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150章 青年比武1(今日万更求订阅)

傲云明道脸色闪过一丝尴尬,转头看去,道:“是欧阳晴妹妹。”

“哎呀,明道哥哥你好坏!总是一个人先走,不理人家!”只见一个保养很好的中年女人,带着两个年轻的姑娘,快步向着傲云明道走来。

齐龙脸上渐渐出现一个古怪的笑容,看着二人不说话。

而中年女人欧阳晴,则很自然的挽起傲云明道胳膊,语气发嗲的说道:“明道哥,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帅!怎么那一夜之后,就见不到你了?想坏人家了。”

傲云明道面色涨红,脸色尴尬,与刚才的风轻云淡,潇洒自然的派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刘半仙在一旁,看着傲云明道和欧阳晴,“嘿嘿”笑个不停。

“额,晴妹妹,大会马上要开始了,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傲云明道说完,就低着头,拉着欧阳晴快速向会场里面走去。

齐龙则是笑着摇了摇头,对着周围几人打了个招呼,也跟着进去了。

刘半仙看着傲云明道的背影,笑道:“看来那个八卦是真的,都是风流惹的祸啊!”

李智勇对八卦,尤其是别人的隐私,非常感兴趣,立刻问道:“老家伙,什么八卦,快讲讲!”

刘半仙瞥了一眼,笑骂道:“小屁孩,你懂什么,一边玩去。”

“你敢说我小屁孩!老家伙,你等着,今天人多,等回去再修理你!”李智勇圆睁着眼睛,愤怒的说道。

刘半仙“呵呵”一乐,一副就知道今天你不敢作妖的表情。

“刘半仙,刚才那个齐龙好像是军人?”将守问道。

刘半仙点点,道:“老大,齐氏世家,世代都是军人出身,并且还都是高级将领,他们虽然也是修炼之人,却很少过问修炼界内部的事情,平日也只是看看。但如果有重大的事情发生,齐氏世家的态度,却有举足轻重的分量。”

将守点点头,不自觉对齐龙有了一丝亲近和崇敬之感,也许大家都曾是军人,大将军吧。

随后司徒世家,墨门世家,风清派,佛山派,华剑派也都相继到场。

慕容世家这一代,也就是慕容天和慕容飞雪了。

大的世家和门派都到了,隐士联盟分局的局长也就不用在门口迎候了,纷纷向着会场内部走去,与相熟的人联络一下感情,聊聊趣事。

将守五人走到青年比武擂台的边上,看着如同长龙般的队伍,疑惑道:“这么多人,要比到什么时候?”

“老大,你别看报名人多,等真正比试的时候,人就少了,一旦有厉害的人物出场,很多人就会放弃,所以现在报名的人并不等于一定上场的人。他们现在报名,只是希望给自己留一个上场的机会,因为没有报名的人,哪怕你再厉害,也不能在报名截止后上场。”刘半仙说道。

刘半仙之前也参加过修炼界大会,对大会的规则知道不少。

“青年比武双方是点到为止,还是死伤不记?”将守问道。

张媛媛想了想,道:“报名的时候,会让你签署一个无责任协议,就是比武时死伤各自负责。但我查询过以前几届的大会记录,一般都是伤重不治死的,还没有下死手直接要对方性命的,毕竟青年比武,身后还有门派和世家,他们都不愿意结怨。”

“比赛规则呢?”将守继续问道。

张媛媛在一旁补充道:“老大,青年比武没有严格的比赛规则,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魁首。”

“那一个人要战很多人,有些不公平,力竭之后怎么办?”将守疑惑道。

刘半仙接话道:“所以青年比武,比拼的不仅是修为高低,更是比拼智谋和心性。心性沉稳的人,才能耐得住寂寞,顶受得住压力,而懂得智谋的人,要学会审时度势,看准再时机上场。所以青年比武,魁首一定是修为,智谋,心性都很出色的人。”

将守恍然,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青年比武,竟然还暗藏这么大的玄机。

这时几个身影吸引了将守的目光。

五个身穿苗族服饰的女人,也出现在青年比武的报名处,难道她们也参加青年比武?

