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54章 墨门世家

脑海中如同流入一股清凉的溪水,将燥热心绪,烦乱思绪,统统清洗了出去。

如梦初醒的将守,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环顾四周,发现众人皆是面露悲伤,眼中含泪。

刚才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人和事物都不一样了。

另外,脑海中怎么会响起洪钟之声?

要是没有这晴天霹雳的钟声,自己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不可自拔。

这时,将守感受到两道目光。

抬头望去,正是思离人和笑而不语的齐龙。

思离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匆匆看了一眼自己,便继续专心弹着琴,吟唱着诗词。

而齐龙双眼深邃,看向这边,含笑点头,仿佛对自己突破环境而赞赏。

将守面无表情,心中却有些奇怪。

齐龙并没有被迷惑,但他为什么不去唤醒其他人呢?甚至连他的孙女齐修雪,都没有出手制止,仿佛就任由他们迷失自我。

看来刘半仙所言非虚,他们齐氏家族,从不参与任何修炼界的事情,只身事外。

但也并非没有道理,思离人用琴声,话语迷惑众人,但却是与幻羽对战所致,并没有危害到任何人,破坏任何的事情。

比武,当然要倾尽全力,而众人的现状,只能算是…充其量也就是个误伤吧。

“铛…”

一声清脆的响声,突兀而起!

声音不大,却如同一把利锤,将梦寐击碎。

众人惊醒,左右环顾,表情愕然,渐渐回想起刚才听着琴音,竟不自觉地进入一种幻境之中。

将守向着脆响来源看去,竟是幻羽手中的长剑!

看来刚才如痴如醉间,竟然将手中武器脱落。

但这柄长剑能发出如此清明响动,必定也是柄神器,只是不知道它叫什么。

幻羽此刻也清醒过来,随之面露惭愧。

刚才他进入环境后,竟然痴醉的看着紫纱遮面的思离人,明显是动了凡心。

“羽儿,这个丫头心思稠密,怀揣叵测,你快块出招,结束这场比试,不要辜负门主和幻月派众弟子的期望!”

逐月长老刚才不慎,也被迷惑。清醒之后,心惊思离人迷惑人心的能力,于是催促幻羽速战速决,不可耽误,否则迟则生变,胜负就很难说了。

幻羽仍然立于空中,再次复杂,纠结的看了一眼风轻云淡的思离人。

右手凭空一抓,脱落地上的长剑便飞回手中。

将长剑立于身前,道:“咱们出招吧?”这话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自然。

思离人微微一笑,美目瞥了一眼幻羽,便继续若无其事的弹着琴,仿佛那句话并不是对她说的一般。

幻羽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随即全身白光乍现,如同烈日爆裂,天降神威,身体渐渐横着飘起,与剑合一。

这架势,便是要孤注一掷,向着思离人刺去。

思离人漂浮空中,微风拂动,吹得衣裙飘舞,脸上几缕乌黑发丝被清风荡起,冉冉生出一股轻柔动人之美。

幻羽身体与剑形成一字型,仰头看着思离人,但她只是低着头,淡定的弹着琴,不时轻笑一声,仿佛沉浸在美妙的琴声中,完全没有继续比试的意思。

这…

幻羽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继续出招,还是等待。

但体内的本元真气已经快速涌动,浑厚又磅礴。

就等着一个出口,宣泄而出,但却硬生生的戛然而止了。

“幻羽,她在用计!不要管她,直接出招!”逐月长老看出幻羽踌躇,焦急的大喊。

作为过来人,她知道幻羽的命门,已经被思离人抓住了。

幻羽全身被白光附着,众人只能看到白光璀璨,却看不清他的面容。

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正天人交战,额头都冒出了汗水。

逐月长老在台下不停的催促,但幻羽就是停滞不前,并且由于体内真气挤压,无处宣泄,横浮的身体竟然微微抖动,就像拳击手,蓄力半天竟然出不了拳一般。

“想想你的父亲!为你付出了多少?培养你,几乎耗尽了门派千年的积累!”逐月再次厉声喊道。

幻羽看了看地面上的逐月长老,又看了看思离人,一咬牙,皱起眉头,“唰”一声,射向了前方。

快速飞射的身体,如同一支惊天神箭,搅动周围的空气如海浪翻滚,云海翻腾,身后更是带出了一道白色流光。

台下观战人群,只感觉幻羽此时化作了一颗天外陨石,向着思离人射去。

寒气凛冽的长剑,在白光照射下,无比璀璨,折射出无数银光。

一时间,整个昆仑山顶,剑气漫天,寒气逼人!

擂台上方空气涌动,气息磅礴,观战众人只感觉被重物压迫,喘不上气,纷纷震惊道:“这就是神圣体制的威力?太可怕了!”

