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87章 神兽蛋

所有人听到这声龙吟后,心中生出叩拜之感,如同天神站在你的面前,不由自主的跪地仰望。

土蝼和陆吾也匐地叩拜…

龙吟响彻的同时,在将守双拳的金色光芒中,一条全身闪烁着金灿灿光芒的长龙,飞射而出!

所有人,包括三头神兽,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金色长龙气势磅礴,威严肃穆,只见它飞跃升天后,猛地调转粗长的身体,向着九婴冲去,并张开金色的龙嘴,仿佛要吞噬它一般。

九婴大骇,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猛地向旁边躲去。

“轰!“

大地震颤,雪雾弥漫,泥土飞溅,一道汹涌磅礴的气浪,顺着金龙袭去的地面,向四周飞卷。

地面的上空,卷起一道白色的蘑菇云,如同核爆,十分骇然!

强力的气流将人群掀翻在地,土蝼和陆吾用粗壮的爪子紧紧抓着地面,抵抗着气流。

………

与此同时,在一个阴暗的硕大的山洞中,一个身披红袍,看不清面容的人,猛地抬起头,眼睛射出无比震惊的目光,随后,眼神变得惊喜,再然后,竟变得恶毒又愤怒…

口中喃喃自语道:“你终于出现了!你终于出现了!你终于出现了…”

………

良久,昆仑墟深处…

溅起的雪雾渐渐落地,周围再次回归平静。

被起浪掀翻的人群,慢慢撑起了身体,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和尘土,向将守看去。

只见一个体格硕拔,气质威严,如同天神下凡般的身影,矗立前方,大家定眼看去,正是将守。

而九婴则瘫倒在一个深坑旁边,神色惊惧的看着之前一直被它轻视的人类。

刚才,在这个人类手中金光大现之时,它内心就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随后,龙吟响彻之时,卑微,臣服,怯懦等情绪,浮现在它的心头。

当金色巨龙跃体而出时,它数万年来,第一次感到了绝望的恐惧,这是死亡和即将消陨的恐惧。

它终于明白了土蝼和陆吾为什么安静的站在远处并与人类亲近,之前它就发现陆吾似乎有些不对,但眼前的这个人类不断挑衅,它也没过多深究,只想快速干掉这个人类后,再一探究竟。

如今它冷静下来,看向陆吾,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劲,它的九条粗长的尾巴不见了,身后隐隐有几根短小如同触角般的尾巴在晃来晃去。

九婴大惊,八成就是眼前的人类将它的尾巴齐刷刷的打断,才会让狂傲无比的陆吾臣服在旁。

“老大,威武,我们胜利了!”李智勇在一旁兴奋的大喊道。

刘半仙这时也站起来,笑呵呵的看着将守,心中升起一股强大的自豪和自信心,如今老大强成这样,以后在修炼界横着走都没人敢管了。

柳寒冰站起身后,想跑向将守身边,但却被唐如嫣拉住。

她疑惑的看向唐如嫣,不明白什么意思。

唐如嫣朝着九婴点了点头,道:“事情还没解决完呢,你别再出现什么危险了。”

柳寒冰表情一变,感激的看了唐如嫣一眼,压制着心中焦急的心情,站在一旁,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将守。

她心中也如同刘半仙一样,升起巨大的自豪感,眼前强如天神的男人,正是自己的男朋友,未来的老公!

将守忽然向前走了一步。

“哇呜…”

九婴如同受惊的“小狗”,虽然瘫坐在地,却猛然蹬动四肢,向后面退去,双眼无比害怕的看着眼前的人类。

“害怕了吗?绝望了吗?想想之前被你屠杀的人类,他们也曾恐惧,也曾绝望!但你却没有放过他们。如今你杀了我大哥,我必须杀了你,为古大哥报仇!”将守一边对九婴说着话,一边慢慢的向它走去。

“哇呜…哇呜…”

九婴发出害怕的低鸣之声,神情慌乱又惊骇,最后竟然向着陆土蝼和陆吾看去,眼中充满了哀求。

土蝼和陆吾看着九婴,神情猛地一变。

“嗷…”

土蝼低声叫了一声,如同再说“等等”。

“嗯?”将守疑惑的看向土蝼,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土蝼快速向将守走去,在地面写着“它说没有杀你大哥,那批人的领头人被一个白衣女子救走了。”

将守一愣,眼睛看向九婴。

它九个脑袋同时点头,速度像是捣蒜一般。

将守若有所思的看向九婴,没想到这头残忍又狂傲的神兽竟然还有几分头脑,只听说是自己的大哥,就断定是那批人的领头人,还真有几分人类的聪慧,只是究竟是谁救走了古大哥?白衣女子是谁?

