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203章 杀獒

三人心中顿时大喜!没想到七号竟然主动送上门让他们砍!

三人齐刷刷的举刀向七号砍来。

但钢刀马上要砍中七号的脑袋时,站在三人中间的六号腹部猛的传来一股大力,身体笔直的向后飞去。

而左右两边的五号和八号,挥刀的手臂猛然被一股大力擎住,随后手腕一麻,钢刀脱手。

“刷…”

“刷…”

两声皮肤撕裂的声音响起,他们二人的视平线快速下降,当再次平稳时,竟然能看到一双熟悉的鞋。

“噗…”

“噗…”

五号和八号的尸体,无力的摔倒在地。

而他们的头颅,则滚到身体旁边。

太快,实在是太快了!

二人被斩首,一人被踹飞!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被踢飞的六号甚至都没看清七号的动作。

六号被这一脚踢飞,直接撞在了帐篷的铁制支柱上。

好在支柱是插在地下,牢固无比,否则他会直接飞出帐篷。

就是这样,身后的铁柱也被撞出了一个弧度。

当他七荤八素的站起来后,如同被恶魔附身的七号,左右手各持着一把钢刀,慢慢向他走来。

他认得出,那两把钢刀就是五号和八号的钢刀。

再看向七号的身后,五号和八号已经身首异处,鲜血从脖颈的断口处不停的喷射而出。

六号只感觉全身发麻,原本腹部就翻江倒海,这会儿又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直接吐了出来。

“别…别杀我!我…我们是兄弟!是亲兄…”

六号不自觉地求饶,但话还没说完,他的脖颈就出现了一条血线,步了五号和八号的后尘。

“铛铛铛…”

七号扭头看去,此时整个帐篷里,就剩他和二号、四号了。

此刻,二号和四号,二人身上均有外伤,鲜血直流。

二号看着如同恶魔般的七号,笑着点了点头,表情淡然,似乎鼓励,又或是赞赏。

“七号,我们来生再做兄弟!“二号语气带着解脱之感。

说完,猛地向四号冲去。

四号吓了一跳,二号完全不防御,直接向自己冲来,他手中的钢刀毫无阻碍的刺进了二号的腹部。

但还没等四号反应过来,他后背猛的一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二号。

二号的身体与四号紧贴在一起后,双手绕过四号的身体,反握钢刀,直接从后背刺进了四号的身体。

二人最终同归于尽。

七号被二号的话语所惊醒!

眼中的血色逐渐清退,他惶恐的看着周围,满地的鲜血,满地的尸体。

“扑通。”

他跪倒在地,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他的兄弟,十年里最好的兄弟,此时都躺在身前。

一幅幅画面,在他脑海中不停的闪动。

是他,是他杀了他最好的兄弟!

刚才,七号如同被魔鬼附身,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杀戮,为了生存的杀戮!

“嗯,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些。”一号教头的声音出现。

七号转过头,面色茫然又凄惨,眼神中满是怨恨。

此刻在他的心中,家、家人、温暖、幸福,已经完全被他亲手摧毁,而推动这件事情的,就是一号教头背后的人。

“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在你们进入到这里时,今天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所有人都不能反抗,只能服从!”一号教头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冷漠,甚至语气上对七号还有了一丝恭敬的意味。

“他们的灵魂一定会被安塔尔大神接受,他们会去到向往之地,享受永恒的宁静与快乐。”一号教官竟然出言安慰起七号,这在过去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安塔尔大神,是蒙国信仰的天神,死去的人们通常被秃鹫啃食干净,秃鹫会带着人们的灵魂飞翔天空。)

“走吧,跟我出来吧。”一号教头说道。

他上前扶着跪在地上的七号,心中虽然叹息,但这样的场面他之前就遇到过,更是早就料到来了,心里也明白七号的感受。

临出帐篷,七号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帐篷内,八个兄弟,十年相互陪伴,感情无比深厚的兄弟。

七号走出帐篷,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蒙国士兵,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好奇和敬畏神色。

