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21章 浑水摸鱼

但他对刘半仙的人品还是相信的,虽然刘半仙做事不择手段,但也不会下这么狠毒的手,毕竟刘半仙很了解自己,他如果伤害这么小的生命,自己必定给他最严厉的惩罚!

这时,卧室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呜呜呜…老大,老家伙…我让人给打了!”李智勇在房间里听到有人说话,知道将守他们回来了,立刻出门,眼眶飙泪的大声哭诉。

他今天中午一醒,便发现左右脸又红又疼。

爬起来,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立刻吓尿了。

他左右两边的脸上,一边一个大手印,又红又肿,心里第一反应,昨天喝多被人打了!

只是不知道是在酒店外边还是里面被打的,毕竟昨晚喝酒喝的太多了,他都断片了。

他立刻大哭,大声喊着老大和刘半仙的名字,但泪喷了半天,都没听到有人回应。

他走出房门后,发现人都不在了,难道他们出去了?于是就在酒店里面等。

不知不觉肚子饿了,便点了份午饭,继续回访睡觉。

这会儿,是他刚醒来。

将守三人看着小胖子李智勇一边飙泪,一边捂着胖乎乎的脸,两个清晰的手掌印还印在上面。

刘半仙和小丑不自觉的看向将守。

“咳…”将守干咳一下,将李智勇抱起来,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珠,道:“这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告诉我,我替你报仇去!”

李智勇挠了挠头,心里有些奇怪,从来都是老家伙哄自己,老大怎么也开始哄自己了?

但他没有多想,立刻将脸埋进将守的胸前,大声哭喊道:“老大,我也不知道啊,我醒来就这样了…呜呜呜…”

将守看着李智勇受尽委屈的样子,也觉得当时自己是不是下手有点重了,但一早醒来,他头痛欲裂,肺腔热辣,肚子更是隐隐作痛。

他意识到,昨天喝的一定是柳寒冰常常所说的假酒,尤其是假洋酒!

洋酒、啤酒虽然都是用粮食做的酒,但如果造假可是有着天大的不同。

啤酒因为度数低,价格便宜,大部分假啤酒都是过滤的问题。

而洋酒这种高度数酒可就不一样了,假酒一般都用工业酒精勾兑,看清楚哦!

工业酒精!

一般纯度在95度或99度,乙醇含量很高,对人体有极大的危害性。

饮用者虽然当时口感经过香精调制,并无太多差别,但第二天,轻者浑身乏力,头疼欲裂,重则双目失明,胃部穿孔,致人性命。

在家里喝酒闲聊时,柳寒冰就常常叮嘱将守,千万不要喝假酒,一般给你假酒喝的人,都不是朋友。

虽然将守起床后并没有认为李智勇是故意,但着实生气,心中更是窝了一早上的闷气,所以小惩戒一下,让他以后喝酒也长长眼,不要别人给你就喝,更可恨,还带着别人一起喝…

“好啦,不要哭了,等会儿带你报仇去,我们现在聊聊正经事。”将守面色严肃的说道。

李智勇也识趣,抽了抽鼻子,就跳下地,安静的坐在一旁,揉了揉他火辣辣的脸庞。

当然了,他到现在也想不起,究竟是谁打的自己…

一个人最可怜的地方,并不是打不过强敌,而是受伤了,根本不知道谁打的自己。

“刘半仙,小丑,你们说说各自发现了什么?”将守说道。

“小丑,你先说吧。”刘半仙比作个请的手势,随后悠闲的喝起茶来。

小丑眉头一挑,一把飞刀出现手中,又在刘半仙的眼前来了几个刀花,每一下都擦着他脸上的肌肤划过去。

刘半仙吓得不敢动,这玩刀的手艺,一般人可真不行,虽然他知道小丑有分寸,但也是有些心惊胆颤。

“好啦,好啦,眼睛都被你晃花了,还是我先说吧。”刘半仙无奈的说道。

“这才对嘛,这次行动你才是主角嘛,我怎么可能抢了你的风头呢?嘻嘻!”小丑说道。

刘半仙无奈的白了一眼小丑,其实他早就算定小丑不可能发现什么,因为他的发现,与天龙国独有的玄学有很大关系,而他又是易经方面的专家,所以不懂这些,还真难有发现。

“老大,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慕容府中客厅中的那幅下山虎的画。”刘半仙说完后,竟然在桌子上端起茶壶,要给自己倒茶,脸上又呈现出那挨揍的得意神情,他就喜欢在关键的时候卖关子,断章,太可恨了。

