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64章 神域之地

将守面无表情,心里则是无奈,难道把自己当成某东方培养出来的大厨了?

“之前跟一个朋友学过。”将守敷衍着。

“嗯,不错,好好烤,出山后,我不会忘了你的。”思离人一副‘我会罩着你的’表情。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将守继续敷衍着,手中翻动着熊腿。

“对了,咱们这是在哪里,我看附近的山跟之前的山峰不一样,这里竟然是一处深谷,你道周围的情况吗?”思离人皱着问道。

“我之前查看过周围,却是不时咱们坠崖的那座大山,这里应该是昆仑山的深处某个深谷。”将守淡淡的说道,仿佛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什么!”思离人神情震惊!

“怎么会这样…”她口中继续喃喃自语,仿佛想不通怎么会来到这里。

外焦里嫩,闪着油光的熊腿飘来阵阵香气。

油星落在火堆上,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

“好香啊!”

思离人白皙晶莹的脖颈,一个劲的咽下口水,美丽的双目,垂涎欲滴的看着不断翻烤的熊腿。

“可以吃了。”将守看着焦黄的外皮说道。

“把最嫩的地方给我。”

思离人显得有些急不可耐,直接将手中的短刀递给将守,让他割肉。

将守看了看思离人焦急的神情,心道,真是一个小馋猫。

接过短刀,便割起肉。

………

二人饱餐后,思离人心满意足的依靠在洞口,摸了摸圆圆的肚子,感慨野熊肉的美味。

“我们该出去了吧?”将守问道。

思离人一愣,脸上顿时浮上几缕阴郁,刚才整个心思全扑在享受美味熊腿上面,此刻想起眼前的困境,心中不自然紧了一下。

“我们突然来到这里,实在有些诡异,在来昆仑山,也就是昆仑墟之前,师父就曾告诫过我,不要深入昆仑墟,这里面有很多神秘的事情,并且还有很强大的神兽盘踞。要走出这里,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思离人语气有些沉重。

“嗯,我也听说过,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总是要出去,不能待这里一辈子吧?”将守说道。

“哼,还想待这里一辈子?别想美事了。”思离人挤兑起来。

将守无语…

二人短暂休息后,收拾起行装…其实也没啥收拾的,就是把两具熊尸体,装进储物戒指内,等饿的时候在拿出来烤着吃。

思离人站起身,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道:“我们要向着北边走,城市应该在昆仑墟的北边。”

“嗯。”将守应道。

二人向着北边走去。

由于将守和思离人都是修炼之人,奔跑速度非常快,几分钟的时间,就奔出十几公里。

将守跟在思离人身后,双腿迸发无穷无尽的劲道,他越跑越惊喜。

之前入神位后,没有了内丹,他不知道从哪里运用本元真气,此刻快速跑动,双腿真气迸发,好似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腿部肌肉和血液,在体内迸发着丝丝金色光晕,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他心中恍然,终于知道本元真气都去哪里了。

入神位后,内丹消失,全部的本元真气都分散融入到全身的血液,肌肉,骨骼,经脉当中。

此刻他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势。

如果现在他用显微镜查看自身,会惊奇的发现,他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着无以伦比的活性,如同蓄势待发的士兵,等待他的指挥。

他努力不让自己金色的真气流露在外,暗藏体内。

两人向北跑出十几公里,逐渐接近发现银色小草的地方。

路过曾经躲藏的巨石,将守向着土堆瞥去。

一天一夜的雪花,已经让土坑重新附着着一层积雪,将那晚的事情掩埋其中。

思离人渐渐降慢速度,回头瞥了一眼将守,道:“不错,还能跟上我。”

“勉强支撑。”

将守说完,还装作疲累大口喘息几口。

“哼。”

思离人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停下脚步,蹲下身体,看着身前硕大的脚印。

“这是羊蹄的脚印,但也太大了,这个羊得有多高。”

她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将守走到她身旁,看了一眼前印在雪地上的脚印,心里明白这是那个羊面兽身的巨兽留下的。

“看来我们要小心一点了,前面可能很厉害的神兽。”思离人道。

“嗯,我会注意的。”将守答道。

二人随即继续向着北方赶路,一路疾驰。

“怎么会这么大!”思离人站在一处山顶,瞭望远方。

将守站在旁边,看着连绵起伏的山峦,心中也十分疑惑。

他之前只是在洞穴附近查看,并没有到高处瞭望,此时看着周围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高山,面色也十分沉重。

他现在都怀疑,他们二人是否还在昆仑墟,不会是落在别处了吧?

