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60章 巨兽?

来到洞口,将守环视四周,除了厚厚的积雪外,再空无一物。

他将洞口的积雪清除,横抱着思离人进入洞内。

怀中娇躯的香气,一个劲的向他鼻子里钻,凹凸有致的身体近在咫尺,本来思离人就以玄音魅术著称,此刻佳人昏迷,更让男人有放肆的冲动。

但好在这里冰天雪地,将身体的冲动压制了几分,否则他真的会热血冲头,痛苦难当。

天然洞穴的深处,不过十余米,几步就到了最深处。

但不知为何,洞穴深处的温度竟然有几分上升,并不像洞外那样寒冷,有些催人入睡的暖意。

并且地上还铺着几块干草垛。

“看来这里有什么动物或者人类猎户常居于此,躲避风雪。”将守咕嘟。

将思离人放到干草垛上,用手摸向她的鼻息,虽然微弱,但还算平缓,毕竟是修炼之人比常人的体质还要强上一些。

将守看着洞穴没什么异样,便向着洞外走去,他要找一些干草和树枝尽快生火。

走出洞外,看着白茫茫的一片,仰头望向远处的高山,将守这时才心中惊讶,刚才光着急思离人的伤势,一时来不及多想。

此时看着周围高山连绵,不禁心中有些后怕。

之前二人所坠落的山腰,距离地面至少千余米高,但落地清醒后,除了浑身酸疼外,再无任何不适,实在非常奇怪。

并且将守记得,昏迷前,自己曾被霸下暴怒一击,那可是飞神境界大能的暴怒一击,哪怕是入了神位也必然重伤,但自己却迅速恢复,没有任何外伤或内伤的情况,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真龙纲要的‘防’,起到了作用?

第三章的防,每突破一层,便淬炼一便身体和内藏,让所有器官和表皮变得无比坚固。

来修炼界大会之前,他已经踏入了第七层,距离大成的境界,只剩下最后两层。

心中不禁有些期待大成后,他的身体究竟会强悍到什么程度。

但转念间,心中一黯,思离人在最后一刻,竟然选择与他一同赴死,宁死不交九龙图,这一份宁死不屈,宁折不弯的精神,却实在让人敬佩。

在战争时期,敌我双方都会俘虏产生,大部分俘虏都会被严刑拷打,刑讯逼供,很多受不了折磨的人,叛变,将自己国家的信息出卖给帝国。

思离人比起这些人,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将守心中对思离人,竟然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他用神识再次搜索周围,便看到前方不远处,几棵已经枯死的老树,被积雪掩埋。

当他砍完古树,重新回到洞**时,思离人依然昏迷,并且脸色渐渐有些发紫,嘴唇也泛着惨白。

将守心中一惊,看来寒气已经侵入她的体内,必须尽快生火取暖,否则她有生命危险。

当即,他将枯树枝和杂草平铺在洞口,顺手脱下上衣,用力的扇着风。

被雪掩埋的老树和雪下的杂草,内部干燥,但外表却覆盖了一层雪水,不烘干,很难点着。

将守毕竟是修炼人,虽然用衣服扇风,看起来很不专业,但速度快,幅度大,枯树枝和杂草外面的水分很快就被风吹干。

随即手中一道蓝色电光闪现。

“啪!”

杂草火星崩射,炊烟燃起,洞口外的干草终于被点着了。

将守又拿着几支枯树干,放在上面,不一会儿,一个火堆就被点燃。

他重新走近洞**,看着浑身颤抖,眉头微微皱起的思离人,心下顿时生出一股爱怜。

思离人虽然只露出双眼和额头,却足以彰显她的美丽,此时面色苍白,眼圈更泛着青紫,竟别有一番风情。

真正美丽的女人,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能散发出独特的魅力。

思离人自从与将守跌落山下后,身体就被积雪覆盖,此刻虽然进入洞内,但残留在衣服上的积雪,融化成水后,将整个紫色纱衣浸透。

潮湿的衣服正湿漉漉的贴在娇躯上。

“看来要把她的衣服脱下,尽快烘干,否则这样下去,不仅病情会恶化,以后还会留下寒症病根。”