“将老弟,比武快要开始了,咱们先过去吧。”古思成说道。

将守点点头,带着几人向着嘉宾席走去。

在比武的石台周围,已经被码放了上千把椅子,再擂台的北侧,有三排带桌子的嘉宾席,给六大世家,五大门派以及隐士联盟分局局长和副局长准备的。

白虎和朱雀由于只是普通成员,他们便在第四排找了个座位坐下。

而将守则是坐在第三排,刘半仙挨着将守,李智勇则坐在刘半仙的大腿上。

“将老弟,我就坐在你身旁吧。”

将守转眼看去,是傲云明道,他身后跟着齐龙和欧阳晴。

“好啊,快请坐。”将守礼貌的笑道。

随后将守这一排,左边是刘半仙带着李智勇,右边则是傲云明道,欧阳晴,齐龙和他孙女。

上午九点二十分,距离青年比武只剩下十分钟。

此刻比武擂台周围已经坐满了观众,很多没有座位的人,都站在最外层,踮起脚看着中间。

各门派和世家最优秀的后辈比武,这可不是在哪里都能看到的,这可是决定修炼界未来的风向标。

有些人,更能中比武中,看出一些功法的奥妙和技巧。

“慕容局长!”

“好久不见,慕容局长好!”

“恭喜慕容局长升任总局的副局长!”

………

将守不用看,也知道慕容天来了,时间拿捏的刚刚好,作为总局的副局长,修炼界大会最高组织者,派头和架子,当然是要有一些了。

慕容天依旧是一身白衣,进入会场后,就被众人围住,他则笑着和周围人打着招呼,如同众星捧月一般。

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他们都想把门派和世家年轻一代送入隐士联盟。

毕竟在修炼界,隐士联盟是名正言顺,公开拥有最大号召力的修炼界行管组织。

如果某人或某个门派世家,被隐士联盟定性为邪门歪道,那么人也好,门派世家也罢,将在整个天龙国的修炼界难以立身。

将守平时在联盟里,并没有感觉到隐士联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而现在无数门派和世家聚在一起,则有了不同感受。

怪不得慕容天如此想成为隐士联盟总局的副局长。

慕容天环视一圈周围,对各分局局长点头打了个招呼,就径直走上擂台中央,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随后笑道:“感谢各位修炼界人士,能参加五年一度的修炼界大会,我在这里代表隐士联盟,向大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台下顿时掌声一片。

慕容天微微一笑,似乎对台下众人的反应很满意。

再次摆了摆手,示意安静后,说道:“在这里,我要着重的说一下傲云世家,傲云明道代表着傲云世家,为本次青年比武,贡献出修炼界最珍贵的宝物,九龙图四!大家有请傲云明道长老给大家讲几句!”

在众人的掌声中,傲云明道从前排座位上站起来,对着周围人抱拳以示敬意,随后朗声道:“每一届的青年比武,都昭示着未来天龙国修炼界的走向,大家都知道九龙图代表着什么,我们傲云世家,甘愿为九龙之谜,贡献一份力量,期望以后能有人,解开千年谜团,炼得不世修为,为修炼界增添光彩!我的话讲完了。”

周围人纷纷投去目光,“啪啪啪”的鼓掌。

将守不动声色,却暗赞了傲云明道这几句简短的话,直接又明了摆出了傲云世家的立场,不参与九龙图的竞争,又点明了九龙图的重要性。

这样一来,对九龙图心存不轨的势力,就不会盯着傲云世家,反而谁得到了九龙图,就等于惹祸上身。

毕竟没有人能抵抗的了不世修为的诱惑。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不知道修炼界大会结束后,会掀起怎样的风浪。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还有一分钟就到了大家最期待,最激动人心的青年比武了!”慕容天说完后看了看表。

再次大喊道:“我现在宣布,本届青年比武,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台下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所有人都目露精光,一眨不眨的看向比武擂台。

慕容天刚走下擂台,一个身穿蓝色道袍的年轻人,手握一柄蓝色剑鞘的长剑,迈着四方步,走到擂台中央。

随后向主席台鞠了一躬,道:“我乃是灵虚门第八代弟子,张海清,请诸位赐教。”

将守一愣,灵虚门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随即眼光一凛,想了起来。

第一次遇见柳寒冰的荒岛上,张浪飞带了一个道士登岸,后来被自己杀死。

那个道士的名字叫做李傲海,好像就出自灵虚门,与张海清同属一门!

张海清环视周围,等待与他比武的青年上场。

十几秒后…

“呼…”

一阵风声。

从台下跃上一名二十八九岁,身穿黄色长袍的年轻男人。

年轻人手握一柄淡黄色剑柄的长剑,看着张海清道:“华剑派,李秋风!”

