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93章 霸下落幕1

将守瞪了二人一眼,白虎和李智勇齐刷刷的脖子一缩,吓得不敢看将守。

“你们看看,这才叫不伤人性命。”将守说道。

白虎和李智勇赶忙点着头,说道:“老大做的对,老大威武,老大最帅…”

“哼!“将守扭头向着门口走去。

李智勇看着将守逐渐走远,又看向地面那几个昏迷的人,说道:“老大不是说打残吗?他们只是昏迷了过去,也没残啊…”

话引刚落,地面立刻响起“咔咔咔…”骨头折断的响声…

李智勇再次一缩脑袋,畏惧的看了一眼老大的背影,暗道,老大这招也太厉害了,竟然能隔空打断人的骨头。

将守不用回头也知道,自己这招镇住了白虎和李智勇,不禁心中暗自偷笑。

其实这招非常简单,但凡进入入神境界的人都会,只需要用一点念力就可以,当初在昆仑山腰时,霸下凭空掐住人的脖子,用的就是这一招。

只是入神境界的人很少,他们没见过,所以好奇罢了。

“把所有还能喘气的人捆起来,并排放在医院大门的两侧。”将守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李智勇和白虎相互对视一眼,便到车里找绳子,将还活着人绑起来。

由于黑衣杀手身上都有伤,骨头也断裂了数根,身体一挪动,立刻牵动着伤口,发出惨叫。

白虎微微皱眉,将喊出声的黑衣杀手,直接赏了一个大嘴巴。

几颗碎牙飞出伴随着响亮的声音,惨叫戛然而止,杀手直接昏迷了过去。

几个还准备呻吟的人,看着同伴如此,皆是吓得不敢出声,哪怕身体再疼,也拼命忍着。

白虎和李智勇将三十几人绑好,拽到医院门口,将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光明正大的与黑杀盟宣战,他要将黑杀盟连根拔起,让黑杀盟永不超生!

“嘟嘟嘟…”一个极其细微的电话声音响起。

将守闻声看去。

一个低头的杀手感受到目光,浑身猛地一颤,额头之上更是冒出冷汗。

“你,说你呢!”将守喊道。

那个杀手茫然的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将守,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将守看着杀手害怕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帮人说的好听点,是亡命之徒,说的难听点,就是一帮乌合之众,靠着人多,欺负平头百姓,平日里耀武扬威,仗着手中武器精良,欺负普通百姓,调戏一下良家妇女,要多可恨就多可恨,但遇到狠茬,就变得像一只小猫咪一样。

“啊…您…您叫我?”那个杀手吓得浑身颤颤巍巍。

“是,你的电话响了!”将守提醒道。

“哦…但是我…”杀手看了看被绑着的手脚,求助的看向将守。

将守向白虎看了一眼,示意帮他一下。

白虎大摇大摆,面色肃杀,走到他身前,将他兜里的电话掏了出来,按下接听键,随后放到他的耳边。

“喂…啊,是,我们…”杀手不知道接下里如何说,总不能大喊“我们被三个人围歼了,快来就我们啊!”

将守微微一笑,道:“你就说被全歼了,让他们派厉害的人物来。”

杀手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茫然的看着将守。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杀手上身猛地一个趔趄,大脑顿时发懵,恐惧而又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个魁梧如同小山般的男人。

白虎扇出这一巴掌,给将守也整楞了。

在他印象中,白虎憨厚,老实,从来都是被朱雀欺负,开会讨论什么事也不发言,只是听从或者执行,仿佛一个没有长脑子的人。

但现在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古代酷吏,严刑逼供的架势,这些都是跟哪学的。

白虎的表演还没有结束,扇出一个巴掌后,面容阴笑的看着杀手,大声喊道:“让你说被全歼了,派更厉害的人物来!”

