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65章 神秘的洞穴

他看着黑黄的沼泽,这里的土质,根本不是能有沼泽的地方,但这里却偏偏出现了沼泽,非常奇怪的奇怪。

但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天空中,“轰隆隆”再次响起一声惊雷。

将守仰天看去,目光直视云层里的电蛇,双眼露出滂湃的战意,道:“来吧!天雷!就让我尝尝你有多大的威力!”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道比之前紫色天雷更加粗大的深紫色天雷,从天空奔射而下,对着将守的头顶就冲了过来。

将守全身散发出暴虐的气势,一团金色光芒,瞬间笼罩全身,他在金光中间,仿佛是一尊下凡的天神,无比威武!

他双手化拳,随后双腿微微一曲,猛地蹬地,对着天雷就对冲了上去。

“轰!”

远处的人们,虽然距离很远,却看得无比清晰,拔地而起的金光和天雷的紫光相撞得刹那,如同十级核爆的爆炸,发出震彻天地的巨响。

这声巨响,带动着大地都跟着颤抖。

随后,散发出一束夺目的白炽光芒,这束光芒无比夺目,哪怕相距百余公里外,也刺的人眼无法直视。

“呼,呼,呼…”

从爆炸的中心,猛地向四周卷起一道巨大的气浪。

气浪卷着地上的黄土,快速的向四周扩散袭去。

漫天的黄土,遮天蔽日,如同科幻电影中的世界末日。

营地中的人们心中,更是升起一种荒凉而又惊惧的感觉。

几十个试图去爆炸的中心一探究竟的人们,刚离开营地还不足百米,就被快速袭来的气浪掀翻在地,随后很快就被气流中的黄土淹没。

营地也惨遭不幸,外围的帐篷,全部被气浪吹飞,有些修为略低的世家门人,甚至都被气浪带飞数十米远。

一时之间,营地中惨叫不止,哀嚎遍地。

好在营地的帐篷够多,当气浪渐渐冲到中间时,也已经没有了后劲,消散在了空气中,只是帐篷上一层厚厚的黄土,说明气浪中蕴含着强大的威力。

刘半仙这时已经从将守的帐篷里出来了,由于七局的帐篷在中心位置,所以并没有被这股气流波及到。

“大家都有没有事?朱雀,白虎,小丑,智勇?”刘半仙对着另外两个帐篷喊道。

朱雀和白虎从帐篷里走出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怎么待得好好得,忽然刮起大风了?

小丑领着李智勇也走出帐篷,一脸惊奇的说道:“刘老头,发生什么了,周围这都是怎么回事?“

他们几个人一直待在帐篷里,就连巨响也懒得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有人去处理的。

“没事,就是刮了一阵风。”刘半仙说道。

“老大和慕容雪呢?”小丑看了一圈,没见这两个人,有些担心的问道。

刘半仙略微一沉吟,继续说道:“在帐篷里,我刚从那边出来。”

小丑面色放松下来,道:“哦,那就行,没别的事情我继续回去睡觉了。“

刘半仙点点头,同时也对着朱雀和白虎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就回去吧。

当他再次回到将守的帐篷里时,慕容雪已经急的在原地来回打转,看到刘半仙进来,立刻追问道:“老刘,又是爆炸声,又是刮风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也太吓人了!“

自从将守出去后,刘半仙就一直拉着慕容雪,没让她离开帐篷,每次她追问刘半仙到底发生什么事时,刘半仙也是支支吾吾,左右而言它。

刘半仙看了看已经非常担心和躁动的慕容雪,心中叹息一声,他之前没说,是觉得没有到最后一步时,甚至老大有百分之一悄无声息回来的可能,他都不愿意透露将守的秘密,但眼下动静闹得这么大,一会儿八成会有人来,毕竟天雷那么明显,而且天雷渡劫都是入神境界以上的人,难免会有好事之人,想追查渡劫之人的身份。

知道瞒不住了,不讲不行了,他说道:“刚才的轰响和刮起的大风,是将守在渡劫。”

“渡劫?怎么可能,只有进入神位之后才会有天雷渡劫吗?嗯?难道…”说到这里,慕容雪用白皙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半仙。

在慕容雪的意识里,将守不过是玄武或者玄皇境界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神位大能?