介绍非常简短,连礼貌鞠躬都省了,看来很是瞧不起对方。

“唰唰”两声。

二人同时拔出长剑,看着对方。

华剑派是五大门派之一,作为年轻一代的翘楚,李秋风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看招!”李秋风率先出招,脚尖用力一点,端起长剑直接刺向对方的胸口。

这一剑又快又稳,看似简单的一剑,却蕴藏了极大的力量。

剑术上,越是普通的剑招,越能说明持剑之人的基本功。

台下的傲云明道微微点头,对身旁的欧阳晴说道:“华剑派以剑闻名,这男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凌厉的身法,实属难得。”

欧阳晴微微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比武。

张海清看着刺来的剑锋,深知剑术的他,知道其中蕴含强大的内劲,绝不可硬挡。

随即手中长剑竖起,挑开了对方的剑锋。

“铛…”

二人擦身而过,互换了位置。

李秋风心中微微惊讶,他深知自己这看似普通的刺剑,实藏内劲,锐不可当,但对方竟然轻松挑开了,看来之前还小看对方了。

张海清面无表情,不喜不怒,将剑锋击偏后,一个转身,顺势对着李秋风后心刺去。

李秋风刚谨慎起来的心,顿时又放松下来,暗笑,来得好。

随即双脚用力一跃,身体直接在空中后仰,面部朝天,后背朝地,双手握住长剑,向着张海清头部刺去。

张海清一击不中,看着李秋风身体在空中横起,便知道他要刺向自己面门。

随即双腿弯曲,身体同样后仰,躲过李秋风斜刺的一剑。

李秋风刺空后,身体快速落地,一个鲤鱼打挺,再次站起。

张海清则快速转身,看着李秋风,双方再次对峙起来。

台下这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没想到比武刚开始,仅仅两个回合,打斗就如此激烈。

李秋风收起了轻视之意,两次让对方躲过,对方剑术之扎实,与他不相上下。

心中更是有些奇怪,灵虚门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一位青年高手。

“分身!”李秋风大喊一声。

随即手中长剑窜天而起,以剑为核心,荡起一圈剑气,台下众人只感到一股风波吹动。

长剑在李秋风头顶盘旋一圈后,稳稳停在空中。

随即“铛铛铛…”连续数声,长剑竟然分身成十把相同的利剑。

剑锋齐刷刷的指向身前。

张海清右手持剑,左手捏成二指,快速结了一个手印,长剑立刻脱手,在空中以剑柄为种西诺,分出六个剑身,活脱脱像个圆形的铁轮,护在身前。

李秋风大喝一声:“攻!”

十柄长剑齐刷刷射向张海清,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冷冷寒光。

张海清面无惧色,双手再次结出一个手印,空中变成铁轮的长剑,竟然快速的旋转起来,如同一个飞速转动的车轮。

“铛铛铛…”

十柄长剑全部打在铁轮之上,一时间火花四起,鸣响不断!

十柄长剑不停的攻向铁轮,但始终都无法再进一步,僵持起来。

三十秒后,李秋风额头出现了细汗,似乎控制着十把长剑耗费了他太多的本元真气。

“收!”十柄长剑重新飞回李秋风头顶,不动了。

但周围人已经看出,十柄长剑已经没有刚才的锐气,停在空中甚至有些抖动。

而张海清似乎没费什么力气,依旧让铁轮护在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秋风。

台下众人纷纷惊讶不已,任谁也没想到,二人竟然打了一个平手!

灵虚门什么时候出现这也的一位高手了?

在修炼界,灵虚门虽然也算是个门派,但无论底蕴,功法,门中之人修为强弱,都比不上五大门派之一的华剑派。

如果今天李秋风被张海清打败,无疑是给了华剑派一记响亮的耳光。

李秋风顶受着双重压力,额头的细汉已经变成了豆大的汗珠,一个劲的滑落脸庞。

他此次如果战败,未来在华剑派,将再无他立身之地,就算没有被逐出师门,也永远抬不起头了。

反观张海清,依旧是面无表情,神色淡然。

对他而言,败了是正常的,没人会责怪他,所以索性就放开了战斗。

将守微微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老大,看出什么了?”刘半仙笑问道。

“李秋风必败无疑,首先在心里,他就输了!”将守答道。

这话也让身旁的傲云明道和齐龙听到,二人均是微微点头。

比武也好,战争也罢,首显比拼的就是心态。

如果心态失衡,就算你拥兵百万,也会被对方十几万的兵力所打败。

台上的李秋风突然大吼一声:“万剑归宗!”

傲云明道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说道:“没想到他竟然会万剑归宗,这可是华剑派的绝学之一,威力无比强横!只不过,完全发挥出此招,除了需要稳固的基本功,更需要强大的本元真气作为支持,他年纪如此之情,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得住。”

只见刚才分身得十把利剑,重新回归成一柄长剑。

随后长剑在空中顿时绽放出无比耀眼的银光,剑身竟然开始变大起来!

片刻后,一柄足有两米长,半米宽,全身闪烁着银光的巨剑,出现在李秋风的头顶。

而李秋风此刻满脸煞白,黄色的上衣已经被汗水打湿,看来他使出这一招,几乎耗尽了他的本源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