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176章 恐怖的神

“额…”

将守发出一声呻吟,他现在已经可以慢慢坐起来了。

这次恢复的时间明显要比过去时间都要短,没有昏迷,恢复也只用了几个小时。

“真疼啊,难道每学成一套功法,就要遭一次雷劈?”将守自语,手摸了摸他的肩膀。

他对未来还要遭到雷劈而感到郁闷。

土蝼和陆吾同时起身,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旁两侧,一脸关切。

“不用担心,我已经习惯了,之前被天雷劈四五次了。”将守看着二兽说道。

他刚说完,两头巨兽面露惊异,看着将守眼神仿佛看一只怪物。

将守无奈,随后回想起在升龙洞刚吞服下龙珠时,他足足被九道天雷轰杀,身体被炸的四处乱飞,最后肉体飞灰湮灭,只剩下了灵魂。

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就穿越到这个时代,更是逃不过被天雷劈的命运。

他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只听全身骨骼“咯咯”作响。

“舒服!”将守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

这次被天雷劈后,身体的韧性再次得到提高,一股强大而又十分柔和的力量充斥着全身每一处。

一层淡淡的金色薄膜,附着在内脏、血管、全身各处经脉之中,比之前的金光流动更加明显。

“看来被天雷劈也是有好处的,修为都有所精进。”将守暗想。

他环视四周,心中唏嘘,一个圆锥形的大坑,里面满是巨石被天雷崩碎的石渣。

天雷的威力果然强横无比。

他走出深坑,向着之前被扔到一边的熊皮大衣走去。

穿好熊皮大衣,他看了看天空,再次欣赏一下晴空万里的美景,便向着山谷内部走去,思离人还在那里。

“吼…”陆吾这时发出一声极低的声音。

将守疑惑的看去,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

陆吾眼中有着一丝谄媚的意味,它用硕大的爪子在雪地上写道:“朋友。”

将守一愣,朋友?什么意思?

“你要和我做朋友吗?”将守问道。

陆吾用那酷似老虎的大脑袋,快速的上下点了点头。

将守又向着土蝼看去,毕竟它们二人你才是一个圈子,一个世界的巨兽。

土蝼椭圆的大眼睛,充满着笑意,如同人类一般,微微点头。

将守明白土蝼意思,对陆吾说道:“好,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陆吾神情竟然变得有些激动,感激的看向土蝼。它知道,将守愿意和它成为朋友,更多是因为土蝼的原因。

将守看着陆吾的举动有些不明白,与自己做朋友难道有什么好处吗,这么激动!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向着身后的山谷走去,思离人还在那里。

将守走到思离人身前,蹲下身体,轻声喊道:“思离人?醒醒了。”

没有反应…

他伸手摇了摇她的身体,声音提高一些,继续喊道:“思离人,醒醒了!”

“嗯…”思离人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看到眼前的将守后,神情一愣,随即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赶忙问道:“我怎么突然晕了!那个巨兽呢?”

将守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了,已经没事了,它和土蝼和解了。”

“和解?和解是什么意思?。”思离人皱着眉头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野兽之间相互厮杀本是常态,怎么还能和解?

“嗯,是和解了,之前它与土蝼有些矛盾,现在和解了,变成好朋友了。”将守随便找了理由应付着,反正土蝼和陆吾也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不用担心它们说话露馅。

更何况,看土蝼之前的态度,似乎并不太喜欢她。

“我们走吧。”

将守说完,带着思离人向着山谷外面走去。

土蝼和陆吾,两头巨兽如同守卫,一左一右站在山谷的两侧。

思离人看到全身赤红的陆吾,面色还有些惊悚,陆吾长相狰狞,确实有些骇人。

另外,陆吾给她的震撼实在很大,她拼劲全力一击下,被陆吾的长尾轻松拍散,双方修为悬殊。

但….