刘半仙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老大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真实的修为,而且,有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在追杀他,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知道渡劫的这个大能,就是他。”

“什么!有人追杀将守?什么人这么厉害,他难道不知道将守是隐士联盟的局长吗?他想与隐士联盟,甚至整个天龙国修炼界为敌?”慕容雪上一个瓜还没吃完,刘半仙就又丢给她一个,她都感觉心脏快要受不了了,一个劲的跳。

“这个…我不能说,你不知道最好,如果以后有人问起刚才渡劫的人是谁,你一定要切记,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将守的名字。”刘半仙一脸严肃认真的对慕容雪说道。

慕容雪还是第一次看到刘半仙这个老顽童这么严肃,甚至严肃的有些让人害怕,她立刻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无论是将守和我的关系也好,还是他是隐士联盟的分局长也罢,我都不会把他说出来的,哪怕是失去性命也绝对不会。”慕容雪郑重的说道。

刘半仙深深的看了慕容雪一眼,脸上的严肃也瞬间消失,他阅人无数,对慕容雪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她虽然是个女儿身,却性格冷傲,是个不怕死,不受威胁的人,所以刘半仙相信慕容雪是绝不会出卖将守的。

“我相信你!老大刚才闹出这么大动静,肯定会有好事的人想来追查刚才是谁在渡劫,到时还需要你帮忙遮掩。”刘半仙说道。

“好的,只是我需要怎么遮掩?”慕容雪一脸认真的问道。

刘半仙心中无语,这个慕容雪哪都挺好的,人长得漂亮,修为也挺高,就是这个脑子不太灵光。

“一会儿如果有人来问,你就主动出去,告诉大家你和…老大在睡觉,一直都没出去,你是慕容天的妹妹,也是隐士联盟一局的副局长,大家都会相信你的。”刘半仙说到一半,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事关乎女儿家的清白。

慕容雪如果这么讲,也算是在修炼界公开了她和将守的关系。

“好的,没问题,如果有人来问,我就这么跟人说。“慕容雪一脸认真的说道。

刘半仙看了看她,看来慕容雪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个什么事,但就算知道了,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所幸她也就不多说了,随即点点头,走出了帐篷。

他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帐篷,反而向外走去,他要去其他地方看看,顺便打探一下周围人的“舆论“。

将守的帐篷里就剩下慕容雪了,她赶忙把外衣脱掉,直接上了床,左右看了看,又把脱下的衣服和一个枕头放在了身旁的被窝里,就算被人发现了,她也能说将守在睡觉。

她现在心里只有防范他人来打探消息的事情,完全没有其他想法。

刘半仙走到外面,先是扫了一圈,此刻营地外围乱成了一团,不少人都在挖着黄土,刚才很多人都被埋在了黄土里,另外还有不少人在重新搭着帐篷,擦拭着帐篷上的黄土。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慕容天的帐篷周围转转,就算有什么消息和行动,他那边也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想罢,他大步向前走去。

就在他走路的同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斜前方,七局营地的边上。

他停下脚步,看向那个身影,而身影也在看着他。

二人对视一秒后,身影慢慢的向着营地外围走去。

刘半仙微微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那个身影赫然就是受将守恩惠的冷漠青年,只不过在冷漠的面孔上,有着一丝担忧。

……………………………………………

黑黄的沼泽中,一个白色身体慢慢的向下沉去。

刚才天雷与将守相撞后,直接被巨大的爆炸力拍入沼泽当中。

而将守也在爆炸的同时,被强大的余波震得脑海中一片空白,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将守渐渐恢复了意识,他感觉全身被一股阻力包裹,如同身陷在海水里一般。

