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45章 神女

红色球体无法前进半分,而金色八卦图也稳稳的竖立空中。

“呵呵,有点意思。”黑蛟王自语一声。

双手再次向前猛地一推。

红色球体似乎受到感召,竟然如同车轮般快速的旋转起来,拼命的向前碾压金色八卦图。

将守双手不停的颤抖,他拼命的支撑着八卦图。

毕竟他才刚刚突破正神境界,修为还没有稳固,还处于正神境界小能,这种大招对他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

他的双腿变得颤抖,额头上更是流下大颗的汗珠!

就在将守和黑蛟王战斗正酣,周围的雪地上出现了很多妖兽。

北极熊妖,企鹅妖兽,竟然还有十几只长出腿的海豹妖兽!

黑蛟王目光扫视周围,嘴角微微露出个笑容,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周围都是随他修炼千年以上的妖兽。

今日就算眼前的人长出翅膀,也是插翅难逃!

就在局面一边倒,对将守极为不利时,他忽然“啊”的大吼一声,眼睛闪过一丝神采,一股熟悉的力量开始在胸口慢慢汇聚,上次胸口汇聚这样的力量还是在对战霸下之时,直接一招秒杀霸下。

当力量汇聚完成后,整个身体如同盛满湖水的大坝,只等开闸泄洪的那刻,宣泄而出。

将守之前不曾掌握这种力量,甚至都无法感知这种力量的形成,只有当生命攸关,身体爆发出潜能时,才会有种力量出现。

“滋,滋,滋…”

空中红色球体和金色八卦图在不断的摩擦,竟然擦出了些许火星。

金色八卦图的阴阳两边,原本亮灿灿的光芒,忽明忽暗,逐渐变弱。

不多时,图形变得虚幻,仿佛随时就会消失一般。

“继续做无畏的抵抗?哼!”黑蛟王双手猛地向前一推,红色球体的力量也越来越盛,拼命的碾压金色八卦图。

将守脖颈青筋暴起,继续做着艰难抵抗,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爆炸了,体内血液快速的流动,浑身的细胞都处于超负荷的状态。

“砰!“

一声碎裂的声音响起。

金色八卦图像是碎裂的玻璃,碎成无数碎片,渐渐消散在空中。

没有了金色八卦图的阻挡,红色球体快速向着前方冲去。

将守胸口汇聚的力量越来越澎湃,他再次大吼一声,双手带力,向前猛地一推!

“嗷!“

一条金色巨龙,如同沉睡被突然唤醒,发出愤怒的吼叫,从将守的双手之间飞射而出!

这条金色巨龙与猛龙拳打出的金色小龙有很大的差别,不仅是外形小上许多,样貌更是无比清晰,你能从龙头之上看到飘逸的胡须,愤怒而又威严的神态,四颗闪亮又锋利的獠牙。

在金色巨龙碰触红色球体的刹那,红色球体真的如同红色气球一般,爆破成为片片青烟,消散天地。

黑蛟王在听到那声巨大的龙吼时,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当金色巨龙完整的出现,他更是无比震惊,内心翻天覆地,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偷走他龙珠的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的大招!

这条金色巨龙,无比真实,仿佛就是一条真正的,活生生的巨龙。

它扭动着长长的身体,四个金色爪子一张一合,脸上还有愤怒的表情,而它的眼睛,更是充满了神采,真正如同有了生命一般!

“嗷!“

它盘旋天际,俯视黑蛟王,并愤怒的大吼,眼神充满了不屑和怒气,似乎黑蛟王打扰了它的好梦。

将守此刻浑身虚脱,瘫软在地,甚至连手都无力抬起,随时有昏迷的可能。

他看着天空的金色巨龙,心道,没想到这个金色巨龙还有起床气,看起来还挺愤怒!

周围的白熊妖兽,企鹅妖兽,还有北极枭妖兽等等,看到金色巨龙刹那露出震惊神色,纷纷跪拜在地,向着天空金色巨龙匍匐跪拜。

黑蛟王浑身发抖,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空巨龙。

一股巨大威势的压迫感,不断的挤压着他的内心,膜拜,信仰,遵从等等,无数谦卑的词语在心中缭绕,他甚至都生出了几分卑微之感。

黑蛟王此刻心中已乱,一条好像活生生的真龙,出现在他的头顶,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但他毕竟也是活了数千年的人物,努力压制心中的慌乱,余光瞟向瘫软在地的将守,此刻真龙在天,虽然它很像真龙,但绝不可能是真正的真龙,那是幻象,他在心中努力的告诫自己。

他右手忽然升起一道红光,与此同时,天空的金色巨龙仿佛直到黑蛟王要做什么一般,再次怒吼一声,俯身下冲,想要一口吞噬黑蛟王。

黑蛟王心中一横,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并且他心中隐约感觉,这个金色巨龙完全就是眼前这个人的本元真气所化,只要先一步杀了他,金色巨龙就会消失,自己也能逃过一劫!

他手中红光化作一柄光刀,对着不远处的人就射了出去。

将守视线模糊,只能隐约看到一束红光向自己射来,他想躲开,但此刻全身脱离,意识模糊,根本不可能躲开这一击。

“砰!”

将守直接被一股大力击飞数十米远,一口鲜血在空中吐出。

但接下来,他并没有重重从天空摔落的疼痛,身体似乎被什么人接住,一股清凉又舒适的感觉在心中升起,他已经身受重伤,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只是在晕倒前的一秒,将守隐约看到一个淡粉色长裙在眼前飘荡了一下,长裙的款式很熟悉,很象曾经夏朝的服饰。

而黑蛟王那边。

金色巨龙俯身冲下,距离黑蛟王只有不足半米远的距离时,忽然消失。

海蛟王额头上已经全是汗珠,看着金色巨龙消失,心中猛地一松,他猜测的没有错,只要那个年轻人死了,金色巨龙就会消失。

随后他转目看向不远处的将守,目光忽然一凛,道:“你来了!”

