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88章 走出昆仑墟

忽然,一种莫名的感觉出现心灵中,仿佛与什么东西产生了联系,将他和对方关联到了一起。

将守细细体会着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带给他的先是一种好奇,仿佛在观察着他。

良久后,发现他并没有恶意,仿佛还有莫名的关心,随后,这种感觉变成了信任。

将守双手捧着神兽蛋,脸色越来越惊喜,最后一脸慈爱的看着这枚神兽蛋。

刘半仙、土蝼和陆吾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将守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一定是好事!

将守用一只手撑住神兽蛋,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蛋壳,如同爱抚自己的孩子一般。

心中的感觉也再次有了回应,那是一种无比的依赖与亲切,看来土蝼说的没错,神兽宝宝的确会对第一眼看到人或是接触到的人产生依赖和信任,只是它明明还没有出世,怎么就会带给自己这样的感觉,难道在蛋壳中,它就有了意识和感情?

将守手中红光一闪,将神兽蛋放入储物戒指中,转头问向土蝼,道:“神兽未出生,还在蛋里时,是否会与母体产生心灵上的联系或是感受之类的?”

土蝼神色一愣,好像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的问题,随后又看了看陆吾,见它也是一脸发懵,随即摇了摇头,在地上写道,“未孵化的神兽蛋不具备意识,从未听说过会与母体产生心灵联系或其他什么。”

将守听后,心中惊讶,更是对这枚淡红色的神兽蛋所孵出的神兽宝宝有了无比期待,对比土蝼所说神兽蛋的特质,这枚淡红色的神兽蛋处处透露出不平凡和与众不同。

同时,他也在心中暗讽自己,过于在意孵化神兽的能力了,也可能,这就是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智慧,帅气,能力强的本能“爱意”吧。

俨然,将守已经把这枚神兽蛋,想象成了他的孩子。

“将守!”柳寒冰看几人和神兽们相互交谈,虽然不敢贸然前去,但心中还是想过去看看将守,不禁喊了出来。

将守笑着转头回应道:“马上就来!”收下神兽蛋后,又转头看着九婴,微微的摇了摇头,道:“这还不够!”

九婴立刻变得委屈无比,不停的对着土蝼“哇呜,哇呜…”叫着。

土蝼看着九婴,双目出现一丝玩味,却不继续在地上写字。

九婴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在配合上它如婴儿啼哭的叫声,真的很象个受委屈“巨婴”在失声痛哭…

刘半仙人老成精,城府也很深,虽然心中暗笑,但面容依旧严肃,不时还微微摇了摇头。

这就是谈判的技巧,永远保持着不榨干敌人最后一滴血就绝不退让的态度。

将守这时咳了咳嗓子,很不耐烦,皱着眉头,装作亲人在呼喊,他很着急的神色,慢慢举起的拳头。

九婴看着人类的动作,就差跪下了,几滴眼泪,硬生生从眼角流下…

土蝼看着九婴的可怜相,不禁也摇了摇头,大家同为神兽,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所以人也好,神兽也罢,都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否则容易被强者踩,毕竟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

土蝼抬起爪子,在地上“擦擦”的继续写道,“神兽不用兵器,也不用法器,对我们而言,最珍贵的就是增加修为的天才地宝,灵丹妙药,所以它除了一身皮肉鲜血,再无其他的东西了。”

刘半仙看着地上的字,微微皱起眉头,心道,这可是神兽啊,难道就有一枚蛋?也太寒酸了吧!

将守也是疑惑不已,堂堂一个神兽,就这么点东西?

他抬头看向土蝼,想问问有没有巢穴之类的,好让他过去搜刮一番。

但奇怪的是,土蝼此时移动身体,背对着九婴,让九婴看不到它的面容,随后用大大的眼睛,向下来回滑动。

将守和刘半仙一愣,这分明是示意刚才地上的文字另有深意啊!

