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55章 禽滑傲

不仅调戏女神,更作势要抱自己的女神!

“来吧…”思离人媚眼如丝的说道。

两个字,如同勾人心魄的玄音。

禽滑傲直接扑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皆是膛目结舌…

就算姓禽也不用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禽兽之事吧?

“铛!”

思离人看着扑来的禽滑傲,小拇指勾住一根琴弦,对着禽滑傲弹了出去。

禽滑傲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身体猛地一顿,手中闪出一道绿光,随即另一只手快速结出一个手印。

“咣!”

一个墨绿色的大钟,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这一道风刃。

“小姐姐,你这是作什么?”禽滑傲竟然装作无知,被伤害了一般说道。

“嘿嘿,当然是为小弟弟宽衣了。”

思离人说完,十指打动,一瞬间,无数的风刃对着禽滑傲飞射过去。

禽滑傲表情继续装作无知,但手上可没闲着,立刻结出手印,身前再次出现一道闪着绿光的透明墙体。

“噗噗噗…”

数十道风刃被挡在绿墙之上,随即消失。

思离人见普通风刃无法压制禽滑傲,随即右手猛拉琴弦,快速射出一道紫色玄音。

禽滑傲二话不说,手腕一翻,一个巴掌大的金色小钟,出现在掌心当中,随即口中喝道:“起!”

金色小钟蹿天而起。

飞到擂台上空后停下,体型徒然增大,竟然变成如寺庙铜钟般大小的洪钟。

禽滑傲左手指着洪钟,似乎在控制这它。

右手向着另一边缓缓展开,达到一定距离时,有快速向着洪钟挥去,好像在指挥一根撞针,冲撞金钟。

“咣!”

洪钟震彻,地震山摇,一声气势磅礴的钟声,向着思离人快速涌去。

当洪钟的音波与玄音相撞,两股力量竟然互相抵消,相触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思离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很快恢复正常,双手同时拉向古琴最粗的琴弦,如同长弓拉弦一般。

禽滑傲脸色不变,刚才他已经知道思离人的身前,虽然此刻她要放大招,但也在心中有了准备。

随即指着洪钟的左手,突然蓄力,金色洪钟竟然再次变大,竟然像是一座小山一般。

右手再次伸展,猛地向洪钟挥去。

“咣!”

洪钟雷鸣,四处荡漾。

以洪钟为中心,人们竟然可以看到一层浑厚的透明质音波,快速的向四周荡去。

而思离人,也猛地松开双手,粗长乌黑的琴弦,瞬间射出。

一道无比璀璨的紫光,像是从天穹射下的流陨,卷起地面的尘土,擦出空气的火焰,冲向金色洪钟。

“轰!”

“咣!”

轰声和钟鸣,顿时响起。

如同核弹在空中引爆,溅起磅礴音浪。

范围极广的音浪向着四方八面扩散,波及观战人群。

“啊!我听不见了!”

“噗…”

“我头脑发懵…”

………

霎时间,人群慌乱。

观战人群的耳朵被这股巨大的响声所震,皆是头脑发晕,胸闷不止,修为稍微浅一些的,直接被震得吐出一口血。

人群众有人惊讶得说道:“这真是青年比武吗?”

“太震撼了,就是各门派长老比武,也不过如此!”

“这一代发生了什么,好像世家和门派,每一个翘楚都如同当世奇才!”

………

将守听着人们的惊呼,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一代的青年人,都非常的强撼,比过往几届都要强出数倍!

难道…

这一代的世家和门派,都把所有资源都给了他们?

要知道六大世家,五大门派,包括五大异门,都是数千年传承下的门派,每个门派底蕴身后,积攒的资源不可谓浩大,但为什么都给了这一代人?

