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62章 入神位

一股无比强横的真气出现在将守小腹,并且逐渐增大,如同一个风火轮,在腹部不断旋转。

他小腹剧痛,俯下上身,双膝跪地,脖颈青筋暴起,额头出现都豆大的汗珠。

这…这是怎么回事,将守心中奇怪。

难道…难道是那颗银色果实的问题?

正当将守疼痛难忍时,洞口前方出现阵阵颤动。

抬头看去,一个黑点逐渐变大。

将守目力惊人,他已经看到那只羊面兽身的巨兽,正向着他这边快速的跑来。

周围的积雪,被它巨大的蹄子,踩踏的漫天飞舞。

“难道天要亡我?”将守心中无奈。

巨兽里的越来越近,他都能从吹来的寒风中,再次闻到一股恶臭的血腥气。

“轰隆隆…”

大地发出巨大的轰响,将守半跪在洞口,费力的抬起头,看着已经站在面前的巨兽。

巨兽双目狰狞,低头看着如同蝼蚁般的将守,全身散发的浓浓杀意,如同在思考用哪种方式杀死这个夺走它银草之人。

将守想强忍着腹痛,努力站起来,试了几次,竟然没有成功。

应为小腹确实很痛,强横的力量在里面反转,变大,似乎要撑爆他的内脏。

但坐以待毙,绝不是将守的风格,无论他是否能打过眼前这只擎天巨兽,他都必须出招,做最后的反抗。

“啊!”

将守口中大吼,在寂静的周围显得非常突兀。

连巨兽都向后退了半步,不知这个人怎么突然大吼。

他颤抖的站起身,目光凶狠的盯着巨兽,首先在气势上,就不能输。

一人一兽,一时之间,对峙起来。

巨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消逝,重新换上狰狞神色。

它仿佛要回击将守,对着他猛然大吼。

一股磅礴的气息吹向将守,他全身的衣服都向后抖动。

这股气势确实猛烈。

将守面无惧色,竟然向前走了一步。

身体的活动,扯动了身体,包括腹部。

他只感觉随着身体的扭动,体内磅礴汹涌的真气,立刻顺着四肢经脉,狂涌而出,洗刷着全身脉络。

腹中的疼痛逐渐平复,当真气走过全身的脉络时,身体的血管如同被洗刷过一边,感觉无比顺畅。

这种顺畅并不是舒服,而是莫名与天地,自然的链接更加的通透,流畅!

“嗷!”

巨兽再次对着将守大吼,脸上的杀意越发的浓郁。

只见它后退弓起,上身匍匐,布满獠牙的大嘴瞬间睁开,准备对眼前的人类进行致命一击。

“轰!”

就在将守准备与巨兽拼死一搏时,晴朗的天空忽然响起一声闷雷!

闷雷浑厚而阴沉,在将守耳中,这雷声是那么的熟悉…

此刻已经白天,晴朗的天空,逐渐汇聚了几多遮天乌云,将这一领域笼罩的如同黑夜。

巨兽仰头看向天空,竟然面露惊惧之色,四肢缓慢向来时的路后退了几步。

它重新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渺小的将守,似乎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一般。

但这里除了他和自己外,再无任何生物。

乌云变得浓密,几道蓝白雷电,不时在乌云中闪现。

“轰轰轰…”

闷雷之声,滚滚轰鸣,仿佛在为接下来的巨雷蓄力。

巨兽再次仰头看向天空,眼中惧色越发的明显,粗长的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轰隆!”

天空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仿佛在暗示接下来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

雷声在昆仑墟的山涧中久久回荡…

当雷声震彻,巨兽毫不犹豫的扭转疯狂的向着山涧逃去,仿佛多留一秒就会要了它的命。

将守笑着摇了摇头,心道,果然是神兽,竟然看得出是天雷。

此时,他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全身充斥着澎湃的力量。

真龙纲要第三章,第九层“防”,他要突破了。

将守直起身子,活动一下筋骨,向着洞穴前的空地深谷走去。

他要在这里,迎接属于他的天雷,也是天劫。

顶住了,他将步入强大的第四层,顶不住,他就会随着天雷,灰飞烟灭。

天空继续响着闷雷,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洞穴,里面的女人…

还没等他想完,“轰!”

