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65章 遗神王

“小朋友,你好啊…”

一个无比沧桑的声音在将守心中想起,语气如同哄大人哄小孩一般。

“嗯?你是谁?”

将守面容惊讶,左右环视,却不见有人。

“怎么了?”

思离人看到将守神色紧张,也戒备的看着看着四周。

“你没有听到有人说话吗?”

将守皱着眉头问向思离人。

“呵呵,小朋友,不要紧张,我现在是用心语与你对话,只有你我能听到,旁人是听不到的。”

将守脑海中,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心语?”

他试着在心中回复。

“呵呵,学的很快,心语,心中的话语,只有同族之间才能听到。”苍老的声音解释道。

“你是什么人,你我怎么会是同族?”将守心中惊异。

“我是遗族,神界的遗落凡间的人,而你身体中同样流动着与我相同,或是部分相同的血液,所以你和我可以用心语对话。”苍老的声音说道。

“神界遗落凡间之人?那又是什么人?我身体里怎么会流淌着与你相同的血液?”将守心中惊疑。

“我们遗族的来历一时半会很难说清,至于你我是否是同族,我也很疑惑,但是我能从你身上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并且心语的对话,也印证你我之间流淌着同样的血液。”苍老的声音仿佛也很疑惑。

“你在哪里?”将守心中问道。

“呵呵,不就在你身后吗?”苍老的声音笑道。

将守猛地转身,看着头戴皇冠,身披龙袍的人。

“是你?”将守心中再次问道。

“呵呵,就是我!”苍老的声音说道。

“你是这里的皇帝?”将守追问。

“皇帝算不上,只能算是这里的王!我叫遗神王”苍老的声音说道。

“遗神王?你没有死?”将守看着干枯的手掌,空荡荡的眼眶,分明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气息,但他又怎么能用心语与自己说话呢。

“我算是死了,但也算没死,准确的说,身体已经死亡,但精元还有一息尚存。”苍老的声音说道。

将守明白了,遗神王虽然身体枯亡,但身体的某个部位,还含藏着他的一些灵魂之类的东西,所以他还有意识,能够说话。

“既然你能进入到这里,就说明你我有缘,小朋友,你想成为绝世强者吗?”遗神王问道。

言语之间,透露着威严,霸气。那是长期高高在上之人才有的气势。

“你叫我小朋友?你多大了?”

将守没有回答遗神王的问题,反而问他的年龄。

“呵呵,还是个挺有性格的小朋友!我多大了?我也记不清了,应该有数万岁了。”遗神王淡淡的说道。

将守乍舌,数万岁?

他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是他真的是神?

听他说话很随和,甚至有些和蔼,想必也不是个坏人,心中回应道:“你说吧,想让我替你做什么?当绝世强者,总不会没有条件吧?”

“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你真是个有趣的小朋友。那我们就直奔主题了,我想让你替我去杀一个人!”遗神王说到最后,语气之中充满着无穷恨意。

“杀人?杀什么人?你都活了数万年,还能让我成为绝世强者,想必你也是个盛名之人,你都杀不了,我又如何能杀他?”将守心里明白,遗神王让他杀的人一定是非常强大,甚至比遗神王本人都要厉害。

虽然现在他进入神位,成为了入神境界的人,但也不敢说独步修炼界。

那个山腰遇到的黑袍之人,至少都是飞神境界的小能。

距离黑袍之人,将守至少还差着一个境界。

“呵呵,面对巨大诱惑却非常冷静,看待问题也能直达核心,说不定,你真的能替我报仇。”遗神王说道。

“帮你杀人的是咱们先放一边,你先说说让我杀谁?”将守心中问道。

“黑蛟王!”遗神王说出这三个字时,语气无比狠毒,仿佛与黑蛟王有不共戴天之仇。

“黑蛟王?那是什么人?”将守继续问道。

“咳咳咳…”遗神王突然传来一阵巨咳。

半响后,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他的身份,还有我们之间的仇怨,一句话两句话很难说清,并且事关天道,我不能泄露天机。但随着你不断的强大,事情的原委,你会知道的。”

“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强求,但我决定了,不参与你们之间的恩怨。”将守心中说完,就转身准备向着殿外走去。

“哈哈哈…”突然,遗神王狂笑起来,语气变得有些癫狂:“想走?晚了,如今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遗神王话音刚落。

“啪嗒。”

思离人莫名其妙的晕倒在地。

而将守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双脚离地,漂浮起来。

他不断的挣扎,想摆脱遗神王的控制,但全身像是被枷锁禁锢,丝毫不能动弹。

渐渐的,身体反转,头朝地,脚朝天。

他心中愤怒的喊道:“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但遗神王却不回应。

将守倒转的身体,慢慢漂浮到遗神王已经干枯的尸体上方。

此刻他的头正对准着遗神王的头部。

“收下吧,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就当给你的报酬。”

遗神王说完,一道道黄色的真气,快速涌向将守的身体。

将守身体被黄色的光晕所包括。

他身在其中,竟有种兴奋的感觉,全身每一处肌肉,骨骼,乃至细胞,都充满着无情物尽的力量。

将守心中再次喊道:“你这是做什么?”

“呵呵,做什么?当然是把天下间最好的事情给你了!我要把全身的真气传给你。”遗神王笑道,仿佛将全身真气给别人,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将守挣扎,心中大喊:“不要!你就算给我了,我也不会替你去杀黑蛟王!”