“老刘啊,以后我就称呼你老刘了,前段时间我在你的医学杂志上看到人类遭受电击有助于延缓衰老,激活细胞,这是不是真的?”将守一脸认真的问道。

刘半仙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身上穿过,浑身直接抽搐起来,眼球上翻,嘴角流出白沫…

“还喝茶嘛?”将守问道。

刘半仙缓了缓神,做起来立刻说道:“以后不说完事,绝不喝茶!”

将守“哦”了一声,道:“那你快说吧。”

刘半仙一阵错愕,心道,老大,你的敬老和耿直呢…

“慕容府内的装修,摆设十分讲究,客厅的四个角分别有鱼缸,窗户,还有盆栽等,这是典型的风水设计,这说明慕容无畏他很在乎家里的风水布局。但这样信封风水之说的人却干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就是客厅中放了一幅名贵的下山虎的画,要知道,虎这种动物十分凶猛,在风水中更是有大凶的意味,一般人的家里,尤其是客厅和卧室,很少放置这么大凶的东西,哪怕是它再名贵,也不会放,只会收藏起来。

并且,下山虎是所有画虎中最凶的,慕容无畏不可能不知道这样最初阶的风水学说,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并且还在中间很醒目的位置上,这就说明他有意而为之,他要用这幅画,镇住某种同样大凶的东西!”刘半仙说完,得意的看了一眼小丑,心道,易经和玄学,是天龙国独有的,你个外国混血能懂么?

小丑手中寒光一闪,竟然用飞刀刮起指甲了。

“难道他用下山虎的画,震着九龙图?”将守说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但我估计,一定是与修炼界有关,并且这个东西就在那幅画的背面。”刘半仙肯定的说道。

将守看着刘半仙肯定的语气,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刘半仙习惯性别人请教他问题时就要故意拖延一下,但手刚伸出去,想到刚才抽搐,吐白沫的情景,立刻又缩回去,老老实实,十分谦虚的说道:“当他认为是修炼界的人毒害他孙女时,他不自觉的看了那幅下山虎的画一眼,像他这样的人,十分懂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所以我认为,九龙图或者其他什么宝贝,应该九在下山虎的那幅画里。”

将守点点头,刘半仙说的有几分道理,那幅画背后一定藏着什么东西,并且很有可能就是九龙图。

“老大,接下来咱们怎么做?”刘半仙问道。

将守也很头疼,虽然藏东西的位置大概能知道,但如何拿到手,却是个很大的问题。

毕竟他不能强行冲进去抢了那家,这样一来他就暴露了自己,接下来全修真界都知道自己在搜集九龙图。

“要不晚上去看看?”小丑这时在一旁建议道。

将守点点头,也有这个办法了,就算是没机会,起码晚上去可以看看慕容府夜间的戒备如何。

“老刘,那个小姑娘,真的没有办法吗?”将守想起那个小姑娘,现在还躺在床上,楚楚可怜的模样。

刘半仙略微沉吟一下,道:“蛊虫这种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下蛊之人,找到母虫,从而引出体内的毒虫,虽然我能以毒攻毒,或者其他的方法,但都会伤害到小姑娘的身体,以后也会落下病根。”

将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有点明白了,虽然慕容府里有高人驻守,却没有用修为逼出毒虫,看来也是怕伤害到小姑娘的身体。

只是现在去哪里找下蛊的苗疆人,什么时候能找到,小姑娘又能挨到那时候吗?

