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26 赌场奇遇

扑克牌之类的,将守之前没有接触过,但色子之类的,他倒是有几分熟悉,最简单的就是比大小。

“贵宾,您好,这是那位老板让我给您的筹码。”一个长相甜美的服务员,端着两摞筹码,走到将守的身后。

将守顺着服务员所指的方向望去,正是刘半仙。

刘半仙望向将守,挥了挥手,示意“老大,孝敬你的。”

将守点点头,就收下了筹码。

这时一个身材高挑,一身职业装的女人向着将守走来,热情而又礼貌的说着:“老板,您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是这里的经理,叫高瑶,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跟我说。”

说完,递上了一张名片。

将守看着女人,礼貌的点点头,接过名片后说道:“好的。”

看着将守收下了名片,高瑶觉得眼前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人,很可能是一个可以培养的潜力股,未来赌场的大客户!

毕竟旁人送来三十万美金的筹码,他看都不看,直接收下来,明显是个富二代或其他二代。

高瑶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继续说道:“之前接触过类似的博彩吗?有很多的玩法,我给您介绍一下?”

将守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主要是陪人,随便看看就行。”

高瑶一愣,随便看看?

来澳市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是奔着玩一把的态度来的,无论是想一夜暴富,还是碰碰运气,总是要赌几把的,但从眼前年轻人的神态上看,明显是第一次来赌场。

高瑶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将守一脸的漠然和拒绝神情,也不好意思再强求,微笑着点了一下头,道:“好,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

说完,便向着门口走去。

“哇!豹子,连续三把豹子了!”

“太神奇了!”

“美女,你是赌神吗?”

………

不远处,一张赌台非常的热闹,很多人都在惊呼,周围站满了人。

将守还不知道“豹子”所谓何物,便向着那边走去,也凑凑热闹。

当他走近后,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眼前。

正是将守办理入住时的红衣美女!

此时,红衣美女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原本艳红色的衣服不见,换上了一身暗红,也就是酒红色的性感长裙。

长裙的领口降到性感的位置,刚好露出洁白晶莹的脖颈。

腿部的两侧,也开到刚刚好的安全点。

一双洁白又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

而胸前的低位处,也开到半圆之位,让雄性动物见了无不想入非非,诱人难抵。

将守缓缓走到她的侧面,除了成堆的筹码外,在她的右手边还有一杯红酒,身后有个精致的酒红色小手包。

在红酒杯沿之上,还有个红红的唇印,显得非常艳丽性感。

将守心中暗道,看来这个美女很喜欢红色。

红衣美女忽然转头,眉目扫了一眼将守,微微一笑,然后继续看着荷官发牌。

但将守却觉得,她在向自己放电。

“哇!同花顺!”

“简直就是女赌神!”

“神一般的美女!连赢至少六把了!”

………

周围看客再次惊呼!

将守虽然不知道同花顺的意思,但也知道红发美女又赢了。

此刻,她身前的台面上,筹码堆的如同小山一般,周围的赌客们,眼中射出贪婪的目光。

将守虽然不懂眼前的筹码具体有多少,但看周围人的表情也知道绝对是个惊人的数字!

将守不懂扑克,也不懂二十一点,又看了几把,都是美女赢了,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向着另一个摇色子走去。

对骰盅,将守还是懂得几分的,三千年前就有人玩,如今传到了现在。

将守觉得这种玩法很简单,也很直接,没有那么多琐事,直接就能定出胜负。

而且,更关键的,摇色子很快,一把定输赢,输赢全是一倍,干净又利落。

“一个人?”

将守刚转身,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回过头,那个红衣美女正站在自己身后。

将守有些好奇,手气这么好,竟然不玩了?

周围的看客们也是一阵的遗憾,因为他们刚想跟着美女押注,结果就走了。

“看什么,很惊讶?”美女看着将守疑惑的神情,笑着问道。

已经有过女人经验的将守,没有了往日的羞涩和腼腆,摇了摇头,道:“你手气这么好,现在走掉岂不是很可惜?”

红衣美女微微一笑,道:“风景再美,也不能过多留恋,也许下一站,风景会更美!”

将守眉头一挑,这个美女还有点意思,说气话来还一套一套的。

“介不介意一起玩?”红衣美女问道。

将守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呵呵,保持点神秘不好么?如果一定要个称呼,你可以称呼我为T小姐。”红衣美女微笑着回应道。

将守看着眼前女人那精致的五官,性感的身材,还有那火辣的穿着,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吸引她。

“别犹豫了,走吧!”红衣美女说完,很自然的挽上了将守的胳膊,向着前面走去。

“哇!”

“什么情况!”

“那…那个男人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穿着也非常土气,竟然能获得美女的青睐!”

………

将守和美女的身后,响起一片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刚才那些看客们,除了因为美女的赌技高超外,还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她的美貌。

男人只要看一眼就会迷离的美貌,就算放在澳市这样名媛汇集的地方,也是极为少见的。

“我不会赌。”将守被美女带着向前走,走马观花的说道。

“是么?那不要紧,我会就行了,而且…”美女忽然拉长音,继续说道:“而且你可以跟我下住,说不定今夜,可以把这一辈子的钱都赚到手。”

红衣美女的声音非常妩媚,隐隐透露出妖娆的感觉,男人听后很容易恍惚。

将守眼角上下打量了美女一圈,她不是修炼中人,丹田内没有内丹,血液和细胞里也没有本元真气的流动,是个普通的凡人。

红衣美女,T小姐带着将守坐到了摇色子的台面上,将手中的筹码放在台子上,便对荷官点了点头。

女荷官看红衣美女的眼神中有一丝戒备,刚才扑克牌卓的情景,她也看到了,眼前这个女人是个赌术高手,如果她的台子输的太多,那将无法跟老板交代。

在澳市的赌场中,看似有很多台子,各式各样的玩法,但背后都被赌场的老板分包了出去。

同一个赌厅,里面可能有很多个帮派或是组织在控制着赌台。

但有客人来玩,作为赌场或者荷官却不能拒绝。

女荷官只能带上白手套,拿起黑色的色骰,开始有节奏感的摇了起来。

“哗啦,哗啦,哗啦…”

“啪!”