“幻羽绝对是这一代人的翘楚,这么年轻,就有这般威能,如果再过十年,必然会独步江湖!”

“这力量绝对超过了玄皇阶段!有入神的威力了!”

………

而幻羽本人,看着越来越近的紫色身影,依旧是风姿矍铄,曼妙绝伦,轻抚琴弦,当真如同仙女下凡,美不胜收!

心中竟然没由来的颤抖起来。

台下众人看着二人如此,皆是惊叹:

“哇!思离人难道认输了?”

“思离人要陨落了。”

“可惜了,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

人群都以为思离人已经认输,此刻这般,便是不做无谓抵抗。

任谁都能看出,幻羽这一剑,威势磅礴,气势汹涌,无人可敌,无人能接!

无论什么人挡在前方,都会被长剑刺穿!

当冰冷的剑尖已经不足妙人十米距离时,幻羽双目猛然圆睁!

都到此刻了,思离人竟然依旧淡定随意,甚至不躲不闪,似乎任由他将冰冷的剑身插入她的娇躯。

下一秒,他仿佛能看到思离人血洒当场的景象!

“不!”幻羽突然大喝一声!他绝不能做出伤害眼前佳人的事情。

飞射的身影竟然猛地收势,停在了思离人身前五米处。

“噗…”

幻羽吐出一口鲜血。

体内磅礴汹涌的本元真气,原本要蓄力而发。

但刚刚要开启的闸门,转瞬又关上,如同江水戛止,海浪回潮。

体内汹涌的真气猛地回流,反噬了他的经脉…

“羽儿!”逐月长老擂边惊呼!

然而就在幻羽停顿的刹那,思离人终于动了。

“啪!”

一掌挥出,直击胸部。

“轰!”

幻羽如同坠物,重重的摔在擂台之上!

霎那间…

幻羽样貌恢复了原样,黑头发,黑眉毛,只是脸色煞白,双目无神,明显受了很重的内伤!

“玄音妖人,拿命来!”逐月长老看到幻羽跌落,心生狂怒,厉声骂道!

只见她面目狞狰,双目吐火,双脚用力,快速跃向思离人,挥掌便打。

逐月长老虽然年迈,却修炼多年,看似年过半百,实则已经一百五十多岁,所以功力深厚,法力高潮!

思离人美目射出寒光,眉头微皱,双手同时拉起古琴之中最粗长的琴弦,便要反击。

“逐月!”

“啪!”

逐月老妇矮胖的身体快速下落,重新站在擂台边上,愤怒的看去。

只见慕容天悬浮在思离人身前,刚才正是他与逐月老妇对掌,将她打下。

“逐月长老,您这是要做什么?”慕容天说话虽然谦卑,但神情傲慢,双手后背,虽然与逐月长老说话,但眼睛却不看她,转到一旁,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之态。

“慕容局长,这个妖女刚才用歹毒计谋,害我家羽儿。又趁其不备,无耻偷袭,大家都有目共睹!羽儿是我幻月派的希望,我不杀她,难解我心头之恨!只盼你念在慕容世家与幻月派百年交好的份上,不要插手此事,让我了结妖女,也避免日后遗祸修炼界!”

逐月长老虽然年纪和辈分很大,但慕容天毕竟是隐士联盟总局的副局长,仅在何大山之下,管理和调度着整个修炼界,所以她不敢硬来,只能话风婉转,以家族旧情,为祸修炼界的帽子,试图说服慕容天。

慕容天听着逐月长老语气尊敬,绷着的脸渐渐松弛了下来,道:“逐月长老,虽然你是前辈,但你也叫我慕容局长。既然我代表着隐士联盟,我就不能不按规矩办事,还请你理解。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再多的我也就不说了,如果需要,晚辈可以将青年比武守则诵于逐月前辈!”

“慕容局长,我…”

“否则,我身为隐士联盟总局副局长,将对违规之人,惩戒不怠,我想就算何局长今天在这里,也会赞同我的做法,毕竟是为了修炼界的公正!”

逐月长老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容天无情的打断,虽然话中带着威胁,却没有任何毛病。

此时若有偏袒,他未来将无法服众,更何谈接何大山的位置。

“你!”

逐月被慕容天噎得的说不出话来,毕竟道理不在她那一边。

她看向擂台上呻吟的幻羽,眼中蒙起一层雾气,随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空中的思离人和慕容天,不再说话,默默的扶起幻羽,向着场外走去。

只是幻羽步伐踉跄,还不忘回望一眼空中紫衣飘动的思离人。

眼神更是有说不出的复杂。

“慕容局长,谢谢你!”

