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200章 将守的过去

阿塔加目瞪口呆的望着将守,刚才的打斗,给他无以伦比的震撼,徒然变大的石碑,自由飞行的人类,金色的长龙,这一切都颠覆着他的世界观。

朱雀和白虎等人已经恢复了神智,站了起来。

他们看着满地的碎石飞渣,心中震撼,从碎石的颜色和质感上,已经判断出,这些就是刚才无比巨大的天碑。

将守,他们的老大,竟然把这等神器打碎了!

太震撼了!

太牛掰了!

太匪夷所思了!

“大家都没事了吧?”将守淡淡的问道。

“老大,我们没事了!”朱雀几人应道。

朱雀、白虎、李智勇、刘半仙,都是一直跟随着将守的老人,心中无比骄傲,像是自己获胜,战胜霸下一般!

将守点点头,看向小丑,道:“事情已经解决完了,我们要回去了。”

小丑一愣,“哦”了一声,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他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如此简单,直接,粗暴的解决完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将守面色亲和的问道。

刘半仙一脸欣喜的看着小丑,他已经明白了老大的意思。

小丑低下头,眉头柠起,他陷入了沉思。

对啊,他接下来又该怎么办?血狼已经被灭,难道还要重蹈覆辙,重新组建血狼吗?

如今大部分的核心成员都死在了黑杀盟的枪下,外围的雇佣兵,也都四散而去,唯独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猫还不知所踪。

除了雪莉,他现在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想到这里,小丑心中产生一丝茫然,心凉凉…

“跟我走吧,加入隐士联盟,加入我们这个队伍中,只要兄弟们在,无论哪里都是家!”将守诚挚的邀请道。

小丑抬起头,看了一眼将守,原本茫然的眼神,浮现出一层水雾。

刘半仙这是帮腔道:“小丑,别犹豫了,加入我们吧,杀手界有什么好混的,不是他杀你,就是你杀他,还总被各个国家通缉,一点也不安稳。”

小丑感激的看了看刘半仙,这几句话说到他心坎里了。

他很小的时候就拜师学艺,随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救了前任血狼的老大。

那个人看小丑是个人才,又救过他性命,索性就收下小丑。

自此,小丑就被带进了组织,加入了血狼。

随后,他又通过种种血腥,残忍的手段,他成为了下一届的血狼老大。

二十年过去了,他早已厌倦了打打杀杀,今天暴动,明天暗杀,后天又被各国警/方通缉,到处逃跑的颠簸生活。

更是厌倦了今日兄弟,明日仇人的凄凉境遇。

但眼下,自己出去又能做什么?当杀手?雪莉和小猫又怎么办?

将守和刘半仙看着小丑,知道他内心正在挣扎,一时间不好做出决定,而这个选择又决定着未来小丑的生活,感情,事业,所以还是让他想清楚为好。

“额…大神…我那个…”阿塔加怯生生的打岔道,但憋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完整了。

将守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说什么,撇了撇嘴道:“我不管,你和小丑商量吧。”

阿塔加悬着的心顿时松了一半,毕竟眼前这个年轻人,给他的震撼还是太大了,甚至超过了黑斗篷的霸下。

“大佬,我之前…不是故意的,你是知道我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街头帮派,哪有实力和能力与贵帮争雄,实在是那个黑斗篷之人逼迫我的,而且打伤您的人也是他派去的…

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明天就离开塔塔市,黑杀盟全部解散,或者您喜欢的话,我直接退位让贤,把黑杀盟给您…”阿塔加小心翼翼的说这话,眼睛紧盯着小丑的脸色,只要脸色稍微不对,他立刻转移话风。

小丑摇了摇头,他厌倦了帮派纷争,杀手无情的生活,心里也知道血狼覆灭,自己重伤,都不是眼前这个阿塔加做的,他没有那个本事,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与将守战斗的黑斗篷之人,但他已经被将守收复,现在不知去向。(他没有看到将守将霸下收入元神戒指中。)

“额…还有件事,之前我的手下抓到一个人,好像叫小猫…”