色骰落在桌面上,女荷官礼貌的对周围的客人说道:“请下注。”

几个长期混迹赌场的客人,知道红衣美女是赌技高手,便尾随前来,在台子的两侧坐下,准备跟着红衣美女下注。

“大!”红衣美女淡淡的说了一声,便将所有筹码向着写着“大”字的方向推去。

女荷官看着小山般的筹码,手有些发抖,无论输赢,数目都太大了,她还没有经历过如此数额的赌局。

毕竟她只是散台上的荷官,并不是VIP贵宾室那种高端的荷官,无论是赌技,心里素质,都差了很多。

“我也押大!”

“我也是!”

“押大!”

………

五六个赌徒也跟着美女押大,而且几乎是全部压上。

原本这些赌徒抱着看看的态度站在一边,或者小小的压上一点。

但红衣美女一上来就直接梭哈,这明显胸有成竹的表现,他们又怎么能看着应该进入口袋的钱而不要呢!

立刻跟着全部压上去。

赌桌写着大字的地方,很快就被各色的筹码填满,女荷官的额头上开始冒汗,手也是微微抖了起来,这些筹码足足有二三百万美金了,要是真开大,她就会输掉几千万天龙国钱币。

将守看着红衣美女那自信的表情,又看向赌徒们贪婪而又疯狂的神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不跟着下注吗?赢了可是翻倍的哦!”红衣美女妩媚的看向将守,眼中满是勾引的意味。

将守微微摇了摇头,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如果我也都下了,一会儿咱两玩什么。”

T小姐的姿势不变,也不看将守,仿佛什么都没听道一般。

只是性感的红唇嘴角,微微上挑了个弧度。

“开,开,开!”

赌徒们疯狂的大喊起来,仿佛只要荷官开色骰,他们就会变成富豪,无数的金钱就会流入他们的口袋中!

女荷官身体微微抖动,拿色骰的手也颤抖起来,她银牙一咬,眼下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总不能现在说换人吧,这样做是违反赌场规矩的。

“呼”!

色骰开了!

顿时,一片悲鸣瞬间响起!

“什么!竟然是小!”

“怎么会是小!”

“不可能,不可能,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那些赌徒们,将全部的身价都跟着红衣美女压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三粒小小的色子!

红发美女梭哈了全部的筹码,开小,损失最多的也是她!

甚至跟压的所有筹码,都没有她的一半多,她一定是非常自信才会压大,但…但怎么会开小呢!

女荷官真的开了小,三粒色子安静的躺在骰盅里!

赌徒们的所有筹码,顷刻间,就彻底的告别了他们,流入荷官的口袋!

几个赌徒似乎接受不了开小,损失所有的事实,竟然发起疯来,开始胡言乱语。

但赌场里早就有这方面的措施,几个身穿黑色西装,体型壮如小山的保安立刻冲进来,像是拎小鸡仔似的将他们扔了出去。

赌场就是这样,你如果守规矩,就会享受到应有的服务,当然,如果你守规矩又有钱,在服务的前面,还会加上尊贵两个字!

但如果不守规矩,想来捣乱,那么赌场就会摘下和蔼的面具,张开獠牙对付你。

赌徒们心中愤愤不平,但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下注是他们心甘情愿的行为,红衣美女又没让他们跟着下,完全是他们个人自愿的行为,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同时他们也不敢乱来,否则赌场保安可不是吃素的,那几个被扔出去精神失常的人,就是前车之鉴。

“女赌神”失足,周围跟风的人彻底走光了,一脸丧气的向着别处碰碰运气。

“终于都走光了,现在可以安静的玩几把了。”红衣美女笑道。

“你这个赶人的方式倒是挺特别。但代价是不是有点贵?”将守说道。

红衣美女一愣,随后轻笑起来,道:“钱而已嘛,虽然我的没了,但不是还有你嘛。”

“那你接下来可是要听我的。”将守说完,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太暧昧了。

红衣美女倒是没有任何不自在,反而笑道:“这样呀…那我就从了你吧。”

将守不再接话,直接对着女荷官说道:“继续吧。”

女荷官此刻满面笑容,她为老板一次性赢了数千万天龙国钱币,今夜的提成一定会高上许多!

“哗啦,哗啦…”色骰继续摇动起来。

“啪!”

“您压大还是压小?”女荷官礼貌的问道。

将守微微一笑,道:“大吧。”

说完,便扔了几个一万元的筹码到“大”字的位置上。

“开了!”女荷官说道。

“等等!”红衣美女忽然出声。

女荷官目光看向红衣美女,难道她还要下注?但她已经没有筹码了。

“不要这么小气嘛,赌大小玩的就是心跳,既然选择了,我们就玩大一点!”红衣美女说完,直接将将守身前的筹码全部压向大!

女荷官的心再次砰砰的跳起来,心道,今天这是怎么了,遇到两个疯子,上来直接梭哈,简直就是百分百的赌徒!

但女荷官有了之前的“成绩”,就算输了也无所谓。

将守身前的虽然是一万美元的筹码,但也就是三十万,换算天龙国钱币也就是一百八十万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