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84章 大战九婴1

“这个…这个世界是不是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一个类似于…”

“修炼人的世界。“

唐如嫣还没说完,将守直接就回答了出来。

“哦,寒冰是不是也…“唐如嫣面色有些发红的问道,只是天色漆黑,众人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是的,她现在也是一名修炼之人。“将守直接回答。

唐如嫣“哦”了一声,面色开始变得纠结。

将守看着唐如嫣尴尬的模样,心中好笑,堂堂一个女强人,白手起家建立起商业帝国的女企业家,现在竟如小孩般。

刘半仙“嘿嘿“一笑,左右看着几人,也不说话,心中明镜的,但有些话,有些事,他却不能说,更不能决定。

将守忽然开口,认真的问道:“愿意加入修炼的世界吗?“

“我愿意!”唐如嫣毫不犹豫的回答,这个想法在她踏入昆仑墟,看到刘半仙手掌喷火的第一天就有了。

“太好了!如嫣姐姐,以后我们可以相伴数百年啦!”柳寒冰激动的抱住唐如嫣。

这一路,唐如嫣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柳寒冰,时刻安慰着她,二人的感情更是升华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唐如嫣也紧紧抱着柳寒冰。

当二女分开后,她获得问道:“冰冰,数百年是?人类的寿命也不过数十载而已。“

柳寒冰笑嘻嘻的说道:“成为修炼之人,我们的寿命可以提升到三五百年呢!“

唐如嫣一愣,三五百年!修炼之人竟然能活这么久,但自己却从未遇见过这样长寿的“老家伙“,看来修炼的人,应该有另一个生活的空间,普通人平日很少能碰到,甚至见了面,也不知道对方就是修炼之人。

“并且刘半仙还有一种丹药,金黄色的,非常好看,吃完后,如同脱胎换骨,洗髓换肤,能让我们年轻好几岁呢,但好像不是所有人都能吃,我爹吃完就险些丧了性命。”柳寒冰刚开始说的还很兴奋,但说到柳大军那段,还是心有余悸,好像应了那句话,收获与风险是并存的。

“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药?能让人年轻好几岁!太棒了!我现在就想吃…”唐如嫣面色变得惊喜。

将守和刘半仙看着二女交谈,笑而不语,对于唐如嫣和柳寒冰来讲,似乎提升美貌,焕发青春比修为更重要一些。

唐如嫣忽然话锋一转,看着刘半仙问道:“这个药能批量生产吗?”。

她还是不离女企业家的本色,任何事情都能与做生意联系到一起。

刘半仙面色尴尬,道:“这个…应该是不能,毕竟它有一定的危险性。”

唐如嫣“哦”了一声,转头看向将守,问道:“那颗药,能给我一颗吗?”

她知道,刘半仙听将守的,要先经过将守的允许才行。

将守看了她期盼的神情,道:“可以,但那个药有些风险,如寒冰所讲,有的人吃了后可以脱胎换骨,还有些人吃了后,半条命差点没了。”

唐如嫣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冒这个风险。我经商多年,闯荡社会也是多年,我知道有失必有得,任何事情想要获利都要付出成本的,这个风险我愿意冒。”

她比柳寒冰年长几岁,认识将守后,更是对自身的外貌更加的在意,美容的频率越来越多,如今有个让她年轻的机会,她绝不可放过。

将守与刘半仙对视一眼,点点头。

“如嫣那,你看这样,你再考虑考虑,等我们回家之后,就把丹药给你,如何?要不出现什么突发情况,在这里我也不好处理,但你放心,丹药有的是。”刘半仙笑呵呵的说道。

唐如嫣看了看刘半仙,知道他说的突发情况就是副作用,十分理解,就笑着点了点头。

“老大,我去睡觉了,困了。”朱雀站起身,就准备找个舒适的地方睡觉去。

“老大,我也困了,去睡觉了。”白虎也赶忙站起来,屁颠屁颠的跟在朱雀身后。

朱雀白了他一眼,没说话,扭头走去。

将守看着二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对冤家…

刘半仙这时向着远处看了一眼,便向着将守挪了挪屁股,似乎要说什么悄悄话。

将守不解,顺着刘半仙刚才看的方向,正是思离人所在的地方。

自从与大部队汇合后,她就默不作声的跟在人群后面,仿佛是一个隐形人一般,不主动与人说话,也不回应任何人的搭讪。

“老大,她的师父最开始也与我们同行。“刘半仙低声说道。

由于玄天教主刚进山就离开队伍,独自行动了,他差点把这个大神给忘了,现在他看到思离人,就又想起了她的师父。

“嗯?那她人呢?”将守不解。

玄天教主应该是入神境界的人,有她在,可能就不会造成如此多的伤亡了。

“她…她在刚进入昆仑墟的深处时,就脱离队伍,单独行动了,现在不知去向。”刘半仙小声的说道。

“嗯?怎么会这样?”将守面露惊讶。

“玄天教主乃是一派之主,修为高深,性情高傲,似乎不愿意与我们同行…”刘半仙解释道。

“嗯,明白了。”将守现在有些理解她为什么走了,她这样入神境界的修炼之人,整个修炼界都找不出几个,自然是目空一切,眼高于顶,不屑与刘半仙他们为伍也属于正常。

只是她现在生死未卜,不知去向,到底要不要和思离人说。

如果思离人心急之下,又要去找她的师父,岂不是又要徒增麻烦,毕竟昆仑墟如此之大,根本无处寻找。

将守目光看向思离人,此时她身上有好几件衣服盖着,都是那些垂涎她美色的保镖,主动献上衣服。

毕竟美女,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男人主动照顾的,更何况是一个有着倾国倾城之貌的绝世美女。