而教官,则坐在九顶帐篷的前面,看到七号走出,眼神中并不意外,反而射出赞赏神色,仿佛他心中早已经知道结果,就等这个时刻证明了。

“铛铛铛…”

兵器相撞的声音传来。

七号看着其他八顶帐篷里,也在上演着自相残杀,手足相残的戏码,心中悲凉,却无可奈何。

教官的身前点燃着一支香,已经燃烧了一半。

这个香比普通寺庙中用的香要粗上许多,燃烧所散发的香味,让人闻起来神清气爽,内心变得平静。

“这可难得的紫檀香,一支的价格堪比一箱黄金。”教官看着七号微笑的说道。

这是七号第二次看到教官笑。

第一次还是在草原上,七号八岁时…

他没有说话,眼神中又重新布上一丝愤怒和怨恨。

早已料到七号会有这样眼神的教官,微微一笑,道:“觉得很残忍是不是?对我很怨恨是不是?哎…”他说着说着,竟然叹息起来。

“我是个军人,服从帝国命令的军人,甚至可以说是国家培养的战争机器,我时常想念家乡,家人,还有那甜甜的奶茶,但是为了家园,国土,皇帝的旨意,我只能留在这里,培养出一个有一个像你这样的杀獒。”说到这里,教官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

当香马上就要烧完时,从其他八个帐篷中,陆续走出最后的胜利者。

“嗯,不错,总算是都出来了,最后后的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杀獒也快要诞生了。”教官自言自语。

七号面色惊诧,最后的战斗?杀獒?

难道的真如二号所说的,他们这是在训练杀獒?

听教官的意思,一会儿还有战斗,难道是让他们最后九个人再厮杀一场?

七号所料没错。

当其他八个人都陆陆续续走出各自的帐篷后,教官拿出一根细长的淡黄色香,开始点燃。

“你们只有一炷香的休息时间,随后,你们将面临杀獒最后的选拔!”

教官的声音并不大,但却传了很远,所有人都听到教官的话语,八个人脸上皆是出现愤怒,疲惫神色。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着伤,有的胸前中刀,有的手臂中枪,没有一个完好无损的。

包括七号在内的九个人,每个人虽然都不情愿,但他们心里知道,眼前的路只有一条,不是这些人死,就是自己亡。

大家都盘膝坐地,闭上眼睛,恢复着体力。

………………………………………

“好了,你们可以战斗了!“教官站起身,向着外围走去。

与此同时,周围的蒙军变成一个包围圈,并且渐渐的缩小,只留下供九个人搏斗的场地。

教官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七号,眼神中射出期许的目光,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但潜意识里,他希望七号可以取胜,毕竟,七号是他最看好的学员。

九个成员不断的向中间靠拢,身后包围的士兵们推推嚷嚷,让他们九人进入最中间的位置。

“鲜血,力量,胜利!战斗吧,角逐出最后的杀獒!”

蒙军外围传来一声呼喊,是教官的声音。

“呼!”

其中一人率先发招,先下手为强,他攻击身边的一个人!

另一个人向后躲闪,快速的做出反击。

瞬间,众人打成一片。

但奇怪的是,所有人的目标都没有主动选择七号,仿佛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最后才会来收拾他。

七号看着场中厮杀的众人,眼中充满着悲哀。

他原以为,孤苦无依的自己,终于得到了上天的眷顾,有兄弟,有温暖,衣食富足的生活下去。

没想到,他遇到的竟然是一个恶魔,塑造出的伊甸园,竟然要他亲手摧毁。

一股愤怒,恨意,在心中不断汇聚。

“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七号大吼一声,眼神重新变得血红。

他身形如同一道闪电,速度极快,对准身旁的一个人,就伸出了手。

“咔嚓!”

“咔嚓!”

