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56章 天道之门的序幕2

他随后又翻了翻面前的文件,继续说道:“九灵神鼎这几日异动频繁,基本可以锁定天道之门的开启方位,应该就在天龙国的52无人区。这次天道之门开启,影响力覆盖了整个天龙国的修炼界,几乎所有的门派,世家,包括一些散修,都会去参加,去到天道之门里寻找一些修炼秘籍,宝物或者武器之类的,为了不引起私自打斗,维护正常秩序,我现在分配执勤和看守任务…”

慕容天的讲话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小丑坐在刘半仙旁边,几次差点打出呼噜,还好有刘半仙在旁边,在他即将发声时及时的阻止了。

将守听完任务职能分配后,确实没有给他们七局什么任务,主要其他分局的人也清楚,七局是机动局,没有其他分局少则几百,多则上千的人员,所以连维护秩序这样的小事,都没有分配给七局。

正当慕容天分配完任务,各个分局局长也领下任务准备散会时,韩文鹏的电话忽然想起来了,显得非常刺耳。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看去。

慕容天更是不满的看向他,任谁都知道,开局领导会议时,所有人的电话都必须静音,韩文鹏也是局里老人了,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只是韩文鹏并没有大家所期待的那样惭愧或者尴尬,反而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电话。

他快速按下接听键后,电话那边传来语气急促的声音。

韩文鹏额头逐渐渗出冷汗,面色逐渐变得震惊,手更是下意识的捋了捋头顶上不太多的头发。

慕容天和其他人看到韩文鹏变得如此摸样,纷纷安静下来,严峻的看着他。

任谁都知道,肯定发生了大事,否则绝不可能这个表情,更不会堂而皇之的在会议上接打电话。

韩文鹏主官的三局,主要负责追踪和打探消息,估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传来了。

很快,韩文鹏挂断了电话,神色有些慌张的说道:“慕容局长,刚刚得到消息,北边的极寒之地,还有南边深海之中,都有大批的黑龙盟人现身,他们似乎也向着52号无人区进发,并且其中有很多的妖兽,都是全副武装。”

这个消息像是在会议室扔下了一颗手雷。

会议室里立刻议论起来。

慕容天皱起眉头,也陷入了沉思,原本他以为只有明面上的修炼门派、世家还有一些散修会参加天道之门的开启。

没想到黑龙盟竟然也有要参与的意思,这样的话,情况就变得非常复杂了。

黑龙盟是与隐士联盟完全对立的两个组织。

黑龙盟代表着黑暗,邪恶,魔鬼的化身,而隐士联盟则代表着光明,正义和公正。

两个组织成立几千年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争斗,就像是天使和恶魔相互并存的一样。

这次天道之门打开,黑龙盟难道真的也要参与其中?

他们只是想分一杯羹,觊觎天道之门里面的宝物,还是有其他想方法?

慕容天迅速冷静下来,在没有搞明白黑龙盟真正的目的前,他不能轻易下结论。

“安静,大家都安静一下,不过就是黑龙盟有点行动而已,不至于如此!韩局长,你加派人手,迅速查明黑龙盟的动向,还有务必摸清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慕容天说道。

韩文鹏点点头,说道:“局长,好的。”

这时,在联盟里最小心谨慎的六分局局长公孙瑾忽然开口道:“黑龙盟一旦参与,这个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而且还有大批的妖兽出现,这在过去的几百年里,都是不曾有过的事情,我们要不要想办法联系一下何局长?”

其他几个分局的局长虽然没说话,但也纷纷点头附和,在大家的心中,何大山还是不可替代的天龙国隐士联盟总局局长。

过去平日里,无非就是门派之间纷争或者世家的一些琐事,都属于一些“小事”,大家都很熟悉,无论多么大的仇怨也总有办法化解。

但有黑龙盟参合进来,事情就有本质性的变化了。

就好比你过去对付的都是一帮手无寸铁的百姓,吓唬吓唬就行了,而现在要面对的都是真枪实弹,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一般。

慕容天的眼神渐渐变得复杂,何大山不在联盟里的这段时间,他拼命的工作,日夜不分,争去每一项工作都能完成到极致,心中更是希望有一天,他可以完全替代何大山在人们心中的影响。

但是目前看,他还是不够,甚至是差的很远。

确实如此,还记得他第一次独立带领隐士联盟,还有很多修炼门派和世家人去阻截睚眦,如果不是将守和刘半仙找到睚眦的弱点,以四两拨千斤的方法,找到激怒睚眦的法器,仅是那一次行动,隐士联盟也好,其他世家和门派也罢,都会伤亡极其惨重。

他需要重新建立在人们心中的位置,重新竖立一个新的形象,堪比何大山的形象。

“铛,铛,铛。”慕容天用手骨敲了敲会议桌,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他继续说道:“大家不要乱,更不要有所忌惮,我们隐士联盟与黑龙盟之间的争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成百上千年都过去了,还用担心这一次吗?无论黑龙盟这次有什么意图,我一定会带领大家击退他们,甚至抓到黑龙盟号称九龙的九大堂主。”

将守一愣,九龙堂主?是不是黑蛟王的那九个儿子?

