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52章 毒女

就在大宗司愣神的功夫,他只感觉背后有些发痒,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后背爬着。

他伸手向后背一摸,心里立刻暗道,坏了!

白皙又华贵的长袍背后,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一个小洞,而一只类似蝉蛹的东西竟贴在自己的后背。

大意了!

大宗司心中惊呼!

只是现在发现已经晚了,他感觉一股寒意正从后背向着身体四肢扩散。

“你!你好卑鄙,竟然背后下手!”大宗司愤怒的吼道。

女人“呵呵”轻笑,道:“兵不厌诈,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发冷,身体一点点变得僵硬?这可是我精心饲养的极寒冰蛹,它可是拥有最厉害冰毒,寒冰之毒!虽然不能立刻要了你的命,却能让你短时间内丧失修为,全身无法动弹分毫!”

大宗司愤怒的看着女人,眼中就差喷出火焰了。

女人完全无视大宗司愤怒的目光,继续说道:“还不快把九龙图交出来,否则,当寒冰之毒贯入全身,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大宗司没有动,沉吟一会儿,忽然仰头大吼一声,胸口爆射出一道如同太阳般的耀眼光芒。

“啪,啪,啪…”

石楼的玻璃窗户纷纷粉碎,五道身影瞬间出现在大宗司周围,面色冷峻的看着眼前二人。

女人“啧啧“两声,道:“我还以为有什么大招呢,原来是叫援手,哈哈哈…”

当笑声戛止后,她超身旁的人点点头。

与她同来的那人,身影和面容一直隐藏在朝拜披风中,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唰!“

一柄泛着寒光的长剑出现手中,二话不说,直接冲向赶来的五人。

小丑他们这帮人,直接被大宗司和两位女人无视,毕竟他们的修为太低了,简直不用拿正眼看。

一言不发的女人很快就与五个大祭司战斗到了一起。

虽然以一敌五,但那个女人丝毫不落入下风,反而隐隐压制着五名大祭司。

一道道强大气息开始在大厅中四处飞射,书架,地板,桌子,台灯等,纷纷被大祭司和沉默女人所释放的气息击得四处乱飞。

古典而又整齐的楼层,很快便一片狼藉。

就在木制的房顶也被气息打出一道裂缝时,小丑敏锐的察觉到,大宗司的眼神总是向着房顶上方瞟去。

小丑心中大定,看来九龙图八成就在房顶上的暗格里。

他此刻开始心中谋划,如何能率先抢夺九龙图,并能安全逃脱。

“啊!”

一名大祭司胸口窜血,躺在了地上。

小丑一惊,没想到这个沉默的女人竟然这么强悍,以一对五还能杀了对方一人!

“啊!”

又一个大祭司躺在了地上,这次他的整条手臂都被沉默女人斩断,一道血流向天射去。

“呵呵,怎么样,我的朋友还没有发挥全力,你的人就快死完了!大宗司,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善于用毒虫的女人语气威胁的说道。

大宗司额头开始渗出汗来,大喊道:“你们是天龙国的修炼之人,堂而皇之的来我们意国杀人,还要抢夺宝物,你可知道这么做的严重后果?”

女人“噗哧”一声,竟然笑出声来,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我感觉你说的都是废话,最后问你一次,交还是不交?”

大宗司紧咬后槽牙,他不知道怎么就忽然冒出这两个变态的老怪物,修为强悍的吓人!

女人看着大宗司似乎还不屈服,他此刻的眉毛已经附着了一层寒霜,连嘴唇都冻得发紫了,看来不再来点狠招,是没有用的。

她慢慢向着大宗司走去。

一个大祭司看到她似乎要对大宗司动手,赶忙分身挥起一掌就要打来。

女人嘴角不屑的笑了笑,步伐不停,挥出一掌,“砰!”赶来阻挡的大祭司,如同短线的风筝狠狠的撞在了石壁之上。

大宗司赶忙看去,只见那个被击飞的大祭司跌落墙角,满脸乌黑,眼球外凸,顷刻间毒发身亡,完全死透了。

他心中暗道一声,好狠毒的女人,随即愤怒的看向来人。

虽然看不清女人的眼睛,却能看到她薄薄的嘴唇,露出着残忍而又邪魅的笑容!

