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15章 恐怖来袭2

但他的担心有些多余了,雷龙除了天赋神力,头脑也是十分的聪明,将守一说,他就找到了方向,重新咬着将守的头发,向那个方向拖拽而去。

十几分钟,将守和雷龙进入到了黑漆漆的洞中。

将守在心中说道,宝贝,好了,就停在这里吧。

雷龙松开将守的头发,扑腾着翅膀,趴在了将守的胸前不动了。

此刻,将守心中那股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判断,那个“危险”应该是快到了,就在不远处!

洞外,天雷轰击出的大坑上空。

一个身披红色斗篷,身后绣着黑色巨蛟的人凭空出现!

随后,又有六个身披黑色斗篷,如同霸下装束一般的人,在红色斗篷身旁两侧出现。

他们七个人悬浮空中,仔细搜索着周围,观察着周围的异动。

“父亲,你口中的那个人真的在这里吗?”其中一个黑斗篷人问道。

红色斗篷人没有说话,只是红色大帽罩下,射出两道恶毒的光芒。

“找,都给我去找,他一定就在附近!”红色斗篷人狞狰的吼道。

他看起来十分的愤怒,身旁五个黑斗篷人迅速分散四周,开始寻找起来。

然而,有一个黑斗篷人,没有听从红斗篷人的话,安静的站在他的身旁。

“狻猊,你怎么还不去?”红斗篷人转头看向没有动的黑斗篷人。

“他们都去了,我去也没有用,还不如待在这里。”被称做狻猊的人淡淡的说道。

语气听起来非常的慵懒,仿佛没有睡醒一般。

“哼!”红斗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对他这副懒惰的样子早已习以为常。

躲在山洞里的将守,依旧还不能动,但他可以凭借神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当洞外的大坑上空出现七个斗篷之人时,他心中的疑惑终于解开了。

心中所感觉到的危险,正是那七个人!

那个红色斗篷的人八成就是遗神王口中的黑蛟王,也是霸下的父亲。

而周围那六个黑斗篷人,估计就是霸下的兄弟,也是龙生九子的其他儿子。

只是为什么少了一个。

霸下被拘押在自己的元神戒指内,按理说应该还有八个儿子才对。

但此刻不是多想的时候,能躲过七人的搜索才是当务之急。

将守已经可以稍微活动脖子,于是便向着洞口得方向微微偏去。

看到洞口得情景,他心里稍微一松。

洞口内外,杂草密布,碎石横立,只有几率微弱的阳光,透过杂草的缝隙射了进来。

除非拥有透视或者神识这样的能力,否则真的很难发现这个洞口。

但事无绝对,他还是担心被外面的几人发现!

他想向着洞内靠一靠,但身体却动不了。

“咕咕!”

雷龙看着将守左右转头,疑惑的抬起头。

将守吓了一跳,赶忙在心中说道,我的小宝贝啊,千万别再叫了,现在外面全是敌人,他们想要你爹的命!

“呜…”

心中的不满和迈远,让雷龙发出极细的低鸣,一脸委屈。

将守无奈,心道,知道你关心我,但“老虎”就在外面,你一定要安静。

雷龙继续趴在将守身上不动了。

将守面色紧张的盯着洞口,看着透进来的几缕阳光,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

忽然,射进洞内的阳光猛地一暗,将守心中一沉,洞口有人!

他透过杂草和碎石,看着外面,果然,一个披着黑色斗篷之人正站在外面,正在低头仔细搜寻。

将守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

“沙沙沙…”

黑色斗篷人的脚,踩在干枯的草地上,发出碎响。

看似平淡的脚步,却如同踏在将守的心上一般。

将守的心砰砰直跳,冷汗在脑门上一阵的冒,向着两边滑出几道汗痕。

忽然,掩盖洞口的干草动了起来,他在扒洞口的干草!

将守心中一沉,暗道一声,完了,这下彻底完了,被敌人逮个正着,必死无疑了!

哎,看来只能十八年后再成为好汉了!

