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263章 傲云明道的请求

朱雀,白虎和李智勇由于白天没见到这个有些落魄的青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一旁吃着羊肉不说话。

一只烤羊很快就被几人吃了个干净。

青年可能平时很少吃肉,最后甚至将羊骨架都拆了下来,把整副骨头都吃了个干净,连点肉丝都不剩。

“吃饱了吗?“将守和蔼的问向青年。

青年摸了摸鼓起来的肚子,点了点头。

将守笑了笑,不再说话。

青年见将守不说,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盘坐在地,不停的搓着手。

将守见他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开口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发软,便主动开口,道:“你想变强?“

青年直愣愣的看着将守,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将守笑了下,右手一道淡黄色的光芒,对着青年的丹田就挥了出去。

“啊。”

将守速度太快,青年都来不及反应,随后,只感觉体内响起一个极其细小的声音,如同瓶塞被拔起一了般。

青年感觉一股热流向着丹田涌去,整个腹部都开始发热,他知道,要突破了!

来不及感谢,他立刻盘膝凝气,双手放于身前,头顶和后背渐渐升起一层层白烟。

刘半仙和小丑好奇的看向青年,他们还没有过突破玄皇境界的经验,这个时候刚好可以学习和观摩一下。

良久,青年的天灵盖一直冒着丝丝白烟,额头更是布满了汗珠,看来他在体内与什么做着争斗。

将守知道,他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候,这个时候不能被打扰,等突破之后,就会好的。

“阿雪,我看今天只有琉璃国的阴阳门来了,其他国家的修炼门派和世家,也会来吗?“将守问向身旁的慕容雪。

自从与慕容雪相好之后,他就亲昵的称呼慕容雪为阿雪。

“应该不会,天道之门的开启地点在天龙国,其他国家的修炼门派很少会来参与,如果天道之门开在其他国家,天龙国的修炼界也不会去参与,毕竟是人家国土上的事情,就算有什么宝物,也是人家的。虽然这些都没有明文规定,但大家都不愿意去占其他国家的便宜。”慕容雪解释道。

“嗯?那琉璃国为什么来,按这个说法,他不应该在琉璃国吗?“将守有些疑惑。

慕容雪脸上有了些不屑,随后又看了看慕容天那边的帐篷,低声道:“琉璃国只是一个弹丸小国,说白了就是一个海岛,一般像这种有着大机遇的事件,很少会发生在琉璃国那样的地方。也因此,琉璃国的修炼功法也好,神兵也罢,都非常的稀少,隐士联盟副局长用的兵器,都比他们长老用的要好很多,整个琉璃国,也就只有阴阳门一个修炼门派,所以阴阳门有时候厚着脸皮蹭其他国家的大机遇,其他国家的修炼人士也是摆出大度的姿态,不与他们计较。“

将守明白了,之前他就听闻琉璃国由于地域很小,各种自然资源都非常的稀少,导致了他们甚至连“便便“都能研究出成为美味,简直就是“垃圾再生”的典范,看来琉璃国的修炼界也是如此,只是脸皮更厚了一些,直接将手伸向别的国家。

之前琉璃国长老来到天龙国搜寻噬魂刀时,将守就有些奇怪,长老们都来了,竟然只是为一把噬魂刀?

按照常理说,噬魂刀在修炼兵器中,其实并不算强,否则也不能被人轻易打断,它最大的用处在于可以帮助修行杀气诀的人积攒更多杀气。

除了与樱花的情分不谈,光是何大山送给自己的霸王刀都要比噬魂刀好上几倍不止。

但即便如此,阴阳门人还是紧追不放,就好像他们中有人会杀气诀似的。

而安倍晴日主动透露出自己练成了九世弑神,八成也与这种“先天”不足的自卑感有很大关系吧。

这时,一名一局的人来到七局的营地,道:“将局长,慕容局长通知各分局局长,明天上午一早九点开会。“

将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来人通知完,就转身回去了。

李智勇这时忽然开口道:“其实通不通知我们都一样,反正也没有分配给我们任务,简直多此一举。”

将守拿起一个石子,向他扔了过去,“砰“,正中他的白脑门。

他表情瞬间变得委屈,道:“老大…你打我干什么呀…”

