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62章 落魄青年

将守、小丑和慕容雪听完刘半仙的解释,彻底惊呆了。

让人起死回生?开天辟地?吸纳精魄和灵气?

这还是人吗?都可以称之为神了!

慕容天已经从他的营帐中出来接安倍晴日了。

“原来九世弑神这么变态,怪不得安倍晴日主动将九世弑神的事情汇报给隐士联盟,完全是为了震慑其他修炼门派和世家。”慕容雪唏嘘道。

将守看了看几人惊讶的神色,道:“再强大的人也是有弱点的,我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不要管别人。“

“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去转转吧。”小丑提议道,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修炼界的活动,对周围的一切都非常好奇。

“好!”将守点点头。

说罢,四人便向着周围走去。

将守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的门派和世家,很多都是他没有见过的。

当然,别人也不认识他,就算擦肩而过,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和打招呼。

“这就是天龙国的修炼界啊?这些人看起来都好奇怪啊!“小丑在一旁说道。

将守知道,小丑是指那些天龙国少数民族的奇装异服。

“少见多怪了吧,天龙国人口数量居世界第一,包含几十个民族,不同的民族又有不同的文化和习俗,这种文化的差异也带到了生活习惯,着装和言语等地方。“刘半仙说道。

小丑瞥了他一眼,也懒得理他。

将守看着周围的帐篷,真是根据门派当和地的风俗不同,帐篷的款式也不一样。

有蒙古包形装的帐篷,有军用中规中矩的帐篷,还有纹着门派和世家名字的帐篷,真是各有风格。

几人慢慢的走到了营地外围,大型的帐篷逐渐减少了,很多都是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型帐篷,而且大部分都是平日里能看到的,淘宝上一搜一大堆的普通帐篷,完全没有风格可言,看来这些都是一些散修,无门无派,风格也较为随意。

忽然,远处一个身影吸引了将守的注意。

前方几十米处,营地的最外围,一名青年,浑身破烂衣服,直接躺在了黄土之上,甚至都不拿个东西垫一下,他的身体上方打着一个脏兮兮的大伞遮住了上半身,此刻似乎正在睡觉。

“老刘,你看那边。“将守说道。

刘半仙面色一怔,随后向着将守的目光方向看去,说道:“老大,你是说那个落魄的年轻人吗?除了衣装破烂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啊。“

小丑这时也看向那个年轻人,微微摇了摇头,道:“冷漠,非常的冷漠,那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孤傲的冷漠感觉。”

将守看向小丑,笑着点了点头。

刘半仙却糊涂了,不自觉的挠了挠头,又盯了半响,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那个青年分明像个小乞丐,修炼界的散修中,有很多这样的落魄之人,挣扎在修炼的道路上。

“老刘,不怪你,这种冷漠的感觉只有特定的经历,或者常年刀尖舔血的人才能发现。”将守说道,也算是给刘半仙这个万事通一个台阶下。

刘半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要是这么讲,他确实发现不了,他可是救人的,也没什么特定的经历。

慕容雪站在旁边,皱着眉头看去,她跟刘半仙是一种感觉,什么都看不出来,觉得那是一个普通的落魄青年而已。

“走,过去看看。”将守说着,向着那个冷漠的青年走去。

四人走到近前,那个冷漠青年似乎感觉有人靠近,微微将遮住头顶的大伞偏了偏,看了看将守几人,随后一脸不耐的又重新将大伞遮在身体上方,继续睡起来。

将守饶有兴致的看着地上青年,嘴角慢慢划起一个弧度。

刘半仙、小丑和慕容雪,分别站在其他三个方向,也是好奇的看着青年,不明白将守怎么对他这么感兴趣。

冷漠青年感觉这几人没走,反而站在自己的四周,于是将大伞挪开,慢慢坐起身,皱着眉头扫了几人一眼,眼神中含着一丝戒备和敌意。

将守看着青年这个反应,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问道:“你叫什么?“

冷漠青年转头看了看将守,神色变得有些不耐烦,右手一伸,从身后抽出一柄长剑,长剑看起来非常的老旧,刀柄的铁饰都有些锈迹斑斑。

“唰!”