“好,好,好!就算我阿拉宗教千年基业毁于一旦,也绝不会拱手交出九龙图!”大宗司大声说道。

小丑看着大宗司,这哥们还真的有几分骨气,只可惜了,本该是一代宗师,却偏偏遇到两个老变态,都是屈指可数的飞神境界大能。

大宗司本想拼命,奈何全身都已经附上一层寒霜,根本动弹不了,想凝结运功也不行。

如今算是真正砧板上的鱼肉了。

“咣…”

忽然,石楼外面响起一声钟鸣!

二女面色一惊,瞬间撤离战场,重新站回刚才的位置,谨慎的观察四周。

大宗司一脸惊讶的看着四周,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

他心中隐隐预感到有什么人要来!

而剩下的三名大祭司,全部负伤,站在大宗司的两侧。

“什么人,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还不现身!”喜爱用毒虫的女人大声喝道。

就在这时,石楼外面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用很蹩脚的天龙国语说道:“毒女,好久不见了,如此欺负一个晚辈,可是你作为师长前辈的举动?”

喜爱用毒的女人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认出了自己,于是眼睛露出丝丝杀意,道:“你认识我?“

苍老的声音再次说道:“怎么了?你听不出我是谁了?”

毒女仔细听着苍老而又蹩脚的天龙国语,忽然瞳孔猛地一收,道:“万济教皇!”

“呵呵,不错,不错,还算记得老夫。”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

听到对方承认时万济教住后,大宗司虽然面部凝霜,却也激动的流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

而其他三名大祭司脸色瞬间变得兴奋与激动。

毒女知道对方的身份后,仰起头,继续问道:“你不是数百年前就仙逝了吗?怎么还留于人间?难道你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万济教皇没有立刻说话,沉吟一下,说出惊掉人下巴的话。

“仙逝是什么意思来着,我想想,哎,好久没练习过天龙国语了,一下子竟然想不起来了…”

毒女一副“早就知道,却也无奈“的表情,解释道:“就是死了!”

“哦,对对,仙逝就是死了的意思,看来天龙国语以后还要多加练习。”万济教皇自言自语道。

毒女此刻却失去了耐心,说道:“万济!不管你现在是人是鬼,我今天一定要拿到九龙图,否则可别怪我不念及千年的情谊,与你动手!”

万济教皇没有立刻说话,良久,他忽然叹息一声,道:“你我都是活了数千年的人,没想到你还是如此执着,执念这种东西,过之则伤己。”

毒女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说话怎么跟无道那个老家伙一样,一副教训人的姿态,我可不吃这套!”

“噗!”

正当两人说话时,大宗司已经面色发紫,毒入心扉,吐出了一口黑血。

“嗖!”

一道淡黄色的光芒从窗外飞入,直接没入大宗司的身体。

原本被寒霜附着的大宗司面色渐渐转暖,身上的寒霜也渐渐融化。

“扑通。”

大宗司有气无力的瘫倒在地,面色苍白,瞳孔涣散,只是依旧扭着头,望向窗外,似乎迫不及待见到出声之人。

还活着的三名大祭司,赶忙将大宗司扶到墙边,将他掩藏在身后,戒备的看着面前二女,只是神情与刚才的绝望有很大不同,万济教皇的到来,对他们很是鼓舞。

“哎,真是要命,要不是今日事关阿拉宗教的百年基业,我还真不想现身。看来,我始终还是逃不过因果啊!“万济教皇叹息道。

一个飘渺的身影逐渐变实,只见一个身穿白色普通长袍,体型修长,满头白发,手握一根木制长扫帚的老人出现在毒女的面前。

“哼!终于现身了,我还以为岁数大了,就喜欢当缩头乌龟了!拿根扫帚?当扫地翁了?“毒女嘲讽的说道。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