思离人睁大着眼睛,只见陆吾九根粗长的尾巴,不知被什么东西剪断了,此时在身后舞动,显得十分怪异。

尤其是配上陆吾巨大身体,很不协调,竟然生出几分滑稽的感觉。

陆吾似乎感觉出思离人盯着它的尾巴看,面色有些尴尬,眼中一会儿愤怒,一会儿羞愧交织一起…

“我们走吧。”将守对土蝼说道。

二人二兽继续向着北方行进。

“喂,它的尾巴是被土蝼咬断的吗?”思离人小声问向将守。

“好像是吧,它们冲出山谷打斗,我没有看到。”将守刻意回避这个话题,思离人很聪明,稍微有逻辑对不上的地方就会生疑。

“你看它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滑稽,像不像一根胡萝卜?”思离人低声偷笑。

将守面色尴尬,胡萝卜?

短粗的淡黄色尾巴,赤红色的身躯,配合上身体上的黑色斑纹,还真有几分相似…

如果被陆吾知道思离人在背后嘲笑它的短尾巴,八成会毫不犹豫的吃掉思离人。

一个小时后,前方再次矗立起连绵的山峦,并且在山峦之中,有一条岔路。

左边的山谷偏向西边,而右边则是向着北边,正当将守以为二兽会走向右边正北的山谷时,它们竟然选择了偏向西边的道路。

“嗯?向西走?岂不是绕远了吗?”将守嘀咕,他快跑几步,赶上土蝼。

土蝼和陆吾停下,不明白将守想要做什么。

将守站在土蝼和陆吾的中间,问道:“这边是偏西的道路,右边才是正北的道路,我们走这边岂不是绕远了?“

土蝼点点头,伸出爪子,在地面上写道:“另一条路有神,我们不敢打扰。“

将守一愣,问道:“神?天神吗?”

陆吾这时摇了摇头,也在地面上写道:“不,恐怖的神,我们从不敢打扰。“

将守还是没有明白,看来“神“这个字,在将守和二兽的心中,有很大的差异。

人类心中,神,既是天神,主宰着一切。

二兽心中,神应该是指可怕或者非常强大的存在。

将守点点头,说道:“好吧,听你们的,走吧。“

土蝼和陆吾毕竟常年生活在这里,对昆仑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几人继续向前行进。

将守自从学会猛龙拳后,实力和信心大增,刚才,他很想去看看二兽所谓的“恐怖的神“,但转念一想,现在他们急于走出昆仑墟,不宜节外生枝,更何况,“恐怖的神”存在于昆仑墟,会不会是另一个“遗神王”般的人物存在?

将守虽然自信,但还没有膨胀到杀神的地步。

如果他现在拥有正神境界的大能,倒是有胆量一试。

毕竟武者,都有一颗好胜之心,渴望与强者战斗。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将守让二兽停下,他和思离人需要吃些东西。

火堆被将守燃起,又将熊肉取出,开始着烧烤。

“都走两日了,但还是看不到出口,究竟还需要多久我们才能出去?”思离人开始抱怨起来。

这个问题也是将守想问的。

他走到土蝼身边,低声问道:“走出昆仑墟还需要几日?”

土蝼仰头想了想,随后在地面大大的写了一个“三”字。

“还有三天?他们二人究竟落在了昆仑墟的什么地方?最深处?”将守心惊。

他走回思离人身边,道:“应该还有三天。“

“什么!三天!我的天啊!我还要像野兽般的生活三天!”思离人面色无奈,看来她很想尽早出去,毕竟这里没有电视,手机,汽车,化妆品等等…完全与灯红酒绿的世界隔离着。

将守何尝不想早些出去,他想念柳寒冰,唐如嫣,刘半仙,李智勇,还有朱雀和白虎,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我们明明是在昆仑山的外围山脉坠崖,怎么会出现在深处?”思离人皱着眉头思索着。