他叹息一声,说道:“先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刘半仙点点头,就直接躺下睡觉了。

现在所有事情他都告诉了将守,接下来如何做,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是去东还是上西,就靠将守决定了,他服从和执行就行了。

一夜无话………

当晨曦的朝阳再次露出了头,营地里的人们开始起身,大家开始自觉的收拾行装,准备继续前进。

“老大,脚程快的话,我们今天就能达到那片圆湖…”刘半仙说,但很明显,他还有话,但却没有说完。

“嗯,你想说什么?不想让我去找九婴报仇?”将守很了解刘半仙,知道他不想让自己去找九婴,毕竟它是神兽,身怀神力,一般人躲都躲不及,哪还敢主动找它。

这也是其他人所希望的,只是他们顾及将守,不敢直言。

“现在去找它报仇是不是有点着急,等何局长回来,咱们再…”刘半仙说的很婉转。

“不用担心,我能杀了它!”将守自信的笑道。

他并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之所以现在就敢去找九婴报仇,除了它杀了古思成这个起因外,也是因为他之前打败了陆吾。

土蝼、陆吾和九婴,同为神兽,实力应该相差无几,既然他能打败陆吾,也能杀了九婴。

真正让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他去杀九婴,势必会暴露他的实力,不管是遗神王也好,还是他的性格也罢,在没有真正达到正神境界的大能之前,他都不想过早的暴露实力,进入一些大势力眼界中,这对于他接下来搜集九龙图,包括追查“活了一千年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事。

虽然时间过去了很久,但他心底,还是对“活了一千年的人”念念不忘,毕竟蛟龙内丹到底交没交到梁太后手里,这始终都是一个未知数。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夏朝帝国为什么会被灭,梁瑾为什么会重病身亡,这些都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谜团。

“刘半仙,一会儿你让阿力带人在远处等着,我独自去找九婴报仇!”将守继续说道。

“老大,九婴很强大,你自己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必须要陪着你,让朱雀和白虎带着剩下的人待命。”刘半仙说道。

“将守,我也要去,我要陪着你,现在你一步也不能离开我!”柳寒冰听到将守和刘半仙的谈话,坚决要跟着将守。

“老大,瞧不起我们呀,竟然让我们带着剩下的人…”朱雀撅起嘴,一脸的不高兴。

“老大,我也想陪着你,人多力量大嘛…”白虎憨笑道。

“将神,虽然大家心中都对九婴有些惧怕,但我们都愿意与你一同去。它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我们想杀它报仇!“阿力眼中射出决绝的光芒。

那么多手足兄弟,葬身九婴吐出的火海,那晚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此时有将守在,他相信一定可以杀死九婴,就算最后杀不死它,起码也会重伤它,算是解了心口的气!

他说完,有扭头对着身后的人群喊道:“将神要去杀九婴,为兄弟们报仇!我也要跟着一起去,就算帮不上忙,我也能呐喊,为将神助威!有不想去的,现在可以说,可以原地等着我们,大家都不会怪你们的!“

“我们都要去,柳家没有孬种!“

“我不怕死,我一定要去!“

“为了牺牲的兄弟,我必须要去给他们报仇,哪怕死了也无所谓!“

………

群情激愤,保镖们本就是武者,在古代,就是镖局里的武师,所以江湖义气,侠气肝胆,从不缺乏。

一阵阵呐喊传出,士气如虹,面色肃杀。

将守心中郁闷,他本是想无声无息的杀了九婴,没想到最后演变成这样。

虽然他们是好心,但也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

古思成的仇他必须报,虽然会暴露他的实力,但畏首畏尾,怕这怕那,绝不是他的性格。

就算将来有人要找他麻烦,甚至要杀他,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命中注定的!

想清楚后,将守目光坚定,大喊道:“好!那我们就一起杀九婴!出发!”

两个神兽加上长长的队伍,快速的向着圆湖出发。

只是在队伍的最后面,一声为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哼!不自量力!”

声音虽小,但对于五感超强的将守来说,听的非常清楚。

他并不在意思离人小瞧他,只是郁闷在她面前要暴露实力了。

中午大家将昨晚剩下的肉匆匆吃掉,便继续向着九婴的圆湖走去。

终于在临近夜幕之时,圆湖便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距离越来越近,那晚被九婴炽热的火焰烧焦的土地,已经被一层积雪覆盖,人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啊!是阿喵!呜呜呜…”

一个保镖突然发疯般的向着前面冲去,跪倒在雪地上。

只见雪白的地面,露出一个衣角,上面纹着淡黄色卡通猫的图案。

保镖跪在地上,双手刨着地面,但很快,他就发现地底空无一物,“阿喵“的兄弟估计早已被九婴的火焰烧成了飞灰,而地上的衣角,估计也只是没有烧尽的衣角。

阿力走到保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保镖双手捧着闻着淡黄色卡通猫的衣布,痛哭不止。

“大家在周围找找,看看是否还有其他兄弟的遗物。“阿力对其他保镖说道。

一百来人开始在周围积雪中寻找着什么。

不久,便有人发现了隐士联盟的专用配枪。

随后第二把,第三把………陆陆续续的被刨了出来,有些枪身被熏黑,连带着半截手臂,十分骇然,足可说明那天晚上,最后一局人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将守叹息一声,慢慢向着圆湖走去。

他看着湖边发黄的泥土,不时还有几缕白烟升起,那是地底的水蒸气。

而湖心一片平静,不时有几个小虫轻轻点水,荡起一圈圈的波纹。

“看来九婴就在着圆湖下面。”将守想道。

他走到土蝼和陆吾的身旁,问道:“九婴就在这里吧。”

土蝼和陆吾同时点了点头,脸色有几分尴尬之色,只见土蝼在地面开始写道“我们都是守护昆仑墟的神兽,是否能够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