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53章 用计

紫色纱衣一跃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缓缓落在擂台之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纤细柔美的身姿,再配合上紫色纱衣,随风飘舞,思离人如同仙女下凡,美不胜收。

并且由于纱巾遮面,竟然还带着些许神秘之感,让人充满了对面纱背后容颜的想像。

冲天翻滚的黑色古琴,竟然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准确无误的落在紫衣身影前方,被伸出的莲藕手臂稳稳接住。

思离人露在外面的眼睛,渐渐拉长,说明她在笑,只是不知是礼貌的微笑还是不屑的嘲笑。

妙人转身看向嘉宾席,如同前几位一般,鞠躬轻道:“玄音派,思离人。”

清脆的嗓音仿佛来自天际,让人心生向往,眼睛更是不自觉的有了丝迷离。

“咳咳咳…”

三声咳嗽的声音,如同琴曲的破音,让周围差点迷失的人,瞬间清醒。

将守心中暗骂自己意志不坚定,转头看向咳声来源,竟是齐龙。

只见他面色如常,仿佛刚才那三声咳嗽,真的嗓子不舒服。

傲视明道用力的晃了晃脑袋,看得出来,也是如梦初醒。

将守心下明了,玄音派可以用外表,声音,迷惑人的心神,让你在不知不觉间陷入其中。

只有心志坚定,意志顽强,才可撼然不动,不受迷惑。

想到这里,将守有些惭愧的看了一眼齐龙。

估计他驰骋沙场,横刀立马,走过无数白骨铺成的地面,这才能练就一身巍然不动的意志力。

比起齐龙,将守心中惭愧。

但这也不能冤将守,毕竟在夏朝时期,梁瑾待他如同笼中金鸟,口中玉珠,从不让凡间红尘,世间诱惑接近于他。

很多美丽的女人和高官,都想私下接触他,却也被他内向淡漠的性格,隔绝在外。

到了这个世代,隔离的墙壁逐渐消失。

柳寒冰,刘半仙等生活的照料,心灵的启迪,让他黯淡的心灵重新得到阳光的滋养,绽放出新生的花朵。

当与外界接触逐渐增多,碰到了许多诱惑,他那没有免疫力的心灵,不自觉受着红尘的干扰。

擂台之上,幻羽双瞳中没有了轻松和随意,渐渐变的谨慎,他看得出,眼前蒙着面纱的女人,与他修为所差无几,甚至可以说旗鼓相当。

“开始吗?”幻羽道。

“呵呵,随你。”思离人左手撑着古琴,右手轻轻抚摸着琴弦。

幻羽手中并无武器,垂落身体两侧的手,渐渐附着起一层白光,如同被白色的火焰所包裹。

思离人眉目瞥了一眼身前,轻轻一笑。

就算只能看到美目,也让人有种一花开,百花杀的惊艳之感。

思离人右手轻抚琴弦,突然,手指猛地弹出一声音节。

一道半圆形紫色风刃,卷起沙土,瞬间射去。

幻羽双目一愣,不是随我吗?怎么就突然出招了?

赶忙双手变掌,猛然向着身前聚拢,两手相距一寸,中间渐渐出现一个黄色,如同圆月的球体。

看着射来的紫色风刃,快速推出。

“轰…”

一声巨响,气浪翻滚。

两股力量在空中相撞,同时化为了尘埃。

思离人眉目一凛,纤细的手指再次弹动。

“唰唰唰。”

三道紫色风刃凭空而射。

幻羽双掌中再次聚拢,这次双手的间距要更大一些,中间黄色球体也比之前大数圈,用力一推,圆形球体竟然化成三个小黄球,迎着三道紫色风刃飞去。

“咣咣咣…”

三声巨响!

三道风刃与三个圆球再次相撞。

此时思离人和幻羽都很保守,双方都在试探对方深浅和修为高低。

当余波散去,幻羽决定不再被动接招,改为主动出手。

只见他全身白光乍现,如同白色太阳上身,璀璨夺目,刺眼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擂台之上,更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半月形月亮,虽然不那么耀眼,却让人感觉非常怪异。

大白天出月亮?

“是神技!星月之辰!幻月派最强的法术!”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

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看着擂台上的变化。

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大世家门派的神技。

毕竟这些神技都是面对强敌,或者秒杀对方才会展出的。

思离人充满笑意的双目开始变得凝重,两条莲藕手臂,猛地向两侧伸展。

原本被左手拖住的古琴,竟然在没有任何外力支撑下,凭空悬浮,很是诡异。

“这次可有的看了!幻月派的星月之辰和玄音派的九天玄曲,都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绝世神技!上次见,还是在三十年前!”傲云明道赞道。

将守微微侧头,心中疑惑,既然是神技,必然是在关键的时候施展,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让两个掌门展现了神技?