二人赶忙再去看向地面的字,果然!仔细看去,雪地上的一串文字,“鲜血“二字写的尤为的深。

将守恍然,心中明白,土蝼的意思是说九婴的鲜血,心中暗骂自己愚蠢,自己的血都有做黄帝丹的妙用,这神兽的鲜血,一定更是不凡!

刘半仙“嘿嘿”一乐,打趣的看了土蝼一眼,那表情分明在说,好调皮的神兽。

而土蝼则是害羞的扭过头…

将守看着一人一兽,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心中顿时觉得有一丝臭味相投的味道…

土蝼这么帮助他们,看来之前九婴没少与土蝼发生冲突,看来九婴残忍,霸道,在昆仑墟也是出名的,平日里得罪了不少的神兽。

“老大,能不能借你的霸王刀用用?”刘半仙猥琐的问道,他的昆仑剑还没有拔出,目前只能当一个“棍子”用,并且,能切开九婴皮肤的必须是神器,目前看来,也只有将守的霸王刀了。

将守手中蓝光一闪,霸王刀出现手中,随后递给了刘半仙。

刘半仙刚想伸手拿刀,身体却猛地一颤,缩了回去…

将守知道,这是霸王刀的抗议,射出了冰寒。

“霸王刀,就让他用一下吧,听话…”将守哄着…

霸王刀的刀身嗡鸣的响动一下,便不动了。

刘半仙看着霸王刀的反应,笑呵呵的伸手拿过了霸王刀,果然,没在出现寒冷的情况,看来霸王刀还算是听话。

随即,他一脸奸笑的走向九婴,那表情如同一个猥琐大叔在看着一名无助的少女…

“哇呜…”

一声长长的悲鸣…

只见刘半仙在九婴腿上柔软而又微凸的地方划出一道口子,伤口立刻血流如柱…

将守愕然,这个刘半仙不亏是学医的,不光人的血管,连神兽的血管也能信手捏来…

但更让他吃惊的是,这个老家伙,竟然在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五个直径有半米的铁桶…

他无比汗颜,更是按下决定,等除了昆仑墟后,他一定要看看这个老家伙储物戒指中到底都装着些什么…

在妖族领地拿出过十三香的调料粉,咸盐,如今又有铁桶…他十分无语。

将守扭头向着柳寒冰走去,这场面,实在是太残忍,只希望自己虽然放过了九婴,但它最后不要失血过多休克而亡才好…

这时,他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感悟,杀人这件事,无论是拿刀的,还是被杀的,都是为了信仰而发生的悲壮…

而医学中的某些事情,比打仗还要…残忍一些。

“将守…”柳寒冰看着将守过来,立刻跑步迎了上去,像一只小鸟般钻进他的怀抱。

将守抱着柳寒冰纤细的身体,闻着头发传处的阵阵香气,他突然好想回柳家1号别墅,好好享受着宁静而又温馨的生活。

“将神!”

“将大神!”

“战神…”

………

众保镖们也纷纷上前,眼中充满着崇拜与敬畏,一个神兽,任何人在它面前都如同蝼蚁一般的恶魔,竟然被将守几下打成弱鸡。

所有人对将守的称呼都带了一个神,可以看出他们对将守的敬仰,真的如同神明一般。

将守报以友善的眼神回望各位,柳寒冰此刻内心彻底的沦陷,恨不得挂在他的身上。

李智勇则是快步跑到刘半仙身旁,帮忙将装满九婴鲜血的铁桶放到一边,换上一个另一个空的…

过了良久…

将守都感觉自己要睡着了,他看向刘半仙那边…

只见九婴的九个脑袋,不停的颤动,原本凶恶狰狞的眼神,已经失去了神采,萎靡又困顿,像被打了迷药一般,身体的颜色也有些发淡…

土蝼有些紧张的走到刘半仙身旁,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它快死了…”

刘半仙叹息一声,也不去看九婴,反而看向铁桶,眼下这是第五个铁桶了,但刚装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没有装满。

“你让它撑一撑行吗?还没有装满。”刘半仙看着土蝼问道。

“咚咚咚…”