思离人目光流动,妩媚妖娆。

慕容天背对思离人,大声说道:“不必客气,职责所在!既然你来参加修炼界大会,我就会按照规矩维护大家的安全。”

说完就快速落在擂台上,向着嘉宾席走去。

刚才他说话大声,也是为了让在场的其他人听到,让他们明白,自己并不是偏袒思离人,而是规矩所致。

将守看着慕容天的表现,心下微微点头。

慕容天除了有些贪图权力外,还是个公平,公正,尽忠职守的人。

慕容飞雪走上擂台,宣布思离人获胜,十分钟的倒计时,再次开始。

“太意外了!没想到这届魁首竟然是玄音派的思离人!”

“但思离人胜得不光彩,竟然利用幻羽对她的倾慕之心…”

“都说漂亮的女人很危险,这话没错。”

………

观战人群愤慨的说道。

但也有几个眼冒淫光的男人,说道:“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如果能博得美人一笑,我甘愿将魁首让予她!”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思离人!”

“思离人又没让幻羽爱上她,人家就算是用计谋赢了,那也说明是本事!你也美貌诱惑对手看看?”

………

慕容飞雪瞥了那几人一眼。

将守无奈的摇了摇头,心知她绝对在心中怒骂,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但无论怎么说,美丽的女人,都是世界上稀缺而又珍贵的资源。

美女与将军,是齐名的。

当倒计时的钟表已经剩下最后一分钟时,观战人群的外围,已经有人向着拍卖场走去。

看来大家都对思离人获得魁首再无任何悬念。

“我来试试!”嘉宾席响起一个男声。

听到这个声音,将守微微一笑。

只见嘉宾席第二排站起一名青衣男子,样貌普通,身材适中,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嗯?墨门世家?”刘半仙说道。

“你了解?说来听听。”将守道。

“墨门世家也是个千年的大家族,并且与其他隐士修炼家族不同,反而与齐氏家族有些相似,他们祖上历代为官,属于道家一派,并且创出一套墨门兵法。墨门兵法是与孙子兵法起名的兵家盛典,专门讲述防守,尤其是守城术,堪称一绝!”刘半仙说道。

将守眉头一挑?专门的防守?不是说最强的防守就是攻击吗?心下不禁有些好奇。

思离人美目转动,轻轻落在擂台上,对着青衣男子微微笑了笑。

青衣男子不为所动,对着嘉宾席道:“墨门世家,禽滑傲!”

“啥?”

观战众人一愣,禽滑傲?还有姓禽的?

将守也是微微皱眉。

“老大,禽滑并非是禽,禽滑其实是一个姓氏,宋朝时期,就有不少姓禽滑的人,只不过近代非常少见了。”刘半仙道。

原本离去的人群,又跑了回来,皆是一脸好奇看着台上的青衣男子。

刚才幻羽与思离人战斗,他没看到?

他难道自认为比神圣体质的幻羽还厉害?

是无知还是不怕死?

但听到对方自报家门是墨门世家,六大家族之一,而墨门又以谨慎,养晦为原则,从不轻易出头或是招惹是非,想也绝不是疯子之流,难道他真的比幻羽还要厉害?

人群发出了一些骚动,眼睛紧盯着擂台之上,更是对新上场的墨门青衣男子有了期待,希望他能超过幻羽让这场比试更加精彩!

“你多大了?小弟弟?”思离人竟然调戏般的问道。

台下众人皆是神情怪异,这届比武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哈哈哈…小姐姐,您费心了,男人的年龄也是个秘密,等哪天咱两私下见面时,我再悄悄告诉你,如何?”禽滑傲满不在乎,大大咧咧的说道。

观战人群竟然有种想要栽倒的感觉,严肃的比武,二人竟然打情骂俏起来!

“呵呵呵…”思离人笑声如同风中铃铛。

“你可真可爱!大姐姐真想抱抱你…”思离人竟然对着禽滑傲美目传情。

“好呀,这个要求可以答应,是现在还是找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禽滑傲竟然真的张开双臂,要与思离人拥抱。

台下的雄性动物,恨不得冲上台,给他一顿拳脚。

不仅调戏女神,更作势要抱自己的女神!

“来吧…”思离人媚眼如丝的说道。

两个字,如同勾人心魄的玄音。

禽滑傲直接扑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皆是膛目结舌…

就算姓禽也不用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禽兽之事吧?

“铛!”

思离人看着扑来的禽滑傲,小拇指勾住一根琴弦,对着禽滑傲弹了出去。

禽滑傲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身体猛地一顿,手中闪出一道绿光,随即另一只手快速结出一个手印。

“咣!”

一个墨绿色的大钟,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这一道风刃。

“小姐姐,你这是作什么?”禽滑傲竟然装作无知,被伤害了一般说道。

“嘿嘿,当然是为小弟弟宽衣了。”

思离人说完,十指打动,一瞬间,无数的风刃对着禽滑傲飞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