那个杀手立刻如同小鸡吃米般点头,对着电话那头叽里咕噜用越语说着什么。

他说完,电话那头没有了回应,很快便挂了电话,发出了忙音。

将守微微一笑,站在医院门口,如同一尊杀神,旁边白虎和李智勇护法,守在一旁。

任何国家或地区,医院的人流量都是很大的地方,排队挂号的人,等待医生叫的病人,取药的家属,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医院门口的景象。

这种场面十分难得,由于这所医院设在贫民窟周围,来这里看病的人都是平日里受到他们欺压的百姓,他们看到这些无恶不作的恶霸,身体流血,面容惨淡,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欢呼不已,对着将守三人,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等了许久,黑杀盟还没有派新的杀手来。

将守心中郁闷,这也太怂了吧,这就不敢来了?

“老大,手术做完了,我们进去看看吧。”朱雀这是走过来说道。

将守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医院的方向,不屑的摇了摇头,转身跟着朱雀向着病房走去。

病房中,小丑脸上的妆已经被洗掉了,嘴巴上罩着呼吸器,双眼紧闭,看来麻醉还没有过去。

将守看着小丑本来的面目,还是一个长相非常清秀的男子,三十五岁左右,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小丑的真容。

有如此面容的男子,很难将杀手界老大,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各个国家的噩梦联系在一起。

“他怎么样?”将守问向刘半仙。

“明天一早就能醒,他是修炼之人,体内有内丹,恢复速度是常人的数倍,只是…”刘半仙脸上出现一丝惋惜神色。

将守看他如此反应,立刻焦急的问道:“只是什么,快说。”

刘半仙叹息一声,道:“他的三处大脉都断了,就算重新接上,也很难恢复如初,就像骨骼严重粉碎后,就算好了也会一圈一拐。他的修为很难增长了,大概只能停留在这个阶段了。”

“难道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将守急切的问道。

一个修炼之人,修为就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希望!如果小丑醒来后,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在修炼上取得进步,就像即将溺水之人,眼睁睁看着视平线落在水面之下那般绝望,整个世界都会暗淡无光。

刘半仙无奈道:“寻常的骨骼,外伤之类的还能有些办法,经脉受损则是最难治愈的,而且他还拖了很长世间,断裂的经脉早已枯萎,难以愈合。就像是武侠里,练武之人一旦被废,就变成了废人,灾难性,不可逆的打击。”

将守心猛地一沉,虽然小丑受伤与他并无关系,纯粹是杀手集团之间的战斗,但看着小丑昏迷的模样,还有不能继续修炼的未来,内心十分悲痛,惋惜,感叹天意弄人。

这就好比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身边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能飞黄腾达,有一天你身边坐的都是马芸,马花腾,王建林这样的人物,你自然也不一般。

……………………………………………………………………

在越国一栋别墅内,装修风格非常奢华,到处都可以看到金镶玉砌,在一条长长的圆桌周围,坐着十几个人。

这是些人很容易分辨出不同,其中六个中年男人身着普通休闲服饰,精气内敛,猛地看去,像是个普通人一般,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们身体周围有灵气环绕,每个人的眼睛也都暗藏精光,都是修炼大成之人。

但他们并没有坐在圆桌首位,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将全身,包括容貌,都笼罩在斗篷之下,让周围众人无法看清他的长相。

此刻,黑色斗篷之人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坐在那里,其余人也不敢说话,气氛十分尴尬和诡异。

剩下还有五六个人,有的身穿西服,有的身穿花衬衫,虽然他们也坐在圆桌周围,但身体局促不安,双腿不停抖动,额头也有丝丝细汗留下,很明显,他们心中慌乱,但却不敢出声。

良久,黑色斗篷之人开口道:“你在把刚才的事情说一遍。”

一个身穿花衬衫,体态臃肿的男人咳了咳嗓子,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我的人在医院发现了小丑,他身边除了雪莉那个娘们外,还有五个人,两个男人,一个老人,还有个孩子和女人,我派出去三辆车,总共有三十几人,此时此刻,应该都被他们俘虏了。”