修炼之人,不靠外部的助力,修为进度将会非常缓慢,但有了天材地宝,灵丹妙药的辅助,则会有极大的不同。

只是近代世间灵气稀少,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更如同稀世珍宝,导致很多修炼之人,哪怕是进入了大的门派和世家,也难以有修炼辅助。

但这一代青年,不到三十岁,就有数名达到玄皇境界的人,这在过去根本无法想像,甚至门派和世家长老有些刚踏入玄皇境界。

一种莫名的感觉,出现在将守的心头。

这种感觉说不清是喜悦?神秘?还是恐惧?十分的复杂。

擂台之上。

思离人和禽滑傲,一东一西的摔倒在擂台两边,脸色均是惨白,额头虚汗直冒。

思离人从心里没想到,墨门这一代竟然有如此强者,堪比神圣体制的幻羽。

而禽滑傲也重新评估思离人,竟然比想象中的要强悍上许多,原本以为她用计击败幻羽,是因为实力不济,没想到保留实力,藏而不露,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擂台之上一时之间,秋色平分,难较高下。

许就…

二人缓缓从擂台之上站起。

禽滑傲没有了刚才的轻浮,而思离人也变得眼神慎重,二人对峙起来。

“你我之间一定要以命相搏吗?”禽滑傲道。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九龙图,你真的必须要得到吗?”思离人说道。

此时二人开诚布公,再无任何隐瞒。

其实这次青年比武,大家都是为了九龙图,才如此尽里,不留一丝余地。

禽滑傲仰天长叹一声,一副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沧桑之感爬伤脸庞,幽幽的道:“都说既生瑜何生亮,你我今日必须有一人倒在这个擂台之上。”

没想到禽滑傲竟然有如此心境,把自己比作周瑜,思离人比作诸葛亮。

禽滑傲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比幻羽和思离人都要小一些。

思离人笑着摇了摇头,道:“还是称呼你一声小弟弟,你把这个世界看的太简单了。”

说完,脚尖一弹,原本跌落在地的古琴瞬间翻滚到身前,双手伏在琴弦之上,开始弹奏起来。

曲调时而低沉,转而渐渐高攀,突然一个急升,如同步入高潮。

思离人胸前渐渐闪起一朵紫色光芒,随着琴声不断弹出,紫色光芒逐渐遍布全身。

渐渐的,思离人如同一朵绽放而又娇艳的紫色花朵,十分动人。

不少观战的人,甚至直接被眼前的紫色身影所迷醉。

那种紫色不同于普通的紫色,是一种妖艳而又神秘的紫色,让人垂涎,让人渴望,让人徒增无数欲望。

禽滑傲看着跌落在地,重新便会掌心大小的金钟,叹息一声,伸出手掌。

金钟自动飞回掌中,紧接着手腕一翻,金钟消失不见。

随后禽滑傲仰天看去,再次伸出右手,一个如同玉玺般大小,足可遮挡整个手掌,全身翠绿的大印,出现在掌中。

当绿色大印出现瞬间,观战人群均是惊呼!

“哇!这是禁锢之印!”

“禁锢之印,传说是天降神器,任何人都难以逃脱禁锢之印的镇压!”

“真没想到,这个禽滑傲竟然会有禁锢之印!”

………

将守闻言,向着禽滑傲的绿色大印看去,果然灵气流动,巍然不凡,看来真的是神器!

全身被紫光包裹的思离人,看到翠绿大印出现的霎那,眼中竟闪过一丝恐惧!

“小姐姐,你当真要与我继续比试吗?”禽滑傲此时看向思离人,淡淡的说道。

语气之中,竟然有种必胜的自信。

“禁锢之印?虽然是仙界神器,传说连神仙都可封印,一度威名远播,声名大噪。但我却不怕它,因为神器,要配上强者,才能发挥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威能。”思离人强装镇定,说道。

“小姐姐,你是觉得我不配吗?”禽滑傲说道。

思离人微微一笑,道:“那也得比过才知道!”