思离人此刻双手抚琴,古琴悬浮而卧。

看来二人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幻羽身上璀璨的白光微微淡化,人们渐渐可以看清他的面目。

只见他双眉,头发都变得淡黄,脸上一股神圣气息,如同天神临世!

“神圣体质!”这次轮到欧阳晴惊呼了!

“嗯,果然是真的!没想到幻月派竟然拥有一个神圣体质的人。”傲云明道叹道。

神圣体质?将守之前忘记问刘半仙了,不知道这神圣体质有什么不同。

“先吃我一个繁星之击!”

幻羽在身前结了一个手印,随后右手对着天空,竖起食指,划了一道半圆,指向前方。

头顶月亮,瞬间射出一个巴掌大,带着五个角的淡黄色光点,如同夜空中的流星。

思离人左手按下一根琴弦,右手用力一弹。

一道紫色箭矢向着淡黄色光点飞去。

“轰…”

两股力量天空炸响。

幻羽双眼眯起,两只大手突然向天高举,然后对着思离人就用力推出。

只见数十个黄色光点,从月亮上奔涌射下,如同密集的流星雨。

思离人身体快速向后撤了一步,身前的古琴也随之后退,似乎要离开月亮笼罩的范围。

随后左右手相互配合,古琴之音冲天而起,带着无数紫色箭矢飞射上空。

双方如同导弹与防空火炮相互轰射。

台下众人面露震惊,心跳不已,这等壮观的轰杀场面,百年难得一见,简直比现在的导弹都骇人!

将守不经意的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众人神色不同,散座的人面露惊色,震撼于擂台上二人的威势。

而嘉宾席的大门派和世家,则是面露凝重,神情忧虑不已。

看来他们都在为本门的未来而担忧。

毕竟与其他门派相差太远,未来必然会受到打压。

只是将守发现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男子,却是面色轻松,如同在看大戏一般。

“月华之光!”幻羽突然大喝一声!

擂台之上的月亮突然黄光大盛,竟然在白天,将地面和人身上照出一片黄色!

众人面露惊色,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的半圆形月亮,都快比太阳亮了。

当月亮光芒极盛时,幻羽突然高高跃起,身体立于空中,对着思离人快速的推出数掌。

思离人双腿微曲,脚尖用力,竟然也飞向空中,身前古琴也随之跃起。

一人一琴,如同被某种力量关联,形影相随。

“九天玄曲-思!”思离人同样一声轻喝。

几声悠扬的音符瞬间弹出。

傲云明道“唰”的站起身,面色有些慌张的大喊道:“各派长老快将擂台围住,快啊!”

他身旁的齐龙,欧阳晴,前面的司徒豹和逐月,还有几个世家门派长老,同时向擂台四周快步走去。

众人听到喊声,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了,纷纷四处张望。

这时,六大世家和五大门派长老,已经将擂台团团围住,所有人手臂横张,身前渐渐形成一面透明的墙体,将整个擂台包裹其中。

众人恍然,他们担心幻羽和思离人法力杀伤范围太大,避免伤及无辜。

“老大,看来幻羽的星月之辰和思离人的九天玄曲,都是大范围攻击。”刘半仙道。

将守点点头,表示赞同,眼睛依旧全神贯注看着擂台上方激战的二人。

幻羽立于空中,如同神明下凡,双手变刀,不停的催动黄色月亮。

光芒大盛的半月,射出无数分身,如同一把把弯刀,向着思离人旋转着射去。

思离人手指用力,猛然向后拉开一根琴弦,如同拉弓一般。

琴弦发出痛苦的嘶鸣之音。

当黄色弯刀逐渐靠近,思离人纤细手指瞬间一松。

“铛…”

一声浑厚十足,气势磅礴的琴音,顿时响起!

一道横向有数十米长的音波,如同千军万马,山呼海啸,摧枯拉朽,向无数黄色弯刀扫去。

“呼!”

