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77章 小世界

他要进入天道之门了,心中有些沉重,转身最后看了一眼身边与他一直肝胆相照,生死相托的兄弟们,还有刚才并肩作战的妖王们,只见他们脸上无比黯然,悲伤,眼泪划落脸庞,让人不忍。

将守觉得气氛过于压抑,忽然咧嘴一笑,道:“怎么都这副表情,也许,这并不是我们最后的见面,黑蛟王说不定死在我的手里,为我祈祷吧。”他说完,转身就要飞向天道之门。

“我叫阿炳。“冷漠青年忽然开口道,语气生硬又带着稍许腼腆。

将守停下身形,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双脚一蹬,带着金色光芒,飞向天道之门。

在空中,金光划出一道光尾,好像飞机穿过云层留下的尾云。

这也昭示着将守彻底的离开了大家,与黑蛟王做最后的生死决战。

如果将守赢了,从无修炼界再无敌手,他将是修炼界唯一的盖世大能!

输了,修炼江湖却只会留下他的传说,为了兄弟不惜舍弃生命,独战黑龙盟盟主黑龙王!

九尾狐转身环视一圈众妖,随后走到熊大的身前,眼中饱含着师父对徒弟的情感,然后低声言语几句,头也不回的跟着将守向着天道之门飞去。

黑蛟王看着飞走的将守,转目深深的看了一眼神女,眼中警告意味甚浓,然后也向着天道之门飞去。

而他身后的黑斗篷人,相互看看,最后目光集中在囚牛身上,他是九子中的老大,黑蛟王平时有什么事,也是先交代他,再由他转达给其他兄弟。

囚牛仰头看了看天道之门,又缓缓低下头,沉思半响,微微摇了摇头,向着南方慢慢的走去。

死妖们也跟在他的身后,向南出发。

其他黑斗篷人略微一沉吟,也跟着囚牛撤退了。

看来他们并没有要跟随黑蛟王一同进入天道之门的意思。

神女目光复杂,看着天道之门,既不进去,也不离开,好似内心还在做着挣扎。

按照常理说,神女其实与将守并无瓜葛,就算她的师父无名曾经过说恢复天道的关键是修复九龙之地,而修复九龙之地的关键又是吞噬龙珠的人,却并没有让她保护将守。

但她一而再的保护着将守,甚至不远万里来到52无人区,这背后的动机很耐人寻味。

毒女和鬼月圣女,二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向着天道之门飞去。

只不过在毒女进入天道之门的前一秒,扭头传声给小丑,道:“小相公,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出来!”

小丑面色一变,赶忙点了点头,只是毒女身影已经消失空中,他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毒女能不能看到我点头。”

“我们都受了伤,安全起见,还是不要进去了,就在这里等老大吧。”小丑询问朱雀和白虎等人。

大家都点点头,如今也没人再能帮老大点什么了,现在进去只能拖累他。

冷漠青年走到营地中,寻了一个破坏并不是很严重的帐篷,简单的搭建起来。

毕竟他们还在等四十八个小时,总是要有个遮挡风沙的地方才好。

而妖族,所有的妖王都向着熊大走来,九尾狐走了,只剩熊大说了算。

熊大环视周围的妖族,看了看天道之门,神情变得有些落寞,九尾狐教导它多年,更是亲自传授它妖法,凭借超常的方式,让它短短几年就成为玄皇境界后期的大能,与神位只差一步之遥,虽然与它自身的天赋也有很大关系,但多年的师徒情感让它早已习惯了什么事都有九尾狐指引着它。

它忽然仰天大吼一声,仿佛是对九尾狐的道别或是宣泄心中的压抑,便头也不回的带着群妖,向着妖族领地的方向跑去。

看来妖族也不打算进入天道之门了。

诺大的平原,很快就剩下旁观的人类了。

慕容天还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面目呆滞,双眼空洞,并且他身受重伤,已经不能继续带领和组织修炼界进入天道之门了。

慕容无道叹口气,转目看向周围的李傲宇,道:“你是二局的局长吧?“

李傲宇一愣,不知道这个慕容家的老怪物找自己什么事,但从刚才他卑劣的表现看,自己一定要多个小心,于是简单的回答道:“是。“

慕容无道点点头,说道:“慕容天身受重伤,而慕容雪也不能继续组织工作了,接下来你就组织大家进入天道之门吧。”

他完全是一副命令的语气,好像给自己这个任务是多么大的荣幸,这让李傲宇心中很不爽,暗骂道,你特么的算是哪根葱,不仅贪生怕死,还因为不敢得罪黑蛟王,连家人也能伤害,这种品行也敢命令我?