这个花衬衫的男人叫阿塔加,是越国本地人,从小就不学无术,到处打架,惹是生非。长大后,更是退学,结交社会上的小混混。但上天总算对他不薄,给了他一个聪明的大脑,细腻的心灵。

他凭借机灵的头脑,大胆的手段,很快就组建了一个小帮派,叫黑杀盟,专门为一些大老板,处理一些麻烦事,顺带捞点偏门,虽然混的不算上乘,但也不会挨饿。

某天,他刚刚欺负了一个平民寡妇,在女人绝望和欺凌的哭声中,他穿好裤子,不屑一笑,便要出门而去。

他刚踏出门寡妇家门口时,眼前忽然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等醒过来时,他坐在一个地下室中,全身都被麻绳绑了起来,而眼前,正坐着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

阿塔加看不清他的容貌,大声叫喊几声,仍然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他一气之下,竟然爆粗口!

但话音刚落,他全身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挤压,就如同一条蟒蛇,将他的全身缠绕。

“啊!”一声无比凄惨的叫声,霎时响起。

“呵呵,疼吗?痛苦吗?你还骂人吗?”低沉的声音从面前传来。

阿塔加面色通红,嘴角流出鲜血,他不再出声,拼命忍者身上的剧痛。

作为在底层社会摸爬滚打数十年的人,他也曾听闻过一些事情,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类是传说中的修炼之人,名震江湖的血狼阻止的老大,小丑,似乎就是修炼之人。

他们可以隔空取物,飞石断金,凭一己之力,可以独占数十人。

此刻他全身没有看到任何束缚自己的东西,但全身如同捆绑,看来是遇见了传说中的修炼之人。

“神仙,上帝,佛祖…”阿塔加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称呼眼前的人,“我究竟有什么地方得罪阁下了,我即可改正,还望神仙,上帝,佛祖能够放我一马。”

他苦苦哀求。

“哼,还算你小子有些见识,识相!”黑斗篷之人说道。

随后,阿塔加全身猛地一松,全身虚脱,还好有身上的麻生勒着,才没有让倒在地上。

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塔加,我需要你的黑杀盟,为我找一件东西。”

阿塔加恢复了一些体力,抬头问道:“什么东西,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嗯,不错,我要找一个图纸,装在檀木盒子中的图纸,我能感觉到,他就在这个城市里。而你是这个城市的地头蛇,你要帮我把它找出来。”沉闷的声音再次传来。

“没问题,您告诉我图纸在哪,我马上派兄弟去找。”阿塔加十分顺从的应承道。

他是一个很会审时度势的人,当局面不利于自己或对方强大于自己时,他会立刻做出懦弱,听话的样子。

随后,黑斗篷人给他了一个坐标。

阿塔加看着坐标,面色越来越凝重,眉头皱起,有些为难道:“神仙,上帝,佛祖,真不是我不愿意去,而是这个地方正是血狼的总部,我不能去,甚至靠近就会被灭的。”

他常年呆在越国的塔塔市,知道那里就是血狼组织的总部,他一个街头混混,不入流的黑杀盟,如何跟这样的牛叉组织抗衡。

“呵呵,你不用担心,我会派人帮助你,我知道里面有一个修炼的人,也只有里面都是装备精良的亡命徒,我可以提供给你无数的金钱,让你去购买武器,招募杀手,也能为你产出那个修炼之人。”沉闷的声音说道。

阿塔加不是傻子,甚至比一般人还聪明,他心中疑惑,既然你钱,实力,人都有,何必还要我前往,莫非有什么禁忌之类的东西,让你不敢靠近那里?

黑斗篷之人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幽幽的说道:“不要妄加揣测我的心思,你只是个蝼蚁,只是个随时能被我杀死的昆虫!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让我把你化为硝烟,第二是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如果你敢违背我,我让你灵魂消散,永不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