很快,他明白了,此刻他正身处在粘稠的沼泽之中。

他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心中不自觉的感叹,这次的天雷果然厉害,过去被劈了多少次,每次都是身体麻痹,意识却是清醒的,但这次却连清醒的意识都没有了,完全被劈昏迷了。

“啪!“

将守身体猛地一轻,虽然睁不开眼,却感觉身体猛地下坠,随后跌落在冰冷而又坚硬的岩石上。

真特么疼,好在是距离不高,否则还不摔成肉泥?对了,我不应该在沼泽泥潭中吗,下沉应该是沉底,怎么感觉好像周围没有了湿润感觉,像是在一处干燥的地方,看来只有等身体恢复后,才能知道在哪里了,将守心中想道。

……………………………………………………

营地的将守帐篷中,慕容雪心事很重,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四处看,担心万一有人闯进来看到什么破绽,可怎么办?

同时他也紧张关注着帐篷外的动静,一旦有人要进来,或者有什么异动,她立刻披上外衣,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给外面的人打发走。

刘半仙走到慕容天的大帐周围,此刻已经聚满了人,都是各个世家和门派派人来问刚才发生什么事的。

慕容天从大帐中走出,看着外面有些慌张的人,微微一笑,给了大家一个安稳的眼神,朗声说道:“大家静一静,不要慌乱,刚才我已经与几个世家和门派长老沟通过,这是天道之门开启的异象,不要紧,大家尽可安心的回去,继续等待天道之门的开启,同时,刚才的大风吹倒了不少的帐篷,如果大家需要人手,可以找隐士联盟四局的张瑞文局长,他会协调出人手帮助大家重新搭建帐篷。“

“哦,原来真的是异象啊,我就说嘛,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打雷呢!“

“是啊,刚才真是太可怕了,那雷声,还有刮起的大风,太恐怖了!“

“好的,我们这就回去了,谢谢慕容局长!“

………

周围的世家和门派子弟们对慕容局长拱了拱手,便各自回去了。

慕容天扫视了一圈,忽然看到刘半仙,于是眉头一挑,道:“刘副局长,你怎么来了?“

刘半仙和慕容天还不是很熟,所以说话以官职相称。

“老人家我是奉我们老大的意思,过来看看,刚才的响声,还有大风好很恐怖啊!刚才听慕容局长的那几句话,真有大家风范,不愧是慕容世家最优秀的年轻一辈啊。“刘半仙乐呵呵的说道,最后还不忘记奉承慕容天一下。

慕容天听到刘半仙的恭维,脸上有了一丝喜色,他还是很吃这套的,于是点了点头,道:“呵呵,谬赞了,将守现在在做什么,怎么没有亲自来?“

刘半仙面色忽然变得猥琐,“哈哈”一笑,继续道:“我们老大他…他在陪人休息。”说陪人二字时,对着慕容天眨了眨眼,语气很是隐晦。

慕容天一看他这副表情,就明白了这话中的意思,于是无奈的笑了笑,心中更是感叹,过去真是把慕容雪惯坏了,一点规矩都不懂。

昨晚就在人家帐篷里过夜,今天更是大白天就待在别人的帐篷里,女儿家的矜持早就不知道被丢在哪了。

“好了,我知道了,回去跟将守说,一会儿都不要出帐篷,我要派人重新清点人数。天道之门即将开启,我担心有黑龙盟或者其他心怀鬼胎的人混进咱们这里借机捣乱。”慕容天说道。

每个世家和门派来到营地后,都会有专人通知门派和世家清点人数,并上报到隐士联盟里做备案登记。

刘半仙“嘿嘿”一笑,道:“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跟老大说。”但心里却将慕容天狠狠的鄙视了一番,狗屁的担心黑龙盟和心怀鬼胎的人,分明就是想找出渡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