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51章 青年比武2

张海清面对气势磅礴的巨剑,面色依旧平静如水,仿佛前方并不是巨剑,而是一个普通的铁器。

随即他手指快速结出六道法印,护在身前的铁轮立刻绽放出一道蓝色光晕,如同一道蔚蓝的屏障。

看到台上二人如此情景,傲云明道突然惊呼一声:“这…竟…竟是上古神技,大明王盾!”

说话的语气都带有一丝磕巴。

将守前排的世家和门派长老,也纷纷表情惊讶。

之前张海清一直用剑,所以大家没有看出有什么门道,如今蓝光乍现,才看出这乃是失传已久的上古防御神技,“大明王盾”,据说大成境界,可以阻挡天下间任何的攻击,甚至是天雷!

李秋风眯缝起眼睛,紧盯着蓝色盾墙,不再犹豫,右手用力指向张海清,口中大喝一声:“攻!”

头顶上的巨剑,如同一艘大船,带着呼啸的声音,向着蓝色盾墙快速飞去。

周围的人,甚至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气流,在空气中荡起。

看来李秋风已经红了眼,不及伤亡的出招。

“轰…”

巨剑与蓝色盾墙相撞,一声巨响,爆炸的余波顿时掀起了地面的灰尘。

擂台外的众人,抬起手臂,遮挡着尘土。

良久…

当尘土渐渐消散,周围再次恢复到平静,人群爆发出一声惊呼!

只见之前被众人看好的李秋风,此刻跪在地上,表情呆滞,双眼空洞,仿佛丢了魂魄一般。

他的嘴角和鼻子,都在向外流着鲜红的血液。

而张海清,依旧淡然的立于擂台之上,如同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身前的铁盾,也变回了长剑,被他提在手中。

这样的结局,在双方比斗之初,任谁也没有想到。

慕容飞雪这时快步走上擂台中央,身后还跟着两个一局的人。

只听她大喊道:“这一局比武,灵虚门,张海清胜!”

周围千名观众,一同爆发出欢呼,为胜利者喝彩!

在某种程度上,张海清的胜利,也让不少的小门派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不再受大门派和世家压迫,还有未来崛起的希望。

张海清对着四面观众,皆是鞠了一躬,表达感谢。

而李秋风如同烂泥一般,被那两个一局的人搀扶下了擂台,送山下医治。

“这个张海清不简单,以后是个人物。”将守喃喃自语道。

这不过这话的语气却不是欣赏,倒是有点像夸赞奸雄,枭雄。

傲云明道和欧阳晴有些听不明白,张海清明明表现很出色,但二人也没有问出口。

一个大脑袋突然伸到将守和刘半仙中间,开口的问道:“老大,你为何如此评价?”

刘半仙扭头一看,是白虎,刚才就他看的最带劲,笑道:“对敌之时稳如泰山,胜利之后又不骄不躁,这种心性,在他这个年纪,实属难得。”

傲云明道也接话:“这样的人才留在灵虚门,真是可惜了。”

将守竟然听出点发酸的味道,微微摇了摇头,心下叹一声。

只是他心中清楚的知道,张海清真正实力,远不是表现出来样子,他的内丹,要比李秋风的大很多。

按照规则,一场结束后,胜利一方可以要求休息十分钟,之后再继续战斗。

但张海清却没有要求休息,反而向慕容飞雪示意,他可以继续接受挑战。

众人皆是都些意外,白给你恢复的时间都用?但看张海清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真的不需要休息。

只有将守知道,张海清刚才根本没有费多大的力气。

“我来试试你的大明王盾!”

只见将守前排的一个身体壮硕的年轻人,留着一头中等长发,很象个摇滚歌手,从座位上站起来,避过旁人,向着擂台走去。

傲云明道嘴角微微上扬,道:“司徒世家要出手了?”

