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09章 大功告成,成功拿回九龙图

当乔三和手下进入偏房时,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原本豪华,整洁,古朴,大气的偏庭院落,此刻一副破败的景象。

砖瓦,房梁,庭院的立柱…等等,都破烂的躺在地上,北边,东边,西边的厢房墙壁,更是破出好几个大洞,就像是已经破败许久的庙宇。

而庭院中,此刻正一东一西,站着五个人。

东边是四个矮胖的中年人,而西边,则是一个小丑模样的人,此时正嬉笑的看着对方。

那几个矮胖的中年人,乔三很熟悉,正是阴阳门的长老,自从小田中郎死后,阴阳门又派了四个长老来天海市,这段时间的生活起居,都是他负责安排的。

但是乔三不明白的是,阴阳门人还有那个马戏团的小丑,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此刻,还相互对峙!

阴阳门人来到天海市后,他就安排到了附近的酒店居住,此刻竟然出现在他的家中,莫非…

想到这里,乔三眉头皱起,心中大怒,看来他费心伺候,以后想依仗的阴阳门,竟然暗中觊觎自己,看似平日老老实实的待在酒店里,实则早就暗怀鬼胎,图谋那个东西!

但那个小丑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马戏团是个幌子,这个小丑也是修炼之人,也在图谋那个东西?

乔三知道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现在前面两方人剑拔弩张,看来要有一番厮杀,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待在一旁,不要动,静观其变!

虽然心中愤怒,但是外表强装镇定,让手下护住自己,静静的待在一边,等待战局的结果。

“把东西交出来!否则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阴阳门那伙人中,一个矮胖的人用生涩的天龙国语说道。

“什么!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嘻嘻…难道我给你了,就能活着离开了吗?”小丑嬉笑着回答道。

乔三听到对话,神情一愕,立刻向着古树那边看去。

果然!

千年的古树已经变得焦黑,应该是被火烧过,而旁边的地下入口,地门已经被轰开,里面的通道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MD!

乔三心中一沉,终于明白了,刚才院落忽然一黑,并不是为了给小女孩切蛋糕,而是故意引自己去找九龙图!

千算万算,还是被对方算计了,而这个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眼前的小丑!

如果按照过去乔三的心性,他很容易就识破这种简单的诡计,但前些日子,他的二孙女,也就是乔媚的妹妹,与将守一同掉入深渊,在昆仑墟走一趟的思离人,忽然给乔三写了一封信。

信中的大概内容,就是叮嘱乔三,一定要把九龙图藏好,最近修炼界会有很多人去找九龙图。

乔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隐约能感觉到要有什么大事发生,而且就与九龙图有关。

所以这段时间,他很是小心看管乔家大院最里面的偏庭,整个乔家的安保,都比过去增加了一倍不止。

今晚忽然断电,还有小女孩问小丑的去向,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九龙图,有人要盗走九龙图,所以他迫不及待,甚至把张老板放到一边,立刻就去查看后院是否有异动。

虽然门口的守卫没发现任何异动,但他还是不放心,在内心纠结之下,环视周围的确没人,才不由自主的向地下室走去。

他要确认九龙图还在,才会放心。

虽然与他所料没错,就是请来的马戏团小丑要盗走他的九龙图,忽然的断电也是因为这个,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也变成小丑整个棋局的棋子。

看来在行动之前,眼前的这个小丑没少做功课,对自己的做了充分的了解!

乔三想的一点没错,小丑在接下拿回乔家九龙图的任务时,就立刻安排雪莉和隐士联盟的人去监视乔家的一举一动。

雪莉之前当杀手时,对目标人物的观察就非常细微和透彻。

观察乔三时,意外发现他有个很不易察觉的毛病。

强迫症!

强迫症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焦虑障碍。

是一组以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精神疾病,其特点为有意识的强迫和反强迫并存,一些毫无意义、甚至违背自己意愿的想法或冲动反反复复侵入患者的日常生活。

之前,乔三这个问题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的原因,主要他的临床反应很隐晦,只体现在他心中关注或重视的事情上。

凑巧他的二孙女,思离人最近一再叮嘱他要保存好九龙图,这就引发了停电后,他为什么一定要去查看九龙图,确保它还在地下室才放心的根本原因!

就在小丑执行完计划人物,准备撤离时,一个小意外出现了,那就是突然出现的阴阳门人!

之前在搜索乔家大院时,并没有发现阴阳门人,小丑一度以为真的如雪莉向他汇报的那样,阴阳门人全部居住在附近的酒店中。

一个简单的计谋,就因为乔三的强迫症,而被小丑得逞。

在乔三重新回到前庭,与张老板谈话时,小丑就按下古树的机关,悄悄潜入了地下室,并成功的拿到了九龙图。

然而当他准备撤离时,几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他周围,包围着他。

小丑心知,这就是阴阳门人,所以二话不说,按下了手中的引爆器…

后面,就出现了后庭中,两声爆炸声。

由于小丑制作炸弹很专业,所以爆炸的范围,只在后庭的院落中,并没有波及到其他地方。

但就算这样,阴阳门人也被爆炸的余威炸伤,干净整洁的衣服也黑一块,灰一块,好不狼狈。

后庭中,阴阳门人知道多说无益,眼前的小丑根本不准备把九龙图给他们,眼下只能硬拼了!

阴阳门的五个人,刚向前踏了一步,小丑忽然抬起手,口中喊道:“先等一等!”

之前说话的矮胖中年人一愣,随即笑道:“怎么,害怕了?害怕就赶快把九龙图交出来!“

小丑摇了摇头,脸色一变,竟然有些悲伤的说道:“我是害怕了,但却是害怕你们没命!“

“哈哈哈!你真不愧为是马戏团的小丑,还真能说笑话,我能看出来,你的修为不过才在玄武阶段,连我们中的一个都不如,我们几个最差的也都在玄皇阶段前期,我们都比你厉害,还是五个打一个,难道我们还会输吗?“矮胖中年人嘲讽的说道,那眼神分明像是看一个精神病,自大狂!

