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32章 大闹赌场4

“我可以不赌了,可以立刻就离开这里,也可以永远不来你们这家赌场,只是我现在心中有口恶气难平。“将守说道。

老三一愣,眉头微皱,这件事有点意思了。

过去赌场里也遇到过难缠的高手,除了让他们击退外,还有一些用钱打发掉。

毕竟这个赌场是唐家的产业,唐家在澳市可是呼风唤雨的家族,靠赌博为生,就不能不顾及唐家的颜面,否则“夜黑风高“也就是他的葬身之时。

所以不识趣的人几乎没有,给了台阶自然就下了。

但眼下的年轻人,似乎不是为了钱,还有怨恨?

“难道是我们皇后赌场有什么地方让阁下不满意了?如果有,我代表皇后赌场对你表达歉意,需要什么补偿也可以尽管提。“老三说道。

将守上身向后靠去,眼睛玩味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微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们皇后赌场倒是没有惹到我,而是皇后赌场背后的人惹到了我!”

老三一下有些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反问道:“背后的人?是谁?”

将守微微一笑,说道:“唐家!”

老三瞳孔瞬间放大,他万万想不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大胆!

听他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唐家惹到他,他故意来这里找唐家麻烦的!

要知道,整个澳门说是唐家的都不为过。

他竟然在澳市找唐家麻烦,这岂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嘛!

想到这里,他面如寒霜,也懒得和眼前这个疯子多说半句,直接拿起桌上的骰盅,开始摇了起来。

如果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单纯来赌场里找茬,惹出的麻烦就是他们六兄弟的,但如果对方是找唐家麻烦的,那么无论惹出多么大的祸,自然会有唐家来收尾!

老三开始快速的摇起色子,无论对方的赌术有多强,他都自信有办法对付,毕竟他不是普通的赌客。

将守看着眼前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眼神中露出丝丝邪气,嘴角微微上挑,但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笑容十分的诡异。

“啪!”

摇好色子后,老三对着将守说道:“年轻人,下注吧,另外…我听说你喜欢梭哈,如果还有胆量的话,这局我破例允许你梭哈!”

将守心中嘲讽,眼前这个人明显是要激自己,但…这个简单而又直接的招数,真的管用了!

“呵呵,我倒是想梭哈,只是赌场不是有个规矩,大厅之内不允许下注超过两千万美元吗?怎么?你可以让赌场改了这个规矩?”将守淡淡的笑道,语气中有疑惑,有怀疑。

既然阴三挑衅他,那他也一定要挑衅回去。

心中更是暗道,不怕梭哈,就怕你没胆量破坏规矩。

老三大笑一声,说道:“这把我可以让你梭哈!“

说完,用手整理了一下领带,这个举动也意味着表明自己的身份。

我可是这里的大佬!

随后,阴三挑衅般的俯下上身,向着将守探去,眼神透露出丝丝挑衅的味道。

将守看着老三那奸猾的面孔,很像一只大号的老鼠,心中厌恶横生,他很想一拳将这个丑恶的嘴脸打爆!

但这样却只能宣泄一时之愤,却不能让他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末日来临,什么是肝肠寸断!

刘半仙看着老三无底线的挑衅他的老大,顿时怒火在心中燃起,直接站起身,大声呵问道:“你是什么身份,你说不遵守规矩就不遵守了?如果我老大赢了,你不承认又怎么办?”

老三挺起身,没想到旁边这个跟自己一样瘦高的老头站出来,看起来还有几分火气,当下面色自豪的说道:“我是阴三,澳市的赌厅大部分都归我们管,我说了就算!“

人群中立刻爆发出惊呼!

“阴三爷!这就是阴三爷!我只听过他的名号,还是第一次见到他!”

“真没想到,他竟然来…来这里!据说他混迹毒界数十年,从未有过败绩,真正的赌神!”

“真特么幸运!今天竟然能见到大名鼎鼎的阴三爷,太激动了,太兴奋了!”

………

在赌客们的心中,虽然将守和红衣美女创造了暴富的奇迹,但依然与阴三爷有着天与地的差别,阴三爷才是当之无愧的赌神!

阴三听着周围赌客们那敬畏的眼神,赞叹的话语,有些细长的脖子顿时扬起来,本来就如鼠般的眼睛,更加的细小,都快看不到了。

刘半仙似乎也听过阴三的名号,皱起眉头,眼神十分谨慎和戒备的看着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

“咳咳…”

将守故意咳了两声。

刘半仙目光一顿,立刻明白老大的意思,气势不能输!

当下继续说道:“话都让你给说了,谁来证明你的身份!”

“我来!”老六这时恰如其分的从围观的赌客们中,昂首挺胸的走出,与前日垂头丧气简直判若两人。

刘半仙转目看向老六,也不甘示弱的说道:“老六,你证明?”

老六这时大声笑道:“大家都知道,我是皇后赌场的负责人,我可以证明他就是我的三哥,阴三爷!”

刘半仙眼光流动,继续说道:“那我们拿出多少,你们都肯让我们下注?你可要知道,周围的赌客们可都是看着呢!”

老六面容立刻变得不屑,继续说道:“多少都…”

“最多一个亿美金!“

老六还没说完,一个深沉的声音响起。

老六和阴三顿时向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又走出人群。

他气质沉稳,目光深邃,只是身材有些发福,很象传说中的油腻中年大叔。

看到他来,老六和阴三精神立刻一抖,面色没有了刚才的戏虐和嘲弄,变得有几分严肃。

“今天这是什么情况!连…连肖雷生,肖老大都来了!”

“我的心脏就快要承受不住了,竟然在大厅里一次性见到两位传奇中的人物!”