擂台虽然已经被各门派世家长老用气墙围住,但众人依旧能透过气墙,看到里面科幻般的激烈打斗,甚至能感受到里面的强大威能。

“铛铛铛…”

气墙不断被余波冲撞,发出细响,四周长老额头之上,也有些许汗珠渗出。

众人皆是大汗,如果没有傲云明道长老及时组织大家维起气墙,离擂台最近的人群早被余波掀飞出去。

浑厚的音波与黄色弯刀依旧相互冲撞。

但音波明显技高一筹,竟然将无数黄色弯刀撞的粉碎,横扫千军一般。

幻羽心中大急,快速催动体内本元真气,身上白光再次大绽,黄色弯刀,不停射向音波。

好在音波随着距离拉长和斩碎弯刀的数量增多而变得稀薄,力量渐渐弱化。

幻羽看到音波已现颓势,心下也渐渐放松起来。

但思离人竟然不屑的笑了一下,右手再次扣住一根琴弦,向后拉去。

“还来!”幻羽惊呼。

思离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铛…”

又一声琴音响起…

一道比之前更加浑厚的音波顿时从古琴中荡出,向着前方快速射去。

原本被黄色弯刀不断攻击而显颓势的音波,顿时被第二道音波所代替。

横扫前方无数弯刀…

黄色的弯刀如同溃败的逃兵,斩灭于空气之中。

“星陨之力!”幻羽看着音波离自己越来越近,口中顿时暴喝!

擂台之上的月亮,如同太空跌落的陨石,快速砸向音波。

“咣…”

一股巨大气流,立刻在空中爆出,向四周扩散。

“轰轰轰…”

“啊!”

气浪击碎气墙的轰隆声,伴随着功力几位长老惨叫。

二人的大战终于停歇了半刻。

当众人从余波中渐渐苏醒

幻羽和思离人依旧立于空中,相互对峙。

只是前者眼神出现了一丝仰慕,而后者更多的是必胜的决心。

“你很厉害,我从未见过这般年轻的女子,拥有如此修为!”幻羽敬佩道。

“幻师兄过誉了,九龙图我们玄音派势在必得,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让予师妹呢?”思离人笑道。

说话声音无比妩媚,让人不自觉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妙曼女人的画面。

幻羽顿时面红耳赤,面色尴尬,心里像是被小猫抓了一般,眼睛不自觉的看向逐月长老。

“羽儿,稳住心神,想想掌门出门前说的话!”逐月老妇喊道。

幻羽缓缓低下头,当再抬头时,面露坚毅,看来幻月派对九龙图也是势在必得。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幻羽说道。

“呵呵呵…”思离人竟然掩面轻笑,“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还要看老妇人脸色,亏你还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幻羽再次面露尴尬,眼珠慌乱的转动,只是看向逐月的神情,不禁有一丝愤怒。

逐月长老面色微变,没想到玄音派这个小丫头,心思如此歹毒,竟然利用幻羽心思单纯,出言挑拨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

还没等她说话,思离人继续道:“既然你愿意做个乖宝宝,那咱们就手下过真章吧!”

说完双手再次轻抚古琴,准备出招。

幻羽面色依旧阴晴不定,时而看看思离人,眼中有了一丝爱慕,又瞥了瞥下方的逐月长老。

其实他压根就对九龙图不是很感兴趣,如果不是他父亲,幻月派的掌门,他这次只想走上一遭,看看门外的世界。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门派,告别了从早到晚的苦修生活。

幻羽面露纠结,伸出手,腕部一翻,一柄雪白的长剑出现在掌中。

与昆仑剑有几分相似,只是周边的装饰花纹,是银色的。

众人哗然!

幻羽竟然用武器,众人之前见他两手空空,只当他不用武器。

现在白色长剑呈现,说明刚才他并没有运用全力!

思离人看着幻羽手中长剑,双眸再次变得凝重,大大的眼睛一个劲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唰!”

幻羽手中长剑出鞘,一道寒光顿时向四周射去,让人不敢直视!

“来吧!”幻羽说道。

思离人微微一笑,却不应声。

十指轻弹琴弦,一曲悲伤的旋律,在空中荡漾起来。

古琴之音,仿佛拥有魔力一般,闻听之人皆是神色黯然,如同想到了自己伤心的过往,更有甚者,竟然留下了眼泪。

将守甚至都在回想曾经的夏朝往事…

“花开花落几十载,少女心事无人津。

只盼将军凯旋归,窗外遥望心相安。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只恨不能同日生,但愿日日与君好…”

随着悲伤的旋律,思离人轻柔的声音。

一首诗,一句词,如同在悲伤的曲调中,加入了一杯烈酒,让人醉入其中,难以自拔!

“咣…”

将守脑海中响起一声洪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