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吞珠

九龙吞珠

更新时间:2021-07-28 03:02:31

最新章节: 刘半仙余光撇了一眼将守,瞬间明白了将守的意图,他是想让这些魔界中人带着他们去魔王城堡,这样也省的将守几人盲目乱找了。“你有什么书信证明吗?”魔界中人看来也是很有头脑和军纪的,知道要文书之类的东西。将守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之事,为了不被其他人知晓,所以没有文书。”魔界众人眉头皱起,犹豫起来

第一章 将守

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沙漠,几颗已经死去的仙人掌,透露着只有沙漠才会有的绝望气息。

在这广阔沙漠中,有一只十余人的队伍在缓慢的前行,显得格外的显眼。

这支队伍每个人都身披甲胄,腰挎长刀,但干裂的嘴唇和晒红的脸色,说明他们已经在这片沙漠已经行走了一段时间。

一个体型壮硕,有些当官摸样的人,从队伍的中间快步走到队伍的最前面,然后双手作揖说道:“大将军,我们休息休息一下吧,将士们都有些疲惫了。”

听到这句话,一个身披银色铠甲,面容冷峻的人,慢慢停住了脚步,他抬起一只手,示意队伍停下,然后慢慢转过身向后面望去。

他看着这些跟在自己身后的士兵,每个士兵的嘴唇干裂,脸色灰黄,眼神中更显得空洞,十分的疲惫,他心下微微的叹息了一下,然后说道:“就地休息,雷暴将军,看看还有多少水,留出三分之一,其他的都给将士们喝了吧。”

雷暴将军点了点头,然后快速向队伍中间的位置跑去,拿水给大家喝。

看到水,士兵们眼睛里才稍许有了些神采,快速向雷暴将军围了过去,但出奇的是,虽然士兵们已经口渴难耐,但却没有争抢的任何举动,有条不紊的排队领水。

被刚才称为大将军的人,此刻并没有去领水,反而是待在刚才停下的位置上,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有些发黄,很有岁月沉淀感的羊皮书卷,他双手展开羊皮书卷,看着上面的文字与地图,回想起刚刚得到这章羊皮书卷的情景。

“将守,这是一份当年,一位赫赫有名的徐姓术士,进贡给始皇帝的羊皮书卷,上面是传说中不老药的地点所在,如今被夏朝王宫获得,咳咳...”说话的人语气十分温柔,但话刚说到一半,就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旁边的宫女立刻将手巾递了过去,跪在了一旁伺候,等说话的人停止咳嗽后,洁白的手巾上,赫然的出现了一片鲜红的血迹。

将守看着眼前已经十分虚弱的人,心里无比的难受与痛苦,他多么的希望自己可以替眼前的人来承受这些病痛折磨,但上天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不怕战死沙场,就怕眼前的人离开自己,因为如果没有眼前的人,将守的存在,再无任何意义。

从未流过一滴眼泪,一直以冷酷无情示人的将守,此刻眼中居然含泪,这一情景,让守在床边的御医和宫女纷纷惊诧不已,心下纷纷疑问道,万人敌也会有泪?但想到这二人的情分,也就随之释然了。

将守扑通的就跪了下去,然后重重的说道:“请太后安心养病,我一定将长生不老药取回,将太后的病治好!”

停止咳嗽的人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用略带虚弱的声音轻柔的说:“我还是最喜欢听你叫我梁瑾,小的时候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似乎几句话,就用了很大了力气一般,太后微微的喘起大气,待气息平顺后,继续说道:“无论找得到,还是找不到,你都要平安的回来,我需要你,皇帝需要你,夏朝王朝更是需要你!”

几句话,似乎用尽了太后全部的力气,说完后,太后就缓缓的躺下了,只是脸依旧朝着床榻前的将守,她静静的凝视着将守那刚毅的脸庞,看着他眼中含着泪水,她的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无比的骄傲与温暖,病痛似乎也减轻了不少,在整个夏朝国土里,她只相信眼前的人,只要将守在,她无论遇到多么大的艰难困阻,多么强的敌人,也从未有过一丝恐惧,因为将守会为她扫平一切。

将守的名字是梁瑾给他取得,意为梁瑾的将军,永远守护在梁瑾的身旁!

将守的来历只有梁瑾的父亲知道,但父亲却从未与她说过。

在梁瑾出生于一个夏朝富商家庭,刚出生还是个婴儿时的梁瑾,其父亲梁有才担心自己家财万贯,女儿以后怕会遭到不测,特为梁瑾寻遍全国,在历经数年,千辛万苦的探访后,终于找到了万里挑一的将守,并且梁瑾的父亲,只对将守有一个要求,就是一生都要守护梁瑾的安全!从此,将守从梁瑾还是个婴儿时就守护者她,当梁瑾成为皇后依旧守护者她。

当夏朝皇帝战死后,梁瑾带着不满一岁的儿子垂帘听政,此时的孤儿寡母,受到了朝廷内部轻视和敌国的窥探,将守被梁瑾提拔为夏朝的护国大将军,因为当时夏朝帝国十分的弱小,与其他邻国相比,简直如蚂蚁一般!