“咦!你竟然如此年轻就进入了神位?非常不错,姿势绝佳,看来我的修为你可以全部收下!只可惜,之前我的本源消耗太大,否则直接将你推入正神境界的小能,都不成问题。”遗神王语气惊讶,说到最后竟然带着些遗憾。

将守不答,仍是拼命挣扎,但却没有半点用处,身体依然无法挪动分毫。

“你!你…竟然是你!哈哈哈…”遗神王忽然惊呼,随后,竟然狂笑起来。

将守被遗神王癫狂的话语,搞得十分疑惑,心中问道:“什么是我?把话说明白了。”

遗神王不理他,依旧狂笑不止,癫狂的大喊道:“天意,天意啊,冥冥之中,自有主宰!黑蛟王,你等着吧!哈哈哈…”

将守错愕,不明白遗神王喊什么?

难道他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什么?

“你笑什么?快回答我!”将守询问道。

“哈哈哈…不用着急,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很快会知道。但是我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如果你还没有到正神境界的大能,千万不要轻易暴露你的修为和所炼的功法,否则…哈哈哈….否则很容易被那个人杀死!哈哈哈…”遗神王继续狂笑起来。

“你不回答我,我就不会替你报仇!我保证!”将守无奈,只能使出这最后的杀手锏。

“不会替我报仇?哈哈哈…之前我还担心你真有可能这么做,但现在你绝对不会!你甚至会心甘情愿,求之不得替我斩杀黑蛟王!”遗神王语气依旧癫狂。

将守被遗神王说的更糊涂了。

自己会心甘情愿杀黑蛟王?甚至还求之不得?

良久…

将守身体周围的黄色光晕渐渐稀薄,真气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强劲。

他的身体再次翻转,头朝天,脚朝地。

站稳后,将守只感觉全身力量浩然,威势磅礴,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凛然之风。

体内肌肉,骨骼,血液,经脉等,更是金光流动,璀璨发光,将守甚至觉得自己流动的血液都变成了金色的。

“好了…我已经把最后的功力都传给你了,你刚进入神位,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你能不能喊我一声师父?”

遗神王说话的语气充满着疲惫和虚弱,看来将真气传给将守,也将最后维持生命能量耗费殆尽。

“师父?你强迫我,还逼着我给你报仇,这是买卖,并不是师徒。”将守强硬的回道。

“哎,罢了,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遗神王十分失落。

顿了顿,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记住我之前的话,绝不要在正神境界大能之前,展露你的实力,我的功力也只能将你提升到入神境界的大能,你还有飞神境界的三个阶段。入神境界后,每提升一个境界,除了需要自身的功力修为,更要在感悟天道。由于每个人的经历和阅历不同,我没有东西再教你了,入神位后,几乎全凭自己的悟性。”遗神王再次叮嘱将守,并且还为他讲解入神位后修炼的经验。

这几句关心和教导的话,让将守心中荡起了一丝波澜,心中暗想,如果不是因为仇恨,遗神王应该是个仁慈,和蔼的人。

“我已经油尽灯枯了,这里神域之地的小世界也会消失不见,我该送你们出去了。”遗神王说道。

“等等!”将守打断遗神王的话,说道:“能说说你和黑蛟王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哎…”一声叹息,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悲伤。

“嗖!”一束金色的光线从枯尸的眉宇射入将守的脑海。

将守猛地感觉天昏地暗,一股困意袭来,他强撑着精神,不想睡去。

只见遗神王的枯尸忽然皱裂,竟化成片片飞灰,随风消散。

而大殿也剧烈的晃动起来,随后,将守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在昏睡的梦境中,将守再次来到神域圣殿,他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身前长方形的水池中,几条红色和金色的鲤鱼在游动。

他俯视大殿中央,有百余位身穿紫色长袍,蓝色长袍的人站在大殿中央。

他们全部都是双手持于身前,手中拿着一个玉如意。

但一个身影,引起了将守的注意。

那人影混迹在人群之中,身穿一身显眼的红色长袍。

长袍有个宽大的帽罩,将他整个面容都遮盖住,看不清他的容貌。

“黑蛟王。”梦中的将守淡淡的喊道。

身披红袍的人走了出来,对龙椅方向作揖道:“遗神王,我在!”

“你来道神域圣地已经很长时间了,感觉这里如何?”遗神王问道。

“禀告遗神王,这里神域小世界,自然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蓝袍之人声音深沉。

遗神王微微一笑,道:“你认为民众安居乐业,幸福生活,是因为这里是神域小世界?这可是大错,特错。神域之人开心快乐,幸福无忧,根本在于心!知足之心,关爱之心,自然之心!人心知道满足,就会知足快乐。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就会其乐融融。人心遵循天道,以自然为本就会心安理得,无忧无虑,你可明白?”

红袍之人点头称是。

只是将守怎么都感觉他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只是不想辩解,随意敷衍着。

梦中画面猛的一转。

是庙门,将守和思离人进来的庙门。

遗神王似乎刚从外面回到神域之地。

当他踏入神域之地后,眼前画面转换,他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住了。

只见满地神民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周围血迹斑斑。

并且有许多器物的碎片,散落一地,如同被洗劫了一般。

神域圣殿的方向,更是传来武器撞击和真气爆炸的声音。

遗神王神情愤怒,眼中冒火,双脚一蹬,跃向天空,向着圣殿飞去。

当他看到圣殿前的情景时,更觉得如同做梦一般。

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神域之地竟然会遭到屠戮。

只见成百上千,手无寸铁的神民,被身穿黑袍之人残忍屠杀。

一个买菜的老妇人,手中还挎着菜篮子,面色惊惧,四处躲避,她惊恐的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但是呼救声并没有喊来救援,反而引来一个黑袍之人。

他举起手中长刀,“唰”的一声,老妇人脖颈鲜血飞溅,身首异处。

“啊…放过我吧,不要杀我的孩子…”一个怀抱婴儿的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啊!”女人惨叫一声。

只见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刺穿了她的胸膛,贯穿了婴儿的身体。

女子嘴角流血,缓缓低头看向怀中婴儿,眼神充满绝望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