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70章 魔界三皇子

小丑“嘿嘿”一笑,眼睛微微一转,道:“好东西当然是留到最后啦!哈哈哈…让你们这些畜生尝尝我雷霆火炮的滋味!”

说完,他对着眼前一只妖兽就射了过去。

“轰!”

妖兽中弹后,发生爆炸!

但让所有人感到错愕的是,妖兽除了中弹爆炸处有些焦黑外,皮肉甚至连点血都没流,充其量被爆炸的气流推倒,转瞬间就站了起来,面色凶狠的向着小丑扑来。

刘半仙眼疾手快,手中蓝色火球闪现,对着扑来的妖兽就扔了过去。

火球打中妖兽后,瞬间燃烧起来,妖兽发出痛苦的嘶吼。

“啪!”

妖兽落地,差点砸到刘半仙,还好他腿脚利索,及时的躲了过去。

“这特么的又是怎么回事?你是靠这玩意拉仇恨的?你这个到底是玩具枪还是火炮?不是说玄武,玄皇境界的人都能弄死吗?但打在妖兽身上连块伤口都没有!”刘半仙看着外形骇人的长枪,威力竟然疲软到阳痿,很是无奈。

小丑一阵吃瘪,笑嘻嘻的脸上顿时有了几分尴尬。

刘半仙懒得理他,快步走到将守身旁,喊道:“老大,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妖兽好像都没有心智,它们虽然无比凶猛,残忍,甚至都有玄武和玄皇的水平,却很少用法术,基本都用原始撕咬本能作为攻击方式。只有受伤无法行动时,才会想起运用法术攻击。它们很象是木偶或是傀儡,背后应该有人操控,我举得解决这些妖兽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它们背后的操控之人!“

他说的话,周围的人们都清楚听到,眼前纷纷一亮,向着战场外围看去,找寻操控妖兽的人。

慕容天眼中的决绝立刻换成了希望,他将身前的妖兽干掉后,立刻高高跃起,向着战场外围高高跃去。

将守也是纵身一跃,紧跟上去,心中暗道,老刘就是老刘,不愧是多吃了几年大米,关键时候还是观察仔细,分析透彻。

之前,他对上妖兽基本都是一招制敌,所以也没有细致观察,只当妖兽们是还没有发挥出法术就被自己干掉了,所以忽略了这一点。

现在看,这些妖兽的确像是些充满原始本能的野兽,根本与妖族领地的妖兽不在一个智商线上,如同被抽掉灵魂的人。

将守和慕容天冲出战场后,果然有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站在战场的不远处,而他的身前,竟然摆放着一个桌子,上面有一把黑色,如同焦炭的古琴。

之所以看出古琴,是因为外形酷似古琴,琴面之上更是有几条琴弦,在月光下偶尔山着光芒。

黑斗篷之人虽然弹奏着琴弦,但将守和慕容天却听不到任何的琴音。

难道…难道只有妖兽才能听到!

似乎感觉有人注意到他,黑色斗篷人猛地扭头看向慕容天和将守。

将守倒吸一口凉气,被黑色斗篷笼罩的面容上,有着一双十分骇然的绿色眼睛,就如同黑夜中的鬼火般瘆人。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看着黑斗篷人的装束,八成与霸下、狴犴一样,都是黑蛟王的儿子,传说中的九子之一。

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个黑斗篷人是黑蛟王的第几个儿子。

“不错,竟然能发现我。“黑斗篷人语气中带着几分赞许的说道。

他的声音发闷,有些像耕牛的叫声。

“哼!无耻的黑龙盟,竟然暗中操控妖兽袭击我修炼界,我现在就杀了你!”慕容天语气充满着愤怒,手中的长剑似乎感觉到他的愤怒,发出嗡鸣声,随后对着黑斗篷之人就刺了过去。

“入神境界的修为还敢在我这里放肆!”黑斗篷人把冲过来的慕容天和冰冷的剑锋当成了空气,根本就不理睬他,继续自顾自的弹着琴。

慕容天看着黑斗篷人轻蔑的神态,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眼中更是冒出愤怒的火焰,恨不得将他身体刺上百八十个窟窿。

“不要!”

将守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眼前黑斗篷人过于轻松淡定了,周围一定还埋伏着其他人。

黑蛟王是一定要来的,因为他要找自己!

那么他的其他儿子也一定就在这附近,只是他们没有现身,八成是隐藏在暗处,如同看戏一般的看着自己这些人。

慕容天虽然听到了将守的喊话,却并没有收势,慕容天要把今晚所遭遇的所有压力和痛苦,化成愤怒的力量,全部宣泄在这个黑斗篷人身上,将他大卸八块都不够解恨!