“那是一座庙宇?”思离人指着远处一个黑点,问道。

将守目力惊人,五感更是十分灵敏,发达,他顺着思离人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里是一座庙宇的大门。

大门在山地下方,白茫茫一片,如果不是有暗色的转发,很难让人看见。

“嗯,好像是,我们过去看看吧。”将守附和道。

在人迹罕至,无比荒凉的昆仑墟,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座庙门,这让他内心非常好奇,像一窥究竟。

“贸然过去,会不会有危险?还是…”

“应该不会有,就算有,凭借咱两的修为,逃跑应该不成问题,更何况,在神秘的昆仑墟出现这样的一座庙门,你不觉得奇怪吗?说不定我们在里面能得到什么奇遇。”将守言语蛊惑着思离人。

思离人没有立刻说话,皱着眉头望着远方,在思考风险和利弊。

但她的眼神露出一股狠劲,显然,她被将守所说的奇遇所打动。

昆仑墟是修炼者的圣地,在天龙国更有着无数神秘的神话,很多流传于世的神器,都出自昆仑圣地。

如果她能有幸得到一本功法,甚至是一件神器,无疑对她的提升有着极大的益处。

“好,走吧,我们去看看。”

思离人说完,快速跃下矮山,向着黑点奔去。

将守跟在后面,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看来思离人是个欲望和目标都很高的女人,为了奇遇不惜以身犯险。

十几公里的路程,二人几分钟都到了。

两人站在百米高的庙门前,身心都被深深的震撼。

刚才站在远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只觉得庙门在昆仑墟,很奇怪。

此时,近距离观看,竟然有一种心灵震撼得感觉。

庙门十分得宽大,直径要有几十米宽。

而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足有五六米粗,通体雪白的柱子,撑着一个长方形的白色顶棚。

庙门内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如同深不可测的黑洞。

“你觉得我们要进去吗?”思离人问道。

语气之中充满着犹豫。很显然,她对这里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既然来了,当然要进去看看,我们总不能被大门吓走吧?”将守语气轻松,甚至有点满不在乎的感觉。

思离人扭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将守,心中竟然有些看不懂他。

江湖传闻,他是飞修阶段后期,就算突破,也不过是刚入玄位而已,但怎么会如此自信?

将守回望思离人一眼,微微一笑,直接向着庙门内部走去。

思离人看着将守的背影,也不说话,银牙用力咬了一下,便跟了上去。

将守想看穿庙门内的漆黑,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一股神秘的力量隔绝着他。

他慢慢靠近黑色庙门,伸手触碰一下,漆黑的庙门竟然如同湖水般一圈圈的荡漾起来。

这股漆黑竟然是道墙!

他再次伸手,竟然没有任何阻碍,直接穿过了黑色墙体。

将守心中惊讶,他的手此时能感觉道黑色墙体的另一边,十分温暖,空气也很干燥,与墙外的潮湿和寒冷大相径庭。

他迈开双腿,身体快速穿过漆黑的墙体。

一道刺眼的阳光,霎时射来。

将守赶忙挡住阳光。

当逐渐适应后,才将手臂拿开。

“呼。”

身后传来一道风声。

将守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思离人也进来了。

“真神奇,竟然是道黑色的幕墙。”

“哇!这是哪里,怎么会这样?”

思离人接连发出感叹。

将守环视四周,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四方形的院落,走廊环绕四周,中间是一个破败的花坛,只有几棵枯黄的枝干,还在矗立当中。

地上满是枯黄也树叶,看来荒凉许久了。

一个疑问出现在将守心中,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建造如此宏伟的庙门,穿过黑色幕墙后,竟然是另一番世界,这是怎么回事?