响声震彻天地,昆仑墟的高山,仿佛都在颤动。

一道无比粗大的蓝白天雷,如同一条俯冲巨龙,对着将守的头顶,飞射而下。

将守运起丹田内所有的本元真气,汇聚于头顶,迎接着天雷。

“轰…”

天雷狠狠的劈在了将守的头顶。

他努力着不让自己昏迷,他不想像上次那般,直接被天雷劈得昏迷。

他感觉身体深处的灵魂在颤动,无比疼痛,仿佛灵魂被一股巨力在撕扯。

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炽热难挡,他甚至感觉白皙滑嫩的皮肤在一点点的焦黑,冒烟…

浑身的气血止不住的翻滚,沸腾,好像被熊熊烈火所蒸烤。

天雷,是天神的怒火,凡人的天劫。

将守眼神凛冽,面目狰狞痛苦,他在用无比坚定的意志抵抗灵魂,身体,血液同时传来的疼痛。

他很疲累,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他很想闭上眼睛,就像上次那般,昏迷,清醒。

但将守是将军,是伟大的将军,是守护一方国土的将军,他不允许逃避,他要战胜对手。

哪怕它是天雷。

哪怕它将自己劈的飞灰湮灭…

渐渐的,他闻到一股糊味,焦糊的味道。

他低头看向自己,全身焦黑如炭,安静的躺在雪地上。

洁白的雪地上,他全身焦黑,显得十分的突兀。

他挺过来了,没有昏迷,整个雷劈的过程,都十分清醒。

他忍受着疼痛,无比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来自灵魂,来自肉体,来自精神。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白皙滑嫩的皮肤瞬间变成漆黑的焦皮,孔武有力的肌肉灰飞烟灭。

最后,他只剩下一副披着黑色焦皮的骨架和脑袋,无力的躺在冰冷的雪地。

当地面的寒冷,传入他的身体,竟然感到无与伦比的舒服,一丝清凉的感觉,从后背传来。

之前他不喜欢冰雪,因为它的寒冷让思离人有了寒症,更间接拖累着他们停留在此处。

但现在,他多么希望全身都能被积雪包裹,让清爽的感觉传遍全身。

周围很安静,只有山谷中的寒风,传来丝丝呼啸的声音。

脑海中传来一阵困意,不知不觉间,他进入了沉睡。

在梦里,他感觉全身瘙痒,很像用手去抓,但却怎么都抬不起手臂。

他还梦到有一群野狼,在周围徘徊,对着他龇牙咧嘴,目露凶光。

但转瞬间,地面震动,积雪纷飞,那只羊面兽身的巨兽跑过来,吓退了狼群。

它趴俯在他周围,用柳叶大眼关切的看着他,守护者他。

………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重新放晴,蓝天清澈,白云朵朵。

明媚的阳光普照着大地。

将守依旧躺在雪地之上,但身体周围却没有积雪,是被他温热的体温所融化。

他的手指微动,渐渐有了知觉。

他想睁开眼睛,但一道刺眼的光芒,赶忙又重新闭上眼睛。

随后,他深深的呼吸几口,感觉全身舒畅无比,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他慢慢的坐起身,避开刺眼的阳光,环视周围。

只见周围的山壁周围,布满了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碎石。

之前被积雪掩埋的枯树,也露出了几缕树皮,通体发黑。

看来周围的碎石,焦黑的枯树,都是被天雷的威力所毁的。

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威力如此汹涌的天雷下活着,还没有昏迷,一股雄壮自豪的情绪,在心头涌起。

他查看自己的身体,一探之下,五脏六腑,全身血管,经络等等,竟然完全恢复,甚至更胜从前!

每一处都散发着蓬勃生机!一道无比璀璨的红色生命线,在体内不停的游走,彰显他的气血充沛。

腿部,手臂,腹部…眼睛所能看到的所有地方,白皙,透亮,坚韧!

他能感觉到全身如同铜墙铁皮一般,无比强悍,不惧任何攻击。

心中一股实践自身防御的欲望,充斥着内心,他竟然渴望战斗,与强者一战!

“嗯?”将守惊呼!

内丹不见了!

此刻,他的丹田处,只有一颗孤零零的蓝色龙珠,而金色的内丹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嗖嗖…”

身后传来细微的响动。

思离人!

