这样就可以结束这段痛苦了?你如果真这么想,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会先废了你,然后再去找你其他女人,她们应该都在天海市吧?而且好像不止一个!我会当着你的面,一个个折磨她们,让无数凶猛的人形妖兽侮辱她们,最后让她们痛不欲生,想死都死不了!哈哈哈…”黑蛟王笑的无比放肆,神态疯狂,看起来就像个变态,超级大变态!

将守抱起小狐狸,随即白光一闪,将她收入了元神戒指中,又用意识,给她身下铺了一张垫子,这样起码舒服一些,随后,他又担心小狐狸冷,用意识给她盖了一条毯子。

当做完这一切,将守站直身体,微微仰天,他竟然笑了!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发笑?”黑蛟王愤怒道,他绝不能允许将守有丝毫的快乐和喜悦。

将守只能生活在痛苦和自责当中!

“我笑当时在升龙洞时,为什么不杀了你或者被你杀了,再或者,我应该在九道天雷轰杀我时,抱着你,一起同归于尽!”将守笑道。

他虽然在笑,但脸上的笑容却无比怪异,甚至有些邪魅和残酷。

黑蛟王目光紧紧盯着眼前变得有些奇怪的将守,心里暗道,他不会受刺激太大,疯了吧?

将守慢慢向着黑蛟王走去,在两人不足一米的距离停下。

二人都没有动手,黑蛟王甚至能感觉到将守呼吸的温热。

将守视黑蛟王如无物,慢慢的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七条如火焰般的长尾。

本该洁白又活灵活现的漂亮狐尾,此刻却沾染着地面尘土和鲜红血污,好像被暴风雨摧残后的花朵,枯萎而又失去神采。

将守将地上的尾巴一一收入到元神戒指中,然后在轻柔的摆放整齐,好像那些尾巴就是九尾狐本人一般。

随后,他重新站立起,目光直视黑蛟王。

他此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冷漠的吓人,如同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野兽。

二人就这么相互对视。

“动手?“黑蛟王说道。

“等着呢。”将守回答道。

黑蛟王看着将守从容淡定,没有丝毫畏惧,心中竟升起几分疑惑。

他之前还有些放肆,疯狂的心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黑蛟王虽然恨将守,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黑蛟王却不傻,更不鲁莽。

他活了至少三千年以上,更是凭一己之力,将黑龙盟发展成为修炼界闻风丧胆的邪恶组织,与隐士联盟并肩齐名!

所以他绝不是一个狂妄自大,浮于表面,情绪化的人。

“你有把握战胜我?“黑蛟王语气不屑,只是双目紧紧盯着将守,想从他的微表情种发现一些端倪。

黑蛟王不知道此时的将守,是故弄玄虚还是真连命也不在乎了。

“呵呵!没有,甚至一点把握都没有。“将守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但你没有一丝畏惧,莫非...你藏有后手?总不会是疯了吧?哈哈哈…“黑蛟王语气戏虐,故意激着将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