将守沿着左侧的亭廊走去,廊檐是用红色的木材雕刻而成的,上面雕刻着金色长龙,十分壮丽。

他顺着亭廊走到另一个四方庭院,中间却并不是花坛,而是一口石井。

井口边上有两个木桶。

看着木桶身上的裂纹,想必这井已经荒废许久了。

“将守,快来这边!”

思离人焦急的喊道。

将守迅速朝着声音的来源跑去。

“嗯!”

看着眼前的景象,将守也忍不住惊呼。

思离人刚才所走的地方与将守相反,是向右侧走去。

将守站在思离人身旁后,依旧是四方庭院,但中间却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撞钟,地上随处可见坏掉的寺庙器具。

有木鱼,灯盏,散落的佛珠,甚至还有几把折断的簸箕。

怎么会这样?

宽大的寺庙如同被人洗劫了一半,十分破败。

“我们再去周围查看一下。”将守说道。

他沿着亭廊,继续向着右边走去。

一路上,碎裂的瓷碗,破裂的金玲,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物器上掉落的碎片,散落一地。

破败之象随处可见。

当他穿过最后的四方庭院后,前方则是一个大殿。

大殿的上的牌匾赫然写着“神域圣殿”。

“这里是神明所住的地方吗?”思离人走到将守旁边,说道。

“那也得进去看看才知道。”将守说完,向着大殿走去。

他进入大殿,顿时被殿内的景象所震撼。

十六根通体赤红,粗大无比的立柱,整齐的排列在大殿的两侧,每一侧都是八根。

赤柱之上,雕刻着金色长龙,每个长龙都是竖着身体,如同飞天,但粗大的龙头却俯视着下面,目光看着大殿中间宽敞的行廊。

大殿的左右两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铜质雕塑,有老虎,黑熊,仙鹤,等等,还有很多将守认不出的野兽。

他渐渐向着里面走去。

越靠近里面,鼻子中越能闻到一股奇异的檀香。

将守能认出是檀香的味道,也能确定这绝不是普通的檀香。

闻到这股檀香后,他感觉心情平静,脑海清晰,甚至有种无欲无求的感觉。

百米外的大殿深处,则是一个十米高的台阶,台阶上方有一座金灿灿的宽大龙椅。

徒然,将守的双目圆整,全身绷紧,眼神变得戒备起来。

只见龙椅之上,竟然端坐这一个人!

只见那人戴金色皇冠,身穿纹龙长袍,双手放在双腿之上,如同在放松休息一般。

“你是…什么人?”思离人语气惊惧的喊道。

将守慢慢的向着龙椅走去,他用看望着龙椅上的人,却丝毫看不到他身上的生命线条。

他心中猜测,龙椅之上端坐的并不是活人,而是风干的枯尸!

他一步步走近,龙椅之上的人逐渐清晰起来。

果然!

干枯的脸庞,枯瘦的手掌,空空如也的眼睛,说明他真的是一具枯尸。

“不用担心,只是一具枯尸。”将守扭头向着身后的思离人喊道。

当他踏上台阶后,心中就有种莫名心悸的感觉。

他仔细观察着周围,希望能有什么发现。

这个龙椅很宽,足可以容纳三个成年人并排而坐,椅被处雕刻着一挑出水金龙,但龙头却不见了,如同被人硬生生掰断一般。

而龙椅的前面,是一个横着的长方形小水池,估计是功龙椅上的人观赏用的。

将守径直走上台阶,站在龙椅前面,左右环视,心中竟然升起一股气吞山河,唯我独尊的傲然之感。

看来这个龙椅上的人,就是这里的主人。

将守这是很好奇枯尸的身份。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统治者神域之地。

既然称之为神域,那么生活在这里的人,必定不是普通人,甚至可以成为之神。

但神又怎么会死,神域又怎么会遭到破坏?

难道有另一伙神,袭击了这里?

还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