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21:05:35

最新章节: 其余几人被将九的话吸引,纷纷向着办公桌看去,果然有一个白色信封。将守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信口,将里面的白色信纸拿出来,慢慢展开。他看着信中的内容,面色变得凝重,眼神更是变得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信中的内容!刘半仙这时站在将守的身后,也看着信纸,但是他面色变得疑惑,因为信纸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

第158章 霸下(祝大家国庆节快乐,祝福我最亲爱的祖国!)

“你放心吧,没人会知道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只是…”黑袍男子说到这里,目光看向欧阳休身边的男子,继续道:“你自己的家事我就不参与了,自己解决!”

男子顿时面色大惊!其实刚才欧阳休说与黑龙盟私通,在他的内心就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只是努力压制内心的情绪,才没有显露出来。

但听黑袍男子的意思,要欧阳休杀自己灭口?

“啊!少主你…”

男子还没反应过来,胸口就突兀出现一柄锋利的剑刃…他艰难转过头,不敢相信般的看向欧阳休。

他们二人可是从小的玩伴,亲密无间。

站在男人的立场上,就算他知道欧阳家勾结黑龙盟,他也绝不会说出去,但欧阳休却没有给他这个告白的机会。

男子面带不甘的神情,缓缓倒了下去,再无任何生息。

“哈哈!好!出手果断,做事狠辣,不愧为我霸下选中的人!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黑袍男子语气赞叹。

只是他整个面目都被长袍盖住,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将守听到霸下这两个字时,心里猛地一颤!

好熟悉的名字,在妖山之上,何大山即将废掉李延庆修为之前,李延庆做最后的挣扎,口中呼救喊的就是“霸下,救我!”

看来妖山事件的背后黑手,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叫霸下的男子。

欧阳休将长剑从男子身体上拔出,对着霸下点点头,又看了蒙面的将守一眼,转身就向着山上跑去。

看来他要尽快回到修炼界大会,造成自己不在现场的证据。

自打黑袍男人出现后,他再没敢看思离人一眼。

也许真相大白,他心中有亏,不敢与思离人对视吧。

此刻,宽阔的山路,横七竖八躺满了阴阳门人的尸体,只剩下天空中的黑袍男子霸下,思离人、两个蓝衣少女和将守了。

“小姑娘,把九龙图交出来吧?”黑袍男子低头转向思离人。

思离人看着欧阳休远去的背影,心中咒骂,枉自己还把他当成救命稻草,没想到最坏的就是他,而且手段无比狠毒,连自己都杀!

她又看了看蒙面的将守,余光又不经意瞥向山下。

此时,她心中最后的期望,就是师父和同门,能尽快上来营救她。

但她却失望了,山下的道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身影和响动,看来她们还在等自己下山吧。

今天真的在劫难逃,命陨于此?

就在几十分钟钱,自己打败幻羽,重伤禽滑傲,二人皆是人中翘楚,好不容易闯到了现在,拿到了九龙图,没想到要拱手相让!

她真的很不甘心。

但眼前的黑袍男人,修为真的深不可测,保守估计都要飞神境界,杀她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般简单,现在究竟要怎么做?

“我奉掌门之命前来夺取九龙图,既然图已到手,我岂能拱手相让,愧对师父,愧对师门?我虽然无力战胜你,却也不会主动交给你,想要九龙图,只有杀了我,从我的储物戒指中夺走!”

思离人言语决绝,宁死不肯主动交出九龙图。

她虽然对幻羽,禽滑傲等外人无所不用其极,但对师父和同门,却非常的好。

“九龙图我志在必得,但却不屑于杀害小辈,既然你不愿意主动交出来,就不要怪我了。”

黑袍男人说罢,右手微微抬起。

思离人闭着眼睛,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啊!”

一声惨叫响起。

思离人心中暗道,这不是我的叫声,赶忙睁开眼睛,焦急的向声源看去。

只见她身旁的一名蓝衣少女,如同之前的阴阳门人一般,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脖子,缓慢升空。

“前辈已经是大能之人,如今拿一个女子性命相要挟,岂不是落人话柄,让世人嘲笑?”

思离人美目焦急,白皙漂亮的眉见凝成一个川字,不禁出言讥讽。

将守看着局势的变化,心中疑问,为什么黑袍男人不直接杀了思离人夺取九龙图?