“给你个小教训,让你以后再多嘴。“将守严肃的说道。

这话自己人说说也就行,当着外人说,有“意见”和不团结的成分在里面。

李智勇嘟囔着嘴巴,一脸的委屈。

慕容雪见李智勇很可爱,对他笑了笑,又摆了一个鬼脸,逗他开心。

“啊!“

冷不丁,青年忽然大喊一声,双手快速伸向左右两边,两股白色的真气,立刻向着左右两边卷去。

将守目光一凝,伸手猛地拍向白色真气,又用另一只手凝出一道淡黄色光芒,射向另一侧。

“噗,噗“两声闷响。

两股白色真气顿时被打散,逐渐融入空气,消失不见。

将守看着青年,嘴角露出个笑容,他知道,青年突破成功了。

青年将伸展的双臂缓缓收回,做了一个收功的姿势,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

当他再次看向将守时,眼中有着一丝感激。

他缓缓站起身,对着将守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后从背后将那柄生锈的长剑解下,递到了将守面前。

将守知道他是想用这柄长剑报答自己。

“不用了,举手之劳,你回去吧。“将守淡淡的说道。

青年面色一怔,有些疑惑的看着将守,不明白他的意思。

将守见青年不走,反而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我帮你并不是为了你报答我,就当作是你我的缘分吧,回去之后好好修炼。”

青年听完将守的话,略薄的嘴唇微微抿起,直愣愣的看着将守。

将守也不再理他,扭头继续与慕容雪闲聊,将青年晾在了一边。

终于,青年转身,向着他自己住的地方走去,自始自终,他都没发一语。

”这个人好没有礼貌!缺乏教养!“刘半仙看着青年如此,又有些不高兴了,将守刚帮助他,他竟然连声谢都没说。

将守扫了一眼青年略微有些孤寂的背影,心中叹息一声,便对刘半仙说道:“他性格就是如此,并不是心里不知道感激,刚才他还想把唯一的剑给我。另外,我看他估计也没带什么吃的,你拿些吃的和喝的给他,不要说是我送的,就说隐士联盟配发的。“

刘半仙点点头,站起身向着客车的储物柜那边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心道,老大对这个青年是真心的好,怕他倔强不肯收,甚至都给他找了一个理由。

“老大,刚才那个青年是什么人,你好像对他挺好的。“朱雀问道。

白虎和李智勇也望向将守,表情等着将守回答。

之前都没见过的人,但将守又是帮助他提升修为,又是送吃送喝的,这也太反常了。

将守看着朱雀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才见过的。“

“那你对他那么好?“朱雀有些不相信。

“也许…他和曾经的我有些像吧。“将守说道。

朱雀将信将疑的看着将守,还是不怎么相信。

刚才那个青年与将守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有相似的经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将守起床后就和慕容雪一同向着慕容天的议事帐篷走去。

进入帐篷里,依旧像过去执行任务那般,一条长桌立在帐篷中间,其他几个分局的负责早已经坐在周围,几个平日里与隐士联盟走的很近的门派和世家长老也坐在长桌周围。

将守找到一个空位,直接坐下,而慕容雪则走到慕容天的身旁坐下。

傲云明道看到将守进来,朝他笑着点了点头。

时间刚好九点,慕容天宣布会议开始。

整个会议依旧是对天道之门开启后的警戒,秩序,拿到珍宝后的规矩等等,不允许私下打斗,不允许伤人性命...

将守听了半天,都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所幸也就神游太虚了。

他余光正巧扫道韩文鹏,只见他双眼深凹,眼下青紫,双眼透露出疲惫,明显是没怎么睡好,看来这几天为了追查黑龙盟的踪迹,没少熬神。

慕容天这次布置任务不光是隐士联盟的人,还有不少门派和世家的人手。

将守看着他面色比上次有了不少轻松,看来头一次组织这么大的任务还是有些紧张,这次加上不少外援,对他的压力确实减轻了不少。

“七局依旧还是负责机动,有什么突发情况随时支援!”慕容天最后提到了七局。

将守点点头,道:“好的!”