慕容天在距离黑斗篷人还有十米距离时,双腿一蹬,直接跃起,身体与长剑平行,剑锋直指黑斗篷人藏在阴影下的面额。

就在着如此紧要关头,黑斗篷人依旧不慌不乱,安稳从容的弹着琴。

就在慕容天的尖峰与黑斗篷人距离不到半米时,一道绿光快速射来,直接打在了慕容天的长剑上。

慕容天只感觉剑身传来一股磅礴的力量,身体猛地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随后摔落在地。

他手中的长剑更是脱手飞出,刺入了黄土中。

就在慕容天被打飞的同时,将守想出手拦截那个发出绿光的人,却始终没有出手,因为一旦他出手,必然会暴露他的身份,到时候黑蛟王和他的其他儿子出现,他们会不顾一切杀了自己,还有其他人类,最后的结果还是全军覆没。

将守快速移动到慕容天身边,将他扶起,查看伤势。

“噗!“

慕容天口吐鲜血,面色苍白,连眼神都有着几分涣散。

在弹琴的黑斗篷人旁边,逐渐凭空出现另一个黑斗篷人。

将守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感受到他斗篷下嘲笑的面孔。

“既然你着急送死,就让我送你上路吧!“另一个黑衣人手中再次凝结出一道绿光,对着慕容天和将守就射了过来。

慕容天此时身受重伤,已经无力反抗,他用手不停的推着将守,意思很明白,让将守躲开,不想让将守陪他一起死。

将守无奈的叹口气,忽然用身体挡在了慕容天身前,闭上眼睛,准备硬生生的承受这一击。

但十几秒过去了,准备好的“飞翔“和吐血都没有发生。

那道绿光仿佛凭空消失或是打偏了一般。

当将守重新看向黑斗篷人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他们二人身前。

看到这个人的背影,慕容天有了几秒的愣神,随后在将守怀中挣扎的想要坐起来。

“是…是老祖宗?”慕容天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个身影并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动作和言语,就安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某个人现身。

发出绿光的黑斗篷人没有动作,甚至旁边弹琴的黑斗篷人也没有继续弹琴,三伙人竟然同时安静的待在原地。

这时,战场中的厮杀声渐渐小了起来,妖兽们忽然有序的离开战场中间,向着外围退去,包围着场中的人类。

“怎么回事,它们怎么撤了?”

“是啊,怎么回事?”

“没有撤,它们在包围着我们!”

.........

人们有些疑惑,不明白妖兽们为什么忽然退去,反而包围着他们,纷纷左右张望起来。

良久…

“呵呵,老朋友,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你!”从空气中传来一个笑声。

将守面色变得凝重,他认出了这个声音,正是有过几面之缘的黑蛟王!

“既然就在这里,就现身相见吧。”为将守和慕容天挡住绿光的身影淡淡说道。

就在身影的前方,一个红色的影子凭空出现,从虚幻渐渐变得真实。

“慕容无道老兄,近千年了,你还是那么精神抖擞,这在人类中,很不常见啊!“黑蛟王依旧是过去那般造型,披着红色斗篷,身后纹着一条黑色巨蛟。

“黑龙王,你活了几千年,还能有如此大的心机和欲望,这在妖兽中也不多见!“身影继续说道。

妖兽一般成为大能后,都会寻找一处人迹罕至的僻静地方,摒弃欲望,安心修炼,期待有朝一日飞升成神!

而慕容无道称呼黑蛟王为黑龙王,也是因为在修炼界,大家都称呼黑龙盟的盟主叫黑龙王。

只有在遗神王这样半神人面前,黑蛟王才不敢妄自称龙,只能以蛟自居。

听到黑蛟王对老者的称呼,将守和慕容天的表情同时一愣,瞬间认出了老者。

将守记得上次在慕容世家偷走九龙图时,有个老者追击自己,看来就是眼前这个人。

而慕容天变得激动,这是他慕容家的老祖宗,慕容无道!

过去只在家族故事中听到过他的事迹,在修炼室里看到过他的画像。

没想到,慕容家的老祖宗依旧尚在人间,如今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听别人说,你不是已经隐世,不再过问凡尘琐事了嘛?就连过去慕容家发生过的几件大事件,都没有看到你的身影,怎么今天却要重出江湖了?“黑蛟王问道。

慕容无道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如果只是关乎输赢,凡尘虚荣,我都不会前来,只是…“他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身后,继续说道:“只是今天是关乎我慕容世家唯一的血脉,我就不能不管了。”

慕容天听完这话,面色变得激动,甚至眼中都浮上一层泪水。

老祖宗是为了他专门赶过来,他究竟是有多么大的福分,才会有这等待遇啊!

“哦?后面的年轻人是你的唯一血脉?”黑蛟王语气疑惑。

老人点了点头。

黑蛟王略微沉吟一下,继续说道:“那我放他走,你即刻离开这里如何?”

老人又摇了摇头。

黑蛟王身体一怔,语气瞬间变得阴沉,道:“那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也想把命留在这里?要知道,你的修为可是不及我,现在无名可不在这里!”