“你不能杀他。”

只见一个身穿古代服饰的女人站在了他面前。

女人声音柔美之中,更不乏长期身居高位的威严和傲慢。

黑蛟王眼睛眯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怎么?还想和我动手?“女人毫不示弱,反而质问着黑蛟王。

黑蛟王依旧纹丝不动,只是双眼直愣愣的看着眼前倾国倾城的女人,眼神中有说不出的恶毒。

二人对峙良久。

黑蛟王终于开口:“他偷了本该属于我的内丹和龙珠,更是毁了天道之门的契机,我不吃了他,如何修复天道之门,如何成为真龙,你不能仗着是神女,就如此偏袒和妄为,别忘了,我也是正神境界的大能,你我在伯仲之间,谁输谁赢,还不知道!”

女人美目圆睁,看着黑蛟王。

她心里明白,黑蛟王说的确实是事情,首先,黑蛟王确实有杀这个年轻人的充分理由,第二,就算自己有心要偏袒这个人,但如果黑蛟王强横起来,她和黑蛟王必定两败俱伤,结果得不偿失。

随后,她想了一会儿,语气放缓道:“黑蛟王,你看这样如何,当天道之门重启后,我便不再管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一切就让上天去定。但今天,你要让我带走他,否则,我只能以命相拼,哪怕最终两败俱伤,我也在所不惜!”

女人说到最后,语气非常坚决。

黑蛟王眼珠外凸,脑海中思考着利弊。

不多时,他咬着牙根重重的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神女,今天就卖你个面子,下次再敢阻挠,哪怕我消逝天际,也要与你血战到底!“

女人眉目瞥了一眼身后,道:“一言为定!“

说完,右手一抬,将守瘫软的身体慢慢悬浮空中,跟着女人向着南方走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将守只感觉自己一直处于一种昏睡的状态。

虽然昏睡,但他却能感觉到有人在自己周围走动,这个人一会儿喂自己喝水,一会儿又给自己疗伤,一股非常舒服的真气在自己体内流动。

很快,将守这种意识又一次变得模糊,彻底沉睡了过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将守感觉自己全身暖洋洋得,虽然没有睁开眼,但眼皮上透出暖色亮光。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得一切,吓了一跳。

他现在竟然躺在了一处山巅!

山巅周围全是高山峻岭,连绵山峦,树木茂盛,一片绿油油的景象。

他不知道自己会来这里,努力回想昏迷之前的情景,也只是记得似乎有个人救了自己,并且穿着一身古代朝服。

他检查了一下身体的伤势,发现除了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体内的伤基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看来救他的人也是个正神境界的大能,否则又怎么可能从黑蛟王的手里将自己救下来呢。

“醒了?”一声十分飘忽得声音传来。

将守赶忙站起身,举目四望,除了青山碧水外,什么都看不到。

“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将守大喊道。

飘忽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不是你要关心的重点,天道之门即将开启,你和黑蛟王的大战也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只能护你一时,却不能保护你一世,你要尽快达到正神境界的巅峰!”

将守判断不出声音的方向,散出神识也搜索不到任何人,看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在一公里之外的地方。

看来救自己的人不想与自己见面,既然人家不愿意出来,他也不必再去寻找,只是朝着山崖外大声喊道:“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虽然他判断出声音的主人是个女人,但却有些古怪,似乎有意掩饰声音。

他朝着山下走去。

忽然,那个飘忽的声音再次响起:“大道自然,万法归一,起点即是终点,而终点也即是起点,走遍整个世界,不过又是画了一个圆,入凡尘,修凡心,即可感悟苍生万物。”

将守停下脚步,转身向着身后看去,淡淡的说道:“谢谢!“

说完,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山下走去。

他一路狂奔,很快便来到了山脚下。

这一路上,他不停猜测救下自己的那个女人身份。

但思前想后,怎么都猜不出来,因为那个女人的修为太高了,他根本不认识这么高修为的人。

既然想不出,那就不想了,将守本身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

下山后,走出原始森林,便找到了一条高速公路,沿着南边的方向,开始一路狂奔。

五个小时候后,他来到了天海市的边缘。

终于回家了!将守在心中感慨一番,这次真的太冒险了,几乎九死一生,他低估了黑蛟王的实力,更是差点被他当成了盘中餐,好在有人救了自己。

想到这里,再次在心中感谢了一下救自己的神秘女人。

当他回到柳家别墅区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这个时间估计柳寒冰他们都已经睡了。

他不想这么晚还要惊动家里人,于是决定从二楼的窗户翻进去。

他双腿一蹬,轻松跃上了二楼,把住窗户的两边,就准备用意念将里面的把手打开。

但另一幅景象,让他愣在了当场。

只见柳寒冰跪在窗户边上,前面放着一个观音菩萨,正小声的念叨着什么。

美丽而又白皙的瓜子脸上,还有印着几道泪痕,豆大的泪珠正顺着她的下巴流在了地毯上。

将守屏息倾听…

“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请您一定要保佑我的男朋友将守,能够平安回来,我愿意付出一切换得他的平安,健康…”说完后,她又虔诚的跪拜下去。

将守只感觉心如雷击,将一颗坚硬的心彻底击碎。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很不负责任,甚至都不能给家里人带来安全感,让爱护自己,关心自己的人每天都活在没有安全感的环境里。

他用意念将窗户的把手打开。

“嘎达”的响动,让柳寒冰一愣,随后她站起身,将窗帘拉开…

“啊!“

“冰冰,是我,我回来了!“将守赶忙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