………

七号好似鬼魅,身形飘逸,让其他人看不清身形。

他的出手,简单,直接,迅猛,招招向着要害杀出。

刚一出手,四个人如同爽打的茄子,软绵绵的倒下,脸上依旧保持着战斗的神情。

“为什么!“

七号再次大吼一声,身体快速向着其余四人冲去。

…………………………………………………………………

毫无意外,八个人都躺在了地上,眼神涣散,但表情依旧保留着战斗时的狰狞摸样。

七号独自一人站在圆形场地的中央,周围的士兵向他投来敬畏的目光。

这一刻,传说中,堪比杀神的杀獒,终于诞生了,在所有人眼前,他们诞生了!

九个人中活下一个,他又与其他八个强者战斗!

最后,活下来的,就是人类的王者,战争的杀神,杀獒!

“哦!”

“哦!“

………

周围士兵们开始欢呼,因为一个无比强大的战士,强者之中的强者,杀獒诞生了!

七号眼神无情,神情冷漠,不带有一丝感情,他看着周围所有人,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真正如同恶魔一般!

几个与他对视的士兵,脸上出现惊恐神色,目光向着其他地方游离!

“啪啪啪!“

士兵的阵营中,响起一个人的巴掌声音!

“呵呵,很好!非常好!“

教官的笑声传了出来。

他走出人群,看着七号,脸上露出赞许的神色,似乎在对自己的杰作而感到兴奋1

“这是你要的结果?“七号第一次,主动对教官说出了话。

教官面色微微一颤,很快便消失无影无踪,他淡淡的说道:“结果?是吧,这也许就是我要的结果,但这结果,也是必然的结果,你踏入这里时就决定的结果。”

七号闻言不语,眼神布满残忍。

教官继续说道:“你听说过一将成名万古枯的谚语吗?

一位名将的诞生,无一不是踩着累累白骨登上的巅峰,你也是一样!

十年前,我就说过,我会带你走上一挑英雄的道路!如今我兑现了我的诺言,你将成为战场的利器,战争的神,成为一柄最锋利的刺刀,最神秘的武器,敌人将领的噩梦!“

…………………………………………………………………

几个月后,七号进入了战场,看着招式粗糙,身形迟钝的士兵,他如同切菜一般,残杀着敌人。

但这却不是最重要的,所有蒙国的士兵席卷了敌军,完成了绝对的胜利!

这些,全都是因为七号!一个只有代号的人!

在战斗的开始,他便像幽灵一般,潜入敌人的帅台,凭借一己之力,手刃地方主帅,并且安然撤退。

没有主帅的敌军,像是无头的苍蝇,像潮水一般溃逃,蒙军轻松完成追逐的杀戮。

无数的敌军让蒙军残忍的屠杀。

兵法有云,溃而不逃,逃而不乱,方位上乘。

但在从前,从未有刚开战,躲在最后方,被层层士兵保护的主帅,竟然被轻而易举的杀掉,这简直难以想象。

七号就像是幽灵一般,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迅捷,果断,斩杀无数主帅和他们身边的守卫。

这样斗志昂扬的事态持续了数年,蒙国也从一个只能屈于沙漠草原的边陲小国,成为了北欧大陆的至尊王者。

但常言道,极盛则亏,补不足,损有余。

终于,蒙国大军不断深入北欧,过草原,穿隔壁,与后勤保障不对拉开了极大的距离。

在保障不足的情况下,他们遭遇了伏击,在峡谷中的伏击。

这一战,敌军准备充足,而蒙国大军骄傲轻敌,常年征战平坦的草原戈壁,很少遇到密林山涧,谷坑幽道的地形。

蒙国大军溃败,山顶的巨石,山腰的飞箭,无情的收割着士兵们的性命。

这一战,蒙国大军几乎全军覆没,而蒙国的大英雄,战争之神,也被敌军俘虏。

由于七号与其他军人,都穿着普通的军服,数百个蒙国士兵被俘虏,送回敌人国度准备斩首示众,以振军威!

但腐败这个词,从古就有,敌军将领也深谙此道。

在运输的途中,押送的敌军将领与商贾勾结,私下暗自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