小丑看着老人的模样,坚挺的鼻子,略薄的嘴唇,还有刀削般的面孔,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帅哥。

只是岁月不饶人,现在看起来很像一名行将枯萎的老人。

“毒女,你的嘴巴还是那么毒,千百年了,岁月也没有磨掉你性子。“老人淡淡的说道。

小丑看着老人衣着朴素,面容慈祥,如果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任谁也想象不到,他竟然是意国最伟大的人之一,阿拉宗教在位时间最长的万济教皇!

毒女“哼”了一声,道:“我为了得道,成为真神,耗费了女人最好的岁月,不碰情欲,不恋玩物,千百年潜心修炼,我绝不可能放弃的!”

万济教皇目光和蔼的看着毒女,微微点点头,似乎很理解毒女此刻的心情,随后又叹息一声,道:“确实,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不是金银珠宝,华服绸缎,而是青春,美丽而又无忧的青春。”

“别废话了,过去的事情不可能重来,把九龙图交给我!“毒女说道。

万济教皇深深的看了毒女一眼,叹息道:“当初将九龙图给我时,我就知道阿拉宗教一定会因为这张图而遭遇劫难,只是没想到这个劫难是来自于你。罢了,罢了,我已无心再去追逐什么天道,真神。你要的九龙图就在这石楼里,如果能找到,还带得走,你就拿走吧,我不会有任何阻拦。“

毒女眉头微蹙,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如果能找到,还带得走,你就拿走吧?“这是什么意思?

万济教皇既然不阻拦,而九龙图又在石楼里,她一定会找到的,但“带得走“是指什么?

难道九龙图有什么问题?

想罢,毒女目光直视万济教皇,希望能在他眼中看出点什么。

但万济教皇根本就不搭理她,只是转身去看大宗司和大祭司的伤势,不时嘴里还叹息,似乎为他的徒弟们受伤而感到惋惜。

小丑看着眼前局面似乎要平稳下去,心中立刻急切起来!

大宗司和毒女两伙人打起来,他倒是有几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但两伙人平息了,他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任何一伙人他都打不过。

小丑开始着急,心中不停的呼唤将守的名字,老大,你要快点来啊,要不九龙图就是别人的了,我现在就是有心,拼了全力,也保不住九龙图!

“咦,是你!“毒女在周围寻找九龙图时,发现了昨日见到的小丑。

小丑面色尴尬,露出个难看的笑容,道:“嘿嘿,美女,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毒女瞅了一眼身后的大宗司,笑道:“默克,你叫默克对不对?你知道九龙图藏在哪里吗?如果你帮我找出来,我可以带你回天龙国,保证你百年之内,就可以踏入神位!并且,你无需担心为脱离阿拉宗教而担心,有我在,没人敢惩罚你!“

她说完,还故意瞥了一眼身后的万济教皇和大宗司。

小丑心中唏嘘,祈祷大宗司和剩下的三个大祭司千万不要拆穿自己。

从这个毒女的一言一行上,他多少能了解这个女人的性格,如果没猜错的话,毒女应该是天龙国苗疆那边的人,这个地方的女人性格似火,不仅执着,还很有个性,一旦认准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但眼前这个毒女似乎还不完全是个性的问题,还有点怪张,这样的人最可怕!

很可能前一秒还把你当个宝,但只因为你说错一句话,下一秒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你知道的,我只是…”小丑话只说到了一半。

“他不是…”

“大宗司,你不要说话,小心毒气攻心!”

大宗司原本想说他们这些人不是阿拉宗教的人,反而是今天暴乱的导火索,但万济教皇似乎不想让大宗司拆穿小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