刘半仙这时也走道将守身旁,看着土蝼在地面所写的字,发出“哦”的声音。

将守扭头问道:“怎么,你知道白衣女子?”

刘半仙点点头,道:“白衣女子就是思离人的师父,玄天教主,她一身白衣,白沙遮面,一定是她。并且,她是入神境界的人,也只有她才有能力在九婴的口下救出古思成。”

听刘半仙这么一说,将守恍然,心中确定是玄天教主救走古思成无疑了,但他们去哪里了,只有亲眼见到他们,才能让他放心。

“你是叫九婴吧?”将守转目问道。

九婴面色依旧惊恐,赶忙点点头,像是小鸡啄米般。

“你说我大哥被白衣女子救走,那他们去哪里了?”将守接着问道。

九婴快速向着西边看去,口中发出“哇呜”的低鸣,仿佛在说什么。

此时九婴低鸣,还真与人类婴儿啼哭之声,有几分想象。

土蝼给九婴翻译,在地上写着,“西边”。

将守看了看地面,点点头,忽然,他面色一冷,眼神凛冽的说道:“你可不要骗我,否则我定重新回到这里,天涯海角都会追杀你,直到杀死你为止!”

九婴赶忙点点头,那表情像足了一只哈巴狗。

刘半仙这时走到将守身旁,眼睛满含深意的看了将守一眼。

将守心领神会,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刘半仙这时挺起胸膛,面色轻蔑,将胜利者的姿态表露无余,说道:“九婴,你平日里作恶多端,更是屠杀了我一百多个隐士联盟的兄弟,虽然我的老大有心放你一马,但这笔账,我们要怎么算?”

刘半仙脸皮很厚,此时心中早已忘了前几日的夜晚,刚听到九婴的吼叫,就吓得落荒而逃…

将守也心中暗笑不已,这个老家伙,真是老母鸡变大鹅,竟主动向九婴索要赔偿,倒是从来都不肯吃亏的主。

自从知道古思成没有死后,将守原本愤怒的心情,平息了几分,但九婴毕竟杀了那么多的隐士联盟成员,这笔帐绝对不能不算,只是将守并非好杀之人,此刻就算是杀了九婴,也不能让那一百多人活过来。

所以,只能让九婴付出些代价,另外有关敲诈讹人这种事情,刘半仙则是专家了。

九婴毕竟是神兽,听瘦高的老头这么说,一下就明白了。

它最中间的大脑袋,微微向前一倾,“咚”,吐出一个足有一尺长椭圆形的大蛋。

这个巨型蛋,通体淡红,蛋壳闪着血色的流光,有灵气环绕,由于一直被九婴保存在体内,落在雪地上遇冷后,散发出丝丝白色雾气。

将守和刘半仙皆是一脸好奇看着地面上的蛋。

“这是你的蛋?”将守问向九婴,这个神兽该不会怕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吧,这个蛋要是孵出个小九婴,又知道自己曾经把它亲老爹打成这个“鸡样”,岂不是要找我报仇?