但考虑到他修为很高,自己打不过,李傲宇只能把满腔的愤怒压抑在心中,回答道:“我知道了。”

他撇了一眼慕容天,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黑蛟王都没动手,就将隐士联盟一局的正局长和副局长完全瓦解,甚至慕容天还有总局的副局长身份,但这里面有慕容无道这个无耻老头至少一半的责任,按照李傲宇对慕容天的了解,就算敌不过黑龙盟或是黑龙王,慕容天也会顾及身份,家族荣誉,与黑龙盟拼命,哪会像今天这般窝囊,简直算是不战而降。

慕容天对慕容无道太过于崇拜和依赖了,完全丧失了自我主动意识。

其实人群大部分人,包括李傲宇,都可以与黑龙盟,甚至是黑蛟王拼命,但必须要有带头的发挥榜样的力量。

没人愿意当缩头乌龟,贪生怕死之徒,但今天慕容无道的出场,直接带领着慕容天,连带着所有人,走上一条没有骨气的窝囊废之路,虽然明哲保身,命是保住了,但今晚所有人,一辈子都会活在这种不堪的屈辱当中。

随后,在李傲宇,张瑞文的组织下,人们陆陆续续向着天道之门进发,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无比阴郁,甚至带着些许愤怒。

而隐士联盟的所有人,面色尴尬的微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此时的隐士联盟,哪里还像是修炼界中的一面旗帜,哪里还有半分管理修炼界秩序的风格!

隐士联盟算上将守的七局,总共有七个分局,韩文鹏断了一条手臂,身受重伤,已经无法继续进入天道之门了,他的三局人手合并到了二局。

古思成自从来到52区就失踪了,留下五局人也并入到了二局。

一局群龙无首,也合并到了张瑞文的四局。

七局除了生死未卜的将守外,基本全军重伤,无法继续战斗,但他们今晚也让所有修炼界的人刮目相看。

在强大对手面前的不屈,在生死之际选择为兄弟义气两肋插刀,这种高尚的品格,折射出其他人心底的黑暗和怯懦。

隐士联盟总共七个分局,除了守家的公孙瑾外,就剩下二局和四局了。

李傲宇和张瑞文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傲宇一直都是很有城府的人,从来不缺望上爬的野心,只是如今这个局面,就算让他顶替慕容天的位置,心里也觉得非常窝囊。

隐士联盟作为修炼界的行管部门,在黑龙盟面前如此卑躬屈膝,每个人脸上都有布满羞愧和懊悔,但事实已成定居,再无法改变。

慕容无道找来两个平时与慕容天走的很近的一局成员,让他们看着慕容天,与韩文鹏一同送往内陆去救治,他自己反而进入天道之门里,不知道想做什么。

傲云明道答应了将守要照顾慕容雪,他亲自带着慕容雪回傲云世家,把傲云世家的子弟留在了这里继续进入天道之门。

他心里已经不再期待家族子弟能遇到什么大机遇,只是不管怎么样,就算去涨涨见识,磨练一下也是好的。

傲云明道走之前,来到七局临时搭建的营地中,对小丑说道:“我先带慕容雪回傲云世家,如果…如果将老弟能平安出来,让他来傲云世家接慕容雪,只要我还活着,将老弟没有来接慕容雪之前,我一定回照顾好她的,不会让她受一点欺负!”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充满轻松和鼓舞,但理性告诉他,将守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话说到最后,语气还是带着些许伤感。

小丑看着傲云明道那坚定的面容,感激的点点头,他心里知道,傲云明道一定会信守承诺,照顾好慕容雪的。

“老大他会出来吗?“李智勇坐在刘半仙的身边问道。

刘半仙昏迷后,他一刻也不离开老家伙,脸上满是泪痕。

“会的,一定会的!多少次危险,老大都能安然无恙,这次也是一样!“小丑语气坚定的说道。

只是心中却又空落落的,不知如何安放。

他不知道未来没有将守的七局,柳家,还有兄弟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

将守进入天道之门,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种莫名的凄凉,沧桑,落寞的感觉出现心中。

他慢慢闭上眼睛,微微仰头,静心感受着周围,这里有过繁荣,有过昌盛,甚至有过无以伦比的荣耀,无数修炼的大能,以能来到这里奋之一搏,而感到无上荣光。

只是在岁月的长河中,这里渐渐被世人所遗忘,被众神所抛弃,只有微末细节所透露出的沉淀痕迹,证明着这里曾经让无数大能向往,战斗,消陨。

他睁开眼睛,看着身前一片黄沙之地,远处则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而更往远处,则是山峦迭起的群山。

这里有花,有草,有树木,有岩石,天空更是挂着一轮太阳,是自成的一片小天地,就是不知道更深远的地方,还会有什么样的风景,是否依旧生存着某些生物。

他双目看向黄沙之上整齐而又没有规律堆放的累累白骨,每一个骨头都像冬日的雪花一样洁白,只有骨节处有着少许乌黑。

小堆的骨头,很像人的骨头,每根骨骼都有小腿般细长。

而大型的白骨堆,仅仅是笼罩在外面的骨架,就有楼房那么大,甚至比九婴的还要大,也不知是什么神兽的骨头,难道是比昆仑墟那些神兽更强大的上古神兽?