小丑害怕的表情加剧,连身体都弯曲摇摆起来,浑身打着哆嗦,颤抖的说道:“啊…是这样…那…”

就在众人以为小丑真的惊惧无比时,小丑忽然变得平静,那表情变换,就像是翻书一般快,让对方根本反应不过来。

“好吧…”小丑话音一落,一个小型的遥控器出现在手中,中间有好几个圆钮。

“滴!”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

“轰!”

阴阳门人中,那个说话的矮胖中年人全身直接爆裂开,漫天血雨带着皮肉和破布条,散落周围。

其余四个同伴,直接呆立当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

怎么回事?难道眼前这个小丑把炸弹安到他们身上了?

但根本不会啊!之前他们几个一起来的,趁着黑夜想搜索乔家大院隐藏的九龙图,刚开始就碰上了小丑,他之前根本没机会这么做啊!

“额…怎么会这样…只是袖珍炸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小丑装作一脸的不可置信的表情,眼中满是疑惑。

“你,你在我们身上安装炸弹了?”另一个阴阳门人大声喝道。

“怎么?要不要我再试试?”小丑一脸认真,好像真的询问那个人一般。

还活着的四个阴阳门人脸色同时一变,面色恐惧又带着些埋怨的瞥了一眼说话的那个人。

心中更是骂道,你不想活,老子还想活呢!

“嘻嘻,怎么啦?到底要不要再试试?“小丑忽然向前一步,双手摊开,只是左手握着遥控器,大拇指正摸在第二个按键上。

阴阳门人如同受惊的流浪狗,猛地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小丑,额头上开始有冷汗渗出。

虽然他们不认为小丑有能力在刚才的交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们身上放置炸弹,但刚才矮胖的男人被炸成血雾这是事实,谁也不想当出头鸟,为了印证小丑是否说谎,而冒被炸死的风险。

小丑在准备炸弹时,为了乔媚,不伤及乔家的人,虽然都是世界顶级的炸药,但都是剂量很小,产生的爆炸范围不大。

刚才阴阳门人被炸成血雾,但同伴们却没有受伤,就可以看出小丑对炸药分量与威力的把握,是多么的精准!

“额…你们是不是…不想试了?“小丑又向前一步。

四个阴阳门人再次面色惊恐,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乔三一脸阴郁,却不敢说话,只是心中无比鄙夷这帮琉璃国来的,号称第一修炼门派的阴阳门人,在自己面前傲慢的像个大爷,但在一个修为还没有他们高深的小丑面前,竟然吓得像个孙子!

都玄皇阶段的人了,还怕袖珍炸弹吗?

其实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修为抵抗,但乔三忽略了一点,阴阳门人修炼的是式神,并不是自身,虽然式神很强大,但他们自身却很脆弱,所以炸弹一炸就死。

“不试我可就走了哈,毕竟还要回家做宵夜。”小丑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把带着弯钩的枪,对着身后就射了过去。

“嗖…”

小丑像是吊威亚一般,向着房顶飞去,消失在了夜空中。

“尼玛!可恶的小丑!竟然敢在我的面前放肆!“阴阳门其中一人喊道。

“下次抓到你,我一定将你挫骨扬灰!“另一个附和的声音传来。

………

乔三一阵的白眼,刚才人家就在你们眼前,而且还是赤手空拳,你们都不敢放个屁。

如今人家都走没影了,才敢出来放几句狠话,这马后炮打的,比炮神还炮神!

他看着周围破败不堪的景象,满地支离破碎的情景,简直比割他肉还难受。

这个乔家大院,是祖上就传下来了,到他这里已经整整传了八代了,每个厢房的房梁,还是上几个朝代建造的,用的都是极其稀有的紫檀木,如今都化为了碎末,让他心痛不已,更是骂自己不孝,祖上传下来的东西,他都没有保护好,以后还有何脸面去地下见列祖列宗!

“乔老板,不用感谢,我们只是晚上遛弯时,看到有黑影窜入你家,所以才追过来想打走这个坏人,只是那个坏人太过于狡猾,被他逃掉了。但你放心,只要下次再碰到他,我一定让他碎尸万端!”一个阴阳门人走到乔三身旁,大言不惭的说道。

乔三看过去,眼神中闪过一丝憎恨,但很快便消失不见了,依旧满脸微笑和亲切的说道:“左郎君,太感谢你们为我乔府的付出了,为此还损失了一个人。”

“哎,对方实在太过于卑鄙和无耻了,竟然用炸弹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们这些名门正派,实在是无耻至极!”左郎君无耻的愤慨一句后,话风一转,问道:“我们的那个东西,三天后一定要平安的进入天海市,那可是我们门主安倍晴日亲自炼制的,只要有它,我可以顷刻间,扫荡整个天龙国的修炼界!到时候,乔老板损失的金钱,物品,地盘,我们都可以统统为你夺回来。”

乔三心中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现在已经鄙视这些阴阳门人到骨头里了,甚至都有点敬佩他们无耻都能无耻的这么理直气壮!

“呵呵,非常感谢左郎兄和贵派对我的帮助!我已经和海关的张老板打过招呼,三天后东西就会平安进入天海市,请您和安倍晴日门主放心吧。”乔三强装笑容的说道。

“嗯,那就好,那就好,既然这里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左郎说完,招呼着身后的三个同门长老,大步流星的向外面走去,那神情,仿佛他们才是刚才那场战斗的胜利者…

乔三笑呵呵的送四位阴阳门人走出乔府,目送他们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