就算她的储物戒指是元神戒指,宿主死亡后,也能从其将九龙图拿出,何必用蓝衣少女做威胁,费时费力。

难道这里面还隐藏着其他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呵呵,你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更不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只是不愿杀你,毁了你的玄阴圣体!”黑袍男子笑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

思离人霎那乱了心神,这个秘密,也是前不久师父告诉她的,说自己是千百年才一出的玄阴之体,并且叮嘱她,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会给门派和她本人,带来极大的危险。

她虽然好奇,但师父却没有讲明,她作为徒弟,也不好追问。

“呵呵!你十岁时,被玄天教主发现,将你带入玄音派精心培养,从小就吃着名贵丹药,练着其他同门望而不得的门内绝学。半大后,玄天教主更是将所有好东西,好事,统统给你,让很多同辈都非常嫉妒。虽然他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你的师父和长老们,却非常明白,只是因为你是千百年才出一个的玄阴圣体,同之而出的还有其他四个圣体。这些都是千百年不传之秘,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黑袍男子笑道,言语之间带着些许嘲讽和得意的味道。

思离人心神慌乱,如同被人扒光了衣服,连心底最深的秘密,也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将守惊愕,思离人竟然是玄阴圣体,并且同时出世的,还有其他四个圣体。

神圣体质的幻羽,其他的三个圣体又是什么呢?圣体又有什么作用?将守心中好奇。

“九龙图总共有九张,你就算有一张,也无法进入九龙之地,集齐其他八张,更是难如登天。你难道真的愿意为了一张没有任何用处的九龙图,让你亲如手足的姐妹香消玉殒吗?”

黑袍男子继续引诱着思离人。

“我…”

思离人眼神纠结,看着悬浮,痛苦挣扎的同门姐妹,漂亮的眼珠,左右转动,布满着纠结,但却依然不松口。

“咔!”

挣扎的蓝衣少女,如同霜打的茄子,身体软了下去,安静的漂浮空中,随后重重落在地上。

“不要啊!”思离人圆睁美目,失声喊道。

“啊!”

但还没等她有下一步动作,另一个蓝衣少女再次被霸下凭空抓起。

看着最后的姐妹痛苦的表情,挣扎的身体,她身体一软,瘫坐在地,此刻的她,与之前自信,飘逸,胸有成竹之势,判若俩人,美目如泉涌般,流下悲痛欲绝的泪水。

这四个蓝衣女子,都是平时与她关系最好的姐妹,五人吃在一起,喝在一起,任何心事都会一同分享,形影不离。

但今日,一个个惨死在她面前,姐妹们痛苦的叫声,不停的摧残着她的心灵。

死去时的面容,更是突破她心中一道道坚固的防线。

但她却没有一丝办法,她绝不能将九龙图交出。

师父待她恩重如山,如黑袍男子所讲,从小到大,有好东西从来都先给自己,有好事也全都给自己,就算有人说闲话,也被师父严令斥责,真正是拿在手心里怕摔了,放在嘴里怕化了。

“师…师姐…你不用管我!”悬空的蓝衣少女四肢拼命的挣扎,露在外面的额头,通红一片,如同要窒息一般。

“杏儿…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呜呜…”思离人眼睛红肿,神情悲痛,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无助的放声大哭。

将守看着此情此景,心中像是被人用力抓了一下难受,更是泛起了酸楚。

过去在夏朝帝国,常年征战,征兵,突袭,前锋军等等,每一次都能看到士兵们与至亲至爱之人生离死别的情景,但他作为护国大将军,只能狠心不看他们亲人绝望而又无助的眼神。

“杏儿,不要啊!”思离人声嘶力竭的喊声,突兀响起。

将守望去,只见杏儿悬浮空中,面露惨叫,手中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趁着黑袍男人不注意,用力插入自己的心脏。

“你!”

连霸下都有些惊讶,看来他并不准备立刻杀了这最后一名可以利用的蓝衣少女。

“杏儿啊…杏儿…呜呜呜…我对不起你啊!”

思离人哭声震天,泪水更是将脸庞上几缕秀发打湿,看起来是那样的伤心,绝望,而又无助。

将守眉头皱起,心中觉得霸下做的有些过分,开口道:“你放过她,我愿意给你一张九龙图,来换她的生命。”

霸下一愣,问道:“你也有一张九龙图?”

将守点点头,道:“九龙图一,你放过她,我让人拿给你!”

“不在你身上?”霸下问道。

“你只要放过她,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将守没有回答他,担心承认在自己身上,霸下很有可能将他们二人全部杀掉,最后夺走两个九龙图,那时可真变成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在侮辱我的智商?我放过她,你却喊来其他人,我其实不是要人图两空?”

黑袍男人有些愤怒,他以为将守在耍他。

“你放她走,我不走,做你的人质,直到九龙图送来。”将守语气不卑不亢,十分淡定。

随后将蒙在脸上的衣布扯下,露出了本来面目,示意自己将以诚相待。

思离人回望过来,眼中闪动着异色和泪水,深深的看着将守。

她不明白,自己连话都没跟他说过一句,他甚至都没看过自己的本来面目,但为什么愿意用生命和珍贵的九龙图,换取自己的安全离去?

