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178章 汇聚

黑影逐渐接近,变得清晰,将守面色惊喜!

因为那移动的黑影并不是羊群或者牛群,而是人类,大批的人类,足有上百人之多!

“是刘半仙和李智勇!还有柳寒冰!”将守看清队伍前那熟悉的身影,心中不禁狂喜。

原来久别重逢竟是如此激动人心!

将守脚下发力,“嗖”的一声,超过陆吾和土蝼,向着人群冲去。

思离人在一旁只感觉一道风刮过,将守便消失不见。

她暗暗乍舌,这个将守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轻功却十分了得,跑的那么快。

那句老话说的对,三人行必有我师,再差的人也会有一两个闪光点。

将守拼命的奔跑,他想给日思夜想的寒冰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好像电影里的男女主角,久别重逢后,男主角都会抱住女主角进行三百六十度旋转一圈。

就当他距离队伍还有几百米时,前方的人群突然不动了,紧接着发生一股骚乱。

随后就听到“砰砰砰…”,手枪射击的声音!

将守面色一紧,身形扭动,躲避射来的爆炸子弹。

“怎么回事,他们竟然向我射击?”他心中疑惑。

“轰轰轰…”

隐士联盟特制的子弹在身后的雪地爆发出阵阵轰响。

“呼呼呼…”

随后,几个赤红色的火球再次向他飞射而来。

“吼!”

“吼!”

他的身后传来巨大的脚步声。

是土蝼和陆吾。

只见两头神兽,面目狰狞,神情凶狠的快速向着人群冲去。

将守知道它们是看到自己被人攻击,这才动手反击的。

“不要,不要伤害他们!”将守大喝。

二兽停下飞奔的脚步,护在将守身旁,对着人群怒目而视!

………

“咦?”刘半仙疑惑的看着对面。

“老家伙,怎么了!”李智勇手中拿着隐士联盟的手枪,保持着射击的姿势。

“大家先停下,不要继续射击。”刘半仙说道。

“刘总指挥,发生什么事情了?”朱雀神色慌张的问道。

她看到对面那两只如同小山般的巨兽,心中惊惧,他们这一路,实在是太波折,惊险了,几乎天天被不知名的异兽追杀,无时无刻不在逃命的途中。

她原本美艳动人的赤红长发,凌乱垂落,白皙的面容上也黑一块,白一块。身上衣服被撕开了数个口子,像是从垃圾箱里捡出来的一般。

再观其他人,面容疲惫苍白,也如同朱雀般狼狈,很像逃亡的难民。

“你们看那个黑熊,像不像个人?”刘半仙说道。

他发现前方的黑熊竟然可以像人类一般行走,并且动作都与人无二。

“嗯?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像,谁有望远镜!”阿力向身后问去。

一名保镖从他身后走出,拿着小型望远镜,递给了他。

“嗯!是将守!将大神!”阿力忽然惊喜道,他在望远镜中,看到浑身棕色皮毛的棕熊,竟然有一个洁白的人脸,面容正是将守。

这一喊声,如同一个惊雷,在人群中炸响。

“将老大还活着!”

“太好啦!将老大还活着,我早就说过将神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我们能活着走出这片地方了!”

………

刘半仙、李智勇、柳寒冰、唐如嫣疯狂的向前跑去。

这几日她们心灵每一分每一秒都饱受煎熬,一半是担心将守的安危,另一半则是因为只能在玄幻中看到的巨兽,纷纷出现在她们面前,并对她们张开了獠牙大口。

将守看着向他跑来的刘半仙,面色激动的柳寒冰等等,紧绷的心弦总归是放下了,看来他们是认出了自己。

刚才他还疑惑,为什么要攻击自己。

人群远远就传来声嘶力竭,兴奋无比的喊叫:“老大!“

“将神!“

“将守!“

………

将守听到熟悉的声音,眼角竟有些湿润,也快速的向他们跑去。

土蝼和陆吾相互对视一眼,心中明了,将守是遇到同伴了,看来刚才是发生误会了。

将守终于如愿,他环抱起柳寒冰,三百六十度旋转一圈,不由自主的吻上了她樱桃小嘴。

百余人的队伍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和激动的哭声,不少膀大腰圆的壮汉,也忍不住掉下来眼泪。