将守不太了解司徒世家,随即看向刘半仙。

“老大,司徒世家以攻击力著称,一杆银枪,耍的出神入化,强大无比,并且家传的银枪八式,更是号称地表最强攻击招时,据说大成境界可以引天雷下凡,轰击敌人。”刘半仙说道。

将守错愕一下,随即想到突破真龙纲要第二章时的天雷,以及现在自己可以掌控雷电的能力。

不知道第三章“防”完全突破后,会不会再次有天雷轰击自己。

司徒家的男子上台后,将身后背着的一个长方形木盒解下,轻轻的放在地上,打开盒盖,从里面拿出三节银色枪身,组装起来。

待三节枪身装好,又从盒子中拿出一个闪着寒光的银色枪头,插在枪头之上。

随后,一杆八尺银色长枪,瞬间呈现。

枪头为扁平的圆锥形,两侧是锋利的开刃,很像箭矢,只不过更加的锋利,让人看一眼,都心生寒意。

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任谁看这杆银枪,都会认为绝对是把神兵!

司徒家的男子将银枪立于身侧,先是转头对嘉宾席鞠了一躬,介绍道:“司徒世家,司徒少雄!”

随后再次转身看向张海清。

将守发现这名男子,样貌虽然算不上多么出众,但一双眼睛却非常有神,充满着精光。

傲云明道上身前倾,对着前排挨着司徒少雄坐的中年男子问道:“司徒豹,这个司徒少雄可得了你家银枪八式的真传?”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傲云明道,说道:“少雄可是现任司徒世家家主的儿子,你说呢?”

傲云明道立刻摆出一副我懂的表情,重新坐好,静观司徒少雄的表现。

台上的张海清,淡淡的说道:“我们开始吧?”

司徒少雄微微笑了笑,道:“可以,听你的,但你当真不用休息一下?现在想要休息,还来得及。”

他说的几句话,尽显大世家修养和风采,绝不乘人之危。

张海清微微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这次他率先出招,可能觉得眼前之人要比刚才的李秋风强上很多,于是先下手为强。

他耍了一个剑花,随即剑锋顺势一转,带着蓝色光晕,向着司徒少雄刺去。

“好会骗人的小子!这一剑,要比刚才李秋风第一招要强上一倍不止!这个张海清外表看着老实,实则隐藏实力,怪不得刚才一副淡定的样子,原来早就胸有成竹了!”这个评价是傲云明道身旁欧阳晴说的。

看来她不怎么喜欢心思狡诈,暗藏城府之人。

司徒少雄看着冲来之人,微微一笑,身侧银枪突然倒转,直接用枪尾扫向蓝色长剑。

“铛…”

一声无比清脆的声音响起。

张海清竟然被枪尾扫的倒退数步,脸色有些涨红,看来气血有些乱。

台下观众立刻发出一声惊呼!

张海清刚才那一剑,众人皆是看出,比刚才李秋风的那一剑要强上许多,但被司徒少雄如此轻松的打开,连躲闪都没有,二人修为的差距,可见一斑。

“朋友,司徒家以攻击力著称,你攻击我不占优势,不如这样,你再把刚才的大明王盾施展出来吧,咱们直接一决胜负。”司徒少雄说道。

他这话说的很客气,恃强而不凌弱,这点倒在将守几人的心中,加了不少分,以后可以成为兄弟。

司徒少雄说完,就安静的站在对面,等着张海清体内翻滚的气血平复。

张海清低头看了看发抖的手,又看了看面带和蔼笑容的司徒少雄,心中叹息,如果继续打下去,除了力竭而败,再无其他路选。

不如趁现在本元真气没有消耗多少,全力一击!

想罢,张海清手中结印,长剑再次飞到身前,展开六角,快速旋转,形成铁盾。

只是这次盾墙的蓝光,要比刚才更胜许多,如同吞噬了铁盾一般,蔚蓝而又妖艳。

台下观众再次欢呼起来!

一个是上古防御神技,另一个是号称地表最强攻击,最后谁胜谁败的结果,真让人期待!

司徒少雄看着蓝光大绽的盾墙,微微一笑,道:“我可来了哦!”