他将长剑拔出,随后充满杀意的看了将守一眼,“铛”的一声,将插在将守身前的黄土里,又重新躺了下去,将大伞一遮,不再有任何举动。

刘半仙被冷漠青年的举动给搞愣住了。

这是什么人,也太没有礼貌了,不仅只字未语,更是直接拔剑下了逐客令,难道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懂吗?

慕容雪反倒是眼中渐渐布上一层柔情,她是个女人,眼前这个青年如此冷漠,如此戒备,如此孤立,八成是因为过去在童年时,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和委屈,才会对任何人都充满敌意和戒备。

有道是人心本善,只是经历不同而造成了现在的行为不同。

“喂!小伙子,你也太没有礼貌了,别人跟你说话,你竟然拔剑相向,这样做很不对,很没有礼貌,知道吗?”刘半仙看青年对将守不礼貌,忍不住出言训斥道。

别人要是欺负他自己倒没什么,但冒犯将守,刘半仙绝对不能容忍。

躺在地上的青年听到刘半仙的话,连动都不动,直接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滚。”

刘半仙一下愣住了,心中瞬间燃起怒火,他怎么也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不仅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更是修炼界的隐士联盟分局副局长,如今被个小家伙骂了,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立刻骂道:“卧槽,你个毛崽子,竟敢这么说话!信不信我把你烧成飞灰!“

说着,他手中燃起一股蓝色的火焰,这是他修炼法术中最引以为豪的三昧真火!

将守一看刘半仙是真生气了,赶忙拉住他,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别冲动。

刘半仙看了看将守,又愤恨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青年,终是把手中的蓝色火焰熄灭了。

将守这时蹲下身体,在大伞下看着青年冷漠的面孔,他觉得这种面孔很熟悉,其中还带着一丝倔强和坚韧。

不知怎么回事,他有些喜欢眼前这个青年人。

“玄武境界后期,距离玄皇境界只差一步一摇,修炼剑气,以快,准为纲要。“将守淡淡的说道。

青年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双手撑起上身,坐在地上,戒备的看着将守。

刘半仙、小丑、慕容雪纷纷也有些惊讶,没想到眼前这个二十八九岁的青年,竟然有玄武后期境界的水平!

要知道,刘半仙和小丑也才是玄武境界的水平!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在修炼上下了很大功夫,甚至可以说日以继夜,不停的苦练,但修为却一直止步于玄皇境界,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突破玄皇境界。”将守继续说道。

青年脸上冷漠的表情渐渐开始松动,有些惊讶的看着将守!

这就好比一个老中医,你什么都没问,只是摸了摸脉象,就把患者的所有病症一一道出,非常惊人!

将守看着年轻人的反应,心里已经知道,他的心…动了!

随即他再次说道:“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我有几分缘分,如果需要我的指点,来隐士联盟找我,我是隐士联盟第七分局的局长,将守。”

青年忽然眉头一挑,不自觉的说道:“你就是将守?”

他的言语有几分生硬,看来平日里很少与人沟通,甚至很少说话。

“呵呵,你听说过我?”将守笑问道。

青年慢慢的点了点头,面色没有了之前的冷漠。

将守再次露出个和蔼的笑容,便站起身,向着七局的帐篷走去。

刘半仙和小丑最后深深的看了青年一眼,转身跟着将守走了。

“老大,你怎么对那个青年这么感兴趣?”刘半仙一边走,一边问道。

将守仰头看了看天空,悠悠的说道:“缘分吧,我在他身上看到我曾经的样子。“

慕容雪听着将守的话,面色一怔,心仿佛被什么东西轻轻敲了一下,双手慢慢挽上了将守的胳膊,本能的想用自己的身体给他一丝安慰。

将守感觉到慕容雪的举动,心中一暖,没有拒绝她对自己的亲昵举动,既然决定接受她,就不会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和看法,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小丑看着将守的背影,微微一笑,他也想起了那段不堪的往事。