老人无奈的叹息一声,随后仰望天空,仿佛在追忆前人。

“是的,我很清楚,我的修为不及你,我的师父无名也不在人世了,但很可惜,我的后辈是隐士联盟总局的副局长,他有他应尽的责任,而我是他的祖宗,我也有我应尽的责任。”慕容无道这几句话说得非常无奈。

常言道,权力越大的人,责任也就越大,所牵连的事情也就越大。

慕容天是隐士联盟的副局长,不仅仅代表着他自己,更是代表着整个慕容家的荣誉。

而慕容天也是慕容世家年轻一代唯一的男丁,所以慕容无道为了保住慕容家的香火,必须也要承担起保护血脉的责任。

这也就变成慕容无道必须连修炼界的人们一起保护了。

起码今天是这样的。

“看来我今天是不得不杀你了,要知道,见到一个已经认识千余年的旧友,内心是多么的感概,但我却要将这份感概化为对你永久的思念,真是很残忍。”黑蛟王说这几句话时,竟然有些伤感。

看来在漫长的岁月中,他的内心除了怨恨,愤怒,还有部分的孤独。

“真的要杀了认识千年的旧有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将守一愣,心道,看来今天人来还挺齐。

在慕容无道身旁,又凭空出现了两个人影。

此时这二人没有再遮面,而是露出了本来面目,并且着装也非常有门派特色。

毒女一身苗族衣服,而旁边的女人一身黑纱长裙,虽然夜晚周围漆黑一片,但将守能看到黑纱长裙女人的额头上,有一道明月。

“毒女?呵呵,许久不见,看来岁月在你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黑蛟王言语有些挑逗。

“黑龙王,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嘴巴像屁股一样臭。”毒女立刻反击的骂道。

“哈哈哈…这么多年了,你的性格还是那么冲,一点没变。”黑蛟王笑道,随后他的目光看向毒女身旁的黑纱长裙的女人,道:“咦!鬼月圣女?鬼雾那个老家伙死了?“

黑纱长裙女人双目盯着黑蛟王,却不回答他任何话。

将守惊讶,鬼月圣女?鬼月派的?

黑蛟王看规约圣女不理他,也不再继续纠缠,略微沉吟半响,继续说道:“今晚真是有意思,老朋友来了一半,五色使者呢?神女呢?他们没有来?就凭你们几个就想要对付我?也就是鬼月圣女是点威胁,无道和毒女,我对付你们只需要一招!”

将守错愕,鬼月圣女有点威胁?

什么意思?

难道鬼月圣女也有正神境界的修为?

但之前几次交手不像啊,也就是与毒女一个修为水平,飞神境界。

另外五色使者又是谁?

慕容无道这时忽然说道:“不要想多了,没有人要对付你,只是希望你能够平息这场毫无意义的争斗,我们各自放手,就算天道之门打开,也各自忙各自的,互不打扰,两不相干,如何?”

黑蛟王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左右踱步,似乎在思考,只是将守发现,他有意无意的瞥向鬼月圣女,似乎鬼月圣女对他是个不小的威胁。

“好吧,都是千年的朋友了,我也不想做得太绝,只是我需要隐士联盟交出一个人。”黑蛟王忽然说道。

慕容无道和鬼月圣女没有任何表情,反而是毒女表现一愣,直接开口问道:“交出一个人?难道你这次来是为了一个人?什么人还能劳烦黑龙王兴师动众的来要人?”

不仅是毒女疑惑,就连慕容天也疑惑起来,眼睛不自觉的看向营地中的人群。

“那个人在三千年前,偷走了我的龙珠,破坏了天道自然,让天地不再灵气充裕,让九龙之地变得荒芜,更可恶的是,他让我失去成为真龙的机会!我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夺回我应得的一切!”黑蛟王说道最后,竟然咆哮起来,全身散发出无尽的杀意和愤怒。

周围顿时刮起一阵狂风,吹动着众人衣服“呼啦啦”的作响。

慕容无道的表情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鬼月圣女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而毒女直接惊呼:“什么?真的假的?你找三千年都没有找到,确定那个人类还活着?就是正神境界的人类都不可能活到三千年,师父就是个例子,你是不是看错了?”

黑蛟王愤怒的大喊道:“你懂什么!他身上有真龙的气息,每次他经历天劫,我都能有所感知,因为他的天劫,是天道的劫难,是对真龙的考验,这种气息我永远也不会搞错!”

毒女仿佛根本不在乎黑蛟王愤怒,继续问道:“那他渡劫时,你为什么不找到他,然后杀了他,如今却要在这里闹,枉杀无辜?”

黑蛟王似乎意识道自己很愤怒,努力让自己平复情绪,缓缓说道:“我并不知道他是谁,我要让他主动站出来,我要光明正大的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让他跟我一样修为时,在所有人面前将他打倒,最后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将守听完后,暗道这个黑蛟王很特么的无耻,什么叫光明正大夺回一切,什么叫在所有人面前打倒自己?

明明时神女救了自己,他迫于无奈才放过自己的。

但好消息是,他从黑蛟王的言语中发现,黑蛟王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将守决定先不做任何举动,等待局势有进一步的变化,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