自从将守上阵后,带领着三万夏朝士兵,横扫帝国三十万精锐之师,几乎打的敌国再无还击之力,更将敌国年轻一代几乎屠尽,世间更传说,那一战,将守独自杀了数万人,被称为世间名副其实的“万人敌!”,此役之后,凭借着将守的战功和武力的威慑,梁瑾牢牢的掌控了夏朝帝国大权,也震慑了其他帝国的窥视,从此再无其他敌国敢来进犯!

梁太后温柔的看着将守,她很难想象,没有将守,自己该怎么办。

梁太后垂帘听政时,才不过二十岁出头,十年过去了,年纪才三十余岁,虽然重病缠身,身体虚弱,脸色苍白,但依旧难掩她那绝世的面容和无比尊贵的气质!

就在太后将羊皮卷交给将守后,将守为了早日将长生不老药拿回来,马不停蹄的赶往军营,为了行动迅速,他只挑选了三百个夏朝最优秀的士兵,又点了一名将军,就立刻向地图中所画的地点出发。

在行军的路上,将守低估了大自然的力量,就算你是杀神、在大自然面前,都将暴露出你的弱小和无知。

原始森林的野兽,横渡汹涌的江水以及这让人绝望的沙漠,让三百个夏朝最优秀的士兵,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只剩下这十几个人了。

“大将军,喝点水吧!”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将守的回忆。

将守转过头,是雷暴将军,他将手中的羊皮书卷重新收回在怀中,接过雷暴将军递过来的水,小口的喝了几下,然后又将水袋递回给了了雷暴,雷暴接过水袋,发现里面还有一大半的水,刚想说话,将守挥了挥手打断了雷暴,然后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雷暴看着将守,知道大将军是想把水留给其他的人,于是叹息了一下,收回了水袋,但人却没有离开。

将守感觉到雷暴并没有走,还站在一旁,他疑惑的看向雷暴,看到雷暴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雷暴,还有什么事?”

“大将军,我...我想知道,您真的相信羊皮书卷上的话吗?”雷暴小心翼翼的问道。

将守心中一沉,沉默半响后,平静的说:“如果三天内还找不到,你就带着剩下的人先回去。”

“大将军,我不是怕死...”雷暴以为将守认为他怕死,所以想要急切的解释。

“雷暴,你不用说了,你是我带出来的兵,我了解你,知道你不是怕死,只是不希望因为一个无法印证得地图,而浪费掉宝贵的生命,但对于我而言,如果太后有什么意外,我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你是我的兄弟,我这一生,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守护太后,我宁愿死在寻找希望的路上,但你却没必要这样,三天后,带着剩下的人回去,这是命令。”

听到将守那坚定的语气,雷暴还想说什么,但将守已经将身体转了过去,留下一个后背对着自己,雷暴无奈的着摇了摇头,然后向着身后走去。

走远的雷暴回过头来,看着风沙中将守那孤独而又显得十分落寞得身影,他很不忍心,但又无可奈何,他可以为将守去死,只要是将守的命令,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上刀山下火海,虽然自己也是一代名将,但对于将守,他有的,只是深深的臣服。

雷暴此时的眼睛渐渐的出神,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战场,无论什么战斗,只要敌方听到将守大将军的名字,敌人都会气势大减,阵型混乱,无论敌方有多少人,将守都是会如入无人之境般,收割着敌人的生命,直到再无人能站起来为止!

“大将军,您快看,那是什么!”一个士兵惊喜的喊道。

将守向发声的士兵看去,然后随着士兵的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远处,有了一个很小的黑点,将守心里也是微微一惊,难道就是那里?

将守立刻喊道:“雷暴,集合队伍,出发!”

刚才还在休息的士兵,立刻收拾行装,跟着将守的脚步,向着那个黑点方向前进。

随着距离的拉近,黑点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居然是一滩清澈见底的圆形湖泊!

这个湖呈圆形,被一片绿油油的树林包裹着,每棵树都呈现出无限的生机,就连树下的一颗青草,也笔直的挺立着!

士兵们看到眼前的情景,每个人心中都无比的欢喜,对于已经在沙漠中行进多日的人来说,眼前景象,简直就是天堂!

士兵们不约而同的看向将守,等待着将守点头后的嬉水狂欢!

但将守此刻却没有任何动作,脸上更没有其他士兵的惊喜,只是站在树林的外围,静静的观察这片树林和中央的湖水!

将守感觉这沙漠中,居然长出了这样一片生机盎然的树林,还有一滩如此清澈的湖水,这很不寻常,为了避免发生其他的意外,将守决定先探路,看看是否有危险。

想定后,将守命令雷暴带队在此守候,不得踏入树林,而自己却慢慢的走向湖边,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静。