想到这里,将守便要伸手去脱她的衣服。

但手伸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将守脸色微红,这不是行军打仗,为了生存可以百无禁忌,正所谓男女有别,授受不亲。

心下开始犯难,“这可怎么办?难道背着她尽快走出这里?但出口一时间难以找寻,如果中途迷路,又找不到合适的栖身之地,岂不是更加麻烦?”

刚才采集枯树枝和干草时,将守曾仔细的观察周围和远处的山势,竟然有了震惊的发现!

他们二人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准确的说,是昆仑墟中某一深处。

他曾尝试跑回二人刚才跌落的地方,但仰头看去,竟然不是修炼界大会所举办的那座高山!

高山四壁光滑,并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和道路,更没有翠绿的树木,一切都被大雪掩盖,十分骇然。

他依稀记得来之前张媛媛的讲解,只有昆仑墟深处才会被大雪常年覆盖。

怎么坠落山下还落在了别的地方?

眼前思离人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必须尽快下决断。

将守重重叹息一声,犹豫不决不是他的性格,随即闭上眼睛,对着思离人的领口探去。

第一次解女人的衣服,将守显得很笨拙,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扣子的地方,他只能闭着眼睛不停摸索自己认为扣子应该在的地方…

当然…这途中,路过了很多柔软而又凸起的地方…将守毕竟是个成年人,知道那些是什么,但心中只能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救人…

穿衣服或者脱衣服,常人不过几十秒,将守他竟然用了正正一个小时…才将思离人的衣服全部脱下。

过程中,思离人仿佛感觉到刺骨的寒冷,眉头不自然的抽动,眼袋处也越发的青紫。

将守不敢看被自己剥成小白羊的思离人,闭着眼睛,赶忙向着洞口跑去。

他又找来三根树枝,架在火堆之上,将衣服插在上面烘烤,又添置足够多的木材,这才安心的坐到一边,盘膝坐下,调整内息。

虽然他是与霸下第一次交手,但清晰的感觉到了他与霸下之间的差距。

他玄皇后期境界,又手持霸王刀,奋力一击下,竟然只堪堪砍伤他。

而他只是出了一招,自己就被打的昏迷,如果没有真龙纲要的“防”,淬炼过身体,估计早已命丧当场了。

想到这里,仰头看一眼天空,没想到坠崖,竟是救了自己一命。

将守不再乱想,脑中金色的真龙纲要闪现,继续修炼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金色的灵气开始在身旁浮现,比前七次要更加的浓郁,润泽,仿佛金水漂浮。

他本来就在第七层的巅峰,此刻冲击第八层,只稍微用力,便踏入“防”的第八层。

与前几次相同,“吧嗒”一声,将守仰面躺下,随即身上开始蜕皮…

黑夜降临,雪白的大地渐渐披上暮色的外衣。

将守渐渐有了知觉,他缓缓抠动手指,渐渐坐起。

身上的蜕下的白皮,被他用力一撕,脱落下来。

他看着白皮中,有粘稠的液体,还有黑色的斑点,那是皮肤和肌肉里的杂质。

但这次蜕皮后的杂质明显比之前少了很多。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肌肤,白皙,光滑,透亮的像个女人。

但韧性,却达到了新的高度。

用霸王刀轻轻划,竟然只出现了一道印,却不见血液流出!