这一段时间,每个人都顶受着巨大的压力,紧绷着神经,好在他们都训练有素,否则早就崩溃了。

“呜呜呜…你去哪里了…”柳寒冰在将守怀中,泣不成声。

进入昆仑墟后的遭遇,是她过去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几次临界崩溃边缘,都是靠着与将守再次相见的希望撑下来。

“我也不知道,坠崖后我就昏迷了,当再次醒来时,就到了昆仑墟的深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将守安慰道。

“你答应我,以后绝不要冒险行事,让我担心,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呜呜呜…”柳寒冰大哭起来。

将守面色尴尬,他也不想坠崖,但没办法,毕竟当时的情况,他说了不算,只有黑袍的霸下说的算。

“老大…呜呜呜…”李智勇紧紧抱住将守的大腿,低声哭起来,好似受尽了委屈。

将守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这段时间受苦了吧。”

李智勇立刻仰起头,泪眼汪汪的点点头,胖胖的脸蛋上还挂着泪珠。

“老大,只要你没事,我们付出多少都值得!”刘半仙再一旁也是老眼含着雾。

将守叹息一声,环视周围,所有人都衣衫褴褛,破烂不堪,脸上也有着几块黑泥。

看来他们为了找寻自己,在昆仑墟这一路上,并不平坦,十分坎坷。

阿力也忍不住流出眼泪,回头看了看,自己所带的几百号兄弟,如今就只剩下一百来人,足足有近二百余人丧命兽口和险境。

唐如嫣眼眶含泪,却没有流下来,背过身子偷偷擦了擦眼睛,重新恢复女强人的本色。

她心中很复杂,即思念和担心将守,又不敢表露出来。

很多事情,不说就还能维持,一旦窗户纸被捅破,就再难相处了,尤其她现在和柳寒冰还是亲密无间的闺蜜。

“感谢大家的帮忙,这一路,你们受苦了!”将守说道。

众人面色一黯,有些还带着心有余悸的惊恐。

将守心知,他们都失去了很多的朋友,兄弟,一路上,更是遇到了很多的惊险。

他们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平日里很少接触到这些奇异之事。

“大家都不要难过了,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改变,也无法挽回,总之,我们都要铭记牺牲的兄弟,他们都是英雄!如今我们找到老大了,他会带我们平安走出这里的!”刘半仙安慰着大家。

这一路上,压力最大的就是他,他作为救援将守的总指挥,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

他也曾迷茫,也曾怯懦或害怕,却只能偷偷的暗藏心中,压制着恐惧的心情,永远都要以积极的态度引导其他人。

如今将守回来了,他终于可以把身上的担子卸下,重新做回“老不正经“的军师了。

“啊!那是什么?“

“巨兽!“

………

人群出现一阵骚乱。

将守知道,是土蝼和陆吾。

他拍了拍柳寒冰柔软的后背,说道:“我还有几个朋友在。”

柳寒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向着旁边看去,只见一个羊面兽身,通体雪白,另一个形似老虎,通体赤红,带着黑色斑纹的巨兽,站在他们旁边,一脸高傲的样子。

柳寒冰睁大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巨兽,这可是百年难能一见的“动物”。

她心中无惧,上前摸了摸土蝼那粗壮的长腿。

周围人也慢慢靠近两头巨兽,心中没有恐惧,好奇的打量,有几个更是伸出手摸了摸它们的皮毛。

刘半仙唏嘘,这就是心灵的力量。

没遇到将守之前,哪怕是一个稍微大的昆虫,他们都怕的要命,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飞离这里。

如今将守在旁边,哪怕是体如山丘的巨型猛兽,他们也只觉得那是个和蔼可亲的“宠物”。

“大家不要害怕,这是土蝼,那个是陆吾,算是我的好朋友吧,就是它们带着我们走出来的。”将守向周围人介绍着二兽。

土蝼和陆吾威风凛凛,俯视着人群,彰显出神兽的威势。

但下一秒,二兽恨不得一口将他们吞掉…

“哇,谁带手机了,给我拍个照片!”