“肖老大可是澳市博彩协会的会长,几乎每天都有他的新闻,上过无数次电视,虽然从未见过他赌博过,坊间却流传出他赌技出神入化,天下无对手,他…他竟然也来了!”

………

刘半仙的神情更加阴沉,简直快要滴出水了。

肖雷生的大名他可是听说过的,除了赌客们议论的赌技外,肖雷生做事阴毒,手段狠辣,更是声名远播!

阴三可以说是凭借赌技成名许久,而肖雷生,更多的则是赌术之外的杀人放火,强取豪夺,只要为了达到目标,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刘半仙没想到,他们这几个人,刚刚来澳市第二天,就能引出肖雷生这样的人物,看来之前被盯梢,监视,都是他的人,没想到这么他们这些人快就进入肖雷生视野里,肖雷生果然名不虚传,号称小澳长,处处都有他的眼线!

“一个亿美元?不够爽。“将守懒散的向后一靠,眼神平淡的看向肖雷生。

肖雷生与将守对视,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眼前这个年轻人,眼神平静的可怕!

一个亿美元,相当于天龙国七个亿的钱币!

多少人,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甚至见都未曾见过!

但眼前的年轻人丝毫不在乎,仿佛那些不是钱,只是无所意义的数字。

肖雷生眼睛渐渐眯起,心中不停思索眼前这几个人的身份!

昨日,他通过澳市的航空系统,酒店的客户系统,调查过眼前几个人的身份,却只能查到眼前这个老头是威震医疗界的刘义明。

年轻人名字叫将守,是天海市人柳氏企业的保镖,其他的什么都没查到。

这也不怪肖雷生,将守的身份是柳家后来做的,非常的清白,纯洁的像个处女。

他也查了红衣美女,她名叫刘小佳,是一个企业的白领。

虽然显示信息是真实的,但肖雷生完全不信,一个普通的企业白领,怎么会接触到隐形X光眼镜这样的高级东西?

但任凭他动用了多少关系,多少资源,也查不到任何有关刘小佳和将守的其他信息。

这两个赌术高超,身份却神秘异常的人出现在皇后赌场,肖雷生本能的觉得事情绝不简单,这也是他为什么第一时间到皇后赌场的原因。

“赌不赌随你。”肖雷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老大,我…”

“老三,不要说话!“

阴三想说点什么,却被肖雷生直接打断。

肖雷生心中本能有种不好的感觉。

刚才他在外围,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很了解阴三的水平,也信任阴三的赌术,但不知为什么,每当他看到年轻人那淡定的神情,心中都会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这是一种老江湖的直觉!

将守轻蔑的瞥了一眼肖雷生,知道这种人单纯从言语上,怎么都无法让他就范,只能在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句,对着阴三说道:“一个亿就一个亿,开始吧。“

刘半仙将今晚赢得一亿元筹码往桌上一放。

顿时,十万美元一张的筹码,如同小山一般堆砌在桌面上。

周围的赌客们更是惊呼连连,毕竟他们也从未见过一亿美元的筹码是多大一堆!

今晚对于他们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又含带着许多惊心动魄的夜晚!

当然,到目前为止,他们更是有着许多期待!

期待赌术界神话阴三,是如何与传奇雌雄赌神相互博弈的。

无论哪一方胜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精彩的!

未来许多年,这件事情都是他们茶余饭后吹牛的资本!

“你压大,还是压小?“阴三面色发冷的问道。

周围的赌客甚至觉得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这次无论是谁,都没有继续跟着雌雄赌神压住的心思。

首先,跟着雌雄赌神压住摆明了要得罪阴三这些人,再者,有阴三这样的人在,谁有能保证雌雄赌神能继续赢下去呢?

将守看了看黑色的骰盅,有上下打量了一下阴三,说道:“你如此气定神闲,自信满满,估计八成你要开豹子,庄家大小通吃。“

阴三嘲讽的笑道:“年轻人,怎么,害怕了?如果你现在跪下来认错,叫我三声爷爷,并且保证永远不踏入澳市,我可以放过你,你看如何?“

“哈哈哈…”

将守怔怔的看着阴三,忽然笑了,就好像看到白痴一般的大笑!

周围赌客,包括阴三和老六都愣住了,不明白将守为什么发笑?

难道是被阴三的气场吓住,得失心疯了?

只有肖雷生面无表情,静静的等待着年轻人接下来的举动。

“你这是赌场,还是江湖啊?永远不踏入澳市?澳市是你家的?”将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阴三脸色变得愤怒!

“虽然我大概能猜出是豹子,但…我还是压大!一定要大过你!赌博么,图的就是一个乐,另外…“将守在这里拉长一个音,故弄玄虚的问道:“你真的敢保摇出的是豹子或者是小吗?要不要我让你再摇一次?”

“你!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今天爷爷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赌术!”阴三愤怒的大吼道。

将守看着阴三的表情,心中感叹,无论多么厉害的人,只要他长期锦衣玉食,身居高位,享受惯了别人的尊重,都会有一个毛病,就是易怒!

阴三的手作势就要开骰盅。

忽然,他的变色猛地一变,长期混迹赌场的他,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甚至刚才的轻蔑,愤怒等情绪,也有很多表演的成分。

但这一刻,他惊讶的表情,确实是真的!

他的手重新稳稳按着骰盅,没有继续开的意思,仿佛欲射的箭,弦忽然断那般尴尬。

老六并没有关注阴三的表情,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年轻人,他此刻一脸兴奋,已经迫不及待要看到年轻人惊讶,懊恼,绝望的表情。

他马上就要看到眼前这个可恶的年轻人,将之前所有赢赌场的钱,一把就要重新送回赌场里!

他甚至现在开始合计赢了一亿美元后,怎么钓着眼前这个青年继续赌博,赌到让他倾家荡产,跳楼自杀,以悔悟今天犯下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