霸下和负屃还在自己的元神戒指中囚禁着呢。

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元神戒指。

将守现在虽然已经是正神境界的小能修为,但始终不愿意暴露出自己的修为。

除了黑蛟王在天道之门打开后,就会要他性命外,还有很多事情他都没有搞清楚,所以隐藏自己的修为,无疑是最安全的选择。

慕容天显得十分自信,但在座的其他人却没有被这份自信所感染,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低下头。

他心里也知道在做都是怎么想的,但是没有办法,而且就算他愿意联系何大山,也是联系不上的,何大山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好了,张瑞文局长,你去联系一下何局长,如果他能赶回来主持大局,那就更好了。”慕容天说道。

张瑞文点点头。

慕容天如此说的目的,就是让其他人觉得不是他慕容天不愿意找何大山,一直把控着隐士联盟的权力,而是完全联系不上何大山。

“好了,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如果没有,将局长留一下,其他人就先散了吧。”慕容天说道。

将守一愣,怎么慕容天找自己有事?

平日里他们二人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甚至将守心中还有点小小的愧疚,毕竟去慕容家抢夺了九龙图。

其他分局的人都走了后,慕容天看着将守背后的刘半仙,小丑还有李智勇,示意你们也先出去。

将守歪着脖子,点点头。

刘半仙、小丑和李智勇才向着外面走去。

“将老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了,你过的怎么样?”慕容天面带和蔼微笑问道。

将守听着语气有些不对,太过分热情了吧?

两人最开始相识时,慕容天就视将守为眼中钉,因为将守在没有任何功劳,甚至刚刚加入隐士联盟,就被何大山提拔成为了分局的局长,甚至慕容天一度认为将守与何大山是什么亲戚关系。

随后在阻截睚眦的行动中,慕容天虽然组织近千名修炼界各成员,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直至将守和刘半仙找到睚眦疯狂变身的法门,从而击退睚眦。

在妖族领地的任务中,慕容天与其他分局成员全军覆没,被妖兽被俘,最后也是将守带着刘半仙等人去解救的众人。

一次次的重大行动中,本应该都是慕容天表现的机会,却屡屡被将守拿了彩头,就算何大山最后让慕容天成为了天龙国隐士联盟总局副局长,也让慕容天的心中有几分不痛快。

如今慕容天把将守单独留下,并且态度都不能用友好来表达,甚至可以说是亲热,真是搞不懂他究竟想说些什么。

“看着你完好无缺的从昆仑墟回来,我很高兴。”慕容天先是客套了一下。

将守点点头,立刻也说道:“上次遇险,还多亏慕容局长把一局的手下借调给刘半仙,要不我也不可能这么就出来,实在是感谢。”

他这几句话半真半假,感谢慕容派人是真的,但是没有慕容天的帮助,他和思离人也能平安出来,这么说,更是为了低调。

“我听上次从昆仑墟回来的几个一局人说,在路上你们遇到了神兽,你大展神威,击退了神兽?”慕容天问道。

将守一愣,立刻想起了上次从昆仑墟回来,好像还有两三个受伤的联盟人员。

在他们离开时,曾经向刘半仙和自己发过誓,绝不会把将守击退九婴的事情说出来。

如今看来,他们确实没有把实情说出来,否则慕容天也不能说的这么模糊,更不会问自己。

“呵呵,慕容局长过赞了,其实那只神兽已经身负重伤了。之前它与隐士联盟战斗过,虽然咱们的人损失惨重,但也让那头神兽受了伤,随后玄天教主又与那神兽大打出手,不仅救走了古思成,还让这头神兽加重了伤势,这也才让我钻了空子,如果不是那头神兽受了重伤,十个我加起来也打不过它。”将守笑道。

他把从昆仑墟回来路上胖揍九婴的事情,直接说成是自己捡了便宜,之前神兽已经受伤了。

慕容天笑着点点头,一副恍然神色。

其实那三个一局人回联盟后,曾经向慕容天汇报过整件事情的经过,并且也详细解释了数百一局成员牺牲的过程,只是在回程途中,将守胖揍神兽的事情,非常轻描淡写。

但是几百人牺牲,这对于慕容天来说,是个大事,他必须要了解清楚,在他一再的追问下,那三名成员逼不得已,各自称都重伤昏迷了,只是隐约看到将守与神兽打斗,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是特别清楚。

慕容天追问无果,这才想当面问问将守。

其他打心眼里,他也不信几百个一局精英都打不过的神兽,能被将守一人干掉,估计也是那神兽被两拨人打的只剩下一口起了,将守捡漏才给神兽最后一击。

之前那三人所讲的,完全是与神兽战斗负伤后的幻觉。

“嗯,我知道了!主要是一局一下子牺牲了几百号人,我不得不了解清楚,哎,那些家属可就悲痛不已了。”慕容天悲天悯人的说道。

将守也面色一黯,内心充满愧疚。

他回天海市时,就曾让刘半仙把这次进昆仑墟牺牲的一局成员,包括其他柳家保镖的名单整理出来,让柳寒冰,唐如嫣和乔媚进行家庭安抚。

将守本身不喜欢离别,更是有些惧怕悲伤的眼泪,只是希望他们儿子也好,丈夫也罢,虽然牺牲了,却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如果需要,柳家能一直负担他们到寿终正寝。

“我也是十分愧疚。”将守说道。

慕容天拍了拍将守的肩膀,道:“不怪你,起因说白了也是为了修炼界大会,你才会和思离人失足掉下昆仑山,并不怨你,而且我听慕容雪说,牺牲人员的家属,柳家的人都去看望了,不仅给了财物,更是解决了他们工作和生活上的问题,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对将守有恩必报的性格,还是很欣赏的,只有懂得报恩的人,才值得交。

“我应该做得。”将守说道。

“好了,没别的什么事了,就这样吧,另外记住,这几天不要离开天京市,我们可能随时出发。”慕容天叮嘱道。

将守点点头,目光向着慕容天丹田看去。

慕容天的丹田空空如也,竟然已经踏入神位了!

守面色不变,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慕容天时,他是玄皇境界后期,看来这段时间他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