这些都是未知数。

“老家伙,有没有药,我脸疼。”李智勇在一旁弱弱的问道。

刘半仙转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手中青光一闪,一瓶药出现手中,拔开盖子,挤出几滴药液,就在李智勇胖胖的脸蛋上涂抹起来。

“咦!不疼了!这是什么药呀,见效这么快!”李智惊喜的喊道,一脸欢喜的摸着自己的脸蛋。

“哼,这可是我刘半仙特质的消炎去肿的药,一滴万金,你现在欠我万金了。”刘半仙淡淡的说道。

“呵呵,咱两谁跟谁啊,你还跟我要钱…”李智勇一脸扭捏的说道。

接下来,将守又跟小丑和刘半仙商量了一下,就去楼下吃饭了,准备晚上再去慕容府。

………………………………………………….

晚上十点。

“老大,我们出发吧。”刘半仙问道。

将守点点头。

三人招呼了一辆出租车,便向着慕容府出发。

李智勇又被扔在了酒店,毕竟谁也不想带个拖油瓶。

距离慕容府还有五百米的距离时,三人下车,趁着夜色,悄悄的摸向慕容府。

慕容府在天京市郊区,夜晚基本就没有人了,所以三人直接奔跑,很快就到了慕容府门口。

“咦?老大,有些不对。”刘半仙眯着眼睛说道。

将守和小丑停下脚步,各自躲在一颗树后,静静观察周围的情况。

小丑这时也低声说道:“是有些不对,这里是郊区,附近都是农家院子,但却没有狗叫,太安静了。”

刘半仙却看白痴一样看着小丑,道:“现在都十点半了,你家的狗大半夜叫?”

“究竟怎么了?”将守问道。

“附近没有任何虫子的叫声,而且你们看那!”刘半仙说完,指着树根旁边的一块黄土地。

将守和小丑趁着月光看去,嚯!

当场愣住了!

只见树根旁边的泥土里,有数个极其细小的洞,是蚂蚁洞,里面正向外面不断的趴出蚂蚁,齐刷刷的向着慕容府爬去。

将守心里顿时明白了,那个苗疆人看来就在附近,他们玩毒蛇虫蚁这样的东西最在行了。

他散开神识,搜索着周围。

将守的神色猛地一凛。

“老大,出什么事了?”刘半仙问道。

小丑看着将守的脸色,心知不好,手中银光一闪,两柄飞刀出现手中。

将守散出神识后,在慕容府外的围墙周围搜索,竟然发现十步一岗的保安,全部倒地,有几个还面色青紫,口中吐着白沫,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有人比我们先下手了,慕容府周围的的安保都中毒死了。”将守说道。

刘半仙面色一僵,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算是明目张胆的攻击慕容府,与慕容世家作对了!

“老刘,你和小丑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将守说完,人影一闪,便向着慕容府快速跑去。

小丑和刘半仙知道他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拖累将守,所幸就在慕容府外斜坡的树旁躲着。

这时,小丑将飞刀收起来,拿出了几个像是橡胶皮一般的东西。

刘半仙没见过,问道:“这是什么呀?”

小丑咧开嘴,看着他开心的笑起来。

刘半仙一缩脖子,身子向后挪了挪。

将守不知道他的神识是否能被别墅内的高手发现,所以不敢施放太远的距离,只是在周身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搜索。

他跑到围墙下,透过墙体,看到慕容府内一片漆黑,任何灯光和响动都没有,安静的吓人,白天院内巡逻的保安也没有任何踪影。

就在他准备翻墙跃入慕容府内院时,“沙沙”两声细微的声音响起。

声音来自墙体之上,他定眼看去,竟然是一只细长的蜈蚣,这只蜈蚣比普通蜈蚣药要长上许多,有一尺多长,并且全身都是青色,非常诡异。

它停下了攀爬的脚步,正注视着眼前之人。

将守皱了皱眉,手掌轻轻一挥,一道金光飞去,“啪”一声,细长的蜈蚣顿时四分五裂。

它身体里的乳白色的血液,喷洒在墙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就像是硫酸一般。

将守暗道,真够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