就在将守自认倒霉,马上要被敌人发现,自己必死无疑时,洞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喊。

“囚牛!“

洞外的黑斗篷人一愣,不再继续向着洞内探,转过身体,向着红色斗篷人飞去。

“呼…”

将守长长的呼出一声,心里骂道,MD,老子差点被吓死!

门外那个红斗篷人喊得还真及时!

当囚牛飞回红斗篷人身旁时,另一个黑斗篷人也飞回来了。

“父亲,这里有一套男人的衣服!”黑斗篷人说道。

红斗篷人一手抢过衣服,拿在手上,左看右看,随后又拿在手上闻了闻。

但这方圆数里内被天雷轰击后,到处弥漫着焦糊味道,根本分辨不出来味道。

红斗篷人愤怒的大吼一声,手中的衣服裤子燃烧起来,很快便成为了飞灰。

这时其他黑斗篷人也都回来了。

“父亲,什么都没找到!“

“我这边也没有发现!“

………

红斗篷人沉吟一下,对囚牛说道:“用音波功把他引出来,我不相信他承受天雷后,能这么快走掉!这个衣服和裤子就是证据!他一定还在周围!”

将守一愣,暗骂自己粗心,竟然把衣服和裤子落在外面了!

刚放松下来的心又紧张起来!

“噫噫噫…呀呀呀…”

囚牛站在众人身前,身体微微仰起,深吸一口气,发出悦耳的音律。

将守一愣,怎么还唱起歌来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音乐来的可不一般!

荒地周围的鸟儿,虫子,但凡能动的生物,都在向着大坑的方向爬动,一个个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好像被抽掉了灵魂一般!

将守脑海也开始发懵,眼睛所看到的东西变得模糊,一阵阵的音浪,像是有某种魔力一般,在召唤着自己向着大坑的方向去。

但很可惜,将守全身不能动,就算是想走,也无法移动半分。

只是雷龙有些奇怪,完全不受音波的影响,反而在将守的胸口睡着了!

将守神情恍惚,眼神渐渐变得迷茫,很快,他迷失在音乐的幻象中。

洞外。

一曲完毕,红斗篷人环视着周围,除了数十只飞禽走兽被音乐吸引而来,再无任何一个人类!

他对囚牛的音波功很有信心,就算是半神之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也会被囚牛的音乐所迷惑,丧失了心智!

但的确没有人类来,这倒是让红斗篷人不解了。

难道那个人实力正神境界大能?绝不可能,如果那样的话,怎么还会受雷劫之苦,只有蜕变,进化才会有天雷降下!

又或是他真的离开了?

思来想去,还是最后一种可能性最大。

“哎…”红斗篷人仰天长叹一声,在阳光的照射下,一张布满黑鳞的脸裸露出来,但很快又低下了头。

良久后…

“走吧,他估计已经不在这里了!”红斗篷人遗憾的说道。

说完,悬浮空中的七个人影渐渐变得稀薄,消失在了空中。

他万万没想到,他要找的人虽然也被囚牛的歌曲迷惑,但却因为全身麻痹而无法移动。

真不知道将守这个运气好到了什么地步,真正的与死神插肩而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夜幕降临,寒风吹起,空中布满了点点繁星。

“呃…”将守从昏迷中苏醒。

之前,在囚牛的歌曲中,他渐渐迷失了神智,陷入了一种幻想的梦境中,最后昏迷了过去。

此刻醒来,麻痹期已经过去,他拍了拍在胸口熟睡的雷龙,然后坐了起来。

回想起刚才迷失在魔性的歌曲中,他大感庆幸,差点就着了道。

钻出石洞后,他看了看周围,知道他已经安全了,黑蛟王和他的儿子们都已经走了。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慨自己真的是很幸运。

刚走了两步,突然感觉下体凉凉。

低头一看,完了…

衣服被红斗篷人烧掉的事情差点忘了,这可怎么办,难道要光着身体跑回家?

但眼下…只能光着身子跑…

于是迈开两条大长腿,向着柳家别墅区跑去。

快速奔跑中,他感觉到身体比之前更是轻快,充满着力量!

