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二十五章 杀戮2

只见落寞的身影,手里还提着一柄长刀。

长刀的刀剑拖着地面,发出“滋滋滋”的响声。

似乎看到了这个落寞的青年,双方的人马逐渐安静了下来,好奇的看着这个孤身一人的青年。

柳大军也看到了有人从工地大门走进来,体型和穿着跟将守有些像,但由于距离还有些远,看的不是很清楚,疑惑道:“那是不是将守?”

阿力由于比柳大军年轻,目力要更好一些,此时也望了过去,在仔细的看了看后,口中肯定的说道:“就是将守,跟寒冰一起从海上回来的将守!”

在将守和柳寒冰回到天海市后,阿力在柳家别墅区,经常能看到将守和柳寒冰成双入对,所以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将守。

柳大军皱起了眉头,心中疑惑道,他怎么来了,桂叔呢。

刚想到桂叔,桂叔就从工地大门急匆匆的向柳家人群这边跑来,待跑到柳大军身前后,气喘吁吁的说道:“我陪将守挑选武器去了,来晚了!”

柳大军立刻皱起眉来,有些埋怨道:“我不是让你..”

柳大军的话还没说完,桂叔就打断柳大军的话,说道:“大军,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请稍安勿躁,一会儿你就明白了,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说到最后,桂叔竟然隐隐有些生气的意思。

柳大军看了桂叔一眼,讪讪的闭上嘴,无奈的叹息一下,不再说话。

而张家那边的人,随着落寞的身影逐渐走近,只见一个面容冷峻,眼中散发着丝丝寒意的白面青年,拖着一柄长刀,步伐缓慢的走到了场中央。

红色鸡冠头看着冷峻青年,心下不知为什么,竟然升起了丝丝寒意,他能在这个面容冷峻的青年身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危险。

张志远此时也看清了冷面青年,只觉得面容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将守缓缓的走到工地中央,就停住了脚步,看着张家的人群,用冰冷到极点的语气,问道:“柳寒冰,是谁害的?”

张志远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有些熟悉的年轻人,脸上微微一笑,开口道:“你是柳家人?”

将守没回答,只是将目光看向肥头大耳的张志远,继续冰冷的问道:“柳寒冰是你害的?”

张志远看到眼前的冷面年轻人,面对张家这些百余名亡命之徒,竟然没有丝毫惧色,傲然挺立,冷峻的面容,都快滴出水了,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一颗心,竟然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随即左右环顾一下,自己这方人各个目光凶狠,手握钢刀,还在有血狼的那三名穿着怪异的年轻人也在,这时心才稍稍的放了下来。

张志远再次看向工地中央的冷面青年,心里突然一动,似乎前几日的天海市八卦小报上,那个与柳寒冰逛街的颓废男人,不正是这个冷面青年嘛!

还真是个情种啊,为了姑娘不要命啊!

张志远想明白后,脸上露出一副轻蔑和不屑的神色,也不否认,点了点头,开口道:“不错,就是我,我要为我二儿子张浪飞报仇!”

听到张志远的话,将守心里算是彻底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于是一个更加残忍的想法,出现在将守的心中。

将守看着肥头大耳的张志远,淡淡的说道:“你真是枉为人父,找个凶手都能找错人,其实,张浪飞是我杀的!”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将守的语气刻意重了重。

停顿一下后,将守继续说道:“而且我还折磨了那个没用的废物,打断了他的手脚,最后一把火,将他烧成了飞灰,但是你不用担心,你马上也要去看他了!”

柳大军和桂叔听到将守的话后,面色顿时一愣,张浪飞明明是桂叔杀的,将守为什么要往自己身上揽?他想干什么?

听完眼前这个冷面青年的话后,这次,改张志远一愣!心里不禁惊道,是你杀的?

对于具体杀害张浪飞的凶手,张志远其实并不清楚,只是查询到张浪飞的账户曾经给海外的一个账户转过钱,后来又费了几番周折,查明这个账户是属于海外一个雇佣兵团的。

在联系上雇佣兵团后,张志远打听出,自己的儿子,竟然雇佣他们去劫持一个叫柳寒冰的女人,但不知为什么,所有派出去的雇佣兵都失去了联系,这么长时间,一个都没回来,八成是被人干掉了。

就在前几日,几个平时围着张浪飞的小弟来到张家,说是柳大军要找自己,为女儿报仇,张志远这才猜出,自己的儿子张浪飞,八成已经跟那些雇佣兵们已经死了。

而杀害张浪飞的凶手,八成就是柳寒冰。

但此时,眼前的冷面青年,居然承认,是他杀了自己的二儿子,张浪飞,他不是疯了,就是真正的凶手!