没等土蝼回答,九婴除了中间的脑袋勉强支撑外,其他八个脑袋直接摔落在地,翻着白眼,口中隐约有白色水沫出现…

土蝼看着九婴奄奄一息的表情,比作一个无奈的表情,心道,凡人只要喝下一滴神兽之血便能延年益寿,修炼之人喝一小碗,则能功力大增,修为低的直接越级,你都接了四桶半了,竟然还不知足…,但它却不敢表现出来对贪婪的厌恶,它能看出来,这个猥琐的老头与将守关系非同一般,必定是将守的亲信。

刘半仙惋惜地摇了摇头,恋恋不舍的给九婴伤口止了血,叹息一声,将四桶半的神兽血装进了储物戒指中,随后向着人群走去。

忽然,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九婴唯一还能支撑的脑袋说道:“好好养身体,等用完了我再来取。”说完,继续向着人群走去。

九婴唯一还抬着的脑袋,在听完这句话后,“咚”的一声,也摔落在地,直接昏迷了过去。

土蝼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九婴,看来九婴变成这样,它非常的高兴。

而陆吾则是眼中充满敬畏,一会儿看了看将守,一会儿看看刘半仙,这几个人类,它一个都惹不起,还好“听话”的及时,否则现在躺那里的就不是九婴而是自己了。

刘半仙回来,径直向将守走去,看了看远处正在闭幕眼神的思离人,低声问道:“老大,接下来怎么办?是去找玄天教主和古思成,还是先回城市,给大家报个平安,也看看玄天教主和古思成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将守知道刘半仙的意思是先将这些普通的保镖们送回城市后,再做打算,毕竟这些保镖们都是普通人,在昆仑墟这样的地方完全帮不上忙,反而成了累赘。况且,他们回来这一路上,都没有见到玄天教主和古思成,他们二人很有可能提前出了昆仑墟,等待他们这些人的消息。

“好吧,我们先城里,看看古思成和玄天教主回去没有,再另做打算。”将守说道。

听到将守的命令,刘半仙兴奋的一乐,便招呼着土蝼和陆吾,继续向外走。

在刘半仙心里,除了将守外,任何人和事,包括古思成和玄天教主,他都不在乎,更不会付出生命的风险。

有将守,天地之大,任何地方他都能横着走,没有将守,虽然他能长生不老,但却不能不死不灭,毕竟一次致命伤,就能让体内的黄帝丹消耗大部分药力,而且比他修为高的人有很多,他打不过就要受气,活的也不顺,他已经习惯有事找将守,有强敌找将守…

众人再次踏上归途的旅程。

不知不觉间,天色再次变暗,夜晚的寒风开始吹拂起来,但大家却感受不到寒意,反而即将走出昆仑墟的激动心情,让大家精神振奋。

周围依旧白茫茫的一片,但大家却没有进山时的茫然与无助,毕竟有神兽带路,又有将守大神亲自保护,他们非常安心!

“老大,我们要连夜赶路吗?”刘半仙看着天上的星星。

“嗯,估计半夜时分我们就能回到城市。”将守说道。

将守将刘半仙来时的山涧坍塌,阻截食尸蟞的事情与土蝼和陆吾说了,二兽则是选择了另一条路返回城市。

这条路反而更近了。

当众人穿过一条长长的峡谷时,前面已经能看到灯火斑斓的城市,久违的喧嚣和人间炊烟近在眼前。

土蝼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将守,在地上写道“我们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神兽不允许离开昆仑墟。”

将守点点头,土蝼和陆吾送他们这些人到这里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谢谢你们,送我们回来,感激不尽!”将守表达着感谢,同时伸手抚摸着土蝼强壮的身体。

土蝼亲昵的用大脑袋拱了拱将守,再次在地面写道“我们还会见面的”。

将守看着地面上的字,抬头想把心中的疑惑再问一次,但土蝼和陆吾仿佛知道他要问什么一般,转身就快速向着昆仑墟深处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