话音刚落,古琴玄音大放,一首曲调悠扬的琴音,顿时响起。

只见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然闪过一道道紫色的云雾,若隐若现。

一股股冷风开始在山顶上吹拂,人们的头发,衣服,开始随风荡漾,但眼睛,却无一例外的紧盯着擂台之上,任谁也不愿意错过二人一秒钟的对决。

禽滑傲无奈的点点头,似乎很不情愿与思离人继续对战,但却有没有办法。

将禁锢之印高高抛向天空,随后大印竟然立于空中,泰然不动了。

“来吧!”禽滑傲满脸严峻,说道。

思离人手中古琴高调扬起,周围温度骤降。

本来妩媚的双目,竟然变得无比冰冷,如同地狱出来的阿修罗一般。

“轰!”一道紫色的天雷,从紫色云雾中奔涌而下,劈向禽滑傲。

禽滑傲巍然不动,以印御雷,一道翠绿色的屏障,将他笼罩起来。

紫色雷电打在绿色屏障上,竟然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剧烈的反应。

思离人额头上不禁汗液流淌,几缕黑色秀发,也黏束成条,看起来十分疲累。

手中抚琴加快,曲调逐渐高亢,一声声玄音如同索命钩魂,竟然引得天空发出雷鸣之声。

“不好!思离人要使出玄天九曲-怒了!”观战的一人喊道。

霎时间,所有人群向着外面的倒退而去。

好在紫色云朵并不庞大,紧紧超出擂台一点点,只要不在擂台周围一米的地方,就不会波及。

“啪啪啪…”

紫色的云彩中,瞬间射下无数道半米粗的紫色雷电,劈向禽滑傲。

擂台之上,风起云涌,雷雨交加,山呼海啸,雷鸣万钧。

这是刘半仙急切的喊道:“老大,咱们也快闪吧,否则有可能波及到我们。”

而李智勇,早已经被这紫色雷电吓得跑向外面,他是最害怕雷电的。

朱雀和白虎,看着雷电,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站在将守身后,等待他的指示。

将守瞥了一眼刘半仙,道:“不用害怕,那不是天雷,只是紫色的雷电而已。如果是天雷,别说是擂台了,整个山顶都会断裂。”

刘半仙顿时恍然,随即想起在天海市,后山的山顶,将守曾经遭受过一次淡蓝色的天雷,当时将整个山腰轰劈了一个大坑,周围草木破碎,山崩地裂。

当然…

那晚也是刘半仙第一次没有穿裤子,当着数百个山下围观之人,快速裸奔。

听着将守没有走的意思,朱雀和白虎对视一眼,又坐下了。

他们二人绝对算是百分百忠诚,虽然在家里有些不着调。

但在外面,绝对百分百服从将守,以他马首是瞻。

场中,紫色的雷电一个劲的倾斜在绿色屏障之上。

许久后,虽然雷电不止,却依旧无法突破屏障,伤到禽滑傲。

仿佛厌倦了被动挨打,屏障之内的禽滑傲突然仰天大吼:“啊!”

绿色屏障顿时变成一道弯曲的弧形,向着紫色云彩飞射而去。

“轰!”

绿色屏障将紫色的云朵击溃,消散在其他的云中。

“噗!”

思离人突然口吐鲜血,猩红的血液溅在古琴之上,显得十分诡异。

她的脸色更加惨白,如同失血过多,眼神也逐渐失去精光,仿佛十分疲惫。

但禽滑傲似乎不愿意就此罢手,完全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只听一声轻喝:“禁!”

禽滑傲手中又结出了一个手印,快速指向思离人。

“噗!”

思离人又是一口鲜血。

她的紫色面纱已经完全被鲜血打湿,猩红一片。

虚弱神情,惹人怜惜。

但思离人却不打算就此结束,双手再次伏在古琴之上,眼中一凝,竟然再次弹起玄音。

只是…

一分钟过去,古琴之中,只响起了琴音,却没有玄音的威力。

思离人猛然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禽滑傲,难道他封住了自己的本元真气?

但体内真气依旧在流动,游走在身体的各个部位,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来不及多想,思离人知道已经无法用古琴弹奏玄音。

白皙玉手,猛然深入腰间,掏出了一根长长的玉笛。

玉笛在手,思离人冷笑一下,轻轻放在嘴边。

“呼…”

笛声骤起,音波荡漾。

观战人群只感觉一阵的眩晕。

而禽滑傲竟然眉头皱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思离人。

十几秒过去,禽滑傲如同木头人一般,竟然纹丝不动,只是脸色不断的变白,嘴角微微颤动。

观战之人皆感奇怪,这是什么情况?

又过了许就,禽滑傲依旧纹丝不动,站在原地,仿佛被定格一般。

只是脸上更加苍白,眼神渐渐蒙上颓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