思离人很漂亮,也非常丰满性感,很多男人都追求她,爱慕她,为她疯狂。

但她从来不认为到了生死危境,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还愿意以生命的代价爱着她。

在她的眼中,关于爱情,根本就是经不住考验的把戏。

但今天将守的举动,给了她内心一丝异样的感觉。

霸下安静的漂浮空中,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良久后,幽幽开口道:“放了她,绝对不行,眼前就有一张九龙图,为什么要放弃转而换一张有风险的,而且隐士联盟与黑龙盟世代交恶,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霸下说完,转而看向思离人,语气有些发狠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哪怕你是玄阴圣体,我也不惜用你的命去换九龙图,大不了,再等上一千年,我可是永生的!”

将守心中惊讶,他是永生的?他究竟是什么人?

另外,再等一千年?这句话隐隐透露出一丝信息,九龙图难道与五大圣体有着某种特殊联系?

“好吧,我答应你。”思离人缓缓起身,语气不带有一丝感情的说道。

将守看着思离人有些错愕。

刚才两个姐妹香消玉殒都没让她拿出九龙图,怎么现在主动拿出来?

只见她手腕一翻,檀木盒子出现在纤细手中,继续说道:“但你要答应我,放过我们俩人。”

“呵呵,早该如此,如果你早些拿出来,又何必折了你两个姐妹的性命。”

霸下开心的大声笑道。

看来他很为自己计谋得逞而感到高兴。

将守眉头皱起,就在刚才,他在思离人眼中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随即心中恍然,思离人并不是要将九龙图交给他,而是要找机会杀他!

“你拿过来吧!”霸下说道。

“不行,如果我直接把九龙图交给你,你又拿什么保证我们可以安全离开?”思离人说道。

“我堂堂黑龙盟堂主霸下,岂会欺骗你!”霸下语气之中带着傲慢与愤怒,似乎很反感别人质疑他的信誉。

“你曾答应过欧阳休,要杀人灭口,现在却又说放过我们二人,叫我如何信你?”

思离人面无惧色,挺直身体,厉声问道。

她也听出了霸下不会轻易杀死自己,而自己现在又什么都做不了,索性迎头而上,气势上先赢了他。

“欧阳休,包括欧阳世家,就是普通的凡人,谈不上答应或不答应。

这样吧,你觉得如何保证才好,我按照你的要求做,如何?我只能退到这一步了!”霸下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先下来,不要那么高高在上,让我感觉自己很渺小。”思离人话锋一转,语气突然变得有些骄作,像是个任性的女孩。

霸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体缓缓落下。

思离人看着落地在不远处的霸下,缓缓走了过去。

霸下看着靠近自己的思离人,有些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就在思离人距离他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时,一道银光闪现,随即破风之声响起。

一柄锋利短刀,快速划向霸下颈部。

他万万想不到,思离人竟然要杀他,这种做法在他眼中,无疑是飞蛾扑火,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任何正常人都不会这样做。

但他却忽略了,女人心,海底针,逼急眼了,心中就没了得失,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同归于尽,只要能解气,也在所不惜。

将守已经看出思离人要杀霸下,所以她在走向霸下时,自己的脚步也向着霸下走去。

当思离人挥出短剑的刹那,霸王刀已经出现在将守手中。

思离人虽然剑术精湛,但在没有本元真气的助力下,如儿童打架。

在霸下的眼中,如同慢动作。

毫无意外的,霸下大手一挥,就将锋利的短箭打飞出去。

思离人被惯性带的向后退去。

就在霸下雷霆大怒,准备出手了解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时,空中一道寒光闪现,刺得人眼无法之时。

霸下本能的抬手挡去。

“啊!”

霸下发出一声惨叫!

霸王刀是何大山成名的神器,自身就带着无比的威力,更是天降九天玄冰的魂魄制作而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霸下手臂溅出一道猩红的血液,隐隐带着一股不属于人类的腥臭之味!

将守惊讶,自己拼尽全力,所用还是神器霸王刀,竟然只是划开了皮肤,没有将他的手臂砍断,可见霸下实力一斑!

“你敢伤我!”

霸下怒喝,一股无比狂躁的气息拔地而起,衣服猛烈的抖动。

周围的气温顿时下降,几缕潮湿空气,瞬间结霜飞落。

随即,手掌一挥,直接打向将守。

在他心中,将守可不是思离人,杀了就杀了。

将守刚站稳身体,只感觉一股大力向着自己袭来,胸口猛地一闷,眼前所有物体快速倒退,向着悬崖外飞去。

将守浑身失去了知觉,在朦胧之间,只感觉身体飞射的同时,一个柔软又温热的物体,紧贴在自己身后,一股高吭的琴曲突然响起,他很像听听曲子的旋律,但眼前一黑,便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