虽然不知道是否进入了飞神境界中能,但修为一定是提高了不少,看来每学成一套功法,修为也会跟着提高!

想到这里,将守又犯难了。

经过这次天雷,他发现一个问题,红斗篷似乎能发现他,或者说是能发现天雷。

他明明已经跑入到了荒山之中,又寻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打出完整的云龙掌,但天雷刚刚落下,没用多久,他们就赶到。

说明红斗篷人,真的可以通过天雷,功法所产生的天雷而找到他!

这次如果没有雷龙在,这次真的很难逃脱红斗篷人的毒手!

想到这里,他亲昵的摸了摸肩膀上的雷龙,而雷龙也伸着脖子,一脸舒服的享受着爱抚。

还有一件事,虽然与红斗篷人擦肩而过,但他能感觉出,他自己虽然已经到了飞神境界,但与红斗篷人依旧差着很大的距离,在红斗篷人面前,他根本没有一战的能力!

但真龙纲要,每次进阶或是学习新的功法,都会有天雷劈下,这次幸运,接下来又如何躲避红斗篷人的追击?

难道一直不修炼下面的功法?

那修为又如何增长?

知难而退不是将守的性格,他在心中不停的说,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只是他还没有想到。

一个小时,他已经能够看到天海市那繁华的街区,几个行人在人行道上行走。

趁着夜色的掩护(其实他速度已经快到人类难以用肉眼看到),他快速进入到一间街边店铺中,拿了几件衣服,又极快的向外走去,拐进一个黑暗的街道,穿起了衣服。

而服装店内的服务员,只感觉一阵风刮过,就在没有任何察觉了。

将守穿戴好,虽然不是很合身,但也总比回别墅遇到唐如嫣,乔媚发现他裸体好。

毕竟他不想把“裸奔”这个玩笑的词语变成现实。

当他来到别墅门口,透过墙壁,已经可以看到柳寒冰、唐如嫣、乔媚,包括白虎和朱雀都已经回来,大家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的愁容。

尤其是柳寒冰,一脸的焦急神色。

嗯?

他们都怎么了?难道李智勇出事了?

因为所有人都在家,唯独熊孩子没在。

将守赶忙按下了门铃。

很快,乔媚将门打开。

“将守!你去哪里了?把我们着急坏了!”乔媚惊喜的喊道。

这时别墅内的众人都向着门口跑来。

“额…我出去遛弯了,刚回来。”将守讪讪的说道。

他现在恍然,原来是因为自己白天出去,也没跟刘半仙打个招呼,也没留纸条,甚至还把手机落在了茶几上,大家误以为自己出什么事了。

“呜呜呜!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你从来没有不告而别!”

柳寒冰哭着扑进将守的怀抱。

将守心中惭愧,过去他也真的从未有过不辞而别,每次无论去哪里,他都会跟柳寒冰说一声,但今天却没说,身旁更是没有刘半仙这个秘书在,所以让一家人都非常的担心。

“下次我注意,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将守知道,在女人面前,男人认错是唯一的出路。

“哈哈,老大回来了就好,大家去吃饭吧!”刘半仙知道将守不喜欢这种场面,每次都显得十分尴尬,所以赶忙出言缓解。

正当众人走向餐桌时,别墅的大门“咣当”一声,被人推开!

众人一愣,转头看去!

只见刚才缺少的李智勇,一脸红扑扑,大大的眼睛满是迷离的站在门口!

“我…我回来啦!还不赶快迎接你们的秘密武器!”李智勇大喊道。

刘半仙一脸的黑线,这个丢人货!

他赶忙走到李智勇身前,一把抱起,就急匆匆的向着二楼走去。

这个死孩子,天天喝酒,这酒难道就这么好喝?

天天喝酒也行,但酒量也得好啊!

三杯就迷糊的酒量,还敢天天喝酒!

丢死人了!

众人“哈哈”一下,便继续吃着晚饭。

第二天一早。

将守刚走出房门,正好刘半仙也走出了卧室。

刘半仙“嘿嘿”一笑,说道:“老大,我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