黄沙的地面,散落着几柄折断的长刀剑戟,远处几个巨大的石头上,还有着斑斑武器打斗所留下的痕迹。

这种痕迹十分凌乱,估计是大能之间打斗时,自然留下的。

将守看着堆堆白骨,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这些巨大的骨头,很像是有人刻意码放过一般,虽然看不出摆放的规律,但每一堆白骨都非常整齐。

他扫了一眼,并没有靠近这些白骨,径直向里面走去。

路过巨大的石头时,他驻足停下,伸手摸过着石头表面,那凹陷的划痕,里面凹凹凸凸,并不平整,很明显,这不是利器直接划动所致,而是剑气或者其他兵器挥出的余威所致。

忽然,他眉头皱起,这些石头不同于外面的岩石,虽然颜色与外面很相似,但石头表面透露着冰冷和无比坚硬的感觉。

他试着用手下按岩石,却没有半点反应,要知道,他可是有正神境界修为的中能,随手就可以将岩石捏成粉末。

随后他又试着运用真气。

“啪!“

岩石碎裂了一块。

将守微微摇了摇头,这里的岩石果真比外面世界的岩石,要坚硬许多。

他再次环视周围,这里号称上古战场,果然不同凡响,每一处看似平凡,内在却又透露出与众不同。

“呼!“

他的身后传来衣服抖动的声音。

虽然没有看到人,但一股清香已经先一步到了。

是九尾狐!

“你在看什么?”九尾狐美妙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看这个石头。”将守回答道。

“石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九尾狐疑惑的问道。

将守微微摇了摇头,继续道:“这里的岩石很坚硬,要比外面坚硬上许多。”

“噗…”

九尾狐嫣然一笑,解释道:“这里的石头,全部都是上古魔岩,自然不是外面寻常石头所能比的。你知道么,在外面的世界,最坚硬的东西叫做钻石,硬度可以达到十级,但这个魔岩,却能达到二十级,是钻石的一倍不止。”

将守点点头,心道,原来是这样。

九尾狐看到将守明白的表情,心里很高兴,随后继续说道:“这里是上古的留存之地,你也可以理解为,在没有我们所居住的世界时,这里的世界就存在了,虽然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山都与外面的世界看起来所差无几,但内在却很不同,也可以理解为外面的世界是这里的影照或者是后时代。”

影照?后时代?

也就是先有这里的小世界,后有外面的世界呗?

将守看向九尾狐,微微点头。

此时九尾狐身上少了些许魅惑的气质,多了几分清新脱俗和轻松随性的味道,如果自己在这里遇到九尾狐,一定会以为她是住在这里的仙女。

九尾狐见将守半天没说话,便朝他看去,只见将守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入迷,脸上不自觉飞上几朵红晕,竟然害羞起来。

这一害羞,将守更是不能自拔。

九尾狐无论是妩媚,性感,还是羞涩,活泼,每一面都能给男人带来无以伦比的惊艳感觉。

她就像个有百分之二百魅力女人,没有之一,她的美貌甚至超过柳寒冰,唐如嫣,乔媚,胜过将守见过的所有女人。

“看够么?”九尾狐红着脸低声道。

将守一愣,赶忙摇了摇头,暗骂自己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欣赏美女。

“对不起,我不是…”他想解释自己并不是有意冒犯。

“我知道,我没有怪你,甚至…我很喜欢你这么看着我。“九尾狐说到最后,声音快连自己都听不清了,内心却十分甜蜜。

“好啦,现在先别想其他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嘻嘻,黑龙王马上就要追过来了,你想好用什么对策应付他了吗?“九尾狐问道。

之前九尾狐曾问过将守对战黑蛟王有几分胜算,但将守却说毫无胜算,眼下九尾狐压根没有战胜黑蛟王的心思,能应付或者躲避过去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将守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曾经有个叫做遗神王的半神人告诉我,当我进入正神境界大能时,就有能力可以战胜黑蛟王,只是我现在还是正神境界的中能,距离大能的境界,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毕竟神位之后,越往后越不是凭借苦修突破的,而是思想和心灵的感悟。白天经历天劫时,就是因为我想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一些道理才引发的突破。”

九尾狐点点头表示认同,确实是如此,她也已经是飞神境界的大能了,却一直止步于飞神境界,没有半点突破到正神境界的头绪,为此,她也很苦恼,不知如何突破。

“你别发愁,也别担心,没事的,突破这样的事情,越着急越找不到契机,神位之后的突破契机,很多都是随缘的,时常不经意间一个小小的想法,就能触动突破的契机,所以你别着急。”九尾狐安慰着将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