话音刚落,他双脚猛地用力一蹬,地面都被踩出了裂纹,力量可见一斑。

随后高高跃起,眼神一凛,冷酷的看着下方的蓝色盾墙。

银色长枪随着跃起的身体,拔地而起,呼啸间,竟然隐隐带着惊雷之声!

二人头顶上方的天空,突然聚起了几朵乌云。

“破!”

高高跃起的司徒少雄大吼一声,双手用力将银枪掷出!

银枪带着雷鸣之音,海啸之威,万钧之势,如同一颗银色的流星,轰然射出!

“轰…”

一声巨响。

众人竟然能听到地面碎裂的声音…

只见盾墙下方的石台,向着周围龟裂起来。

好在长度只有一米,否则整个擂台算是毁了。

随后一道身影瞬间从擂台之上,倒飞出去…

“哇!”

“竟然击飞了!”

“竟然只用了一招…就击败了张海清!”

“司徒家的人,攻击力可见一斑!”

………

台下众人膛目结舌!

落地的张海清,口吐鲜血,浑身颤抖。

在他艰难的坐起身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擂台中央的司徒少雄!

傲云明道眼中也闪过一道异色,道:“司徒少雄,不愧为司徒家住的长公子,果然不凡!刚才那杆银枪,莫不是奔雷枪吧?”

他前排的司徒豹,微微点头,但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傲气的笑容,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司徒少雄今天的表现,为司徒家增光不少。

随后,擂台之下跃跃欲试的众人,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各自都把报名帖悄悄的收入了怀中。

看来他们已经是不再奢求上台比武了,毕竟这不仅关于颜面,更关于生命。

司徒少雄落地后,右手扶枪,左手垂于身侧,胸脯挺起,一脸的傲然,当真如同战神下凡一般!

慕容飞雪走到擂台中央,对着周围观众喊道:“还有没有人对战?十分钟后如果再无人应战,本次青年比武的魁首就是司徒少雄!”

司徒少雄微微一笑,对着慕容飞雪点点头,以示敬意。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随即有人将目光看向嘉宾席的蓝袍男子幻月和紫衣女子思离人。

在比武之前,就传出他二人皆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不到三十岁就踏入玄皇阶段,此时,估计也只有他二人能与司徒少雄一战了。

但让众人有些诧异的是,思离人没有一点上台的表现,反而悠哉的拿着茶杯品着茶。

而幻羽被蓝袍遮住面容,虽然看不清表情,却也是淡定的坐在那里。

一局的人抬过来一个圆形的钟表,此时被调整为十分钟的倒计时。

随着钟表“滴答,滴答”的作响,所有观众的心也逐渐变得激动!

再过几分钟,本届的魁首,可就是司徒少雄,而九龙图四,也将成为司徒家的囊中之物了!

全场仍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扫视着全场,希望找到能与司徒少雄一决雌雄的高手出现,否则本届青年比武,就只打了两场,可谓是极度扫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仅身穿蓝袍的幻羽,紫色纱衣的思离人无动于衷,其他嘉宾席也平静异常。

时间还剩下最后十秒钟,人们已经能在司徒少雄的脸上看到胜利的笑容。

“我来!”

台下终于有人按捺不住。

只所有人都是面露惊色,因为这两个字,是一个女人说出来的。

这个女人不是玄音派的思离人,而是普通观众席,身穿苗族服饰的女人。

只见一个皮肤呈现小麦色,五官非常精致的女人,慢慢走上擂台。

“嗯!那是…那是毒疆门的人!他们怎么来了?”傲云明道疑惑道。

欧阳晴也是皱着眉头,眼睛紧盯着苗族女子。

只有齐龙笑而不语,仿佛早就知道会这样一般。

毒疆门?将守面色尴尬,又是一头黑线…这又是什么门派,自己压根就没听说过。

转头看向刘半仙,示意再解释解释。

刘半仙皱了皱眉头,道:“老大,我虽然听说过毒疆门,却也是第一次见,因为他们几个门派很少在大范围场合露面。基本都在自己的区域内活动,很少外出,估计也是因为九龙图,才不远万里参加这一届的修炼界大会吧。”

将守继续问道:“你说‘他们几个门派’,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