将守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将白皮扔到火堆上,烧成灰烬。

但这次蜕变,他的心中也略微有些失望。

因为他只是身体的强度得到提高,修为却仍然止步于玄皇境界后期,没有得到突破。

原本他以为随着第八层的突破,修为会像前几次那样一并提升,正式进入神位,毕竟他的修为与神位只差一步之遥。

看来凡事还不能想的太好。

“咕咕…”

肚子传来叫声,将守无奈一笑。

从坠崖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白天,自己一点东西也没吃。

回头望向洞内,思离人还没清醒,但肯定也饿了。

随即再次放开神识,找寻周围有没有野兽也可以猎。

再次提高后,将守的神识已经可以看到五百米内的任何物体。

但很奇怪…

周围一片黑暗,哪怕用真龙纲要的“看”,也看不到任何的生命线条。

将守心下有些惊讶,没东西吃岂不是要饿死在这里。

此刻四周高山林立,周围一切都被山体遮挡,一眼看不到远处,只能看到山峦迭起,如同进入四面环山的迷宫。

将守只能在山涧之中来回游走。

目前这样的情况想尽快找到出路很不现实,没有标识和地图,很容易迷路。

既然这样,只能扩大搜索范围,到更远的地方找寻猎物充饥了。

想罢,将守将火堆向着洞口挪了挪,又添上几根干柴后,确定没有野兽敢接近这里后,才向着外面走去。

将守想起参加修炼界大会之前,曾经看过昆仑墟的地图,北边是城市,南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山谷,随即他向着北边一路狂奔,希望能遇见牧人或者出口。

当他跑出大概两公里的路程后,心下逐渐震惊,他…他和思离人竟然跌落在昆仑墟的深谷之中,而不是修炼界大会所召开,昆仑墟最外围的高山附近!

这是怎么回事,就算二人由于跌落有可能发生偏差,但也不能如此之远,甚至穿越了几个山头!

将守一路上,全部都是崎岖的深谷,任何生命气息都没有,这太奇怪了。

他又继续前行十余公里,一个闪着亮光的雪堆,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见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一个十分隐蔽的雪堆。

雪堆之中,有银光闪出,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

看着雪堆的位置,如果是白天,任谁都很难发现这里的异常。

将守用神识探去,却发现被股莫名的力量所阻挡,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他的好奇心一下被挑动起来。

再次环视四周,除了几缕夜风呼啸,山涧寂静无声,没有任何异动。

他小心翼翼的向着银光处摸去。

逐渐靠近,鼻息便闻到一股青涩的香气,很像草坪所散发的味道,清香之中带点酸涩。

将守探出双手轻轻拨开雪层,银光物体顿时呈现!

竟然是一株全身散发银色光芒的三叶草!

这株三叶草甚是诡异,全身银色,如同被粉刷了一层银漆,草香四溢,十分清甜。

将守虽然不知道银草叫什么,有什么用,却能看出这株银草绝不是凡物,周身灵气环动,很可能是一株罕见的灵草。

看来,只有等走出昆仑墟后,给刘半仙这样博古通今,对草药植物研究至深的人,才能知道它的身份和来历。

将守轻轻伸出双手,他怕伤到银草的身体和叶茎,循着草根外延,轻轻的挖了起来。

“咦!”他惊异一声。

银草下的泥土明显与旁边其他的泥土有所不同,

银草根茎的泥土,呈现十分诡异的暗红色,与其他黑色或者黄色的泥土很是不同。

将守用手指捻起一撮泥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他立即双目圆睁,惊异不已!

泥土中竟然有股淡淡的血腥味!

怎么会有血腥味?难道有人用血去浇灌这株银草?还是银草自身分泌出鲜血染红了泥土?

将守想再次确定一下,手指再次放到鼻息处闻了闻。

他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股血腥不是人类的血液,也不是寻常动物身上的血腥。

正当将守思索这是什么动物身上的鲜血时,前方山谷中传来震动。

并且随着晚风,飘来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

将守双目眯起,二话不说,在银草周围快速刨了起来,银草连带着暗红色泥土,一同装进了元神戒指内。

随后快速向后退去,躲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后面,观察者山谷中的动静。

将守所处的深谷,渐渐发生一阵阵的颤抖,地表的积雪开始有规律的跳动着。

不久…

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山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