晚上,大家围坐在火堆周围,小丑正烤着全羊。

“这样的日子太爽了,天天都有烤羊排吃!“李智勇笑嘻嘻的说道。

对于他这样的吃货来说,每天有好吃的,有好玩的,就非常满足了。

慕容雪紧紧挨着将守坐,脑袋更是放在了将守的肩膀上,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刘半仙看着将守和慕容雪,心中不禁叹息,他很了解将守,现在这种态度,摆明就是接受慕容雪了。

可回去之后,又该如何向柳寒冰解释?她能接受慕容雪吗?

总不能说二女共事一夫吧?

刘半仙懂得易经八卦,很早之前就看出将守桃花的面像,心里更是清楚,这样的事情,以后更会不断,真是为了将守的感情产生了担忧。

朱雀眼神复杂的看着将守,也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白虎倒是一脸的憨笑,那表情分明在说支持着将守,慕容雪以后更是自己人了。

“怎么,你也想来个第二春?”朱雀余光扫倒白虎,看他的笑容心里就有几分不爽!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看看…”白虎紧张的说道,本来就很白的脸,更是添了几分苍白。

“哼,借你个胆!要是我知道你敢对其他女人有想法,我就吐出一把火焰,把你烧成烤老虎!”朱雀眼中充满寒光。

白虎脖子猛地一缩,只感觉全身发冷,唯唯诺诺的看着朱雀。

“差不多了,勇哥,把你的十三香拿来。”小丑翻动着烤羊,口中玩笑的称呼李智勇为勇哥。

“好嘞!”李智勇一边流着口水,一边从裤兜里,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十三香掏了出来,递给了小丑。

“好了,可以吃了!“小丑在羊身上先撒了一把十三香,又在铁盘里倒了一些,随后拿起一副刀叉,切下一块肉来。

正当几人吃得正香时,刘半仙忽然停下了吃的动作,眼睛看向将守身后。

小丑瞥了将守身后一眼,继续吃着羊排。

将守放下手中的羊腿,微微一笑,不用回头,他就知道身后之人是谁。

来人没有动,就直愣愣的站在将守身后。

“来吧,坐下一起吃。”将守说道。

身旁的慕容雪一愣,左右看看,又向身后看了看,正是今天上午见到的冷漠青年。

此刻青年脸上有几分腼腆,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坐下。

慕容雪看出了青年的腼腆和尴尬,当下站起身,一脸和蔼笑容的拉着他走到将守和小丑中间,说道:“你就坐在这里吧。“

小丑瞥了一眼身旁的青年,用刀切下一块羊前腿,递到到了身旁的青年身前,又将铁盘子里的十三香拉到了他的身前。

青年似乎很少接受外人给他的东西,手有些颤抖,犹豫着接过了小丑手中的羊腿。

“既然来了,就踏踏实实的吃,像个男人一样,别客气!“小丑说道。

青年竟然有些感动的看了看小丑和将守。

似乎抑制不住手中的羊腿冒出的香气,直接粗鲁的张嘴咬掉羊腿一大块肉。

他口中立刻布满了羊腿滑嫩的滋味,连嚼都不嚼,直接吞了下去,然后继续狼吞虎咽,粗犷的啃着羊腿。

刘半仙看着青年粗鲁的样子,叹息一声,看来青年平日里没少受苦,经常吃不饱饭,心中升起怜悯之心。

“慢点吃,别噎着,喝点水吧。“刘半仙从身后的矿泉水箱子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后递到了青年身前。

青年抬头看了看刘半仙,脸色发红,有几分不好意思,白天还骂人家滚,但此刻人家却不计前嫌,对他如此的好。

刘半仙也不等青年反应,给了小丑一个眼色。

小丑接过矿泉水,又放到了青年人身前。

青年感激的看了看刘半仙和小丑,继续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

七哥:一个小高潮即将到来了,齐家兄弟们准备好了吗?黑龙盟和修炼界要展开厮杀,究竟鹿死谁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