将守想到这里,赶忙转身向着山洞看去,只见一道白色的影子,迅速冲进洞穴。

他心中大惊,赶忙站起身,向着洞内跑去。

思离人现在昏迷,全身更是只穿了自己一件外衣,随便什么人和野兽,都能将她杀死。

将守刚踏入洞穴,就听到一声大喊:“不许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你!”

他徒然挺住脚步,这声娇斥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思离人!这声骄斥竟然是思离人的喊声,她好了?

将守心中有了几分欣喜,赶忙喊道:“是我,隐士联盟的将守!”

“哼!登徒浪子,我知道是你!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禽兽!枉我之前被重情重义的行为所感动,愿意与你一同赴死,你竟然乘人之危,无耻!混蛋!流氓!”思离人的声音非常的愤怒。

但奇怪,她却没有冲出来,反而隐藏在阴暗的洞**。

将守透过黑暗看去,只见她蜷缩在洞穴底部,两道楚楚泪痕,还挂在脸上。

她之前哭过?

将守听着思离人的怒骂,心中疑惑,自己明明救了她,怎么还被她说成混蛋,流氓,禽兽?

“思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我二人坠崖之后,我一直照顾着你,并没有任何不轨之举。”将守解释道。

“你胡说,明明占了别人便宜,看遍…你竟然还说救我?救我用脱我的衣服吗?”思离人语气愤怒,说道最后竟然有了一丝哭腔。

将守能看到有两串泪珠,正顺着她绝世的面容流淌下来。

“真的是误会了,你之前一直昏迷,全身发冷,寒气入体,但你的衣服被雪水打湿,我担心你身体引发寒症,才将你的衣服拿出去烘干。脱你衣服时,我都是闭着眼睛,没有偷看一点…”

说道最后,将守语气有那么点不自信,那白皙笔直的长腿,玲珑粉嫩的脚趾,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那我的衣服呢?我在周围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我的衣服!”思离人继续带着哭腔喊道。

“你的衣服我就放在…”将守扭头指着已经变成焦炭的火堆…戛然而止…

之前烤熊腿肉的时候,就觉得少点什么,竟然是思离人的衣服!

他的衣服明明被自己放在火堆上烘烤,怎么转眼间就不见了?

这是…

刚到这里,他见洞口一处很不显眼的角落,有一块被火撩成黑边的紫纱布料…

怎么会!

将守恍然,思离人的紫色纱衣和面巾,被自己放在火堆烘烤,竟然烧成了飞灰?

估计是被风一吹,火星溅到上面,纱衣本来又容易起火…

“思离人,我如果说你的纱衣…被火堆烧成了飞灰,你信吗?”将守吃瘪。

“你胡说,你这个骗子,你除了是禽兽,流氓,混蛋,现在又多了一个称呼,大骗子!帮人烘干衣服,怎么可能被火烧成飞灰?你眼睛是喘气用的?骗子…呜呜呜…”

思离人愤怒的说道最后,失声痛哭起来。

将守一阵语挫…

“思离人,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把你的衣服放在火上烘烤,然后出去找东西给你吃。你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必须要吃东西,喝水。”将守继续解释。

“我昏迷怎么吃东西,怎么喝水?你撒谎都不打草稿,张嘴就来,我之前怎么就会被你骗了!”思离人愤怒的喊道。

“我烤完熊腿,先自己嚼烂,然后喂你吃的,还有水,使用叶子接的积雪….”

“哇!呜呜呜…你欺负人,你嚼烂的东西给我吃,你竟然让我吃你的口水,还有嚼烂的东西…呕…呕…”

将守还没说完,就被思离人的哭声打断,紧接着,愤怒的骂声,干呕的声音,依次传来…

将守心中无语,他算是明白了,此时就算是说破大天,思离人也不会相信,甚至会越描越黑,扯不断,理还乱…

他无奈之下,走出洞穴,仰望天空,心中无语。

“混蛋!你怎么不回话了,人呢!”思离人竟然愤怒的大喊道。

“别担心,在这里,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我来这里透透气。”将守无奈的说道。

“哼!透透气?无赖,流氓…”

将守刚一打岔,又被骂了一顿….

将守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句话,好像是刘半仙,女人这种动物,不可不理,也不能太理…

这话,真特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