“它们长得好威风啊,我想骑着它们…”

“把它们带回别墅吧,看家护院!”

………

不少人七嘴八舌的“幻想”着,仿佛它们都是将守饲养的“小动物。”

“哧…”

土蝼能听懂人类的话,心中不禁小怒,却因为有将守在而不敢发作,只能发出低微的叫声,表达抗议。

人群不理土蝼和陆吾的不满,继续该拍照就拍照,该摸就摸,反正将守也没出声阻止。

这一路惊险又坎坷,不带点纪念品回去,显然太亏了。

之前刘半仙所说的绝世神兵,无敌功法,众人半点踪影都没见到,倒是猛兽和毒虫见了不少…

“老大,你怎么穿一身熊皮,刚才我们差点把你当成熊怪…”刘半仙“嘿嘿”笑道,恢复往日猥琐的表情。

他们被猛兽追怕了,神经过于紧张,但凡有“非人类”想要靠近,先开上几枪再说。

这也是将守向他们奔跑时,他们慌忙射击的原因。

一身的熊皮,挑动了他们敏感又脆弱的神经。

“我的衣服被…”将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刘半仙看着将守的样子,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毕竟之前将守遭遇天雷,他就在一旁,随即解围道:“一定是坠崖时被树枝之类的刮坏了。“

将守瞥了一眼刘半仙,那表情仿佛在说:“你懂我。”

“咳咳咳…”

将守身后传来一声咳嗽的声音。

“与亲人相见过于激动,差点把这个姑奶奶给忘了。”将守心道。

“对了,与我一起的还有一个人,玄音派的思离人。”将守转身介绍道。

众人看去,又是一个穿熊皮的人。

“啊,好漂亮啊!”

“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女人!”

“她实在是太漂亮了!”

………

周围的男性个个目瞪口呆,眼中射出迷恋神色。

柳寒冰和唐如嫣,一会儿看看将守,一会儿又看看有着绝世容颜的思离人,眼中渐渐升起戒备神色。

思离人听着男人们的赞叹,脸上升起一股傲慢神色,随后又瞥了一眼将守身旁同样美丽的柳寒冰,便不说话了。

思离人的沉默,让将守一阵的尴尬。

“快给思离人拿一件衣服。”刘半仙笑呵呵的再次解围道。

队伍中,两个男人拿着两套衣服过来,一套给将守,另一套给思离人。

二人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换衣服。

在临时的换衣服地方,柳寒冰戒备的守在将守外面,一步也不肯离去。

而朱雀却受到将守的暗示,为思离人把风。

当二人换好衣服,走出“更衣室”时,男人们皆是一脸失望神色,心中叹息。

只见思离人绝世的面容上,被一块白沙遮挡,将美丽容颜遮住大半。

男人们心中悔恨,刚才为什么不用照相机将倾国之容拍下,回去慢慢欣赏,甚至可以当个屏保…

将守走到人群中,发现刘半仙脸色有些异样,问道:“刘半仙,出什么事了?”

刘半仙欲言又止,左右环顾。

将守明了,这里人多,不方便说。

他拉着刘半仙走到人群边上,低声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刘半仙面色羞愧,难以启齿,酝酿了半天,才缓缓说道:“古思成失踪了。”

“嗯?”将守一惊,古大哥也来了?

刘半仙叹息一声,面色暗淡,便将进入昆仑墟后所有的经过诉说了一遍,道:“我刚进入昆仑墟的边缘,就遇到了一种变种食尸蟞,我们为了逃命,防止食尸蟞追击,我们就击碎山上的巨石,阻断了回路。之后,我们继续前进,走到了一片硫磺含量很高的园湖边上,岂料,夜间竟然从湖心传来人类婴儿的啼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