随后慕容天宣布会议解散。

将守早就乏累了,过去他就不喜欢这样的大会,现在依旧如此,感觉就是在浪费时间。

就在他准备走出帐篷时,傲云明道忽然喊着了将守。

“将局长,请等一等。”傲云明道喊道。

“嗯?傲云前辈有什么吩咐吗?”将守礼貌的问道。

傲云明道“哈哈”笑道:“有时间吗?去我的帐篷里坐一会儿?”

将守立刻明白了,傲云明道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在这个人多的地方不方便说。

“好的,您先请。“将守让开了出口位置。

傲云明道大步走出帐篷,在前面带路。

傲云家族的帐篷就在隐士联盟帐篷的周围,很快就走到了。

一顶四方形的白色帐篷,周围印着傲云两个字。

傲云明道撑开帐蓬莲,示意将守先进。

将守也不客气,直接走了进去。

傲云家族的帐篷很大,只是比慕容天的议事帐篷小一点点。

此时里面已经有了七八个人,都是身穿白色衣服,看来都是傲云家族的子弟。

“将局长,快请坐。”傲云明道说道。

将守点点头,直接坐在了帐篷最里面的椅子上。

“傲云前辈,以后叫我将守就行,叫官职显得生分。”将守说道。

傲云明道很开心,将守这么说明显是不拿他当外人,于是说道:“那好,我就托个大,以后叫你将老弟。这个…有个事,我很不想开口,但是关乎傲云世家的未来,我不得不拉下老脸,拜托将老弟。”

将守面色不变,只是点点头,淡淡道:“请说。”

“我想买下七局这次在天道之门内的所得,无论什么修炼秘籍,兵器,珍宝都可以,并且我可以向将老弟承诺,只要老弟开出价,我傲云家族绝不还价,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傲云明道说道。

将守一怔,还能这么操作?

傲云明道此刻给将守的感觉,很像平日里李智勇打游戏时说的RMB玩家。

技术不行不要紧,用钱来弥补。

“我看傲云世家这次也来了不少人,大家都是第一次进入天道之门,我想所获得东西都应该差不多,没有买卖的必要吧?”将守说道。

这也确实是事情,天道之门千年一开,细数这里的所有人,就没有超过五百岁的人,大家都是第一次进去,所以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大家又能获得什么,都是未知的事情。

傲云明道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沉吟一会儿,缓缓说道:“刚才慕容局长所说,不许私下殴斗,不许伤人性命等等,这些规矩都是好的,希望大家能和平有序的进去,各自搜集各自的宝物,但…但真正到里面时,难免有些人会看到宝物后,眼睛发红,贪念上头,最后铤而走险,伤及无辜。”

将守看着傲云明道有些阴沉的脸,还有眼中那一抹厉色,看来姜还是老的辣,慕容天成长过于顺风顺水了,有些事情还是过于理想化。

他也是感觉慕容天刚才所讲太过于乐观,那些拼死拼活,甚至耗尽所有身家投入到修炼中的人,到头来能修炼到理想境界的还是太少了,如果遇到了顶级修炼功法,绝世神兵,还有稀有的宝药,难免不发生争斗。

到那时,流血都是小事,甚至要人性命,也是可以想象的到的。

“那您的意思是?”将守还是希望傲云明道把话讲明了。

傲云明道脸色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们傲云世家也是传承千年的修炼世家,如今却要请外援来帮助,实属惭愧万分。

“我想请将老弟在我傲云世家遇到危难时,能够伸予援手,甚至干掉与我们相争的人,当然,如果七局获得什么宝物,我定当按照之前的约定,重金买下,还望将老弟能够帮忙。”傲云明道说道。

他说这几句话的语气有几分惭愧味道,毕竟这属于拉帮结派,有碍于公平竞争,甚至有把将守和整个七局当傲云世家打手的意思。

他今天敢提出这些过分的要求,也是看出将守对他有几分敬意,估计是个很尊敬老者的年轻人。

其次,傲云世家极度渴望能在这次天道之门的大机遇中,获得弱者翻身的机会,这才厚着老脸,请求将守的帮忙。

--------------------------------------

七哥:今天过去后,就算正式过完年了!

祝所有齐家兄弟,元宵节快乐,和和美美,团团圆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