将守不语,看来他们是偶然间掉入一个类似于时空隧道的地方,将他们传送到了昆仑墟深处。

“啊!我要出去!“

一个愤怒又哀怨的吼声,突兀响起。

将守和思离人“唰“的站起身,紧张望向西边的高山,但什么都看不到。

将守目力惊人,更可以隔空看物,但他此刻除了雪白的山峰外,什么人影和异常都看不到。

他又尝试透过山体,但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阻隔在外,无法看到山体里的情况。

将守向身前的陆吾和土蝼看去。

只见二兽面色如常,似乎对那声愤怒的吼叫习以为常。

“放我出去!“

吼声再次传来。

将守快步走到土蝼的身旁,问道:“那是什么声音?“

土蝼站起身,用前爪写道:“恐怖的神。”

“他怎么了?被困住了吗?”将守问道。

他心中好奇,听话语,“恐怖的神”似乎被什么东西困住了。

“不知道。”土蝼写道。

“你们没见过吗?”将守继续追问。

土蝼摇了摇头。

将守又看向陆吾,它也摇了摇头。

将守不禁皱眉,都没见过,那二兽怎么会知道他的强大?

正当他疑惑时,忽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天空直接压迫下来。

“扑通。“

将守跪倒在地,面色紧绷,额头之上有丝丝细汗冒出。

他被这股力量压的站不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他赶忙用余光看向二兽和思离人,只见土蝼和陆吾一副“没事“而又无奈的表情,而思离人也是仰望着北边山头,对他这边发生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

“难道就这股强大的气息,只是压迫着自己?”将守想说话,但却说不出来,嘴里如同被浆糊黏住。

忽然,他心中又是一紧,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出现。

他知道,远处那个“恐怖的神”在看着他。

将守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如同隐私被人侵犯。

“啊!”

将守暴喝一声,身体同样爆发出惊人的气息。

徒然,头顶上的强大气息猛地一退。

他全身一松,瘫坐在地。

“将守,你怎么了?”思离人听到将守的喝声,赶忙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没事,就是想喊一嗓子。”将守敷衍着,同时将目光移向北边的高山。

那种窥探的感觉,就是从那边传来的。

“想喊一声?”思离人用一种不相信的目光看着将守。

将守不理思离人,体力恢复后,缓缓站起,走向火堆,继续翻烤着熊肉。

他心中庆幸没有选择走北边的那条路,那个“恐怖的神”果然高深莫测,非比寻常。

仅仅是发出的气息,就能让自己瘫坐在地。

如果面对面交锋,估计他用一个指头,就能将自己打成飞灰。

但应该是有什么枷锁困住了他,他只能用气息感觉外面的一切,却不能走出北边的山峦,也无法伤害到任何人。

土蝼和陆吾表情淡定,面色松弛,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他这时又想起遗神王的话,不到正神界的大能时,绝对不要展现自己的实力,否则很容易夭折。

这句话真的很对,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他收起了自负的心。

匆匆吃完熊肉,便坐在火堆旁,面色阴沉,也不说话。

思离人坐在一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将守的脸色,也不敢多问,片刻,就依靠着墙角睡觉了。

将守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便闭上眼睛,脑海中真龙纲要闪现,猛龙拳谱消失,云龙掌出现。

他缓缓的伸出双掌,按照云龙掌的武谱修炼。

思离人轻轻扭头半睁着眼睛看着将守。

他的掌法依旧缓慢,平淡无奇,都是极为普通的招式。

思离人心中疑惑,堂堂的隐士联盟分局局长,为什么不找一本高深点的功法修炼,虽然高深的功法对于所有修炼之人都奉若至宝,但对于将守来说,应该不难。

他现在所打的招式,比老人保健所练的功夫还平淡。

思离人回想起这几日将守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心中不禁暗道,等出了昆仑墟,一定要一本差不多的修炼功法给他,算是报答他。

将守舞动着云龙掌,动作虽然缓慢,但体内隐隐有股热流,正顺着云龙掌发力的路线,平顺的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