“小猫,他人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阿塔加还没说完,就被小丑打断了,随后,小丑愤怒的抓起阿塔加的脖领子,眼神变得狰狞。

过去,在整个血狼杀手组织,除了雪莉外,他最相信的小猫了,而且小猫也对他忠心无比,从血狼覆灭,他不顾性命也要救走小丑,随后小丑重伤,需要药物和救援,都是小猫不顾自身安慰,找药,联系将守。

从这两点就可看出小猫对小丑的中心可见一斑。

“老…老大,别激动,我一根毛也没有动他,之前我担心被那个黑斗篷之人发现,要杀了小猫,斩草除根,所以把他藏起来了。我现在就给手下打电话,让他们把小猫送来…”阿塔加害怕极了,浑身颤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就给手下拨了过去。

小丑听到小猫没事,只是被藏起来了,这才松开手,瞥了阿塔加一眼,等着他手下把小猫送过来。

将守和刘半仙对视一眼,看来这个阿塔加还真是有些心眼,很早之前就计划叛逃霸下,并且,他还很果断,在将守与霸下决战之前,就将九龙图送回来了,也算是立下一功,这股心思稠密,遇事果断的性格,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看来霸下找阿塔加之前,也是做了功课的。

十几分钟后,一辆轿车疾驰而来。

小猫果然完好无损的从车里走出来,当他看到小丑的瞬间,就张开双手,二人激动的拥抱起来。

劫后重生的幸福总是让人无比激动。

二人分开后,小猫感激的看了看将守和刘半仙,表示感谢,没有这些人,小丑性命休矣,他的性命也会不保。

将守看着小丑脸上终于有了高兴的神采,也真心替他高兴,再次问道:“跟我走吗?”

小丑面色一顿,看了看小猫,又看了看雪莉,二人皆是一副“你说去哪就去哪”的表情,他随后低头沉默起来,毕竟关系到未来很多事情,他要仔细思考一番。

将守看着小丑沉默不语,知道他短时间内很难做出决定,于是道:“小丑,你是我兄弟,到任何时候都是我兄弟,我这里随时欢迎你。”

随后又转头对刘半仙说道:“订回去的机票吧。”

刘半仙点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小丑,但依旧毫无反应,心下只能叹息一声,拿出手机准备订票。

“老大,隐士联盟报销机票吗?”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

将守和刘半仙一脸惊喜的看着小丑,这句话,就说明他愿意和自己这些人回去了,从此告别越国,告别塔塔市,告别杀手界,血狼组织,恐怖大亨,全部成为了过去式!

而且小丑不再称呼将守为将兄弟,而是老大,也就说明他同意加入隐士联盟了。

“嘿嘿,你还在乎那点钱,之前那几件轰动世界的大案,赚了不少吧?”刘半仙笑呵呵的说道。

小丑白了一眼刘半仙,道:“有钱就不能占便宜了?快,给我和雪莉,小猫各订一张!”

“呵呵,好吧,看在你之前对我还不错的份上。”刘半仙笑道。

小丑一拳打在他的背上,嬉笑怒骂。

就这样,来时五个人,回去就变成了八个人,多了小丑,雪莉和小猫。

当众人回到天海市时,天色已黑,小丑率先跑出安全出口,站在机场门外,用力的呼吸,仿佛机场里面的空气稀薄一般。

将守、刘半仙,雪莉看着小丑的样子,心中暗笑,小丑现在算是焕发新生了。

…………………………………………

回到别墅,柳寒冰看着又多出了三个人,还是金发碧眼的老外,心里疑惑,但依然热情的接待,并为小丑和雪莉安排了一个房间,而小猫则和白虎睡一个房间。

吃过饭后,柳寒冰出奇的没有洗刷碗筷,而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将守,不时用一种“你懂的”眼神看着他。

将守奇怪,难不成…

哦,对了!在昆仑墟时,他曾答应柳寒冰,告诉他的身世和来历。

“刘半仙,给张媛媛打个电话,小丑、雪莉、小猫正式加入隐士联盟第七分局,然后你组织开个小会,把咱们接下来的计划先讲讲,我和寒冰去说几个事,一会儿来找你!”将守说道。