但无论是,或不是,宁杀错,不放过,眼前这个冷面青年,今天是死定了!

张志远的丧子之痛突然涌现心头,面色逐渐变得狰狞,眼睛中爆射出凶狠的目光,一改往日的和蔼面容,语气十分愤怒的喊道:“火鸡!杀了他,快杀了他!”

喊道最后几个字时,张志远的声音居然有些声嘶力竭!

工地中央的红色鸡冠头,此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冷面青年,心里总感觉眼前的冷面青年十分的危险,这种感觉,还从未出现过。

将守轻蔑的看了一眼那个被称之为火鸡的人,随即缓缓仰起头,朝天大喊道:“寒冰,等我!待我为你取来仇人首级后,就回去陪你!”

这声大喊,十分的洪亮,空旷的工地,不停的回响。

随着回响的声音逐渐消失,将守全身突然暴发出一股滔天的杀伐气势和无以匹敌的战意,一双眼睛逐渐变得血红!

将守缓缓低下原本仰起的头,一脸寒霜,眼中充满着无尽的杀意,淡淡的看着火鸡,语气十分冰冷的说道:“我只想杀掉那个胖子,你如果阻拦,就别怪我了!”

火鸡此时看着将守的眼神,十分的惊恐,他在血狼杀手组织,也是排名前十的杀手,大大小小的战斗,也经历了百余场之多,也曾杀过不少人,但他却从未见过一个人身上的杀戮气势可以如此浓重,这得是杀过多少人,还有那股无敌的战意,这冷峻的面容下,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杀神,自己跟眼前的人相比,简直就如从刚从幼儿园出来一般!

张志远此时眯缝着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冷面青年,冷汗已经从他的额头上丝丝渗出,他能感受出自己身旁这些亡命之徒的颤抖,心下震惊无比,不禁冒出丝丝寒意,心中更是暗道,自己似乎小瞧了眼前的这个冷面青年,怪不得像柳寒冰那样冷傲的女人,也会对他如此痴迷,看来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所谓的亡命之徒,不过是杀过几个人,甚至说十几个人,这跟曾经做过夏朝帝国的护国大将军,经历过数千人,数万人,数十万人战争的将守相比,就如同一个婴儿要与世界拳王打比赛。

将守突然的变化,也让工地上柳家的人,十分震惊,一个原本有些颓废的人,居然瞬间变的如杀神般可怕,就如同被地狱的恶鬼附身一般!

柳大军此时看着将守的背影,眼神十分的复杂,随即目光转向桂叔。

只见此时的桂叔,身体一动不动的站着,一脸的轻松看着工地中央,并且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此时柳大军总算明白过来,看来桂叔和柳寒冰说的是真的,自己之前真的是小瞧了将守,这个将守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人物!

场中央的火鸡,此时面对这个杀气滔天的冷面青年,心中竟然有些胆怯。

而在火鸡身后的其他两名血狼的人,毒蝎和绿毛,此时并不知道此时火鸡心中的感受,看半天了,两人也没有任何动作,纷纷喊道:“火鸡,上啊!”

“火鸡哥,干掉他!”这句话,是嘴唇发紫的毒蝎喊道。

火鸡此时就感觉自己像是架上烧烤炉般难受,自己心里不想面对眼前的冷面青年,但毒蝎和绿帽看着,周围张家、柳家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不能成为血狼的笑柄,更不能毁了血狼的名声,要不回去也会被千刀万剐。

火鸡慢慢的摆出一个战斗姿势,右腿慢慢的向后弓起,准备迎接冷面青年的攻击。

看着火鸡的举动,将守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见将守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手中提着长刀,朝着身前的红色鸡冠头,直接就冲了过去。

“唰”的一声,肌肉被切断的声音响起。

红色鸡冠头只感觉眼前的冷面青年突然人影一闪,随后自己脖颈处一凉,脑海中还没反应过来,眼睛所看的水平线,就直线下降了!

也就一个瞬间的交锋,红色鸡冠头甚至都没有任何动作,就被将守直接斩掉了头颅,一股鲜血,顺着没有头的脖颈处,喷射而出,就像是一道红色的喷泉。

看到如此景象,柳家人群和张家人群暴发出一阵惊呼!

只不过张家的惊呼中夹杂着无以伦比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