九婴的九个大脑袋同时摇了摇头,又对着土蝼一阵的“哇呜”…

土蝼点点头,又在地面写道“这是千年之前,它在天道之门的兽庭边上偶然找到的,已经被它孕育了千年,一直奉若至宝,最近常有异动,应该是快出体了。”

将守和刘半仙看着地上的文字,相互对视一眼,均看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只是在将守心中,天道之门,还有兽庭又是什么地方?这两个地方他都是第一次听到。

“刘半仙,你知道天道之门吗?”将守问道。

“知道,每千年才打开一次的天道之门,因为每次开启都需要千年,时间隔距很长,常年不过百年,修炼之人也不过四五百年,并非所有人能都遇到,所以很少被人提起,另外…”刘半仙说了半截停下,示意有些话在这里说不方便。

将守心领神会,有些话等回去之后再问。

随后转目看向土蝼,问道:“天道之门开启,你们也曾去过吗?“

土蝼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一脸鄙夷的看向九婴。

九婴面色惭愧,九个脑袋同时撇到一边,不去看土蝼的目光。

将守明白了,这个九婴属于不守规矩,调皮捣蛋的神兽,竟然独自一兽悄悄的潜入天道之门。

“你们能认出这枚蛋究竟是什么动物的蛋吗?”将守问向土蝼。

土蝼转头看了陆吾一眼,示意让它过来,一起看看这枚蛋。

二兽趴在地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又用鼻子闻了闻,最后面色茫然的看向将守,摇了摇头。

土蝼又在地上写道“神兽的蛋基本上都有这么大,可以确定这枚蛋孕育出的一定是神兽,绝非普通的野兽。我曾随遗神王游离整个凡间,但凡是神兽,我都见过,也看过它们的神兽蛋,却从未见过这种淡红色的神兽蛋。我也是第一次见,并且这枚蛋需要孕育一千年,我也闻所未闻,一般神兽蛋孕育时间只要三至五白年。”

将守和刘半仙看完,直接愣住了。

这枚神兽蛋竟然如此神秘和神奇?

不仅颜色奇特,孕育时间也是其他神兽蛋的一倍。

将守心中对这枚淡红色的神兽蛋越来越好奇,甚至对它孵化出的神兽宝宝,有了强烈的期待。

但他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神兽蛋,之前更是闻所未闻,怎么孵化,如何养,包括神兽的特性又是什么,他统统一无所知。

“神兽蛋如何孵化?没有神兽帮忙,能行吗?”将守问向土蝼,毕竟它曾经是遗神王的坐骑,陆吾都不会写字,但它却会,遗神王见多识广,过去一定悉心教导过土蝼。

土蝼仰起头,沉思片刻,便继续在地上写道“神兽蛋孕育分三个阶段,初成阶段,成长阶段,成熟阶段。初成阶段和成长阶段需要母体孕育才可以,保证神兽蛋的营养和成长。当它到了成熟阶段,就可以不用母体孕育,它可以如同成年神兽一般,自行吸取天地精华,养护自身。看这个蛋的灵气波动程度,还有九婴之前所说的颤动,这枚淡红色的神兽蛋,应该到了孵化的最后阶段,成熟阶段,不用母体滋养,也可自行孵化。”

将守大喜,看来不必为神兽蛋孵化而烦心了,它自己就能孵化。

刘半仙此刻也心情激动起来,他们竟然有机会拥有一只神兽,虽然不清楚究竟是哪种神兽,也不知道威力如何,但毕竟也是神兽!

土蝼看着将守面色欣喜,它的眼中也露出开心之色,继续在地上写道,“神兽也好,人类也罢,都会对第一眼见到的人,陪伴成长的人产生依赖和信任,当成亲生父母。就算有一日见到了原生父母,它也不会离开陪伴它成长的人,永远生死相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将守看完,激动的心情如同二级跳,雀跃不已!

之前他差点忘了问神兽的性格和习性,此时土蝼主动说出来,这样他就不用担心有朝一日,自己悉心抚养出的神兽宝宝,看到真正的亲生父母后会离开自己。

将守蹲下身体,双手将淡红色的神兽蛋双手捧起,沉甸甸,如同一个实心的岩石。

“咚,咚,咚…“

蛋壳里的神兽宝宝似乎感觉出有人在抱着它,发出连续的声响。

土蝼和陆吾吓了一跳,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刘半仙也紧张的看着将守手中的神兽蛋。

将守双手不同,眯着眼睛,静静观察着神兽蛋的异动,毕竟他连成年的神兽都能打趴下,还会怕神兽宝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