刘半仙人老成精,含笑不语,一副“我懂的”样子,点点头。

小丑和雪莉对视一眼,含笑不语。

只有朱雀、白虎、李智勇,不谙人事,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回到房间,将守和柳寒冰直接去二楼的房间。

进门后,将守坐在一个椅子上,沉思半响,脸色变得严肃,缓缓讲述着一个故事。

…………………………………………………

阴冷的雨夜,下着蒙蒙细雨,街上的行人纷纷掩头快速的奔跑,希望能早一刻到家。

谁也不会注意,在街道的角落上,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他衣服单薄,破破烂烂,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被寒冷的气温冻得瑟瑟发抖。

街上奔跑的人群,一脚踩在水坑里,溅起的泥水直接喷溅到可怜孩子的身上。

但是这个孩子毫不介意,只是茫然的看着周围,看着街上奔跑的人群。

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当他有了记忆的那一刻,他就如同一个野孩子一般,四处流浪,与乞丐抢铺,与野狗抢食。

他没有家,没有目标,更没有方向,他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感觉,不懂得温馨是什么样的幸福。

下雨天,他只能无助的被雨淋湿,有时他能躲到一片砖瓦下,但更多时候,被一些富豪之家的下人,像是驱赶野狗一样,赶出去,站在无瓦遮头的雨水中。

他靠着生存的本能,艰难的活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上。

后来,他也遇到了与他同样的脏兮兮,可怜巴巴,四处乞讨的小朋友,也终于明白了,他这种情况,叫做孤儿。

又过了许久,他有了一丝发现,很多没人照顾的野孩子,孤儿,由于营养不良,吃不饱穿不暖,很容易得病死去。

而他,无论几天没吃饭,冰天雪地只穿一件破洞的布衣,病魔也从不找他,仿佛自己不会生病一般。

并且,他还有一颗友爱宽仁之心,一般来说,孤儿都是自私,没有安全感,领地感很强的孩子,但他却一反常态,经常把自己乞讨或捡来的食物,衣服,玩具等等,无偿送给其他的小朋友,哪怕自己忍受饥饿的痛苦,寒冷的颤栗。

当他不知不觉,茫然的活到八岁时,那一年刚好赶上了旱涝,田庄里颗粒无收,不少百姓都饱受饥饿的折磨,更有甚者,易子而食。

他心里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他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他需要换一个新的地方。

他不自觉的向着城外走去,一步一步的走,向着心中指引的方向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竟然走到了一片草原。

他不知道这个草原叫什么名字,眼前尽是一片碧油油的绿草。

空中悬挂的太阳,用炽热的高温不停的烘烤着他。

他感觉全身燥热无比,口干舌燥,但却没有一口水喝。

最后,疲惫,饥饿,燥热,相互折磨着他。

骨瘦如柴,矮小如庄的身体,终于抵抗不住,他昏迷了过去,就独自一人躺在绿色的草地上。

夜晚,凉爽的微风拂来,他重新感觉到一丝知觉。

忽然,眼前有一个乳黄色的身影闪过。

他猛地一惊,这是什么?难道我已经死了,这个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吗?

他挣扎的坐起身,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的头脑可以清晰一些。

良久,他的视力恢复,也渐渐适应了黑夜下的月光。

终于,他看清了眼前的乳白色身影,竟然是一只肥胖的羔羊!

他没有死,还活着。

还很年幼的他,完全忽略了几日未进食,也未喝过水,竟然还能存活的奇迹。

他现在的眼中,只剩下那只肥胖的羊羔。

(兄弟们,在本书刚开始时,就有人问,将守为什么会守护梁瑾,为什么会遵守梁瑾父亲,梁有才的诺言。

在不知道将守的身世之前,兄弟们确实很难体会,但这也是个“坑”相信在本章之后,大家就会感同身受了!请兄弟们继续支持七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